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格格 第9章
  生是我的人,死是本王的魂,如果,本王要你死,你也不得说句“不”!
  蝶平静的让水镜换上大红嫁衣,让水镜在她的脸庞上妆点上色彩,她的瞳眸无神的凝视远方,就像失了心魂那般。
  “福晋,让我帮您戴上凤冠。”水镜将那顶镶满许多缀饰的凤冠,轻柔的戴在蝶福晋的头上。
  “这不是我第一次穿上这身嫁衣了……”她幽幽的说道,倒不像是在与水镜对话,反倒像在自言自语。“三年前我也曾经穿上过,懵懵懂懂嫁给了王爷,还以为这辈子的夫君只有王爷一人……没想到,三年后再度披上凤冠霞帔,嫁的却是一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蛮人……”
  水镜不语,只是静静的听著蝶福晋的话,只要听到蝶福晋这番话。再看到蝶福晋此刻的模样,很难让人不动容、不替她心怜。
  但是,又能如何呢?她比谁都清楚这是蝶福晋的宿命,她的牺牲换来的是整个大清的安全。
  “蝶还以为自己找到了今生的依靠,没想到全是自作多情,没想到……到头来什么也不是……”话到此,泫在眼眶上的泪潜然落下,咸涩的滋味染上了唇。
  “好了。”水镜轻吐,看著眼神空洞的蝶福晋,一颗心被揪得死紧。
  然而,这时帐帘被人拉开,水镜转过身。“玄大夫,你怎么来了?”
  玄彻走向水镜。“水镜巫师,求求你可以让我和福晋说个话、道个别吗?”当他今天听到王爷要将福晋送给蛮人时,他就迫不及待想要再见福晋最后一面。
  他真的万万没料到,王爷竟然要将福晋当棋子摆布,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在福晋上轿之前再见她一面。

  水镜会意的笑了笑,识相的离开帐内,好让他能够和蝶福晋告别,毕竟蝶福晋跟在玄大夫身边习医也有段时日了,况且她看得出来,这男人对福晋有著不可言喻的爱。
  待水镜巫师走后,玄彻走向蝶福晋身前,紧攀住她的手臂。“二福晋,和玄彻走吧,我们逃得远远的好吗?”看著眼前毫无任何生气的福晋,他都快不认识眼前的她了。
  她怎么会憔悴成这样?怎么会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呢?
  “蝶福晋……”玄彻细喃,这是他认识的蝶福晋吗?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
  蝶深幽的瞳子像是没有了灵魂,只是不断的呓语。“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
  “嗄?”玄彻靠近她,想听清楚福晋在细畴什么,他真的很希望带福晋远离这里,真的舍不得她被迫嫁给蛮人成为对方的女人,这下应该是尊贵的格格应有的待遇啊!
  如果王爷肯用心对待福晋,他也不可能冒著会人头落地的危险要蝶福晋和他一道走,就是因为王爷只当她是颗可利用的棋,他才会看不下去,才会想解救福晋,才会想与她表白。
  “福晋,我、我知道这样相当冒犯,但、但……我、我……”他支吾其词,咽了咽口水后,鼓起勇气说道:“玄彻喜爱福晋很久了,如果……如果福晋不讨厌玄彻,就跟玄彻走吧!”
  “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蝶连一眼都没有瞧玄彻,依旧不断的细喃。
  玄彻凑近,仔细听才听清楚福晋口中的呓语。
  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玄彻沉痛的闭上眼,他知道福晋根本没有将他方才对她表白的话给听进去,也许她可能压根不知道他此时此刻正在她眼前,因为她的心里只有一个男人,任谁都无法取代。
  她对王爷的爱,早已是不求任何回报了,她简直就是心甘情愿为了王爷而下嫁给蛮方。
  为何她会如此痴心?
  “走吧。”水镜突然出现在玄彻身后,她在外头已将玄彻对福晋的话全数听入耳里,但她并不想戳破玄彻,毕竟他是个人才,也是王爷多年来十分信任的大夫。
  玄彻转过身,诧异的抬高眉,当他决定要做这件事时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哪怕水镜要出卖他,他也早有心理准备。
  “我会当今天没有看到你,也没有听见你与蝶福晋的任何对话。”她抬眸看向身旁的男人。
  “福晋的心里自始至终都只有王爷,不可能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王爷的,就算你硬是要带福晋走,你带走的也只是她的身体,因为,她的心……早就死了。”
  在她卜出来的卦象中,蝶福晋的一生都会被王爷羁绊住,这是她的宿命……
  “王爷,一切准备就绪了。”水镜从帐内走了出来。
  瑞亲王点了点头,进入帐内,走向坐在椅子上已准备妥当的蝶身前,她已经覆上了红色喜帕,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他执起她白皙的小手,牵起她来,蝶就这样乖乖的跟著剑时走,边走边轻声细喃:“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王爷要我嫁给其他男人,蝶,绝对不敢说不……如果能替王爷尽份心力,蝶的牺牲也值得了……”
  瑞亲王没有理会她,依然故我的拉著她的手走出帐外,方才听翻她的话,他的身体的确僵硬了一下,但他并未让她发现到他的异样。要将她送给蛮方,他的心,也不好受。
  想到等会要送她上轿,要将她的手放到别的男人手中,光是这样想,他的心就揪得难受。
  他一直要自己忽略这种感觉,但每踏一步,他的心情就愈显沉重,突地,他停下步伐,冲动的掀开她的喜帕,触目的红巾掉落在地,看见那张藏在喜帕下的脸,眼眶泫著泪,幽幽的抬起泪眸望著他。
  “蝶,生是王爷人,死是王爷魂……”蝶轻启红唇,再一次和剑时表白。
  剑时看著眼前的她,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沉沉的压住,让他感到难以呼吸,他拉著她,倾身吻住她那鲜艳欲滴的红唇,吻了片刻后他移开唇,激动的气息喷吐在她柔嫩的脸颊上,手指抹去滴落在她面颊上的泪滴。
  “剑时……”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泪水又不断的淌下。“可以……可以再抱抱蝶吗?”她哀求。
  剑时看著眼前的她,展开双臂将她揽入怀中,紧紧地抱住她,让她整个人可以靠在自己身上,嗅闻著属于她特有的淡香。
  “剑时,您要好好照顾自己,蝶不能再陪在您身边了。”蝶主动推开他,捡起掉落在地面上的喜帕,交到盒!}时手中。
  剑时接下,看著那只喜帕,曾经她也是戴著这样的喜帕嫁给他,让他亲自拨开那只喜帕,而今,他却要再次替她披上,将她送给别的男人。
  “帮蝶戴上好吗?”她要他亲手替她披上喜帕。
  剑时黯下神色,小心翼翼的将喜帕覆在她的凤冠上,直到喜帕将她的面容遮掩住,他才牵扶著她坐入轿内。
  而他则是跨上自己的黑驹,高举著右手,大喊一声:“起轿。”
  车轿边打著锣鼓,边向蛮方走去,而瑞亲王在最前头领著后面的轿队,赶在一定的时间内将他的蝶送到蛮方。
  而蛮方的首领达不多等在山的对面,这是他与剑时大将军谈妥的和解,就他得到的情报,在京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将军娶了个美人胚子,听说将军极爱这名二福晋,如今,为求和解,不惜将自己最珍爱的女人送给他。哈哈哈!这不是整个大清臣服于我们了吗?
  哈哈哈!他们族人也用上礼等待大清的送亲队伍前来,他倒要看看将军的爱妻是生成何等模样,好好的享用将军心爱的女人!
  蛮族首领坐在高壮的黑马上,他与一票族人驾著马匹登上高处,了望远方喜气洋洋的送亲队伍,一看到大清人马前来,首领驾马飞快的冲往山下,朝大清的方向而去,他要亲自迎接大清将军即将要送给他的女人。
  光是想,他就热血沸腾,他倒要看看是如何的绝世佳人会让将军如此喜爱,而将军竟然为了整个大清,不惜将心爱的女人送给他们族人,可以见得,大清也是想与他们族人示好,才会献上美人计。
  扛沙飞舞,视线被黄沙覆盖,让他们送亲的队伍有些许延宕,幸好,耽搁的时刻不算太久,瑞亲王坐在驾骑的最前方,他要亲自将他的蝶送给对方,让对方知道他和解的诚意,好卸除敌军的心房。
  他眯起鹰眸,看到远方有一匹驾著黑马朝他这方前来的男人,他扬笑,知道对方是蛮族的首领达不多,但没想到他会亲自来迎接。
  达不多驾著骏马,丝毫没有减下速度,飞快的奔向剑时将军的身前,马身高高一扬后。停在原地,两方首领今日都不带任何的刀枪,现在可不是在沙场上短兵相接,今日可是他达不多接收剑时将军的心爱女人的时刻。
  “我达不多废话不多言,既然将军愿意将心爱的女人送给我达不多,我也会依约撤兵。”这是他们私下的协议,他本来并没有打算要与大清协议,但没想到他竟然愿意献出他的女人,只要想到能将将军的女人据为己有,他就热血沸腾啊!
  瑞亲王当然知道蛮族的首领酷爱女色,更爱别的男人所拥有的女人,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才会布了三年的局。
  瑞亲王举起右手,跟随的人立即将轿内的帘幕拉起,牵起坐在轿内的蝶福晋,她在旁人的搀扶下,缓步往达不多的方向走去。
  在行经瑞亲王的身旁时,坐在马匹上的瑞亲王刻意移开双目,不愿再让她的身形影响到他的思绪,既然做了决定,他就不后侮。
  达不多跳下马,一把抢过蝶,将她娇软的身躯抱个满怀,坐在马上的瑞亲王看到这一幕,一种像是被人掐住心口的感受涌往他的左胸,他差点要跳下马,将他的蝶抢过来。
  “我倒要看看将军的女人生得是如何的绝色天仙,哈哈哈!”达不多放肆的狂笑,那笑声刺耳得令旁人恐惧,而在达不多怀里的蝶则是一动也不动,简直就像是木头娃娃那般。
  达不多拉开那只覆在蝶头上的红色喜帕,用力往天空一抛,红色喜帕在风的飘荡下吹往剑时的眼前,他伸手抓下那只喜帕,心,就像在淌血,他并不想将她送给别的男人,不想……
  可是,看看他做了什么?
  “哈哈!将军好眼光,真是个美人胚子。”达不多屏息赞叹,他从未见过比眼前的女人还更美丽的女子了。
  而蝶连一眼都不愿看向身旁的蛮族男子,她的目光始终紧锁在她面前的剑时,她含泪,眼瞳一瞬也不瞬的望著他。
  就算把她送给别的男人,但别的男人得到的不过是她的肉体,她的心,只有一个人,而那个位置永远都是瑞亲王剑时的。
  瑞亲王沉痛的闭上双目,就算后悔也来不及了,因为这个计画早在三年前就策画了,蝶势必要为了整个大清牺牲,也只有她才能换来大清的安宁。
  直到这一刻,他才真实的面对自己,原来他早已对她动了真情,早在不知不觉间就将她的一颦一笑镌刻在自己的心里,她那追逐著自己的眼神,早就窜入他的生命,但,一切都太迟了。
  “驾!”他要自己狠下心不去面对蝶的眼眸,不去面对就能将她遗忘,趁自己还未陷得太深以前,好将她整个人撤除脑外。
  马匹高扬,队伍在瑞亲王的带领下调头返回军营,而蝶就在遥远的异国望著她深爱的男人离去,她不悔、不怨剑时做下的决定。
  如果她的存在能提供一点点的价值,她也心甘情愿了。
  “你这个骗子!”小桃愤怒的甩开右蝶抓著她手臂的手。“别碰我,骗子!”
  小桃一句句的骗子让右蝶相当难过,她能够理解小桃对自己的气愤,全都是她的错才会造成今日的后果。
  “对不起。”不晓得她还能说什么,只能不断的对小桃道歉。
  “你明明就喜欢剑时大哥,还在我面前装作不在乎他、不喜欢他,背地里却与他那么好,这算什么?你分明就是骗我!”她不是因为蝶姐喜欢剑时大哥而生气,她气的是蝶姐对她说谎。
  “小桃,我真的没有骗你!”右蝶慌乱的不知如何解释。“那时你问我时,我真的不喜欢黄剑时这个男人,可是、可是……我也不知怎么搞得……愈来愈……”
  右蝶烦躁的抓著长发,不知该从何解释才能得到小桃的谅解。
  小桃看著眼前的蝶姐,有点讶异一向冷静的蝶姐,现在竟会慌乱得不知道在说什么,她看得出蝶姐真的是对剑时大哥动心了。
  “愈来愈……”右蝶叹了一口气,闭上双眸,脑海里立即浮现黄剑时的脸孔,这段日子相处下来,她真的愈来愈……
  “喜欢他。”她终于说出口,将自己放在心底一直不敢承认的话说出了口。
  “我喜欢他,我喜欢黄剑时。”她抬起眼,真挚的看著眼前的小桃,她对小桃真的感到相当抱歉,但是人的心,不是口里说不喜欢就能不喜欢的啊。
  小桃真的没办法生蝶姐的气,她虽然不满蝶姐,但就是无法讨厌她。
  小桃走近右蝶身前,看著为情所苦的蝶姐。
  “我也喜欢剑时大哥。”说实话,她真的很舍不得将剑时大哥让给蝶姐,但是她却比谁都还明白,剑时大哥喜欢的人是蝶姐,自从第一次在他的公司见面时,他的眼里装的就只有蝶姐一个人,她也知道他只是利用自己好接近蝶姐的,但是,她好不甘心啊……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将剑时大哥让给蝶姐。”她像个小女孩一般的嘟起嘴。
  “我也绝不将黄剑时让给小桃。”右蝶对小桃说道。
  “呵。”她们两人相视一眼,笑了出来。
  “小桃。”右蝶主动伸出手搂住小桃,两人相拥在一起。“对不起,小桃,蝶姐没办法放弃他,对不起。”
  “我知道。”小桃也回搂蝶姐。“小桃看得出蝶姐很喜欢他,而剑时大哥的眼里也只有你。”唉!这回她又失恋了,什么女追男隔层纱啊,当那个男的对自己没兴趣时,谁追谁都没有意义了。
  “小桃,谢谢你。”
  “不谢了。”小桃没好气的道:“只要给我加薪补偿我的损失就好了。”唉!
  还是钱实在,男人啊,闪边去!
  “呵,好,我能说不要吗?不然我的得力助手跑掉了,我的花店也玩完了。”
  “蝶姐,记住你今晚的承诺,不可以骗人,不然我绝不将剑时大哥让给你。”
  “是,谢谢小桃的大恩大德,蝶姐好生感激。”说完这句话,右蝶破涕为笑。
  此时小桃拉开两人的距离,看到那个令她们两位好姐妹心动不已的男人正朝她们这边走来。
  “蝶姐,我想,应该有人想和你说说话吧。”说完后,小桃转身跑开,跑得远远后才大声的对右蝶吼道:“蝶姐,如果你觉得对不起我,那就要幸幸福福喔,这样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她退出了,退出这场恋情,其实她比谁都清楚蝶姐和剑时大哥真的好匹配,不管怎么看,他们两人都是一对的。
  有人要和她说话?右蝶狐疑的转过身,不会是……
  一张带笑的容颜映入右蝶的眼瞳。“你怎么来了?”不会是从头到尾都听到她和小桃间的对话吧?
  黄剑时双手插于裤袋内,从右蝶出来追小桃时他就一路跟了过来,也很不小心的将她们俩的对话全都听人了耳里。
  “我都听到了。”听到了她对他的心意。
  “说什么啊,听不懂。”右蝶撇撇嘴刻意装傻,就算喜欢他,也不想那么简单就便宜他。
  黄剑时走近她身前,将一张俊帅至极的脸庞故意移往她面前。
  “你在说谎。”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说谎,少自以为是了。”右蝶嘴角带笑,喜欢与他斗嘴的感觉。
  黄剑时眨一下右眼,再眨另一只左眼。“我两只眼睛都告诉我你在说谎,你分明就知道我指什么,但是却在装傻。”
  “如果我就是要装傻又如何?难不成你要咬我吗?”右蝶挑了挑右眉。
  黄剑时扬了扬嘴角。“是,我想咬你。”话一说完。他压低头吻上她的唇,牢牢的封住她的口,让他们的唇口间不留一丝缝隙。
  他热烈的探人她的口舌间,右蝶觉得晕陶陶,他强健的手臂紧紧的抱住自己,而她整个人就像抽离了灵魂那般,整颗心都被这个醉人的吻给涨满了浓浓的幸福,两人热情的相拥,亲吻著彼此干涸的灵魂。
  他们心有灵犀,深刻的感受到,彼此是对方的唯一。
  是的,就是他,他就是她在梦中追寻了好久好久的男人,他的吻,竟让她觉得想落泪,就像是久违的情人那般炙热。
  连黄剑时都无法自拔的沉醉在这个吻中,他难以言喻内心的激动,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般怜惜、这般爱恋,他们就像是爱恋了几个世纪,直到现在才终于握到彼此的双手,直到现在……
  他,好像等了她很久。
  轻轻的移开唇,双手依旧捧著她那张精巧的脸蛋。
  “蝶……”这张面容、这个神情,他在水镜的催眠中不知道见过了多少次,直到现在,才与右蝶的面容重叠在一起。
  “剑时……”右蝶同样移不开眼,她何尝不是呢?“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们之间像是有什么力量牵绊住彼此?”而且,她觉得自己好像爱了他好久、好久,光是这样看著他,心都会痛。
  黄剑时再度低下头,吮吻她的面容,仔细的从她的眉眼之间,一路往下啄吻至那早巳被他吻红的双唇。
  “我爱你……”他轻吐出这句从来没有与任何女人说过的誓语,现下他就是有这个冲动,只想对她说这句话。
  听到他的表白,右蝶情不自禁的热泪盈眶。
  “别哭。”他吻去她眼角的泪珠。
  “我不是在哭,而是在笑你现在的表情也认真得太不像你了。”
  “你……”两人之间的浓情密意立即烟消云散,他可是第一次与女人表白,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幸运吗?胆敢嘲笑他的表情?
  “呵,骗你的。”右蝶反将他一军,开心的闪躲他的攻势,奔回她的小套房。
  而在她身后的黄剑时只能无奈的叹气,爱上这样的女人,他也只能认了!
  爱了就是爱了。
  “右蝶,你给我站住!”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