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红妆 第九章
  营帐内,允如正小心谨慎地为钱明珠换药,她的腿上有两道极长极深的划痕,当初受伤时完全不觉得疼痛,等精神一松懈下来,病痛就突然变得非常难以忍受。
  钱明珠深吸口气,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
  “太子妃再忍忍,这药是疼了些,但效果好,过几天就可痊愈了。”
  “太子怎么样了?”
  “太子现在还在昏迷中,但太医说没什么大碍了。他只是饿了六天,慢慢调理会好起来的。倒是太子妃你,腿上的这两道口子只怕会留疤。”允如边说边心疼不已,这么漂亮的腿,要留下这么两条疤可就难看了。
  钱明珠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走吧,我们过去看看他。”
  允如连忙扶她起身走到隔壁的营帐,几个大医和张康正围在榻边低声商量着什么,见她来了都让开路去。
  钱明珠掀起床帘,看见旭琉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不再像刚见到他时那样的死灰一片,一颗心就那样柔柔地放下。正伸出手想摸摸他的脸时,一声娇呼忽然自帐外传来。
  “殿下了殿下——”
  钱明珠回头,惊愕地看见王芷嫣竟然出现在这里。只见她飞扑到榻前,一把抱住旭琉哭了起来:“殿下,你总算安然无恙了,你可知道臣妾在京城日日担心,茶不思饭不想……”
  大医们和张康面面相觑,显然对这位德妃的到来也完全没有预料。

  钱明珠退后几步,将榻旁的位置让给了她。好多思绪随着这个女人的到来而回到脑中。
  在去寻找旭琉和找到他的那段时间里,她忘记了自己和旭琉的身份,忘记了存在于他们之间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她只记得自己要找到这个男人,无论用什么代价都要找到他,却根本没想过找到他后又意味着什么。
  现在,一切就像王芷嫣鲜艳的衣衫一样,开始恢复得非常清晰,直白白地摆在了眼前——他依旧是太子,她依旧是他众多妃子中的一个。
  一念至此,钱明珠便退出帐外。
  外面还是一片阴风凄雨,洪水并未退竭,看来这场浩劫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身后传来轻缓的脚步声,不必回头,她猜得出来来人是谁。“张康?”
  “太子妃。”果然是他。
  钱明珠回身,微笑道:“找我有事?”
  张康满脸愧疚之色,吞吞吐吐地说道:“属下对德妃也赶来此地一事真是毫不知情,不知道是谁通知她……”
  钱明珠打断他:“德妃关心太子,是应该的。  先生不必为此感到为难。
  “可是——”
  “我知道先生想说什么,不过很多话是不用说出来的,我明白。
  张康只能长长叹息。眼前的这个女子,在最危难时义无返顾地去寻找太子,是她的坚持和努力,才使他们真的找到太子,避免了一场灭门之灾。她在风雨里受尽艰苦伤痕累累,从头到尾没有喊过一声苦,而此时,太子找到了,情势变好了,却冒出了德妃……
  “先生,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张康一愣,半天才醒悟过来她指的是木盆里的那个婴儿。“很不幸,那个婴儿已经死了三天了。太子当初奋不顾身地去救那个孩子,却最终没能救下来,唉!
  “如是,命也。”钱明珠叹了口气道:“先生,麻烦你叫人备车,我想回京了。
  张康一愕,“可是太子他还没醒……”
  “殿下迟早会醒的。此地洪水未退灾情甚重,殿下醒后也不会回京,,必定会留下来处理抗洪事务,我留在这里只会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还不如早点回去的好。”钱明珠说着眨了眨眼睛,“而且不瞒先生,我自小娇生惯养吃不得苦,再在这里待一天,我非死了不可。”
  张康苦笑道:“太子妃何必贬低自己,您的品格属下又岂会不知?属下这就去准备车马,送太子妃回京。”说完深深一拜,才转身离去。
  他前脚刚走,允如后脚便走了过来,表情很是忿忿然,“真是的,这算什么嘛!太子妃来她也来,太子妃为找太子九死一生,她倒好,等一切都变好了才赶到,哭上一场,这样就算情深了?”
  钱明珠脸色一寒,“允如,不得放肆,这种话也是可随便说得的?”
  “允如真的替太子妃觉得委屈啊,德妃这明明是在抢功劳嘛!
  “让给她又何妨?”钱明珠走回自己帐内,开始收拾行李。
  允如连忙跟了进来,“太子妃,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我这次来,只是想找到太子,现在太子找到了,我的心愿实现了,岂非是一大乐事?其他的何必计较,弄的自己心烦,多划不来。”钱明珠的视线飘到了很远的地方,低声道:“其实我真的很开心,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这么开心了。”
  “当然,太子安然无事,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幸事!”
  “我说的开心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允如很是不解。
  “当我爬上阁楼看见奄奄一息的太子,我看见他在那样的处境下还死死地抓着木盆,要保护盆里的那个孩子时,我真的觉得很震撼,很感动。”
  允如叹道:“太子身份那么尊贵,却能为救个孩子连性命都不顾,奴婢也觉得他很了不起!
  “他是个好太子,有这样的太子是百姓的福气。在见到那一幕的时候,我纵然有再多的怨气和委屈,都变得烟消云散。”  曾几何时,与小妹宝儿谈及理想中的夫婿,姐妹三个,萃玉要的是才华,宝儿要的是志趣相投的知己,而她,当初她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现在却明白了。
  她要的是一个能让她敬重、折服,为其人格魅力深深倾倒的君子。
  她的丈夫品格高尚,贵为太子却不骄不纵,正直善良,有着一颗忧国忧民的慈悲心。
  有夫如此,妾复何求?
                
  回京后的第九大,传来好消息说洪水终于退了。
  然而劫后疮痍,一切都需要休养生息,旭琉留在那里帮助百姓恢复生产重建家园,因此还需一段时间方能归来。
  德妃在钱明珠回京后的第三天也回来了,据说是太子嫌她碍事,将她赶了回来。听到这则消息时,钱明珠几乎可以想到那会是怎样一幕情景——那个男人心中装了天下,却没有装多少儿女情长。
  夏季悠悠过去,湖里的荷花败了,身子却愈发慵懒,整天整大地靠在躺椅上都不想动弹。钱明珠多少心中有数,便差了宫女去请大医。
  这边太医刚在诊断,那边就有太监突然来报说太子驾到!
  她心中微惊,刚想下榻前去迎接,就见旭琉风尘仆仆地大步走了进来。
  “殿下——”
  旭琉一把按住她,脸上不掩焦虑之色,“我才刚回来,就听人说你病了。怎么样?现在觉得如何?”
  钱明珠轻扭过头,有点想笑,又有点不好意思。
  旭琉看她表情古怪,更是担虑,连忙问道:“太医,太子妃得的是什么病?病情如何?”
  太医在一旁微笑道:“恭喜太子,太子妃得的不是病,而是有喜了。”
  “什么?”  这个答案真是完全出乎意料,不但旭琉,连身边的宫女们也大吃一惊。—一
  太子妃竟然有喜了!这可是个天大的喜事!
  旭琉犹自不敢相信,讷讷道:“你是说——我要当父亲了?”
  “正是,老臣在这里恭喜太子。”太医说着深深一拜。
  旭琉将目光转向钱明珠,一把抓住她的手,狂喜道:“太好了!我要当父亲了,我要当父亲了!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果真灵验!明珠……明珠……”
  惊动之下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有紧紧抱住她,紧得她几乎窒息。
  所有的宫女一同下跪,“恭喜太子,恭喜太子妃——”
  贺声朗朗中,钱明珠抬头盈盈一笑,“恭喜殿下。”
  旭琉望着她,久久,低声道:“谢谢……明珠,谢谢你。”
                
  明月升起,华灯初上,秋风吹夜凉。
  然而来自书桌那端的凝视,却是炙热的。
  钱明珠放下手中的书,叹了口气道:“殿下,处理国事时不该三心二意。如果臣妾令殿下分神的话,臣妾要告辞了。”
  书桌后。旭琉笑了一笑,放下手中的毛笔,“是啊。我是真的有点心不在焉,所以我决定这些折子明天再看,你也不用走了。”
  “殿下,大臣们知道了会迁责臣妾的。”
  旭琉干脆变本加厉,走过来在她身旁坐下道:“今天晚上我只想看你。大臣们不会责怪你的,他们恭喜你还来不及。”
  钱明珠莞尔,“这算什么?母凭子贵?”
  “当然,你是我的贵人。”旭琉说着握住她的一只手,将她轻轻带入怀中。月光照在两人相互依偎的身姿上,一切都显得格外温存。
  “明珠,谢谢。”
  “殿下今天已经说过了。”
  “不,这次是谢你的救命之恩。”
  心中某根弦被温柔地触动,钱明珠垂下头去,其音低低:“殿下吉人自有天相,即使没有臣妾,也会安然无事的。”
  “你又来了,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听这些客套话。张康他们都跟我说了,若非你执意要穿过那片塔林,大家根本就找不到我,我早已是个死人……”
  钱明珠连忙捂住他的嘴,“殿下,这种话不能讲的!”
  旭琉缓缓拉下她的手,眼神越发深邃,“明珠,对不起。”
  “殿下说到哪去了,为什么无缘无故地跟臣妾道歉?”
  “因为我以前对你不好。”
  钱明珠一怔。
  只听旭琉低叹道:“我是个很顽固的人,总是坚持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则,生平最不喜欢别人弄虚作假,所以一开始知道你是花钱疏通了各路关节才得以当选时,就对你心存偏见,颇多鄙视。那段时间里让你受了很多委屈,如果我无意中伤害到你,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钱明珠咬着下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其实不是没有想过,要让这个尊贵的男人后悔对她的轻视和怠慢,可当这天真的来到时,反而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尤其是他此刻的态度那么诚恳,眼神那么羞愧,忽然间,曾经的种种都变得不重要了。
  “殿下,其实这不是你的错。我们钱家的确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才使我能够如此顺利地成为你的妻子,不只是你,我自己也是不喜欢那样的。但我身为家里的长女,没有选择。”
  “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旭琉怜惜地将她抱紧,“和你相处下来,才慢慢发觉你完全不是我先前想象的那样,我甚至应该庆幸是你成为我的妻子,那么多佳丽中,最美最好的你,成为了我的妻子!上天待我真是不薄,我是个幸运儿。”
  “殿下……”张开嘴巴,发现自己已讷讷不能言。爱情与她想象的样子有些不同,它来得太迅猛,让她觉得无力适从,又有点担忧。
  脑海里的那个场景再度浮现,与现实相互交叠——海水漫上来,就那样危险却又温柔地淹没了她的全身……
  湿的不只是她的鞋子。
                
  阴雨绵绵,秋菊也走到了凋零。
  在宫女们的搀扶下起床梳洗,铜镜中,一张脸是浮肿的。不知道是不是每个怀孕的女人都会容光削减,然而于她却是一天比一天憔悴。
  头刚梳好,就见小妹宝儿神清气爽地走了进来。
  “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钱宝儿眨了眨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要、嫁,人,了!”
  钱明珠有些啼笑皆非,“嫁谁?什么时候?”
  “我在找啊,等我找到了,就嫁。”
  “找?怎么找?”
  说起这件事,钱宝儿更是得意洋洋,“姐姐,我想了个法子,我让我们钱庄在各地分号里的伙计们都去搜罗当地与我门户相当的适龄男子,调查清楚他们的品行喜好,然后从中慢慢挑选我认为合格的人选,再想个法子亲自去看看他们究竟是不是名符其实,最后选出我中意的夫婿。你觉得好不好?”
  钱明珠沉吟道:“虽然有点兴师动众,但是听起来还不错。”
  “是吗?姐姐你也觉得好吗?”钱空儿嫣然道,“现在就只等奶奶点头了!”
  钱明珠笑笑道:“奶奶那么疼你,一定会同意的。”
  “谢姐姐吉言啦!”钱宝儿笑嘻嘻地看着她,看着看着,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姐姐!”
  “怎么了?”
  钱宝儿端详着她的脸,皱眉道:“你生病了?为什么气色这么差?”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总是觉得自己很累,每天睡七八个时辰醒还来是觉得很困倦,经常头晕……怎么了?难道这不是正常现象吗?”
  “按理说有喜后,女子的皮肤会变得更加光滑,不该如此憔悴。”钱宝儿为她把脉,脸上表情越来越凝重。
  “如何?”
  “是哪个太医在调理姐姐的身子?他开的药方拿来我瞧瞧。”
  “是陆太医专门负责照顾我的。他没有开方子,只是每日按时送来一颗药丸让我服下,说是能固本培元,顺气养身。”说到这里,连钱明珠都开始隐隐意识到不对劲了,“难道这药有问题?”
  “如果我诊断得没错,姐姐在长时间服食一种毒药!”
  钱明珠吃了一惊,“毒药?”
  “这是种慢性毒药,潜伏期很长,作用不明显,但是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很可怕。虽然不死,但肢体功能全部摧毁,和瘫痪无异。是哪个混蛋这样害我姐姐?我去杀了他!”
  钱明珠连忙拉住宝儿,急声道:“妹妹不可莽撞!”
  正在这时,一宫女捧着个小匣子走进来道:“太子妃,太医的药到了。”
  “太好了,来得真巧!”钱宝儿二话不说,上前打开匣子取出药丸拿到眼前细细观察,又用鼻子闻了闻,甚至还舔了舔,冷笑道:“果然有问题!你们去把陆太医给我叫来,我有话问他!”
  宫女应了声是,正待出门时,钱宝儿又改变了主意:“不,回来!吩咐这里所有的人从这刻起都乖乖地待在东宫里,谁都不许离开,若有违抗,严惩不怠!”
  宫女虽觉得奇怪,但也只能低头照办去了。
  钱宝儿回身看向钱明珠道:“姐姐,我怕这里有人和陆太医串通,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我让他们都不许出去。这药姐姐你不要吃,我现在亲自去把陆太医抓来审问。”
  钱明珠低低一叹,没有说话。
  钱宝儿又道:“这事不单纯,一个太医怎么有那样的狗胆竟敢毒害姐姐,必定受人指示。若是被我查出那人是谁,哼哼,他就死定了!”说罢挥袖风风火火地走了。
  钱明珠本想叫住她,但一转念间又放弃了。她转头看向窗外,外面下着细细的雨,天空阴沉阴沉的,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这件事给她的伤感远远大于震怒。
  有关宫里种种勾心斗角、阴险卑鄙的龌龊事情,并不是不知道,但事情真的发生在她身上,所有的感觉顿时在瞬间变得鲜明了起来。自认为待人一向不薄,为什么还有人要这样处心积虑地想她死?仅仅是因为她目前受宠,而且又怀了太子的孩子吗?
  身处这样一个环境之中,她无伤人之意,却被人所伤。
  她扶着梳妆台慢慢站起来,眼前忽然一阵昏眩,接着感觉下腹微疼,她低下头,看见鲜血一点点地渗透了白裙……
  不!不会的!不会这样!她的孩子!她的孩子!不能这样,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好奇怪,竟然不是很痛,可那鲜血缓缓流淌,将生命一并殉葬。钱明珠再也控制不住,惊声尖叫了起来,叫声穿透重重宫殿,把天地万物通通撕裂……
                
  身子忽冷忽热,有时像在水里,有时像在火里,然而,神志永远不清醒。她迷迷糊糊地睡着,在睡梦里见到了很多东西,那些东西旋转着四下飞舞,很快地飘逝过去。
  朦胧中仿佛听见一个声音在唤她,柔柔的字节,颤颤的音符,引出某种情绪,忽然间,眼中就有了眼泪。
  “查到了?”
  “是。”
  “好,走。”
  那个声音的主人似乎想离她而去,情急之下钱明珠一把拉住了他的手,“不要……不要……”
  “明珠,你醒了?”声音带着欣喜迅速靠近。
  但,还是觉得不够近。她死死地拉着他,像拉住海面上的最后一根浮木,再也不肯松开。
  “明珠?明珠?”又是那样温柔而颤抖的呼唤。带着她所无法承受的压力,催促她快快睁眼。
  于是睫毛在轻颤中缓缓张开,人目所见是那张消瘦威仪的脸,然而脸上的那双眼睛,却带着关怀,带着担忧,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她。
  再不愿清醒,见到这双眼睛时也醒了,钱明珠突然扭头低啜了起来。
  一双大手伸过来,怜惜地将她揽入怀中,“明珠,别哭。”
  “孩子……我知道……孩子一定没了……”她的第一个孩子,来得那般欢喜,走得这么不甘。
  “最要紧的是你没事。”语音忽转,旭琉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你放心,我饶不了她!
  “是谁?”
  “是王芷嫣!”清脆如铃的声音插了进来,钱明珠抬头,这才发现原来宝儿也在。
  “德妃?”
  旭琉冷笑,“凭她也配称为‘德’妃?”
  钱宝儿道:“陆太医被王芷嫣买通,在给姐姐的药里下了毒,这种毒的特征是让人变得越来越虚弱,随时会流产,而且感觉不到特别疼痛。这样一来,大家必定以为是姐姐自己不小心流掉孩子的,谁也不会怀疑到是药出了问题。哼,她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这世上又岂会有包得住火的纸?可惜我还是发觉得太迟,否则姐姐就不必遭此横祸了。这个该死的女人!”
  “是她……”  心中冰凉,分辨不出究竟是什么感觉。
  旭琉握着她的手,柔声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殿下想怎样处置她?”
  漆黑双眸眯了起来,似有怒火涌现,“杀人者偿命!”
  钱宝儿在一旁继续煽风点火:“对,有这种阴险毒辣卑鄙无耻心胸狭隘龌龊善嫉的妃子,是殿下的耻辱!”
  “不,殿下。”钱明珠连忙摇头,“臣妾肯请殿下饶她一命。”
  钱宝儿瞪大了眼睛,“不会吧姐姐?她害得你这样,你还帮她求情?”
  钱明珠不去理会她说的话,只是望着旭琉,急声道:“殿下,无论如何,她是王将军之女,是文武百官一起举荐由圣上钦点的妃子,你不能杀她!请殿下饶她一命”
  “可是她犯下这种滔天大罪,根本无可宽恕!”_
  “殿下!”钱明珠反握住他的手,柔声道,“臣妾知道殿下心疼臣妾,才如此生气,但是王芷嫣不能杀!现在朝中以国舅为尊,他势力强大,野心勃勃,殿下若是处死德妃,王将军必会倒戈投靠国舅,到时殿下在朝内更加势单力薄,束手束脚,想做些什么都会非常困难。我们不能只顾一时痛快而失了将来,而且孩子已经没了,即使处死德妃,孩子也活不回来,殿下何不宽宏大量些饶了她,让王家永远记着殿下的恩德,对你死心蹋地,忠心耿耿?”
  她竟然想得这么远……这个时候了她还是只为他考虑宁可自己受委屈……旭琉望着钱明珠,心中的感觉岂只是“震撼”一词可以形容?
  钱明珠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还在坚持,便又说了下去:“殿下现在最缺的就是良臣,羽翼不丰,怎能与风雨抗衡?失去一个孩子,却换来我朝最英勇出色的大将,臣妾认为是值得的。而且……臣妾认为德妃也是出于一时糊涂,谁不会犯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殿下给她一个机会吧。”
  旭琉沉默了许久,忽然高声道:“来人,传我旨意:即刻起,将德妃打入冷宫!”
  钱明珠终于舒了日气,望着他,笑了一笑。
  “明珠——”旭琉开口.想对她说些什么,想好好表达一下自己对她有多么愧疚多么心疼多么喜欢,但最后也只放逐于四个字——
  “委屈你了"
  钱明珠微微笑着,眸中浮起了泪光。
 
 
豆豆网官方网址01: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