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妻不回家 第二十九章
  她垂眼忖度着,未觉有股邪恶的火焰瞬间焚烧到她面前,而梅家两兄弟早就很没义气地逃之夭夭了。
  「欣、余!」声音沉而有力,咬牙切齿间好似还带着许颤抖。
  须欣余微醺抬眼,绽开笑花。「老、公!」不同于梅友弦的铿锵有力,她软绵绵的嗓音既柔又嫩,像朵飘在半空中的云,顿时将他的愤怒吸收。
  梅友弦一整个泄气,没劲。「老婆~」他满腹的愤怒和委屈瞬间不见了。他紧紧地将她搂进怀里,恍若将失而复得的珍贵再次拽紧,狠狠的、凶猛地,占有地将她抱起,往房里冲去。
  「二哥,怎么会这样?!」焚尽氧气后的客厅在两人离开一分钟后,才有人发出声音,首先发难的是梅友虔。「大哥没有生气耶!这样子的话,我们不就真的要回公司帮大哥一年?」
  他哇哇叫着,原因无他。他好不容易脱离公司职工梦魔,开设属于自己的精算事务所,而且还要抽空帮总裁老婆的忙,他哪来的时间回公司帮忙?
  梅友廉瞪着那扇紧闭的门,牙关都快咬碎了。「没用的大哥,竟然被一句老公给收买了,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他愤怒地吼着,故意吼得很大声,要让梅友弦知道男人的尊严在哪里。
  「老公,你怎么了?」他老婆软软的嗓音传来。
  梅友廉立即收起凶狠表情,展现温柔风华。「老婆,身体还好吗?会不会累?要不要回家了?」
  「有点。」倪贯薇虚弱地笑着。
  「友虔,亮岑,我们先走了。」他搂着爱妻,快快闪人。

  「二哥~」没义气,竟把他给丢下。回头,梅友虔窝进老婆怀里。「老婆,怎么办?我赌输了。」
  苏亮岑看着他,抿嘴忍笑。「怎么办?一人一半看着办。」
  「老婆,就知道你对我最好。」忍不住撒娇。「走,我们回家,别待在这里当电灯泡。」
  音乐还在,佳肴犹在,客厅却已空空如也。
  房内,梅友弦想发火,发不了火,不发火,却又觉得自己快要自爆了,他这还是第一次出现了这种好两难的情绪抗衡。
  「老公,我快要喘不过气了。」须欣余被压在床间,强制地扣在他怀里不得动弹,只能从他胸膛闷闷地提醒他,免得明天一早,发现怀里的老婆早就魂归九天。
  「你在耍我。」他沉声道。
  当他看见电视墙时,他大概猜得到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微扬起眉,仗着几分醉意,胆子大了起来。「谁要你不相信我?」
  「我哪里不相信你了?」他喊冤。
  「还敢说没有?」她略推开他一点距离,水眸潋滟得像是要喷火。「我不过是晚一点回家,你就给我飙去美国,你是怎样?吭?你以为我会误会你?你以为我是笨蛋?我不会把所有的事通盘了解后再跟你确认吗?」
  「我……」这算不算也是某种创伤症候群?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定她绝对又逃了。
  「我可是很相信你喔,我相信你要收购WU脱离次贷风暴。」他爱屋及乌得很严重,连对岳父都孝顺,爸爸的事业也都鼎力相助,难怪他常常老是没有闲!
  「老婆,谢谢你相信我,可是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一通电话,先跟我道平安吗?」他担心得快要发狂了。
  「那你就知道我每天等你回家是什么样的心情。」须欣余扬起眉,正色以对。「你知道我一回家,发现你不在家,我的心情又是如何?没人会在等不到人的情况之下立刻飞美国的!」
  「……」好吧,他算是有点矫枉过正。
  「你有没有想过我也会担心?」
  「……对不起。」他有罪,认了,但是——「你在知道我飞去美国找你后,为什么没来电通知我?」说时,脸色变得冷沉很有杀气,那股闷烧未熄的火焰瞬间轰然大作。
  她闻言扁嘴装可爱,捞起摆在床边的泰迪熊,学着娃娃音,「老公,对、不、起~」她把泰迪熊拢在脸上,操控起它的手脚,硬是把它的手拗到额头上行童军礼。
  梅友弦瞪着他大费周章弄到手的泰迪熊,快要被扭坏,他轻轻抓起,放到一边。「这样就算了吗?」知不知道因为她的未归,他已经多久没睡觉了?
  「当然不只是这样,我有准备大餐喔~」软软的娃娃音装得好可爱。
  「大餐?」他才一放松,她立即像断线的风筝下床,看着她的背影,才知道她不知何时在卧房里摆上了大餐。「一顿大餐就要我熄火?你自己说,你弄那个电视墙广告,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要是他够幼稚,明天就换他去刊个二十四个小时的警告逃妻!
  「告白啊~人家有写说缉捕逃夫,你不觉得很有Fu~吗?」她软绵绵地说着,捧着一杯红酒,舀了一口菜坐回床上。「张嘴,啊~」
  梅友弦看着她,很想发火,可偏偏心就是那么软,乖乖地听话张嘴。
  「老公,往后,我就待在家里当个转职的主妇,你觉得怎样?」须欣余讨好地笑着。
  他嚼了两口之后,由衷道:「老婆,你还是继续当女强人好了。」
  「为什么?」她扁嘴哇哇叫。
  「这样才能跟我夫唱妇随。」梅友弦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何况只是吃一口菜?!信手拈来谎言,说得顺溜真诚。
  「不用。」她又笑呵呵的。神情千变万化,一口将手中的红酒饮尽。
  「为什么?」看着她把红酒喝完,不由得觉得很失望,原来那不是准备要给他漱口用的。
  「因为你即将获得一年的休假。」须欣余呵呵笑着,小手开始不安份地抚上他的胸膛,缓缓地抽开领带,解开扣子。
  「嘎?」他很想问个明白,但他力不从心,心底的火瞬间隐遁到腹间,如虫咬嚼,无法再忍。
  算了,只要确定她在,她爱他,其他都不重要了。
  大手抚入她的裙底,柔腻的肌肤刺激着掌心,一并收缩在心间。
  他放肆地吻上她,吻得又重又浓烈,吮得她气息紊乱,小手也跟着动手扒掉他腰间的皮带,迫不及待想要与他肌肤相亲,用体温来感受彼此的存在,眼看野火就要焚透他们,却见两人同时停手,战火停歇。
  须欣余,快睡着了。
  突来的加速了血液中酒精流动的速度,她醉了,睡了。
  梅友弦,也快睡了。
  突来的松卸了他紧绷四十个小时的情绪,于是他睡了。
  衣衫不整,却紧密交缠,同时入梦,而房外客厅的音乐还响着,入梦睡得香甜的须欣余,伴着音乐,正在梦中与他再跳一支圆舞曲。
  而他,也在梦中陪她翩翩共舞。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男人好难忍之一《老婆不结婚》;
  02、男人好难忍之二《情妇不要我》;
  03、男人好难忍之三《逃妻不回家》。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