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之舞 第十五章
  圣凯瑟琳医院。
  昂星站在倾城的床前。
  “你来啦。”
  “是。”
  “我没死,唉。”
  倾城整个脸都被包着,看不到他的表情。
  昂星和倾城静静地对视。
  “这个样子,你还会要我吗?”
  “不论是什么样子,我都会要你。”
  “你不是骗我吧。”
  “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

  “他们,会来找我为老大报仇吧。”倾城停一刻,又说。
  “不会了。因为整个东乡门已经消失了。”
  “什么?”
  “是。所以你不用再担心。而且,龙王已经同意放过你。你放心休养就可以了。”
  “真的?”倾城的声音里,有许多不确定。
  昂星抬手,摸摸倾城包满纱布的头。
  倾城突然注意到昂星的右臂,凭着直觉,他只觉得昂星的右臂有些不对劲,于是突然伸手去拉。
  一拉之下,倾城发现昂星的右臂像是假的一样,无任何感觉似的。
  倾城抬起眼,询问地看着昂星。
  昂星温和的微笑,淡然。
  “已经废了。”
  倾城呆呆地看着昂星,他当然明白右手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们,废了你的右手?”
  “也不算是,仍可以抬起,握住茶杯,但不能提重物。。。”
  “也不能握枪?”
  “是。”
  倾城着着昂星,”你,为了我。。。”
  “不。这纯是我个人的事。因为我希望可以离开一生堂,这是当然的代价。”
  “你要离开一生堂?”
  “是。我要离开,等你好了,我就会带你走。”
  “真的!”倾城的眼光转为热切。
  “是。等你好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你要好好养伤,明白吗?”
  倾城点头。
  林子心的办公室内,昂星坐在林子心的对面。
  “你的手臂,不打算看看吗?”林子心盯着昂星的右臂。
  昂星深沉地一笑,”不。”
  “特地找我来,是不是有什么话说。”
  “医生,有件事想拜托你。”
  “什么?”
  “日后,可否代我照顾倾城,他还是个孩子,不太懂事,如果是交由医生你,我比较放心。”
  “因为爱他,就总觉得他是孩子,需要细心呵护照顾。”林子心笑地释然。
  “我的时间不多了。”昂星慢慢暗然道。
  林子心皱起眉心。
  “那么,就这样约定吧。谢谢你!我想我是无以为报了。”
  “不,”林子心微笑,”你已经报了,汇五百万给我,不少了。”
  “医生,我是个俗人。”
  “谁不是俗人。”
  “你真的打算这样?”林子心问。
  “这样比较好些。”
  “我想帮你。”
  “不,”昂星瞪起眼睛,”不要,会连累到你。我已经不想再节外生枝了,现在这样最好。”
  “我答应你,我会治好倾城,回复他的脸,让他整个人回复到和你初识他时一样。”
  “初识他时,”昂星不由想到从前,最初见到倾城时,那个在天空城跳舞的美少年,不由得喃喃自语:”是我害了他。”
  “别这么说,我想他不会这样想。”
  林子心思量良久,对昂星说:”你明天再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记住,明天。”
  昂星依约来到林子心的办公室。
  林子心一见他,即递上一张护照和机票。
  “听我说,我已经帮你办妥了,你乘三小时之后的班机,离开这里。”
  “去哪?”昂星一脸讶异。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昂星一呆,这城市,好象听谁提起过。他猛然想起,这是倾城希望去的城市。
  “你给我的钱,我已经帮你在那边做了投资处理,所以你可以以投资者的身份在那里居留两年。两年后,自然有人帮你处理身份问题。你去了,可以开一家店,同时学语言,一切重新开始。一生堂不会去那里找你。”
  林子心说完,又取出两张卡片。
  “一个,是你下机后会去接你的人,他是一位律师,你在那边居留中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找他,你可以尽可能的相信他,他一定会帮你。他会帮你安排刚到那边的生活细节。一个,是我的,可以与我联系,我会向你报告倾城的治疗情况。一年半左右他当可痊愈,我会送他去你那里。”林子心说完,看着昂星,”请好好珍惜自己,因为你还要照顾他。”
  昂星看着林子心,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短短一天时间,林医生已办好一切,他是真心想要帮自己!
  伸手相助的,是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昂星只觉得喉头哽噎。
  “谢谢你。”
  “不必。你现在就准备走吧。夜长梦多。到那边,自有人帮你打理,一切都不用担心。”
  昂星盯着林子心,看了很久。
  “我是真心的感谢你,林医生。但是,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你是什么意思?”
  “林医生,你在一生堂走动期间,可有听说过我们的规矩?”
  看着林子心的表情,昂星轻轻地,说出一些话。
  林子心当即呆住。
  看到林子心的表情,昂星露出惨淡的笑容。
  “林医生,你认为,这么做还有意义吗?”
  林子心长长地叹一口气,反问,”你认为,我这么做有意义吗?”
  昂星露出凄然的表情,”我有时,会后悔与他相识,但有时,又会觉得与他相识太晚。”
  林子心问:”你,真的不打算。。。”
  昂星闭上眼睛,思量又思量。
  “好。我去。”昂星的表情,转为坚定。
  当倾城问起林子心,昂星为什么不来看他了,林子心微笑着回答:”他去了一个新城市,开始新生活。等我把你治好了,我会送你去他身边。”
  “请快点治好我。”
  “那你需好好和我配合。”
  火宿堂内,朱雀又请青龙喝茶。
  “昂星走了,你知道么?”朱雀问。
  “知道。”
  “放他一走了之?”
  “我已依足规矩。”
  朱雀”哦”一声,不再问了。
  “他的动作倒是蛮快的,才几天功夫,就办好一切离开。”金翅颇有几分惊讶地说。
  “有林子心出面,当然快了。”青龙答。
  金翅更是惊讶,”想不到林医生人面这样广。”
  “他活人无数,一开口,自然有人抢上前去。”
  “连出入境处同移民局都可以搞定,不简单。”
  “我们不要说他了。”朱雀打断金翅的话,然后用略带撒娇地口吻,对青龙说:”我现在新接了这么大一摊,人手可不够用了,你得帮我。就算不派人过来,好歹也要与我站脚助威才是。”
  金翅在一旁暗笑,一向冷面的朱雀,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软化一点。
  青龙喝着茶,问:”你想要谁过去帮你?”
  青龙从来没有对朱雀说过一个”不”字。
  昂星怀前复杂的心情,踏上了异国的土地。
  他不是没有到过国外,但是,第一次以如此的心情,来到一个陌生国度。
  一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来接他,自称姓倪,昂星便称呼他”倪律师”。
  倪律师显然已经为昂星的到来做好了准备,住处都安排的很妥贴。
  “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好。”昂星握着倪律师的手说。
  “不用了。林医生交待给我的事,全属份内,做好是应该的。你先休息,明天我再来与你详谈。”
  “你,和林医生很熟?”昂星带点迟疑地问。
  倪律师笑笑,”为了这个朋友我会做任何事。”
  昂星在倪律师走后,细细看着自己的新住处。
  那是一栋独立的二层楼房,并不很大,但设备齐全,一应家俱与电器俱全,日常用品已齐备。房子有一个小后院。
  坐下来静静喝茶时,昂星不由十分感谢林子心的心思轸密。
  第二天,倪律师来了,和昂星讨论了以后的计划。
  昂星决定先学习这里的语言,稍后开一间小店铺,过普通人的生活。
  倪律师替他安排入读语言学校,同时帮他做开店的前期准备。
  随着时间的流逝,昂星开始溶入巴塞罗那这所异国城市的生活之中。
  世界各地都有华人,昂星在巴市,也认识了不少华人,时常去唐人街走走。
  现在的朋友们,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他的历史。大家都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移民,一个亲切、能干又体贴的大哥。
  偶尔夜静更深之时,独对天边一轮明月,昂星会有恍如隔世之感。
  往事,都能随风吗?
  昂星自己很清楚,不可能。
  昂星很想念倾城,不知他的伤好了没有,身体恢复了吗?脸上的伤,能治吗?
  但是,他没有致电给林子心,昂星强压住内心深沈的思念,从没有主动联络过林子心,他心中有个思头,如果就这样,退出倾城的生活,退出倾城的生命,这样,应该是更好的选择。
  偶尔昂星会和倪律师见面,喝酒,他无意打听过倪律师的过去,直觉告诉昂星,倪律师也有着和自己一样不堪回首的往事。昂星并不是八卦,倪律师不说,他绝口不问。
  但是昂星知道,倪律师一定对自己的过去与身份比较了解。
  倪律师对于自己的工作,并不介意提起,但是对于自己的过去,半点不提。只是表示,自己受林子心所托,帮助昂星,一定全心全力为之。
  昂星有猜到,倪律师必是受了林子心的大恩,重新开始生活后,仍思图报。
  “如果现在林医生有事,需要我,我会马上去,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倪律师听了一笑,”你现在能做什么?”
  昂星看看他,左手取过桌上一枝牙签,手腕一扬,倪律师转头看,正中墙上飞标靶的红心。
  “你不是。。。”倪律师迟疑着,看着昂星的右臂。
  “我的左手,比右手好用。”
  “呵,”倪律师叹道,随即又说:”不会有人想害林医生的,对不对?”
  “是。不会有。不过,如果有人想要对他不利,哼。”昂星没有说下去,倪律师想的到,这个昔日一生堂黑组,大名鼎鼎的杀手,一定会全力保护林子心。
  香岛市,街市仍旧太平,普通市民,不会了解很多不为人知的事件。
  一生堂接手新生意,经营十分得法,各种的黄白生意,都获利非浅。
  医院里,倾城的外伤已经痊愈了,林子心打算为他动整容手术。
  “你要明白,一切整容手术,都需要时间,并不是绷带一解下来,立刻回恢原状。但是,我会尽全力,你要对我有信心。”
  “我知道,你是世界级的整容医生,我相信你。”倾城在林子心身边呆久了,知道他是世界闻名的整容科医生。
  林子心承认,他对这个少年病人,关注的多些。当然,有原因的,那就是林子心知道倾城的身世,或多或少的,他同情他。
  一天,林子心为倾城检查身体,看着林子心无以伦比的完美容颜,超凡脱俗的气质,整个人发散出来一种近乎圣洁的光芒,倾城不由想到初见时,朦胧中,林子心背后,巨大的纯白羽翼。
  就在检查结束的时间,倾城开口,“医生,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又觉得不合适。”
  林子心合上病历夹,问:”什么?你说好了。”
  “为什么你是孤儿,我也是,可是我们的人生,这么不同。”
  林子心脸上淡淡的笑容凝住,半晌,答:”我想,我无法回答你。”
  “你在医院这样的环境长大,而我,在夜总会。”
  “过去,已经不重要了,你现在应该要开始新的生活,明白吗?”
  “医生,你的说教功夫比起你的医术来差太多。”倾城说的毫不客气。
  林子心点点头,自嘲的笑了。
  倾城低下头,”为什么昂星一直不同我联系。”
  “也许,他正努力溶入新环境,所以,无暇顾及其它。”
  “才不需要。他生存能力强的很,不需要太多时间。他是很能干很会生存的那种人。我想,他大概想从此退出我的生活。对不对。”
  林子心沉默不语。
  其实,昂星在巴塞罗那每一阶断的生活,倪律师都有告诉林子心,林子心也早已猜到昂星不与他联络的理由,只是由倾城口中说出,他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以为这样是为我好,不,不是。没有他的生活,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我治伤,活下去,全是为了他。昂星是个笨蛋。”
  “他希望你珍惜你自己。”林子心劝慰倾城。
  “我珍惜我自己就是因为要和他在一起,没有他,我不必珍惜我自己。”
  “你不要这样说。”
  “医生,你笑我也好,或是随便怎么想都好。我是真的爱他,真的爱他,希望和他长长久久。你爱过人吗?如果爱过就会明白,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就会希望拥有他,拥有他的全部,而且是长久的拥有,不愿分离。”
  “我想我可以理解,我都希望我的病人长命百岁。”
  倾城深深地看着林子心,”请尽快治好我。”
  选好了店址与合伙人之后,昂星与人合作,开了一家餐馆。
  倪律师自然替他办好相关一切手续。
  店里主做中式菜,同时也有西班牙传统菜色,店内还附设咖啡座,并有精制糕点出售,大厨手艺相当好,菜色价格也不贵,故客似云来。
  昂星主要办采购原料,边学边做,十分认真。
  偶尔,他也会去咖啡座那边看看,一次,一位客人点了爱尔兰咖啡,昂星看在眼里,不由想到倾城,谙然神伤。
  转眼,昂星已经在巴塞罗那,生活了近一年。
  这期间,他的西班牙文大有进步,日常生活已可应付,同时交到不少当地及华裔的朋友。
  这期间,不是没有女性接近他。
  当然了,她们不了解昂星的过去,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东方男子成熟稳重,对周围的人都善良体贴,很给人以安全感,同时经济状况良好,无不良嗜好,是生活的好伴侣。
  对于接近他的女性,昂星都礼貌的对待,如果有人有进一步的表示,昂星就马上温和而坚决的拒绝。
  餐馆的一众伙计们,都对昂星很服气。
  一日,昂星听到一群伙计在聊天,一个女服务生说:”老板一只手,比你们两只手有用的多。”
  昂星听了苦笑,有用吗?连自己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餐馆的另一个东主,李万兴,是第三代的华裔移民,从没有回过故土,会向昂星打听些风土人情。
  昂星很喜欢这个诚朴的中年人,想到自己终会离开,把店交给他,很放心。
  倪律师来找昂星商量交税的事宜,离开之前,突然问:”你真的不打算和林医生联络一下,问问你的爱人的事情?”
  “不必了。”
  “你是相信林医生呢?还是有其它想法。”
  “我想,林医生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么,你以后就打算一个人生活下去了?”
  昂星看着倪律师。两个人相处久了,慢慢也成了朋友,倪律师关心他,他不是不感谢。
  “我想,我没有以后。”
  倪律师皱着眉心,但是没有再说什么。
  倾城站在浴室的镜子前,仔仔细细地打量自己很久。
  经过一年多时间,大大小小的复杂手术,倾城的外貌,已经回复。
  倾城自己手抚着脸颊,细细看自己的皮肤,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痕迹,当初深而扭曲的疤痕,完全消失。
  倾城在林子心的手中,回复到以前的原状,好象,是林子心重新做了一个倾城一样。
  坐在林子心的办公室内,倾城问:”我已经好了,为什么不让我见昂星,或是昂星来接我?”
  林子心沉吟着,不知如何开口。
  “为什么不说话?”
  “事实上,昂星希望你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他托我照顾你,我想,我可以代为安排你以后的生活,比如说送你去念书,或是学习一门技能,然后。。。”
  倾城打断林子心的话,”昂星现在在哪里,我想见他。”
  “我想,你应该尊重他的意愿,他。。。”
  “我问你他在哪里?”
  “西班牙的巴塞罗那。”
  倾城起身就往外走。
  林子心叫住他,”你现在打算去吗?首先,你要出境,得要有护照,然后是机票,再然后,巴塞罗那是一所很大的城市,不懂西班牙语的你,要在那里找人,如同大海捞针一样。”
  倾城停下了脚步。
  站了一会儿,倾城回身,走到林子心身边,伏在他的脚边,抬起头,看着林子心,”要怎么样才可以见他。”
  望着倾城的眼睛,林子心突然难过起来。
  “你有没有想过,他为什么这样安排。是有他的道理在的。他希望你可以过新的生活,普通人的生活,你不想吗?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尊重他的想法。”
  “不,我不想过任何的什么生活,我只想过有他的生活。”
  “你不要孩子气。”
  倾城笑了,”我不是孩子,我虽然只有十九岁,但是,你知道,我在什么样的环境下长大,我的心态,绝对不是小孩子的心态。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
  倾城把手扶在林子心的膝上,”你这样拦我,一定有原因。我应该想到的,是的,一定有原因。”
  林子心点点头。
  “告诉我。”
  “我觉得我说出来,很可能是办了一件错事。”林子心不是不踌躇犹疑。
  “我这一生几乎都是一个错误,不妨添多这一两件。告诉我吧,即使你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你不觉得由医生你告诉我,总比由别人告诉我来的好些?”
  倾城带着忐忑的心情,踏上了巴塞罗那的土地。带着简单的行装,他走出了机场。
  耳边,全是听不懂的语言,周围,全是不认识的文字。
  完全陌生的异国。
  拿着林子心给的卡片,倾城很快找到了自己要找的车子。他站在车边,歪头看着。
  车上的人马上走了下来。
  “你好。”
  “呃,你好。”
  倾城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同样,倪律师也在看着倾城,眼前的倾城,已经恢复了他的容颜,倪律师不由在心中惊叹,眼前的少年真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少年。
  “叫我倪律师就可以了,上车吧,我送你到昂星那里去。”
  车子一路驶往目的地。
  “昂星,他好吗?”
  “见到他,你自然知道。”
  倾城于是不再问,只是看着车窗外。
  时值五月,阳光明媚,巴塞罗那的异国风情美不胜收,但是倾城心里所想的,只是昂星。
  车子大约开了一个小时,最后在市效一所独立小楼前停下。
  “去吧。他在家。”
  倾城谢过倪律师,走下车,站在房子前细细打量。
  红顶白墙的二层小楼,楼周围的草坪修整的很好,有几棵大树,可以看到小小的后园,开了一片鲜黄色的洋水仙。房子所在的地区很宁静,一切的一切,都是倾城曾经梦想过的住处。
  倾城知道,昂星希望的是,可以居于欧洲的宁静小城,古朴些,可是现在,他所住的,并不是他希望的地方。
  这里,是倾城的梦想,昂星,他选择这里,是为了倾城。
  倾城站在门前,轻轻按想了门铃。
  昂星正在看电视,由于昂星一般晚上都到店里去,所以在白天看看新闻,突然听到门铃响起,不由猜测,这时间,是哪个人来找他。
  昂星一手拉开大门。
  倾城可以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映入昂星眼帘的,是倾城纯黑明亮的眼睛。
  两人无言地对望。
  同时,两人紧紧拥抱住对方,好象要将对方拥入自己的生命。
  昂星设想过,不再与倾城见面,他一次次的对自己说,不见倾城了也没关系。可是当倾城站在眼前时,昂星才明白,原来自己有多么地思念倾城。
  “我来了。”倾城在昂星耳边低语。
  “你来了。”昂星紧紧地抱着倾城。
  是夜,昂星打电话去餐馆,表示有几天不能过去看视,请李万兴处理一切事务。
  “是要陪我吗?”倾城问。
  “当然。”
  昂星做了很美味的饭菜,给倾城。
  “好久没吃你煮的菜了。”倾城满足的微笑。
  晚上,望着在身边熟睡的倾城,昂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他不停地盘算着,到底,要不要把倾城送走。
  天明时分,倾城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昂星正注视着他,马上伸手抱住昂星,一翻身压在昂星身上,送上火热的吻。
  “一醒来就能看到你,感觉真好。”
  “我也一样。”
  “那你为什么早不和我联络,这样,就可以早点见到我了。”
  昂星无言地笑。
  倾城看着昂星,秀美的脸上,露出昂星熟悉的,伤感而寂寞的表情,”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不是。不会。”
  “那就不要再多想什么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我哦。”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倾城撑起一点身子,脱下裹着的睡衣。
  昂星一愣,随即微笑,”怎么,昨夜还没有够?”
  “那是你。我是不够的。”
  昂星伸手,抱住倾城纤细的腰,一面轻吻他,一面将他压下来。
  “等一下等一下。”
  “怎么了?”
  “你看,”倾城一面说,一面在昂星身下翻过身来,让昂星看到他的背。
  昂星明白了,倾城光滑的背部,已经没有了那幅群鬼的纹身。
  伸手抚摸着倾城背部光滑细腻的肌肤,昂星问:”怎么,取掉了。”
  “是,我知道你不会喜欢。”
  “我记得你说过是取不掉的。”
  “林医生帮我,还是取掉了。”
  昂星凑近倾城,细细看他的背部,完全是蜜色的细致肌肤,看不到任何疤痕,仿佛从未有过纹身一样。
  “真的是天衣无缝。完全看不出任何的痕迹。”
  “是。林医生手工真是精妙。我同他说,如果留下疤痕,也没关系,他只是笑笑。”
  “这样大面积的植皮,吃了很多苦头吧。”
  倾城转过脸来,看着昂星,不回答,只是伸手,去触摸昂星的脸。
  昂星无语,紧紧抱住倾城,将脸贴在他的背上,轻轻揉擦。
  “跟我相识之后,你好象只是吃苦。”
  “谁说的,我不知多幸福。”
  “幸福吗?”
  “幸福。别离开我,别不要我。”
  昂星拥紧倾城,他突然想流泪,他不是不想做出承诺,而是不能。
  接下来的几天,昂星带倾城游遍巴塞罗那的大街小巷。
  “我们坐船出海如何?”一天,昂星突然提议。
  “去钓鱼吗?”
  “不。我的意思是,我们坐船去看海,看遍所有的海。”
  倾城有些不解似的看着昂星,”店里生意怎么办?你不管啦。”
  “没关系,一切都已入正轨,我请一段时间的假,老李一定可以打理的很好。”
  “哦,你想偷懒。”倾城笑说。
  “是。想偷懒了。我们一起去看海,喜欢海吗?”
  “喜欢,特别是你曾经带我去的那个海滩。”
  昂星点点头。
  “我们去看海,东海、南海、地中海,还有太平洋、印度洋、大西洋,波罗地海、爱琴海,还有很多很多海,我们去看遍所有的海。”
  倾城忙不迭地点头。
  昂星去找倪律师。
  “要长途旅行吗?”倪律师问。
  “是的。”
  “去很久。”
  “也不会。”
  昂星取出一份文件,交到倪律师手中,”我走后,请替我办妥这个。”
  倪律师接过,打开,一看之下,马上呆住。
  “你这是什么意思?”
  “都写在这上面了。请代我办妥。”
  “你这,你这。。。”倪律师有点说不下去。
  “谢谢你在这一段时间那样帮助我,照顾我,指点我,事事为我着想。真的很感谢你。”昂星真诚的看着倪律师,”在这段最后的时光里,我过的很快乐,交到不少朋友,大家都用平等的眼光注视我,当我是普通人,我很感谢。”
  倪律师吸一口气,想到了什么,”林医生可知道这件事?”
  “他知道我的情况,但不知道这份遗嘱。”
  “店的股份,全要送给李万兴?”
  “是。老李是好人,一起合作这一段时间,他也很辛苦,送给他很合适。”
  “那你呢?你打算。。。”
  “我回不来了。”
  倪律师愣住。”
  “我是肯定回不来的,所以,才要在走之前,办好一切。我在银行的存款,一份送给你,一份留给倾城,一份捐给圣凯瑟琳医院,在这里的房子留给倾城。倾城我已经请林医生代为照顾他,有林医生在,我很放心。如果倾城回香岛市,请代为送他安全离开。如果他要留在这里,请代我照顾他,就如果昔日我刚来时,你照顾我、指点我一样。我已经同他讲好,有任何疑问,可以向你请教。”
  “你,”倪律师欲言又止。
  “我想林医生肯定要有告诉你我的一些事,我不知他是否告诉你全部,但是,你应该是知道我是什么人吧。”
  “是,”倪律师点着头,”我知道,你是隶属一生堂的顶尖杀手。”
  “所以,我要为了我的这一段时光,付出代价。这是迟早都要发生的事。我很清楚,我迟早都要还。”
  “真的。。。”倪律师有点说不下去了。
  “真的。”
  昂星握住倪律师的手,”谢谢你!结识你我很高兴。拜托你了。”
  倪律师只有点头。
  昂星走后,倪律师黯然独坐。
  昂星和倾城乘坐”水晶号”,做环球旅行。
  站在甲板上,放眼望去,万顷碧波,阳光洒满海面,银光点点,天上,有海鸥飞过,带着咸味的海风吹来。
  “真的好舒服!”
  倾城靠在昂星的怀里,看着海面,满足的只是微笑。
  “大海真美。”
  “我不知道餐馆可以赚这么多钱。”倾城突然问。
  昂星大笑,”还好吧,应该说我是赚钱有方才对。”
  “所以呀,我要抓着你不放。”
  昂星拥着倾城,看着海面,倾城看不到昂星的脸上,失落的表情。
  “我还能照顾你多久呢?你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夜晚,看着倾城的睡脸,昂星扪心自问,到底这次同行,有没有意义。
  昂星站在窗前,注视着月光下的海面,海平如静,但是自己的内心,却总也无法平静。
  倾城走了过来,把头靠在昂星臂膀上,”你怎么还不睡?”
  “睡不着。”
  “是不是船上太闷?”
  “不是。”
  倾城伸手,抱住昂星的腰,把脸靠在昂星胸前,”有一个说法,不知你听说过没?”
  “什么?”
  “如果两个人,坐船长途旅行,都不觉得对方闷,那么这两个人就可以结婚了。”
  昂星想想,点头,”有道理。”
  “你觉得闷吗?倾城抬起头,月光落在他眼中,闪闪动人。
  昂星抬手,托起倾城的下巴,用姆指擦过倾城的嘴唇,”一点也不,和你在一起,很开心,不会觉得闷。”
  “那么,去到哪里都要带着我。”
  昂星没有回答。
  倾城没有再问,只是凑近昂星,轻吻他。
  这个吻越吻越深,直到昂星一把抱起倾城,压他在床上。
  怀中拥抱着倾城,抚摸着倾城细致而温热的肌肤,昂星仿如至身云端。
  一想到,将要永远和倾城分开,昂星只觉得心痛,一方面,他深悔自己认识倾城太迟,一方面,他又深悔自己和倾城相识,只觉得矛盾重重。
 
 
豆豆网官方网址01: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