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结婚吧 第九章
  颜甄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自从秦虹虹入境以来,她每天都过得不开心,连卫逸书封她的态度,也变得反复无常……她觉得自己快让这股气给闷死了。
  她好想大声的、用力的、毫无顾忌的向天大喊。
  眼看着离婚的日子渐渐逼近,她竟丝毫都快乐不起来——她把生活弄得一团糟,就算是恢复自由之身,她的心还能像以前一样毫无羁绊吗?连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人只要一脱离寂寞,习惯有人可以依赖的感觉后,再想重新去过一个人的生活,似乎就不太容易了。
  她已经习惯有卫逸书陪在身边的日子,做事要有卫逸书陪着,吃饭要有卫逸书陪着,连睡觉时也渐渐习惯了卫逸书躺在一旁的感觉;说真的,要把卫逸书抽离她的生活,她还真的不太习惯。
  可是……她只是觉得这样子的生活很不错,两个人互相给对方充足的自由和空间,不需要为琐碎的事情烦恼,也不用担心受到束缚。
  她还不想去承受伴随着婚姻而来的责任,以及无可避免的生儿育女、教育子女的问题,这些婚姻生活的现实面,她暂时还不想面对。
  “颜甄,在想你老公啊,想得这么出神。”游素玉在颜甄跟前来回走了好几趟,都没见她的眼珠子动一下。
  “神经。”颜甄收敛心神,勉强应了一声。她现在满肚子烦恼,没工夫和素玉耍嘴皮子。
  “怎么,和卫大帅哥吵架了,才这么闷闷不乐的。”游素玉看得出颜甄真的不太对劲,不禁关心地问。
  “没有,我只是没睡饱而已,你别在那里胡乱猜测。”颜甄不想坦承心事。“才怪!

  你没睡饱才不是这副德行,咱们都已经认识这么久了,你别想蒙我。“游素玉压根儿不相信颜甄的推托之词,根据她敏锐的第六感,可以知道这次事情大条了!
  “真的没事,只是因为他的一个朋友来家里借住,我们忙着招待她,有点累坏了。”
  颜甄避重就轻地回答。要是不丢点东西满足素玉的好奇心,她肯定会问个没完没了。
  “哦,这朋友是男是女?”游素玉眼中的光芒显得更加耀眼了。
  “我有课要先走了。”颜甄连忙起身,算她怕了素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
  “颜甄,有机会记得帮我引见一下。”游素玉不改其促狭本色。
  颜甄一打开门,差点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她小心翼翼地重新看了一次门牌号码,在确定无误之后,才放心地走进屋里。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眼前的客厅布置得好浪漫、好有欧洲风味,简直让人误以为自己置身于欧洲的某幢建筑物之中,而且空气中还飘着一股引人垂涎三尺的香气……
  颜甄循着香味来到厨房,差点没让厨房里丰盛的菜肴给吓死。这是在办流水席吗?
  每道菜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香甜可口,她看得口水都快滴出来了。
  “这些都是虹虹做的,她从小就对家事很有一套。”卫逸书和秦虹虹从房里并肩走出。
  看见他们两个从房间里走出来,颜甄虽然有些讶异,却没心情过问。她已经被眼前的食物抓住全部的注意力,此刻她只想大快朵颐,尝遍眼前的美食。
  秦虹虹听见卫逸书的称赞,心中喜不自胜。她今天的辛苦总算值回票价,只要卫哥喜欢、她可以天天做饭给他吃。
  “快快快,我肚子快饿死了,你们就别再多说废话了。虹虹,你不介意我一同享用吧?”虽然早已打定主意非吃不可,但颜甄还是礼貌性的问一下掌厨者的意见,准备等她一点头就立刻开动。
  看见颜甄彷佛饿死鬼投胎般的模样,卫逸书忍不住轻笑出声,“颜甄,我拜托你有点样子好不好?要是给别人见到你这副模样,还有谁敢娶你。”
  颜甄净顾着吃,没空搭理卫逸书的取笑。真是没想到,看似千金大小姐的虹虹,竟然有这么好的手艺,如果她是男人就好了,只要把虹虹娶进门,每天就有吃不完的美食……
  那可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听到卫逸书调侃颜甄的话,秦虹虹觉得有些奇怪。卫哥和颜甄说话的态度实在不太像是夫妻,可是她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大嫂的手艺应该也不错,我相信卫哥的眼光不会太差的。”秦虹虹突然冒出这句话。
  颜甄止住了狼吞虎咽的动作,表情有点尴尬,“我……我不会煮饭,家里一向是卫逸书负责掌厨的。”
  “什么?”秦虹虹转头看着卫逸书,故作天真,“卫哥,你不是一向很鄙视那种什么都不会做的女人吗?你的眼光什么时候改变的?”
  这下子颜甄可懂了,原来秦虹虹绕了这么一大圈,就是打算破坏她和卫逸书之间的感情。不过秦大小姐这回可是大大地失算了,卫逸书老早就知道她什么家事都做不成,看样子秦虹虹是枉做小人了。
  卫逸书脸色一沉,不肯响应秦虹虹挖苦颜甄的问话。“吃饭吧,菜都凉了。”
  秦虹虹见计谋不成,心里老大不愉快;辛辛苦苦地做了一大桌菜,却白白便宜了颜甄——她的目的是讨好卫哥,可不是白白供情敌享受。
  于是这顿饭只有颜甄吃得高高兴兴,其它的两人只能用“食不下咽”来形容。
  晚饭过后,秦虹虹心中又有一计。
  她走到卫逸书身后,亲热地环抱住他,“卫哥,你想吃什么水果,要不要我去切给你吃?还是你想先洗澡,我可以去帮你放洗澡水。”
  卫逸书浑身不自在的想拿开秦虹虹的手,没想到她却缠得更紧,逼得他不得不放下手中的报纸。
  “我想吃,别忘了顺便帮我切一份;如果不麻烦的话,洗澡水也顺便帮我放一下。”
  颜甄若无其事地接过卫逸书放下的报纸,显然没把秦虹虹的举动看在眼里。
  秦虹虹肚子里在打什么鬼主意,她清楚得很,她只是忍不住想逗逗这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一个女人的脸皮要厚到这种程度,实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秦虹虹气愤地瞪着颜甄,“我只帮卫哥服务而已,你想要做什么的话,请自便!”
  颜甄不动声色地翻着报纸,彷佛没听见秦虹虹的挑衅。
  卫逸书忍不住想为颜甄的表现鼓掌叫好,要不是颜甄在场,他早就发脾气教训秦虹虹一顿了。
  “卫哥,人家在美国的时候很想你,你有没有想我?”秦虹虹的双手不安分的在卫逸书胸前滑动,她就是要看颜甄能无动于衷到几时。
  “咳咳。”颜甄清清喉咙,秦虹虹还真是个豪放女,竟然敢当着她这个卫太太的面,公然调戏卫逸书。这样的女人实在不多见,这位大小姐果然与众不同。
  卫逸书越听越觉得不象话,他用力拨开胸前的魔爪,“虹虹,别净说些令人难堪的话。”
  只可惜秦虹虹听不出卫逸书话里的警告意味。颜甄的咳嗽声让她误以为计谋奏效,所以她变本加厉,更加贴紧卫逸书,恨不得整个人揉进卫逸书的身子里。
  颜甄不再出声,依照卫逸书的个性,他绝对不会容许有女人对他这样上下其手的,根据她这些日子以来的经验,她可以断定卫逸书的脾气就快发作了。果然,卫逸书生气地甩开秦虹虹,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虹虹,没想到你的行为这么随便,你真是令我失望。”他头也不回地走进卧室,用力关上房门。
  听到这么严厉的指责,秦虹虹整颗心都凉了,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两眼发直地望着卫逸书的房门,神色充满了无助与伤心。
  颜甄见到她可怜的模样,不由得心生同情。“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怎么会用这么笨的方法呢?你应该比我了解卫逸书,想要讨他的欢心,就不能用这种手段的。”
  秦虹虹转头望着颜甄,确认她眼中没有任何一丝嘲弄的神气,“你真的要帮我吗?
  还是你只想等着看我的笑话?“
  颜甄答不出话来、她不晓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才会去蹚这淌浑水。一时之间,她只觉得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怎么形容。
  颜甄走进大门,对屋里的安静感到纳闷。照理说秦虹虹应该在家的,否则卫逸书也该回来了。
  颜甄顺手打开灯,却被沙发上默不出声的人影给吓了一跳——“哇!你吓人啊,怎么都不出声?”
  秦虹虹眼神锐利的死盯着她,“你和卫哥的婚姻是不是骗人的?”
  颜甄有些心虚地避开秦虹虹的注视,她走进厨房,替自己倒杯水,润润喉。
  “谁说的?我们的结婚证书摆在床头上,你又不是没看见。”
  “你知道吗?从小我就知道自己是要给卫哥做新娘的,所以卫哥也一直对我最好,连卫伯伯和卫妈妈都非常疼我,这个卫太太的位置应该是我的,你凭什么跟我抢?!”
  秦虹虹的语气不善,神情显得十分激动。
  “我没那个意思跟你抢,我只知道我现在是卫逸书合法的妻子,要是他真的对你有感情,为什么他娶的不是你?”颜甄其实不想和秦虹虹争辩,问题是对方既然来势汹汹,没道理要她当个小媳妇在一旁听训。“他当然对我有感情,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他是一时迷惑,最后他一定会看清楚,谁才能带给他幸福!“说到后来,秦虹虹几乎是用喊的。
  颜甄懒懒地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指点她,“那你应该当面告诉他,说你有多么爱他,问他能不能接受你的感情,而不是在这里对我大吼。你必须明白,爱情是不能一相情愿的。”
  “我会去告诉他,我有多爱他;至于你,我一点也看不出来你爱卫哥,你一定是贪图他们家的钱对不对?这样好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你别再缠着卫哥了。”秦虹虹试图对颜甄诱之以利。
  颜甄突然觉得烦透了,她为什么要在这里蒙受不白之冤?这明明就是卫逸书的家务事,她为什么要被拖下水?
  “我不爱他的钱。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算没有我,卫逸书也不见得就是爱你的,你该去听听他心里的话。”颜甄试着分析事实,她也不想老被秦虹虹当成箭靶。
  “他是爱我的,因为我好爱好爱他。你不知道,我可以为了他去读许多他爱看的书,去学做许多他喜欢吃的菜……你能吗?你能像我这样爱他吗?”秦虹虹声泪俱下。
  看见秦虹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颜甄心一软,忍不住把她和卫逸书的约定全盘托出。
  “你说真的?你们的婚姻只维持三个月,再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分道扬镳?”秦虹虹笑得合不拢嘴,态度顿时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颜甄尴尬的猛点头。其实话一出口,她就开始感到后悔;谁教秦虹虹泣不成声的模样,令她于心不忍。
  “颜甄姊,等我和卫哥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请你当我的伴娘。”秦虹虹连称呼都改了,亲热地拉着颜甄的手。
  颜甄只好微微一笑,表示心领。秦虹虹的热情她消受不起,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
  “你们在谈些什么?这么开心。”卫逸书笑着询问,他才一开门,就听见虹虹银铃般的笑声,想不到她能和颜甄处得如此融洽。
  “没什么,这是女人之间的秘密,男人不能知道。”秦虹虹用眼神向颜甄示意,希望她不要将两人刚刚谈话的内容告诉卫逸书。
  颜甄配合地点点头。
  卫逸书无奈地耸耸肩,“真不懂你们在搞什么鬼。喂,这么晚了,你们不打算吃饭吗?”他也不打算多想,俗话说得好,女人心,海底针。
  “当然要吃,今晚我做了几道特别的菜,卫哥,你可得仔细尝尝看,我的厨艺又进步了哦。”秦虹虹开心地钻进厨房。
  颜甄意兴阑珊地坐下,一反平常食指大动、跃跃欲试的模样。不知怎么着,她就是一点食欲都没有。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在卫逸书的脑海中打转,他不动声色地吃着饭,把颜甄的表情全数收在心底——他会找出答案的。
  接下来的日子,颜甄的心情只能用一团糟来形容。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秦虹虹对她好的不得了,再也不拿她当情敌看待。虽然这样子一来,她的日子好过许多,也用不着再去应付秦虹虹的争风吃醋;但是只要一回到家,看见秦虹虹对待卫逸书的态度,她就莫名其妙的浑身不舒服,渐渐的,她越来越不想回家面对他们两人。
  在秦虹虹出现之前,她和卫逸书而人处得好好的,也渐渐培养出生活上的默契,可是突然之间,这些都被掠夺了——自从她向秦虹虹坦承一切之后,她就无法自在地享受卫逸书的陪伴,反而一再地觉得自己成了妨碍人家的电灯泡,是这个家中的累赘。
  原本她也不以为意,反正“卫逸书的太太”这个位置,她迟早都要拱手让人的,可是不如怎地,当事实真正摆在眼前时,她的心里竟然有点不是滋味,害她怪难受的。
  就像前天晚上,秦虹虹只不过是在烧菜时给烫着了,起了个小水泡,可是卫逸书就心疼的不得了,忙着替秦虹虹冰敷、擦药的,看在她的眼里,不免有点心酸酸的。
  想她以前煮玉米浓汤时也烫伤了好几回,那时怎没见他这么大惊小怪的?
  他分明就是偏心,还敢说自己对秦虹虹没意思,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唉,他真是有异性就没人性,枉费她也跟他做了两个多月的夫妻,这么快就过河拆桥,实在是太过分了。
  “卫哥,我们去看午夜场电影,好不好?”秦虹虹轻声细语地询问着,希望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现在卫逸书的面前。
  “好啊,颜甄也一起去吧!就去看我们上回没看成的那部片子好了。”
  颜甄本想开口答应,却见到秦虹虹飘来一个暗示的眼神,要她识相点,别去插花,她只好内心滴血地笑着拒绝。其实她很想看那部电影的。
  “一起走嘛!颜甄,一个人窝在家里多无聊。”卫逸书丝毫没察觉出异状,拚命怂恿着颜甄。
  “我……”颜甄瞥见秦虹虹拉下的脸,为了不破坏目前和平相处的情况,她只好婉拒卫逸书的美意。反正她大可以自己去看,心里那一丝丝难过算不了什么。
  “既然大嫂不想去,我们就别再勉强她了,卫哥。”秦虹虹顺势断了卫逸书还想再做努力的念头。
  唉,看来只要秦虹虹存在一天,她就不可能开心起来的。
  接下来的几天,秦虹虹整天缠着卫逸书,而且行径越来越大胆,无论颜甄是否在场,她都公然地挑逗卫逸书,完全不把颜甄放在眼里。
  相对于秦虹虹的纠缠不清,颜甄似乎有心避开卫逸书,每天都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家。此刻卫逸书正担心不已,盼望颜甄赶快踏进家门。
  秦虹虹突然从卧室里晃了出来,身上只穿著一袭薄纱,“卫哥,你看我今天穿得漂不漂亮?”秦虹虹双手搂住卫逸书的脖子,把整个身子全贴在他的身上,她要让他彻底地感觉到她火热的胴体。
  卫逸书对她的投怀送抱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整颗心都在担忧着,这么晚了,颜甄为什么还不回来?他稍稍用力,挣开秦虹虹的箝制。
  “虹虹,你今晚酒喝太多了,去睡吧。”看在多年的情分上,他不想给虹虹太难堪。
  “卫哥,你为什么不懂我的心意了我的心是你的,人也是你的呀!”秦虹虹扑进他的怀里,她不相信他可以拒绝这样的诱惑。
  “虹虹,你放尊重一点,我已经有家室了。”卫逸书生气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卫哥,你别再瞒我了,你和颜甄的婚姻根本就不算数,你们就要离婚了,不是吗?”
  秦虹虹不懂卫逸书为什么老是拒她于千里之外。
  卫逸书皱紧眉头,像是没有听懂她的话一般,“你说什么?”
  “卫哥,你别再装了,颜甄说你们之所以会结婚,都是为了安慰卫伯怕,让他老人家宽心。卫哥,其实你大可不必假结婚,我很愿意当你的妻子啊。”
  秦虹虹大胆的将卫逸书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激动的向他表白心意。
  “虹虹,就算我没跟颜甄在一起,也不会和你结婚的。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妹看待,对你只有兄妹之情,这些我早就告诉过你了,为什么你还是执迷不悟?”卫逸书冷冷地望着她。
  “不,不是的,卫哥,你是在意我的,否则你不会对我特别好……我不相信你刚刚说的话,你不要故意骗我。”秦虹虹哭了起来。
  “我送你去阳明山吧,请你别把我和颜甄的秘密说出去,我父亲可能受不了这个打击,就当是卫哥拜托你。”卫逸书嘴里吐着恳求的话,脸上的表情却冷得可以。
  秦虹虹止住哭泣,很快地换掉衣服,收抬好行李,顺从地跟在卫逸书的身后走出大门。她不甘心,她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要让给别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是她一贯的处事原则;她会等,等一个好时机让颜甄了解她的原则。
  “喂,你最近到底在闹什么脾气?这么晚了还不滚回你家去,偏偏留在这里和我争棉被!”游素玉说话又狠又毒,她就是看不惯颜甄这种明明满腹心事,却一个字都不肯吐出来的别扭心态。
  “你真不够意思,让我窝一晚会怎样呢?是不是开始在家里藏男人了,所以才不让我在这里过夜?”颜甄嘻皮笑脸的回话,不想提及自己的心事。
  “神经,让你在这儿窝一晚是不会怎么样,但是我怕你老公来找我要人,万一他告我诱拐良家妇女,那还得了?!我可是还没出嫁的黄花闺女,总得留点名声给人家打听。”
  “不会啦,他没空来这里的,你尽管放心好了。”颜甄极力保证。
  “他怎么会没空来?我这就打电话给他,问他究竟在忙些什么,敢如此冷落我们颜大小姐。”游素玉拿起话筒,准备拨号。
  “素玉,别找他,是我自己不想回家。你不要再问我了好不好?等我想通了,我会把一切告诉你的。”颜甄一脸疲倦,令游素玉不忍再逼问下去。
  此时,门铃突然响了。
  游素玉打开门,发现站在门外的人正是卫逸书。
  “卫帅哥,是你老婆不肯回去,可不是我存心扣留她哦!”游素玉见卫逸书脸色凝重,故意开开玩笑,纾解室内的低气压。
  颜甄诧异地站起身,“素玉,你出卖我?”
  “因为我见不得人家吵架。你们是夫妻,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去去去,我这里容不下你。”游素玉用力把颜甄推出门外。
  “跟我回家吧。”卫逸书看着颜甄,口气十分慎重。颜甄默默地跟着他走了出去。
  沿途两人都不发一语,直到坐进车子,卫逸书才开口:“为什么不回家?”
  “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跟素玉聊聊天。”颜甄没打算透露她和秦虹虹之间的谈话内容。
  卫逸书不再多问,淡淡地说:“我把虹虹送去阳明山了。”
  颜甄惊讶地转过头看着他,“为什么?”
  “我不希望太多人知道我们之间的事。这原本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不希望它被复杂化。”卫逸书握着方向盘,眼睛直视前方,完全不看颜甄的表情。
  颜甄沉默下来,她才刚摸索出自己心境的转折,却又从卫逸书的话里,知道了他的想法……是的,事情不应该被复杂化,于是,她决定不再多说。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