恶质老公 第十章
  走过来又走过去,姜明希实在拿不定主意,待会儿陆昊尹洗完澡出来,她要如何开口打探呢?
  如果今天面对的是别人,她怎么拐弯抹角都不是问题,可是在他面前,她总有一种藏不住自己的感觉。
  其实他的心思比她细腻,个性也比她深沉,不谨慎一点,他会把她脑袋瓜里面的东西全挖出来,到时候,他又要说她胡思乱想。
  烦死人了!抓了抓头,不管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没错,她这个人就是喜欢胡思乱想,他要笑她,还是骂她,她都无所谓,今天一定要把话说清楚!
  这时.陆昊尹摆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传来收到简讯的叫声一跳,她怔怔的看着手机,心里有一个声音在煽动她,看看是谁传来的简讯。
  迟疑了一会儿,她终于抗拒不了心底的诱惑走过去,拿起手机打开简讯——
  学长,钱已经收到了,非常谢谢你。
  手机慌慌张张的扔回床头柜,她整个人软绵绵的在床上坐了下来。
  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她没有查看传简讯的人是谁,但是那一句学长已经说明对方的身分,就是这阵子让她非常困扰的颜灵。
  即使钻戒跟他无关,可是两人之间扯上了金钱,他们真的只是学长学妹的关系吗?

  不!他们的关系绝对不是那么单纯。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阵寒意袭来,她的身体在发抖,因为冷,还是因为不安,她已分不清楚。
  “我的亲亲老婆怎么坐在这里发呆?”陆昊尹不知何时坐在她身边。
  抬起头来看他,她的声音很轻柔,却透着一股淡淡的绝望。“你和颜灵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她问得太过唐突了,他微微怔了一下,笑盈盈的揉了揉她的头。“她是我大学学妹,我说过两遍了,你怎么还是不记得呢?”
  “你骗我!”
  “我曾经做了一些事情,让你对我和她的关系产生误解,这是我的错,但是我保证,我和她真的只是单纯的学长和学妹,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可以安排你们两个见一面,她会证明我说的没有半句虚言。”
  别开玩笑了,她可不想跟那个让她听到名字就不舒服的人见面。
  再给他一次机会,如果他还是不愿意吐露实情,她真的要生气了!
  “你们真的没有其他关系?”
  “没有,我和她真的没有其他关系。”微蹙着眉,他觉得不太对劲,她的态度强硬得近乎任性。“你怎么了?”
  “我要离婚。”
  任何人都听得出来这不是她的真心话,可是对陆昊尹来说,这是一颗炸弹,他向来温和的笑脸变得很凝重、很僵硬。
  “我要你把话收回去。”她怎么可以如此轻易的把离婚这两个字说出口?她难道不明白她对他有多重要吗?她生气、闹别扭、耍性格,他都无所谓,就是不准提到离婚!
  “我不要,我要离婚!”他的态度更让她失去理智了。
  “我绝对不会离婚!”
  “因为我的八字吗?我的八字可以让陆家人丁旺盛吗?”当话脱口而出,她才明白,当初他说的那些话真的伤她很深很深。
  怔愣了一会儿,他脸上的表情软化了下来,伸手将她搂进怀里,虽然她挣扎的抗拒他,可是他稳稳的圈住她,直到她放弃逃脱的念头,他才深情缝蜷的开口了。
  “我很抱歉,我曾经说了一些很混帐的话,但那是为了刺激你。我绝不离婚,不是因为你的八字,而是因为我爱你,我不能失去你!难道你烕觉不到,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吗?”
  酸热的湿意涌向眼眶,接着一滴、两滴、三滴……悄悄的滑下脸颊。她在哭什么?其实她也不清楚,只知道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浓浓情意,她不再迷惑了,她相信他爱她!他真的爱她!
  “对不起,我偷看颜小姐传给你的简讯。”她终于说出自己闹别扭的原因。
  顿了一下,他放开她,走过去拿起手机查看简讯的内容,这下子总算明白了。
  手机放回床头,他在她前面的地板上坐下来,将她的双手包裹在两掌中间,他很谨慎的措词。“这件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释,可是在这之前,你得先平静下来听我说,为什么我会隐瞒你。”
  点了点头,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告诉他,他可以以说了。
  “女人对金钱比较计较,如果我把借钱的事情告诉你,你可能会闷闷不乐,所以我左思右想,觉得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撇了撇嘴,她不服气的嗫嚅。“我才不是那种会计较金钱的人。”
  “是,我知道了,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为什么我会借钱给颜灵……不,其实我真正借钱的对象是颜灵的秘密情人,他是我的学弟。他们两个从大学时期就交往了,可是这位学弟家世普通,颜灵的父母非常反对他们在一起,不过父母越反对,他们的感情反而越坚定,最近他们打算要结婚,颜灵的父母为了让我这位学弟知难而退,提出聘金一千万的条件——”
  “不会吧!”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这对父母是在卖女儿吗?
  “我不是说了,他们想让他知难而退,虽然颜灵是知名模特儿,我那位学弟在工作上也有不错的发展,可是除了聘金,结婚也要费用,他们两个人根本没办法凑到那么多钱,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颜灵才会找上我。”
  “所以那天晚上你们约在阎丽园饭店见面。”她很自然的接道。
  “你怎么知道这件事?”
  “我看到了。”她娓娓道来那天晚上离开他办公室之后的经过。
  真是伤脑筋!他轻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瓜。“小傻瓜,我们不是约定好了,有什么话都别搁在心里,说出来,误会才不会产生。”
  “如果你不要隐瞒我,就没事了啊。”
  “好,错在我,以后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向你坦白,你也是,不可以把事情闷在心里,更不可以提到离婚这两个字,我会生气喔!”他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提到那两个字,你也是喔!”
  “我不会。你知道吗?其实我是一个很死脑筋的人,我已经认定你了,就不可能放开你,这辈子你都要跟我绑在一起。”
  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调皮的做了一个鬼脸。“又不是连体婴,怎么可能绑在一起?”
  “你干脆来当我的助理好了,我们不但可以绑在一起,以后也不用担心你会胡思乱想,以为我背着你在外面搞鬼。”
  “不要!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虽然没有多大的成就,可是很开心。”略微一顿,她不好意思的举手招了。“我向你坦白一件事,我曾经认为你是个恶质老公,说我因为八字太好了,才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还有,跟女人闹上八卦杂志,吵得沸沸扬扬。”
  “我保证没有说过你飞上枝头当凤凰这种话。”他要申诉……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你确实是这个意思。”
  “好吧,我也向你招了。”他也学她举起手。“那些都是我刻意安排,我知道你躲在房门口偷听我和妈说话,我就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刺激你,当然,我和学妹一起出去用餐的目的也是如此,以后不会再发生了。”
  这样子算是公平了,她说他们勾手约定,以后有什么话都要说清楚,他欣然跟她打勾勾,还用大拇指盖印,这种感觉好像在结婚证书上面签名盖章,这一刻,他们是真心诚意许下一辈子的承诺,不是因为现实中的总总考量,单纯因为他们相爱。
  “老婆,起床了,我们今天要去一个地方。”这天,天刚刚亮,陆昊尹就兴奋得像个小孩子似的在姜明希耳边嚷嚷。
  昨晚被他累坏了,这会儿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不过没关系,她可以继续跟周公下棋,他会帮她穿衣服,抱她进浴室刷牙洗脸,最后再抱她下楼坐车。
  “我们要去哪里?”姜明希眼睛张开了又闭上,她真的好困喔!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睡吧,目的地到了,我会叫你。”为了今天这个惊喜,他筹划了一个礼拜,当然不能事先漏了口风。
  “嗯。”睡意战胜好奇心,反正去哪里都无所谓,有他在,她什么都不用担心烦恼,他比她更懂得照顾她。
  拉好盖在她身上的外套,他把车子开出住宅大厦的停车场,目的地是北投阎丽园温泉会馆,当初他们度蜜月的地方。
  车子在灰色和白色交接的薄光当中前进,他们一路畅行无阻来到阎丽园温泉会馆,陆昊尹把车子交给泊车小弟,而他牵着半梦半醒的姜明希进了温泉会馆,办好Check in,眼前的景物才慢慢进入姜明希的脑袋瓜。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她敲了敲还昏昏沉沉的头。
  左手食指轻轻放在嘴巴中间,他要她捺着性子,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当她跟着他走进套房——当初他们度蜜月的那间套房,惊奇的看着满室的玫瑰花,她还是不明白眼前的状况,就在她开口询问之前,客房服务人员推着餐车进来了。
  看到早餐,姜明希完全清醒了,肚子很有默契的咕噜咕噜回应,她的体力昨晚全被那个不知满足的男人榨干了,这会儿她很需要大吃一顿补充体力。
  不等客房服务人员离开,她迫不及待就座,准备大快朵颐了。
  陆昊尹见状,忍俊不住的笑了出来。当然,立刻招来佳人白眼,也不想想看,他上了床就变成恶魔,饥渴狂野得教人吃不消,最后总要她出声求饶,才肯罢休。
  享受过美味的早餐,姜明希终于又想到这个问题。“我们来这里干什么?”
  “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当然,这是我们当初度蜜月的地方。”紧张、刺激、逍遥……她在这间套房发生的点点滴滴真的很难忘得了,不过现在想想,却也挺可笑的。
  “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顿了一下,她开玩笑的眨着眼睛。“难道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的日子吗?”
  “你真的没什么耐心,那还要再等上六个月以上,再想想看,今天对你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
  屈指一算,今天是几月几号……等等,不是她的生曰吗?
  “你想起来了吧。”从她诧异的表情来看,他知道她“恢复记忆”了。
  摇摇头,她还是不敢相信,他怎么可能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曰?
  这几天表姊突然决定休假跟朋友去香港血拼,好巧不巧,天作之合又加入一批旷男怨女,单是建立档案的工作就忙得她焦头烂额,晚上回家洗个澡,她就累瘫了,偏偏老公又不肯放过她,总是要缠着她恩爱一回,她根本没有时间想到生曰这件事!他……
  “你在想,我怎么会知道你的生曰,是吗?”
  这一次转而点点头,她一直以为他不知道她的生曰。
  “你忘了我们一起去办结婚登记吗?”
  怔了半晌,她不可思议的吐出话来。“当时你就记住了吗?”
  “我的记性不错,夫人的生日怎么可以不记得呢?”当时,他只是单纯的把这个日子记下来,丈夫不应该忘了妻子的生日,这是礼貌。可是现在意义不同了,她对他而言不单单是妻子,而是他想用生命守护的心爱女子,这个日子当然要留下美好的记忆。“你呢?你知道我的生日是哪一天吗?”
  “当初我去赴相亲宴的时候,阿姨和表姊硬把你的资料塞进我的脑子,而且出生在普天同庆的圣诞节,我当然记下来了。”从天作之合到阎丽园饭店的路上,那对母女一左一右强力播送他的基本资料,她就被迫记住了。
  “我的夫人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不用了,我家老爷记住这个日子,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他已经给了她最大
  的惊喜,这胜过所有的礼物。
  聪明的男人不会马上就接受女人的婉谢,他当然再问一次,他的老婆可以贪心一点,就是要他摘下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办法满足她。不过,她还是相同的话。
  说真格的,她想不到自己要什么,对她来说,心意远比实质的东西重要,如果是她开口要求,那就没意义了。
  “如果夫人没有任何想要的礼物,那就由我来决定好了。”他起身走到她旁边单膝跪地,吓了她一跳,他请求她把右手伸出来,迟疑一下,她缓缓的交出右手,他手上不知道何时多出一枚钻戒.轻轻的滑进她纤细的手指。
  瞪着那枚钻戒,她傻了,难道这就是曾经害她心烦的那个罪魁祸首吗?
  “太好了,刚刚好!”这是当然,他可是利用她睡着的时候偷偷量过尺寸。
  半晌,她微微颤抖的挤出话来。“这是为什么?”
  “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你好像忘了,我已经有一枚钻戒了。”她还是不明白他真正的用意。
  “对我而言,那枚钻戒代表的是陆家跟你的约定,可是这枚钻戒不同,它是我跟你的约定——我们今生今世不离不弃、相爱相守。”
  她终于懂了,感动得又哭又笑。“你怎么会想到送我这样的生日礼物?”
  “我想给我们的婚姻一个全新的注解,不是为了八字,也不是为了传宗接代,而是因为相爱,想要跟对方共度一辈子。”
  泪光又忍不住跑进眼中闪烁.她娇嗔的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你很可恶,你知道吗?你害我为了这枚钻戒好几天睡不好觉。”她提起她们在百货公司巧遇看见他的事情,当然,她又赢得“小傻瓜”的评语,她孩子气的做了一个鬼脸。“如果找问你,你会老实回答我吗?”
  “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当然不能事先透露风声。可是,我总会想办法给你一个不会害你胡思乱想的理由。”
  “我知道了,以后有事情我会说出来,绝对不会搁在心里,那我是不是可以把钻戒戴在脖子上面?我不习惯戴那么贵重的钻戒。”先前那枚钻戒,就是因为害怕弄丢,所以被她锁在家里的珠宝盒,反正那不过是已婚的象征,有没有戴在手上并不重要。
  可是这枚钻戒的意义不同,她希望可以随身戴在身上。
  除了蜜月假期那几天,他不曾看过她戴上戒指,因此他早就猜到她的习惯。
  他从口袋取出一条白金链子,转眼间,钻戒变成了坠子,他帮她戴在脖子上。
  “老公,谢谢你。”她幸福的看着钻戒,不曾这么仔细的观赏钻石,现在才发现钻石真的很耀眼动人,难怪大部分的女人都是钻石的爱好者。
  深深在她唇上落下一吻,他也要说:“我更要谢谢你,因为有你,我明白生命中的意外不一定是麻烦,意外很可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是生命中最美的惊喜。因为有你,我很幸福,真的很幸福!”
  灿烂的展颜欢笑,她说,他幸福,她就幸福。
  倏地,她好像想到什么似的,拉着他猛然跳起来。他想必没有尝过清晨裸泳的滋味,他一定会跟她一样爱死了……
  当初他没有享受到的蜜月假期,这一次她要加倍补偿他!
  *欲知曾沦为糟糠之夫的雷辛旸如何突然开窍,追到差点休了他的小女人宋莹心,请看花园系列1087男人当自强之一 《糟糠之夫》。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