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9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3
  43
  孝彬迅速走出玄关去了花园……俊赫确认孝彬已经走后,对上阶梯的瑞芝用冷冷的口吻说道。
  "徐瑞芝,我郑重警告你。你再动她一根汗毛就准备从这家里出去。记清楚,你和我的关系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现在你只是住在我家……听清楚了吗?"
  瑞芝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似的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改变了方向从楼上走了下来。再走近俊赫以后开了口。
  "你总是这样自作主张。你要是知道那时是怎么分开就……就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三年前在圣诞节让我苦苦等了你三个多小时后,说出的话就是'我们分开吧,对你已经没有什么迷恋',你自己一方做出的决定,由哪个女人能接受呢?"
  "在那以后你去留学三年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样突然出现说这些话我就能接受吗?"
  "我只是为了解释你的话用了三年而已,而且因为明确了结论才回来的。"
  "那是你的事,别再让我费口舌,也别让我烦心。你也应该知道我决定的事是绝不会改变的,你的条件应该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
  拍--
  瑞芝在那瞬间扇了俊赫的脸。俊赫没有一点的表情变换,就那样就收了那一掌。不一会儿,反而是瑞芝被自己的举动吓着了……开始哀求俊赫。

  "对,对不起。我对你做了什么……但我也不想那么做。这样缠着你,我也很伤自尊,很讨厌……但,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能看见你。还以为三年都见不到你,听不见你的声音会忘记你……还以为真的会变成那样……呜呜呜……"
  结果是瑞芝抓住俊赫的衬衫大哭起来。那么一个瞬间,俊赫想甩开手但马上搞清楚状况后制止了。
  我没想过让你哭……我是那种总让你哭的男人,你对这样的我还留有什么迷恋呢?要对你做到多残忍你才肯离开我呢?
  那么大的眼睛哭得这么伤心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俊赫觉得不是这样摇了摇头,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攥紧了拳头,像平时一样冷静地甩开了瑞芝。
  "不要再对我这样了。看到这样的场面孝彬会很为难的。"
  "够了,不要那么亲热地叫她的名字。我也不想讨厌她,但你总这样的话我会真的讨厌她。"
  "徐瑞芝!你别这么没完没了!我讨厌你!讨厌!看你这样真的什么感情都没了……你听不懂韩国话吗?到底说到什么程度才满意?我真的不想说出这样的话,但如果总是这样的话你就从这个家里出去。"
  瑞芝埋怨似的噙着泪望着俊赫,然后逃似的上了楼。
  俊赫,脸黑黑的,他突然把手里的抹布撇开,压抑了很久似的突然爆发了。开始砸家里所有的东西。砸了半天的俊赫,可能是累了,喘着粗气,无力地坐在了沙发上。
  靠……怎么也不行。徐瑞芝,到底让我怎么做你才满意?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
  突然有一种发生大事似的预感……这样下去,孝彬,正旭,还有我都可能出现不好的事。还有孝彬为什么要躲着我,为什么那么怕你,现在看到你的样子能够明确了解。无论如何也得让瑞芝尽快离开我……现在虽然是有些残忍的事,但最终对你,对我的未来都是好事。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4
  44
  很长时间没在花园除草了,我低头认真干了好长时间,突然屋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很吵。好像是砸什么东西的声音,是我听错了吗?
  我很好奇小心翼翼地开了玄关的门,把头探了进去。这一下,眼前展开的是多么冲击的场面呀!
  东西倒的倒,翻的翻,玻璃和表所有的东西都看不到原来的形态。
  在这个家能这样砸东西的人,只有瑞芝和俊赫。可因为是自己家,可能性最大的就是俊赫。反正也不是砸我的东西,我没什么可担心的……
  哎呦,可不是没关系呀!我是保姆,当然是由我收拾了。反正也不是你们收拾,好好的东西干嘛砸得乱七八糟?怪不得家里留不下什么东西。
  我的妈呀--今天收拾完这些还能回家吗?脑子开始变得复杂,担心俊赫的我想安慰安慰他,蹑手蹑脚地走上了阶梯。可还没走完阶梯……
  不知道吵得多么厉害,在我这里能清清楚楚地听见一双男女的声音……不听也知道是瑞芝和俊赫在吵,在这里能吵架的也只有他们两个。
  那种状况却让我很好奇,我悄悄地走到房门前,开了个门缝竖起了耳朵。传到耳朵里的第一句话!
  "赶快收拾行李!在我亲自赶你出去前,用你的脚走出去…真是,非得让我做到这程度才满意吗?"
  呃?出,出去?好像是俊赫对瑞芝说的话……在我和玫瑰玩耍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出了一身冷汗,为了用我的眼睛证实这一切,我开大了点房门。这一下,映入眼帘的却是瑞芝跪在俊赫面前缠着他的场面。
  "拜托你了,求求你……俊赫君,请不要说那么残忍的话。我知道了,你不要让我做我就不做了,请别让我出去……"
  "你要去的地方不是很多吗?实在没地方去就去正旭那好了。一开始就不该因为以前的感情让你踏进这个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到了很危险的程度?这已经不是爱情了……"
  "不是那样的。你要是不愿意我就不做了……只要那么看着你就好了。这回我什么都奢望了。"
  在哭着哀求的瑞芝前面,俊赫冷冷地推开他,头疼似的敲着脑门。
  "如果你爱我的话就离开这吧,我真的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你。现在真是烦了。现在不再是因为正旭,是我觉得太累了。"
  听到俊赫的话,瑞芝好像失去了希望似的,放开了抓住俊赫的手。然后咬紧下嘴唇对俊赫说道。
  "好像是因为赵孝彬还是什么的这么对我……好吧,既然这样我就走吧。但是你可能会后悔的。抛弃我……不,一定会让你后悔。"
  "那种事在我活着的时候不会发生的。所以不用你担心那种事,马上走。再有,你和我的缘分就到此为止。"
  俊赫背过身,没有一点犹豫地残忍地吐出了这些话。瑞芝低着头,不知什么时候止住了泪水,站了起来。然后好像比刚才更坚决地说道。
  "我真的会让你后悔抛弃我。你不是说喜欢什么赵孝彬啊什么的吗?她--你用你的手好好守着她把,最好别让我碰她……"
  从瑞芝的嘴里吐出我的名字,我所有的头发都立了起来。现在是不是在说我呢?说让俊赫好好照看我?难道是想对我干什么事吗?不行,我就知道会这样。真是……我得出面劝劝这事。
  我深了一口气开了门,这时正好和出来的瑞芝撞到了一起。我忘记了疼痛,突然感觉到对方是瑞芝,充满了恐惧。我突然清醒了。
  "哈哈,对,对不起。我不是要偷听你们的话,只是刚扫完除想来告诉一声……因为你突然出来,所以就撞上了。"
  瑞芝好像很不愉快和我撞到了一起,把身上的灰扫了扫,然后露出肉麻的微笑。
  "你……最好让俊赫负责你的人身安全。我分明警告过你吧?让我生气没什么好处……让别人掉眼泪的话,就得自己掉血泪。我会让你深切地认识到这一点的。你一定得死。"
  我全身都在发抖。
  那冷冷的声音让我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么柔弱美丽的脸,怎么会说出那么恶毒的话呢……真是不可思议。
  如果性格也像脸那么美的话,俊赫应该也会爱她吧?不,现在可不是这个问题!
  现在我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担心别人干嘛呀?这女人杀我还剩呢,你看看那眼神,都说女人含恨五六月都下雪,那女人那状态肯定能吸干人的血……
  我会死得很难看的。能救我的只有一个方法,就是说服俊赫。这是我能够活下去的唯一的方法。
  我找到方法后走进房间开始死活哀求俊赫。
  "俊,俊赫君,那个瑞芝怎么办呢?怎么说也是你曾爱过的人,不能就那样抛弃她呀。"
  俊赫看着吓坏了的我,好像要让我安心似的露出温暖的微笑。
  "看你很怕瑞芝。就那么害怕吗?怕瑞芝对你做什么吗?"
  是呀,臭小子!你知道呀,眼光那么快为什么不懂我的心呢?是不是真的和瑞芝设计好了?不会吧--
  "不,也不是那样,怎么说也是曾爱过的人--呃。"
  俊赫无限地望着结结巴巴的我,轻轻地把我拉向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然后在我耳边悄悄地说。
  "不要担心。我会守护你的,绝对不会让你担心的那些事发生,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会守护你。"
  "!!……"
  听了俊赫的话,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虽然还是很不安,但俊赫这样说还是有了勇气。可以说是安心了吗?
  真的要相信这个人吗?呼--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还能怎么办呢?我努力想让事情不要发生,但……这种状况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但这个人……听听他的话好像在和我之前就想和徐瑞芝分开。圣诞节还放风,还毫不犹豫地说那些残忍的话,就算不是我也会那样。
  我没必要有那种犯罪感。Never!也是,说是讨厌的人硬连在一起最后还是会分开的。两个人都疲惫,不如让瑞芝自己处理好了。
  然后……如果让我承担这个人的痛苦,我会越来越觉得这个世界讨厌。再也看不见那样的笑容……我的一生,可能会在痛苦中度过,会比挖开心脏还要痛。
  再说这个人说好要保护我的,现在的选择就是相信这个人了。我没有逃避的余地……俊赫在很早前就强调过的,到现在我才感觉到,我也没有办法吗?
  在俊赫家说这样那样的话,还打扫了那么大的房间后,我满身疲惫地回到了家。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5
  45
  回到家后,我累得连澡都没洗就那样躺在了床上。却看见桌子上有书和打印的纸堆得很厚。刚刚分明把桌子都收拾好了呀……什么书呀?是不是世彬拿来的?我感到很奇怪,呼地起来后就去仔细翻了翻那些书和打印的纸。
  那些书都是关于数能,面接,论述的,都是我在高三时逛了全国的书店,努力要找的书。结果现在是我没有找到的那些肉丁像黄金一样在我面前闪闪发光。
  还有在那些书里做的密密麻麻的记录……我一生都没见过整理得这么完美的问题集。有了这些连自学都有可能了。而且打印纸里竟然有数能模拟试题,五年前到现在的一回也没落。
  因为这个,刚才还不好的心情,现在却烟消云散。我现在简直是笑开了花,不知道是谁把这么珍贵的资料,指抽取了精华,还做了这么详细的记录……
  如果有了这些,只要好好做这些的话,数能能打400分满分也不是做梦。想想都很高兴,飘飘然的我马上跑去世彬的房间。可敲了好几次门,就是没反应,是不是睡了,一定得说谢谢才行呀……
  哎呀呀--可爱的丫头,为了朋友竟然亲自找这么多的资料……世彬,我要是数能打得好进了s大,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你的恩德,呵呵--
  我高兴得都忘了形,正想在赵世彬房门前磕头,却和走出自己房间的智道贤那小子打了个正面。
  道贤看见我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我毫无关系似的向她露出了不自然的微笑。
  那时,还是那种傲慢且不以为然的智道贤的表情!虽然早就想到了,但现在可能看多而适应了。现在在我的眼睛里连智道贤都成了天使了,我真应该确认一下自己的状态。
  "你疯了吗?大晚上回来就笑着到处跑?你想掏光赵世彬的房间,被我发现了就笑个没完吗?"
  这小子!看他想的呀……平时把我看成什么呀……看看自己的姿势真的有些奇怪,低头是不是以为我在撬门呀。
  但不管怎么样也是,要是我弟弟我早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好吧,当然是性格好的我来忍耐了。今天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们这些小子我以后去了s大后怎么整你们都行……
  如果赵孝彬起来了,没你们k大小子们在这折腾的份,哈哈哈--
  在我脸上露出奸诈的微笑幻想时,道贤严肃地看了我半天,
  "你,好像真的很有问题,是不是疯了?就算打击不少……真是可怜!"
  "不,不是,我很清醒。呵呵,其实我是想和世彬说谢谢,但她好像在睡觉。"
  "是吗?赵世彬为你做什么了?"
  嘿嘿,很好奇吗?赵世彬吗,交给了我一个收拾你们的密诀,没想到吧?
  哈哈,臭小子,你们这些倒霉的小子们,死定了!我真想马上把这些话都说出来,但为了完美而痛快地报仇,还是把这些话埋在了心里。
  "赵世彬,她还是我的bf呀,不知道有多么善良,竟然为我亲自整理了考试的资料,真是讲义气。"
  那时智道贤的脸突然换了表情,嘴唇在颤抖,好像感到很不安。
  看到智道贤的样子我再一次狡黠地笑了,看来是很不安嘛!做梦都没想到我有赵世彬这是福星吧?
  K打得混蛋们,智道贤,李正旭,还有江道镇,用s大的名字把你们都打倒。特别是智道贤,你是不是现在就感到很恐惧呢?
  你看看他那被吓坏的表情,我等待着那天的到来现在对你微笑,但到时一定会让你们好看的,把我所受到的一切加上利息还给你们,连骨头都不剩全都嚼干净!
  虽然心里那么想,但在道贤的面前却露出最美丽的微笑,然后跑进了屋里。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6
  46
  在孝彬进了屋,道贤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叹了口气。
  这,好像在误会着什么……这次也得摆脱赵世彬了。
  可怜的家伙,不知道在我们这受了欺负含了多少恨,才会做出那种表情……看来是只等待报仇的那天……就算是可怜也不该打破她的想像。不管最后会怎么样,现在让他尝尝想像的喜悦也不是一件坏事。
  智道贤,看来你也真是可笑的家伙!干嘛浪费宝贵的时间去整理那些?现在想想真是疯了……
  要是知道是我做的,按她的性格,肯定会当场撕得乱七八糟。明知道那样,真不知道为什么还要给她做。但看到她笑的样子,也是有收获。
  行了,那些就足够了,我还能对你有什么期望呢?正好和章俊赫发展得很好,我当然要看好戏了。呵呵……
  这不是为了赵孝彬,而是因为李正旭和章俊赫的特殊关系,所以说这种程度应该没什么,是呀……
  道贤自己这样下了决心后,默默地看了看孝彬的房间,微微笑着下了阶梯。
  和每个早晨一样,为了吃早饭一个个出现在大厅里。道贤在吃饭的这段时间一直很不安,在确认了道镇和世彬下来后,马上跑到了世彬的前面。
  "赵世彬,你跟我出去一下。"
  这时道镇挡在了道贤的前面,瞪大了眼睛对他说。
  "喂,你有什么事和世彬单独见面?我已经因为正旭那小子伤脑筋了,你干嘛还这样?"
  这么一说,上次徐瑞芝找来时……
  [哼,江道镇。真是什么样的找什么样的,我那些朋友你挑三拣四,挑了挑去挑的就是这个丫头吗?你不知道吧?这个丫头有多喜欢正旭。]
  是这么说的吧?表面看来好像没什么事似的,看来在心里却很在意嘛!
  "别担心,我对赵世彬一点想法也没有。我只是有事要拜托他……"
  "什么事非得两个人说吗?我知道不行吗?"
  看来这小子真是有问题。徐瑞芝的事竟然牵扯到我。对了,反正江道镇也知道我下载了考试资料的事,没必要隐瞒他。
  "小子,疑心倒不少。你到后来可不要得什么疑心症,虽然有些丢脸,但也没犯什么罪,没必要隐瞒。"
  "早那么做不就没事了。"
  道贤把道镇和世彬叫到了外面,然后有点犹豫,咳嗽了几声,就握着双手哀求世彬。
  "赵世彬,再求你一次。我昨天在送到赵孝彬那里的考试资料,他现在以为是你找的。所以他问的话,你就说是你帮她找的。"
  "呃?为什么呀?哥哥说吧,说是你找的……"
  "不是,我看看昨天的情况说是你找的会比较好。她对我恨之入骨,要是知道是我帮她找的,不一定都给撕了。"
  "可那是哥哥辛苦找的……"
  "没关系,没关系的。我可没想过在她那听到什么道谢的话,所以你就说是你找的。知道了吗?到最后有机会的话,我会说的。到时你出来帮我证明就行了,那不就行了吗?对吧?"
  在哀求自己的道贤前面世彬感到很为难,但又无法拒绝就点了点头。这一下旁边的道镇瞥了瞥他。
  "智道贤,你最近真的有些奇怪。当然你在下载考试资料时就觉得有点奇怪,但我以为你是想从他那知道什么才那么做的。但现在你对世彬拜托这样的事,好像并不是这样。"
  "你这小子别说那些没用的话。我先进去了。反正拜托你们了,赵世彬,以后我会好好请你吃一顿的。"
  被意外的花弄得慌张的道贤想马上离开那个地方,在世彬那得到允诺后就进了屋。道镇好像还是觉得很奇怪,望着世彬。
  "这回也是我猜错了吗?世彬,你看怎么样?他为了找那些资料,熬了两个通宵。但是要想在赵孝彬那知道些什么,不是应该让她知道是自己做的吗?可拜托你这样的事,有点不对劲。"
  "而且上次在孝彬病倒失去意识时,真的要死要活地把她背到了医院。但最后竟然让我说是俊赫背的世彬。"
  "是吗?那是真的吗?什么,这小子……想想挺可笑呀。天天在那装成熟,原来是那种小子。"
  道镇在那开始笑,旁边的世彬也笑了起来。
  "我也没想到道贤哥是这样的人……不过太不相配了,道贤哥和孝彬,呵呵--"
  "这个傻瓜,到现在才动心吗?真难理解,为什么偏偏对赵孝彬……"
  "道贤个已经有主了,那是什么话?道贤哥不是没有女朋友吗?"
  "呵,心里已经有了定好的人,是一起长大的很久的恋情吧?最近真是看了不少眼睛长到后脑勺的人,无论是章俊赫,还是智道贤那小子……"
  "这样看来孝彬很受男生欢迎,是不是?"
  道镇轻轻一笑,把手轻轻放在了世彬的肩上。
  "受男生欢迎的,应该是你赵世彬呀。世界上还有像我这么完美痴心的男人了吗?不是吗?"
  "什么?进去吧,肚子饿了。"
  对于就那么无视想过去的世彬,道镇突然拉住了她的手,温柔地抱在了怀里。
  瞬间世彬丈二摸不着头脑,慌张得不知怎么办,但并不是讨厌这种感觉。而且和平时不太一样的一本正经的道镇,抱着有些紧张的心情,轻轻地对世彬说。
  "世彬,虽然我可能不像正旭或者道贤那么一本正经,乍一看还以为我很轻浮。但说实话,我比谁都喜欢你。"
  "哥……"
  意外的告白使世彬的脸慢慢红了起来,心脏也跳个没完。
  "但我很不安。你从来都没对我有过什么表示,而且之前还在瑞芝那听到你喜欢正旭的事,让我更加不安。"
  道镇好像真的不安似的紧紧地抱住了世彬,世彬为了安慰像小孩子一样的道镇,闭了闭眼睛展开了微笑。
  "什么呀,我真对哥哥失望。我还以为只有哥哥才相信我呢……喜欢正旭哥的事都是什么时候的事,你还在担心那个?现在我最喜欢的人是哥哥。必须用话表示你才明白吗?"
  听到世彬的话道镇放开世彬,小心翼翼地向世彬开口。
  "真,真的吗,世彬?那现在答应我好吗?和我交往……"
  "你这傻瓜--上大学以来一次联谊都没参加,这都是因为谁,跟我说那样的话?非得经过那些程序吗?我们现在不是在交往吗?"
  "世……彬……"
  道镇好像不敢相信似的比什么时候都笑得灿烂,然后再抱紧了世彬。世彬也轻轻地圈住了道镇的腰。
  "哥,现在我比谁都喜欢哥哥。哥哥对我来说是太珍贵的存在,所以没必要不安,知道了吗?"
  "谢谢,世彬。我会对你好的,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恋人。但你……"
  道镇想对世彬说什么又停了下来。世彬觉得奇怪,反问道镇。
  "怎么了?说说看。"
  道镇稍稍慌了一下,然后叹着气,抓着头说。
  "那个,你刚才是不是叫我傻瓜了?"
  "呃?嗯,怎么了?不会因为那个说什么吧?"
  "不是,不是因为那样……那个没关系,我只是怕你后来会变成赵孝彬那样,因为我太喜欢你叫我哥。"
  道镇的脸上竟然出了冷汗,这下世彬笑得那个欢啊,她笑着挎着道镇的胳膊。
  "别担心,我总不会叫哥'喂'吧,我还以为说什么呢……"
  "想想那可不是简单的问题。拜托你,千万不要像孝彬,看你和赵孝彬交往得那么好,我已经够不安了,就怕最后你想赵孝彬那样。"
  "孝彬本来不是那种性格,报复心是强些……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让你们别招惹她,你们为什么不听呢?"
  "呼--是啊,仔细想想是我的错……哎呀,饿了吧?快进去吧,在他们把好吃的都拿走之前我帮你拿。"
  "嗯,哥。"
  哥,你知道吗?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哥哥吗?我从中学时开始就憧憬着哥哥了,你真的会知道吗?
  那样的哥哥能够喜欢我,好像全世界都是我的,我这么幸福你能知道吗?再过一段时间,如果我有了勇气,那时想跟哥哥说。哥哥永远是指属于世彬的王子,正想对你说爱你,请等到那个时候,哥哥……
  就这样世彬和道镇都确认了双方的心思,笑开了花,挎着胳膊幸福地吃早饭去了。
  
  合租公寓的帅小子 47
  47
  俊赫轻轻张开眼睛,好长时间以来第一次迎来的平稳的早晨。他伸了伸懒腰,打开了窗户。还是,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孝彬的合租公寓。
  俊赫比平常笑得更愉快,然后开着窗户准备去上班。虽然对孝彬说是请假,但那只是想让她安心而已……作为代表理事突然请两周的假本身是让人家说三道四的。
  更别说俊赫是西晋公司的会长,他的立场变得很尴尬。俊赫为自己的处境叹了口气,然后像平常一样穿着一身笔挺的西服去了停车场。出发后不久,到了西晋公司俊赫拿着手机第一个向哪里打了电话。
  还是语言听力考试的彩铃,然后是昏睡中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
  "喂……喂。"
  "还在睡吗?唉,小姐,快起来吧,太阳都晒屁股了……"
  话还没说完,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动静和大吼声。
  哐当当当--啊--
  "喂,赵孝彬,怎么了?没事吧?怎么突然喊了起来!"
  "哈哈哈--咳咳咳--呵呵呵--没什么,可有什么事吗?"
  真是……听到我的声音后,好像是吓着了。不看也能想像得到,但因为是在我面前极力调整声音,真是可爱嘛。
  "什么什么事,知道你肯定睡懒觉,所以叫你起床喽。行了,现在起来就好了。希望小姐也过一个愉快的一天,等会儿见吧。"
  通话结束后俊赫在手机上轻轻吻了一下,然后愉快地按了电梯。还哼着小曲等电梯,不知是谁在后面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
  俊赫条件反射似的转了过来,瞳孔都变大了。能够让俊赫这么吃惊的人只有一个。
  李……正旭。
  总是那么冷冷的灰色眼睛,柔顺的棕色头发,不可动摇的无表情,还有能够和西晋公司的公子俊赫敌对的也只有李正旭……
  俊赫第一次知道正旭的存在时,虽然有些彷徨,但还是默默接受了弟弟的这个事实。因为他想,无论自己怎么否认拒绝,那也只是一时的满足,事实不会有什么不同。
  "好久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呀?竟然找来你最讨厌的会社……再说,什么事这么重要啊,让模范生李正旭从早开始逃课?"
  "啊啊,没什么事。我只是好奇西晋公司的代表理事在手机上接吻的对象是谁。"
  俊赫努力不去在意正旭冷酷而挑衅的声音,但却隐藏不了表情的变幻。
  那时,电梯的门正好开了,俊赫站了一会儿,用下巴指了指正旭。
  "先上吧,上去再说吧!在这里只会招来议论,以后会很麻烦……"
  "哼,看来确实很怕别人的议论嘛?在西晋集团和睦的家庭里没有瑕疵顺理成长的章俊赫,竟然有个难堪的异父弟弟,确实很丢脸。"
  俊赫笑了一下,什么也没说无视正旭的话,上了电梯。
  在俊赫和正旭上电梯的这段时间充满了尴尬和冷气,到了17楼俊赫毫不犹豫地下了电梯。然后向自己的办公室自信地走去。
  俊赫走进理事室,看见桌子上厚厚的文书顿时皱了皱眉。他可能觉得很闷,脱下外套撇到了旁边,松开了领带坐在了沙发上。
  然后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对正旭说。
  "跟着来了一定有话说吧?想站到什么时候?看来很不便,就说吧。"
  俊赫用冷静的话语突出那些话。正旭虽然很讨厌俊赫,但还是忍忍静静地坐在了沙发上。
  "地方也定了,说说要说的吧,你要说什么?"
  "你的记性也够差的。刚才我好像已经说了,想知道你在手机上亲吻的对象是谁?"
  正旭反复地质问刚才的问题,俊赫好像可笑似的再一次深吸了一口烟。
  "你应该猜到是谁才对呀……那么聪明的李正旭竟然问那么当然的事,真是失望。"
  "因为是难以置信的事,所以想用你的嘴确认一下。还是赵孝彬吗?"
  "是。"
  俊赫没有一点犹豫地回答。听了他的回答,正旭提了提嘴角接着说。
  "这个程度该够了吧?拿什么也不知道的女孩玩,你想怎么样呢?我想她不像是适合你的玩具……"
  "真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赵孝彬的,真是可笑。但是,李正旭,你猜错了,我没拿她玩。"
  "那是什么?你好意思说是真心吗?"
  "是。"
  "那瑞芝呢?"
  "!!……"
  俊赫这才知道正旭来找自己的理由。还是因为瑞芝吗?那么傲慢的李正旭只是因为一个女人来找我吗?
  "说说看看,瑞芝盖怎么办?不会抛弃她了吧?"
  "你,现在还对徐瑞芝留有迷恋吗?"
  "你只要回答我问的问题就够了。我不是问你是不是抛弃瑞芝了?"
  结果正旭就这样首先露出了真心。俊赫把嘴里的烟灭在了烟灰缸里,静静地开了口。
  "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知道她是你爱人之后就已经结束了!当然就算她不是你的爱人也会结束的……"
  "哪有那样的!既然在我这抢走了就应该给她幸福不是吗?就因为赵孝彬,就因为那样的女人抛弃她吗?那样抢走后抛弃也可以吗?"
  "把话说清楚。不是在你那抢,是瑞芝自己过来的。再说孝彬跟这件事没有关系。我都说几遍了,我和瑞芝在三年前就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老是提?无论你还是瑞芝!"
  这一下正旭咬紧了牙,不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慢慢地向俊赫跪了下来。
  "!!……"
  "我只求你这一次。我对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不要抛下瑞芝。瑞芝,现在没有哥不行,这个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所以求你千万不要抛下她。"
  正旭连自尊心都不要跪了下来,但俊赫却冷冷地对他说。
  "马上起来给我滚!李正旭!这种样子完全不符合你!瑞芝不值得你为她付出这么多。以前你爱过的……也是我曾爱过的瑞芝已经不见了。"
  "爱过的样子不见了又怎么样?无论什么样子只要是那个人不是已经足够了吗?难道哥只爱了瑞芝的外表吗?"
  "那也不一定……"
  "那赵孝彬不也是一样吗?如果赵孝彬也变成哥不喜欢的样子,那你也会抛弃她不是吗?"
  "不要拿瑞芝和孝彬比。孝彬……她是贺瑞芝完全不一样的人。"
  听到这话正旭马上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愤怒的眼睛瞪着俊赫。
  "也就是说一定要抛弃徐瑞芝是不是?是,是那样是不是?哼,说你爱赵孝彬?到后来赵孝彬也会被抛弃不看也知道,真想知道你懂不懂这些。"
  "我说了赵孝彬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你那时也一定说了徐瑞芝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吧?也一定在耳边轻声说了爱。这样还不一样吗?随便说那样的话,你是人吗?章俊赫,你这卑鄙无耻虚伪的小人!"
  "随便你怎么想都好,但不要诬蔑赵孝彬。他是我唯一想过要结婚的人……"
  正旭的瞳孔突然变得很大,然后走到俊赫的面前抓住了他的脖子。
  "结婚?就那么抛弃瑞芝,还想和赵孝彬结婚?不会那么容易的。你,到现在为止一直生活在幸福中,是不是以为这世界都是你的?"
  听到正旭的话俊赫苦笑了一下。幸福?哼,说什么幸福……刚刚李正旭是不是对我说了幸福?
  俊赫狠狠地甩掉了正旭的手,然后怒视着正旭。
  "你给我住嘴,李正旭!谁说我过得幸福?这钱?名誉?你难道以为这些就是衡量幸福的尺度吗?"
  "那不是吗?你有自信说不是吗?你们这种人,表面都这么说,转过身都用钱解决不是你们的特长吗?"
  听到正旭的话俊赫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但他无论如何都想让正旭知道一点。幸福并不是钱能够唤起的……那是一路走过来的俊赫比谁都清楚的事实……
  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对正旭开了口。也盼望着自己举的例子不是错误的方法……
  "如果钱是衡量幸福的尺子的话,你和我妈妈为什么那么不幸呢?"
  "谁是妈妈?"
  正旭一听到妈妈这个词完全换成了比较不了的冷酷残忍的样子。然后瞥了瞥俊赫冷冷地吐了一句。
  "再说一遍,谁是妈妈?"
  "你应该过了反抗的年龄不是吗?又不是小孩子,应该理解已经过世的人,不是吗?"
  听到俊赫的话,正旭冷笑了一下。
  "理解?你刚刚说理解是吧?哼,有什么可理解的。你妈妈是你妈妈,和我没什么关系……"
  "不愿意承认也得承认,这样对你比较好。就算你那样也不会改变什么。"
  "章俊赫,你说够了吧?别开玩笑了,没什么可改变?连脸都没见过的人是我妈妈……那么容易就抛下我的人是我妈妈……那还不够为了掩饰自己的错误竟然把我赶出国内的人是我妈妈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正旭的脸充满了对妈妈的愤怒,俊赫却毫不在意这样的正旭。然后挑衅似的冷冷地说。
  "那到底为什么叫我哥呢?承认我这个本身不就是承认妈妈吗?"
  "什么也不知道的话就老实呆着.好像我浪费了不少时间。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想想抛下瑞芝的事。真不知道你有没有不后悔的自信。这样,我该消失在你面前了。"
  正旭说完话,匆匆走出了理事室。俊赫疲惫似的把椅子向后靠了靠,然后把胳膊放在了脸上。
  还是一提妈妈就逃跑。该死的!本来应该是我坦坦荡荡,但为什么我会有这么重的负罪感……事实上我一点都不必感到愧疚,我比你还要难受还要痛苦……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坦荡,我要这么萎缩?
  当然你现在还埋怨着他……一段时间我也像你一样恨着那个人,你可能到死也不会知道。
  因为你,因为你的存在,我曾度过了多么不幸的童年,你可能……到死也不知道……李正旭,你这个混蛋!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