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你一回 第九章
  范书茴摇摇晃晃地走出化妆室,只觉得一阵晕天转地。
  呵,看来她的酒量变差了。
  扶着墙,她等着不适过去,蹒跚地准备走回包厢继续时,一双有力的手臂搂住了她。
  「妳喝醉了?」低沉的男音带着不悦与意外,他记得她不爱喝酒的,而且她那自制过度的个性也不允许自己醉倒失态。
  范书茴抬起醉眸,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虚弱地忘了掩饰一切,道出真心话。「我好想你……」
  小手揽上他的腰,范书茴分不清他是真是假,只是眷恋地不想与他分开。
  听她这么说,看着她的举动,赵书元不自觉地搂紧她。自己又何尝不想她?
  「我以为,妳不想再见到我。」分手的时候,她是这么说的,说两个人不应该再见面了。却没想到,现在再度重逢,她居然一开口就说想他。
  既然舍不得他的话,为什么要提分手?
  「我怎么可能会不想见到你?」她想他想得心都痛了,只是……「可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们不可能的。」
  范书茴伤心地摇着头,只要一想到两个人之间不存在着未来,自己也只能忍痛做出分手的决定。

  「什么差距?什么不可能?」赵书元听了只觉得生气。「难道我们先前的感情全都是假的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范书茴摇着头,却发现自己更晕了。「我不想分手,我真的不想的……你要相信我……」
  只是,理智告诉她必须这么做。可是在情感上,她真的好舍不得他,好想跟他在一起。
  她想念他的早餐,想念他总是不正经的笑容,想念有关于他的一切。但是,她却只能咬紧牙,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继续过她平静的生活。
  「那我们不分手了。」这决定正中他下怀,反正他也不适应没有她在身边的日子,生活空虚寂寞得令他讶异。
  「不行。」她凄然地摇头,惹得他频频皱眉。
  「为什么不行?」他真的不懂,如果她还爱着他,为什么要坚持分手,难道她现在说的全是醉话吗?
  「不行……不行的……」行不通的,只要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没有解决,在一起只会是个错误。
  她不行!她不能!虽然……她好想、好想跟他在一起。
  「我不觉得。」赵书元板起脸,觉得自己快被她的死脑筋气死了。
  「我也不想啊……」靠在他的胸前,范书茴眼睛泛出泪光,觉得自己好痛苦。
  「妳究竟是在想什么啊!」赵书元真的不懂她的想法。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声音越来越低,靠着他的身躯益发地虚软无力,范书茴只觉得头晕目眩,再也站不住。
  「妳!」赵书元连忙搂住她。「搞什么鬼,喝这么多酒!」
  她太反常了吧?看着半醉半醒的她,赵书元也只能叹口气。
  「走吧,我先带妳回家。」她这情况,恐怕也谈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先带她离开,等她酒醒了再说。
  扶着她,赵书元才往门口的方向迈去,一道清冷的女声却在身前响起。
  「陌生人,放开我同学。」方恋昭冷然现身,示意他放人。
  「我是她的朋友。」赵书元表明身分,不愿放弃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同时俊眸染上一层怒气。「是妳让她喝那么多酒的?」
  「不关你事,把人放开。」方恋昭拦住赵书元的去路,大有他不放人就要动手抢的气势。
  「我是她朋友,她醉成这样,我要带她走。」不想闹得太难看,赵书元捺下性子解释。
  「朋友?」方恋昭表情充满嘲讽。「是吗?没听书茴提过。」
  赵书元哑口,自己的确也没见过眼前的女人,无从证明自己的身分。
  「放开她,别想乘人之危打劫。」看他抱着范书茴的样子,这男人八成就是那个姊妹们骂了一晚的笨蛋,基于这点,方恋昭更不可能让他带范书茴离开。
  赵书元没答话,在原地与方恋昭僵持对峙,不愿意放开怀里的人。
  方恋昭才懒得理他这早就出局的人,直接走上前拍醒半梦半醒的范书茴。
  「书茴,醒醒!君君她们还在包厢等妳。」
  范书茴应了一声,微微睁眼,看到身边的人,吓了一大跳。「你……」他怎么会在这?!
  脸一红、心一惊,隐约忆起自己方才说了些什么,范书茴不敢再看向赵书元,也不敢多做停留的,拉着方恋昭就走。
  方恋昭多看了赵书元一眼,正好见到他复杂难辨的神色。
  哼,活该!
  *** www.mtfcn.com *** www.mtfcn.com *** www.mtfcn.com ***
  那天的意外相遇,彷佛是一道无形的枷锁,紧紧地缠绕住赵书元,原本试图遗忘的他,却反而忆得更深。
  他更加频繁地出现在朋友厮混的场合,但酒精、玩笑、女人却再也引不起他的注意,只是令他的心情更加低落烦躁。他发现他对这一切再也起不了任何兴趣,唯一令他在乎的,只有范书茴。
  他想念她。
  他从未发觉她对自己是如此的重要,这是否代表她对自己的意义远大于他先前所承认的?
  赵凤心走进家里,意外地发现二哥的存在。
  「二哥,你怎么会回来?」自从进公司后,赵书元便搬出去住,偶尔有重大家族聚会或是母亲三催四请才会回来,怎么今天这么主动?「你没出去玩?真难得耶!」
  这个哥哥,假日向来是活动满满的啊!
  「我回自己家还得要理由吗?」赵书元白她一眼,朝她招招手。「过来一下,妳刚去试礼服吧,怎么样?」
  赵凤心瞪大眼,像看外星人似地盯着沙发上的赵书元。
  「你是发烧了啊?这么关心我的事!」平常找他帮忙,他总嫌她啰唆,还想鼓吹她直接公证省事,怎么今天会主动问起?
  「关心一下妹妹不行吗?」赵书元没好气地拉过她坐在自己旁边。「妳不是最喜欢说有关婚礼的事了,我现在给妳机会喔!妳最好懂得把握。」
  说是这样说,事实上他是专程回来,想由妹妹口中探出一点范书茴的近况。想来也真是好笑,他何时如此委曲求全,为女人的事如此费心思了?可是范书茴不接他电话,他也只能藉由妹妹这种无知第三者的口中,去了解她最近过得如何了。
  「哇!好希罕喔!」赵凤心虽然这样说,但还是兴奋地吱吱喳喳报告。「我跟你说,我今天去试白纱,真的好美喔!书茴姊的眼光真的是没话说,明明就是那种简单常见的款式,她也能够用自己的创意变得不凡,她还特地帮我挑子好几款简单又大方的单品配饰……」
  一连串赞美的话,听得赵书元差点打呵欠,好不容易等她终于说到了一个段落,他连忙提问。「妳很喜欢那位范小姐?」
  「当然啊,书茴姊人美脾气又好,我之前就跟她说过了,要不是你太花,我真想撮合你们,让她当我的二嫂。」赵凤心眼里全是崇拜的闪亮星星,对范书茴的印象好透了。
  「妳跟她说我太花?」赵书元瞇起眼,这个小白目居然跑去跟范书茴胡言乱语?
  「本来就是啊,你自己摸着良心问看看,你不花吗?你交过的女朋友数量我们不说,可是存活的时间一个比一个短,随便到令人发指!」赵凤心才不跟他客气。「人家书茴姊就不一样了,她人美,温柔又善良,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固守传统妇德,你哪配得上人家?」
  「妳在乱讲什么!」赵书元听了七窍生烟,真想把妹妹吊起来打一顿。
  「我说的是实话。」赵凤心丝毫不怕恶势力地直言。「不过书茴姊最近变了,我看她心情好像不太好,人也瘦了,说不定是失恋了!」
  「瘦了?」赵书元忆起上次在日本料理店看到她,的确是消瘦不少。「真是的!她都不懂得要照顾自己吗?」
  既然这样,干嘛提分手?
  赵凤心天真归天真,看到赵书元如此「真情流露」的模样,也起了疑心。「二哥,你这么关心书茴姊啊?」
  「是又怎样!」赵书元冷冷看她,藉由这个机会让这个小笨瓜明白一些事也不错,省得她到时候又到处乱说话。
  「你你你……」赵凤心瞪大眼,指着他说不出话来。
  「我怎样?妳想问什么就问。」
  「你……你该不会已经对书茴姊出手了吧?」不会吧,那他不就是那个害书茴姊失魂落魄的原凶?
  天啊,他是什么时候「下手」的?两个人明明才见过一次啊!
  「什么叫出手,还有,妳那是什么眼神?」一副他是千古罪人的模样。
  「你该不会是玩完人家就甩了吧?怪不得……怪不得书茴姊最近会这样失意,原来都是你!」赵凤心眼神凌厉,很想冲上前去毒打赵书元,替心中的偶像报仇。「喔,这样教我以后怎么有脸去见她啦!」
  想到自己哥哥做出来的「好事」,她就觉得崩溃。
  「妳闹够了没?我是有多差劲?!」赵凤心夸张的反应让赵书元颇不是滋味,自己有这么恶劣吗?
  「你还敢问!你还敢问!」赵凤心终于扑上去捶打赵书元,「你把书茴姊害成那样,还不够差劲吗?」
  边打边骂,赵凤心决意为范书茴出一口气。「人家书茴姊跟你以前交的那些女朋友都不一样,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她,你为什么要伤害她啊?」
  「我没有!」赵书元狼狈地制止失去控制的妹妹。「赵凤心,住手!妳给我安静下来听我讲!」
  「还有什么好讲的!」赵凤心双手被制服,可是嘴巴还是自由的。「书茴姊那么好的人,你也舍得伤害?你太过分了!」
  「谁伤害谁还很难说,是她提出分手的!」赵书元豁出去了。
  「什么?」赵凤心一愣。「书茴姊提的?可是她……」
  「再说啊!」赵书元冷冷地放开赵凤心的手。「现在想想,说不定妳跑到她面前讲的那些浑话,就是她执意要分手的原因。」
  「什么话……」在他凌厉的目光下收了声音,赵凤心嘟嚷着。「谁知道你手脚那么快啊……」
  她也是好意提醒啊!
  「书茴姊到底为什么要分手?」
  「因为她觉得我对这份感情不够认真。」应该是这样吧?
  「你对任何感情都不认真。」赵凤心很快地接话,又得到一枚白眼。「真的啊!我就跟书茴姊说过,妈常说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情,老是游戏人间,女友一个换过一个,喜新厌旧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
  「赵凤心!」赵书元气得大吼。「凶手就是妳!」
  怪不得范书茴会在一夕之间改变,决定分手,让他错愕。
  「我又没说错。」赵凤心嗫嚅。「你敢说不是吗?」
  赵书元语塞,他的确是无法反驳,因为当初范书茴问他的那些问题,他依然回答不出来。
  无力地瘫靠在沙发上,他觉得自己被自己彻底打败了。
  「她问我,对两个人之间的未来有什么想法,问我是认真地在跟她谈感情吗?我完全回答不出来。」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赵书元至今还是不明白。「认真对我而言太陌生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方面的事,我只知道我很喜欢她,比以往的任何女人都要喜欢,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这些,你有跟她说吗?」坐在兄长旁边,赵凤心从未见过他因为感情如此困扰过。
  「我说,我没打算定下来。」听到妹妹骂了句「笨」,他斜睨向她。「不然呢,妳要我骗她吗?」
  「是没打算还是没想到?这不一样的。」赵凤心再度拍他一记。「我倒觉得,你其实早就定下来了,只是没发觉。」
  要不是认真的,现在又怎么会如此苦恼,甚至还耍心机地跑回家里跟她探话?要是以往,分手就分手了,他不用三天就会找到下一个目标,哪会去在意这些?
  「是吗?」赵书元很怀疑。「哪里定下来了?」
  「心啊!」她笑笑地指了指他的胸膛。「你现在是不是还是很想书茴姊?是不是还是很喜欢她?」
  「那又如何?」他不懂。
  「笨!那就够了。」赵凤心真会被这个迟钝的哥哥气死。「我认识你二十几年,第一次看到你对女人这么认真。」
  「别再提『认真』这两个字!」他现在一想到认不认真的问题头就痛,这个名词对他而言太过抽象了。
  「那我直接给你忠告吧!」赵凤心可大方了。「去找书茴姊,跟她说你一点也不想分手,跟她说你是认真的。」
  赵书元挑眉。「这个忠告听起来不错。」
  「感谢我吧!」赵凤心吃吃一笑。「红包记得加码。」
  「知道了。」振奋起精神,赵书元决定去找范书茴,当面说个清楚。
  也许他还不够「认真」,但是他一点也不想跟她分手。
  *** www.mtfcn.com *** www.mtfcn.com *** www.mtfcn.com ***
  赵书元从未如此混乱过,但是想见范书茴的决心一点也不受影响。
  等候在她家楼下,却在时针过了十一点后皱起了眉。
  她上哪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赵书元的脸色也益发难看,许多猜测开始掠过他脑海,而最令他难以忍受的就是──她和别人约会去了。
  终于,一台计程车停在前方,等了一夜的人终于出现了。
  「妳上哪去了?」赵书元难以掩饰不悦,细细打量范书茴略带疲意的娇颜,在没发现任何酒精的影响后,才略为缓和了面容。
  范书茴被赵书元突如其来的现身和质问吓了一大跳,退了一步。
  「你怎么会在这?」她意外地看着他的怒气,不明所以。
  「我有事找妳。」赵书元皱眉。「妳脸色不太好,怎么回事?」
  因为最近正值结婚旺季,客人多到她天天加班,今天也是为了配合对方的时间等到十点。但是这一切,她都不应该与他分享了。
  所以,即使心里这样回答,她开口也只是有礼和疏离。「我没事,你有什么事找我?」
  「不请我上去坐?」他不觉得两人可以在短时间内谈妥。
  「很晚了,不方便。」她婉拒,不想再横生枝节。
  如果可以,她更想转身独自上楼,而不是站在这跟他彷佛一般好友似地闲聊,那太残酷了。光是这样看着他,她的心里就闪过阵阵心痛。
  「真的要这样对我?」他的眸光转暗,看着她抿嘴不语的模样,也只能叹气。「那上车吧!」
  他不由分说地将她塞进自己的车里,引来她的反弹。
  「你做什么?」他们已经不再是恋人了,她也不想再与他有所牵扯,他这样的举动太超过了。「我们说好了不再见面的。」
  「关于这点,我们正好可以来谈谈。」也许,就从这个错误的决定开始修正。「我改变心意了。」
  他不想离开她,不想分手,他想和她在一起。
  「事情不会有所改变的。」范书茴的笑容隐含苦涩。「你的个性、想法不会改变,我们之间不会改变,结果都是相同的。」
  他们两个人不会有未来的,他说了,他还没有定下来的打算,可她不同,她希望自己谈的是有远景的感情,而不是只求一时快感的速食爱情。
  「妳怎么这么肯定我不会有所改变?」赵书元不服气。「妳不相信我会为妳而改变?」
  这没道理,她是这样美好,任何人都不可能放弃她。
  「你是在跟我争吗?」她想到第一次见面时,赵凤心说过的话。「由我提出分手让你无法接受吗?」
  因为讨厌落居下风,所以才又来纠缠她吗?
  「你放心,我们之间,输的人是我。」范书茴盯着他,自嘲地笑笑。「是我玩不起,我认输。」
  「我没有那个意思!」赵书元老大不爽,不明白她为什么不肯好好听完他的解释。「我……」
  「有没有都没关系了。」范书茴打断他。「你继续你的成人爱情,我回去过我的平静生活,皆大欢喜。」
  不适合的人,勉强在一起只是痛苦。
  「别再来找我了,我想忘了你。」临下车前,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饱含千言万语。
  「书茴!」赵书元开口叫她,她却没有回头。
  「该死!」挫败地一击座椅,赵书元从没这么沮丧过。
  他真的不懂,为什么她连听他讲完话都不肯,难道她真的一点机会也不给,铁了心要与他断个干净?
  但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分明诉说着完全不同的情感,更别提她那天还亲口承认想念他……
  可是当她清醒的时候,却又这样拒他于千里之外,他能怎么做?
  到底该怎样,才能让她知道,他真的认真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