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妇不要我 第二十七章
  但,手术当日,梅友廉却被梅友弦强制工作,假借很多名义,把他调回总公司。
  梅友廉像颗陀螺不停地转动,像是有永远忙不完的工作,让他怎么也抽不出空到医院一趟。
  「二哥,还好吧。」由于事件颇大,身为梅家最小的么弟,且早已离开集团在外开了家精算师事务所的梅友虔,也特地被叫回公司支援。
  「好到不能再好了。」他哼着,继续翻阅手中的公文。
  其实大哥实在太大惊小怪了,他没有那么脆弱,他有自信可以迎接任何结果,尽管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那一项。
  「二哥,你手在抖。」坐在他隔壁,负责监视他的梅友虔直视着他有点抖的手。
  梅友廉横睨他一眼。「我是想抽菸。」
  「喏。」二话不说,他掏出菸盒。
  梅友廉没好气地挑了根菸,叼在嘴上,手中的打火机却怎么打也打不着。
  「喏。」二话不话,梅友虔点好火凑上。
  梅友廉瞪着他,光火地把菸往桌面一丢,用力地抹了抹脸。

  「二哥,别担心,会没事的。」
  梅友廉不语。大哥果真是神机妙算,猜到手术时间多少会有延迟,眼看着手术早已超过原预算时间,他就愈沉不住气,他开始恐慌,开始焦虑,恨不得此刻就冲到她身边为她打气。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冷静。
  突地,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尖锐地扎进他的心,他立即掏出手机——「喂?」电话那头回应他的,则是连莲无法自己的哭泣声,简直要哭碎了他的心。
  「喂,连莲,到底是怎么了?不要哭,好好地说。」他深吸口气,强迫自己非得静下心不可,然而电话那头,竟只有断断续续的哭泣声。「连莲,你身边有没有人?随便交给任何一个人,让别人告诉我手术结果,不要一直哭,有什么好哭的!」
  他恼火的低咆着,紧握着手机。
  他知道他在迁怒,但他没有办法。
  「手术、手术……」话未完,哇的一声,又哭了。
  梅友廉闭了闭眼,深吸口气,正要张口骂人,却发现电话换人接听,不知道那方说了什么,只听他语带哽咽地问:「真的吗?你确定是真的?不要骗我……不准骗我……」
  梅友虔转开眼,瞪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听见男人压抑的哭声,他不看他,只是伸出手,拍拍他的肩。
  微凉的风带来了入秋第一波冷锋的消息。
  病房内,阒静无声,只有一个男人坐在病床边,紮着花,把整间病房妆点得像是童话中的花之屋,整个空间充满了缤纷的生命力。
  而病床上,女人正在沉睡中,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然而却整理得相当舒爽。
  病房门突地被推开。
  「贯薇还没醒吗?」进门的是连莲。
  「嗯。」专心紮花的男人轻应了声。
  连莲环顾四周,花浪迎摆,吐蕊芳香,眸光转落,瞅着仍在沉睡的女子,目色悲痛。「贯薇……你怎么还不醒?」
  「你别吵她。」梅友廉抬眼,眸色犀利。
  瞬地,她脸色愀变,可爱的娃娃脸扭得很凶狠。「我怎么能不吵她?她再不醒来,再不赶快出院,我就要倒店了!」
  再这样无条件供应下去,她真的会倒店。早知道当初她就不该那么大方,答应愿意随时供应他花朵。
  「没办法,她喜欢花啊。」梅友廉也很无奈。
  「喂,喜欢花的是你吧,梅先生。」床上甫醒的人儿,懒懒地伸了个腰,佯怒瞪着他。
  「可是你也喜欢吧。」他迎向前,轻轻地拥抱她,替她调整最舒服的姿势。
  手术逆转出现奇迹,在医生二次回手术房时发生,手术完全成功,已由乔欣改回本名的倪贯薇早就从加护病房转到普通病房,离出院没几天了。
  「喜欢是喜欢,但数量会不会太多了一点?」她每次张眼,花就多一点,真怕下次张眼时,连身上都是花。
  「会吗?我还觉得不够呢。我想要用花来编出更多字串,让你一醒来,就可以看见斑烂的色彩,而不是空洞又乏味的白色墙壁。
  她看向他指的那片墙,上头用花束紮成了英文的我爱你字样。
  说了一大堆,还不是故意要她看,要她回应……这男人有的时候,还真具有顽童性质。
  梅友廉笑得很浪荡,等着她的回应,而她定定看着他——
  「莲要倒店了。」她认真地道。
  「关我什么事?」这不是他要的答案。「也不想想,我对她有多好,结果呢?她却在我面前睁眼说瞎话,明知你在哪里却知情不报,罪加一等!让她倒店,刚刚好而已。」
  意思就是说,现在开始秋后算帐就对了啦。
  倪贯薇唇角抽搐。「老公,你知不知道,得罪老婆的好朋友,往后你会很难知道老婆的行踪?」威胁是吧?也算是她的强项啦。
  「……我自己掏腰包,可不可以?」他沉着脸,耐性殆尽。
  「老公,就知道你最棒。」她很捧场地撒娇,缓和了他渐黑的脸。
  「哼。」勉强接受啦。
  「老公,我想回家了。」她搂着他的头项,啵啵啵地连送三枚吻。
  「再两天吧。」
  「你两天前也是这么说的。」她说放手就放手,还顺便将他推开一点,以彰显她的耐性告罄。
  「你乖嘛,医生说要再观察两天。」他柔声哄着。
  她哀怨地扁嘴,对他勾勾手指头,在他俯近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梅友廉黑眸又更黑了。
  「这里也是可以呀。」他再开口哄时,嗓音透着几分低哑暧昧。
  「人家不要。」
  「……」所以,现在就是要折磨他就对了。
  「你自己考虑。」呵呵呵,使出杀手锏,就不信他还不帮她办出院。
  梅友廉压根毋需考虑,黑沉的眸裹上性感,偾张的身躯爬上床,拥抱她的力道展现了属于男人的强而有力。
  「等等,你要干么?」哇,不是的~
  「你不是说你想要?」
  「那是、那是——」权宜之计啊!
  「重点不是场地,而是感觉……我会让你忘了你身在何处。」他粗嘎喃着,大手滑入被子底下,她衣衫底下。
  「等等、等等、我是病人!」啊……坏人。
  「病人是不会要求我要早点出院的,你一定是好得差不多了,对不对?」他笑得很愉悦,看在她惊慌的眼,觉得他笑得好淫荡!
  使错计谋啊……
  倪贯薇没办法再抗议了,因为她被封口,被箝制,被迷醉……
  还站在病房门边的连莲傻眼,傻眼到极点!
  喂,她还在耶!能不能尊重她一点?她不想看!
  慢一点、慢一点,等她出去、等她出去……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男人好难忍之一《老婆不结婚》;
  02、男人好难忍之二《情妇不要我》;
  03、男人好难忍之三《逃妻不回家》。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