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 上 第二十六章
  虽然两个人同样拥有一八五上下的高个子,但一个身形单薄瘦削,一个体格刚劲有力;一个清俊斯文,一个深沉严峻,两个人两种型态,要说好看,聿希人比聿邦彦高雅俊逸,然而很明显的,聿邦彦比聿希人耀眼得多,因为聿希人太温煦、太内敛,不喜欢引人注目,也不容易引人注目,而聿邦彦那种霸者的强悍气势是藏也藏不住的。
  聿邦彦对她有敌意。
  不,说是敌意也不太正确,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应该说,他有极强烈的保护意识,不容许亲人受到任何伤害,而她,对他来讲,仍属于「外人」之列。
  所以,那应该是近乎敌意的戒心。
  「你究竟有何意图?」注意到关茜也在看他,聿邦彦就直接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
  关茜方始征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聿爷爷就愤怒地骂过来了。
  「邦彦,你在胡说些什么?」
  「外公,向来不近女色的表弟,」聿邦彦丝毫不为外公的愤怒所动。「竟然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和这位关大夫结婚,甚至有了孩子,您不觉得很有问题吗?」
  「是我!」聿邦婷忙道。「是我请表嫂这么做的!」
  「是我叫邦婷去向小茜要求的。」聿爷爷再把整个责任揽过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聿邦彦不悦地质问。

  「为什么不能这么做?」聿爷爷沉声反问。「既然希人喜欢她,只要她能够让希人在最后这段日子里快乐,就是要将聿家所有财产全数拱送出去,我也愿意,不行吗?」
  不是不行,只是……
  聿邦彦瞥着关茜,不说话了;而关茜耸了耸肩后,迳自回到流理台前多做几份三明治--杨頵和石翰还没吃呢!
  「无聊!」她只咕哝了这么两个字。
  聿邦彦双眸猛睁,怒意骤闪而出。「如果你对希人是真心的,为何不哭?」
  关茜淡淡瞟他一眼。「你又为何不哭,如果你是真的关心希人?」人家挥过来一拳,她要不踹回去一脚就太不礼貌了。
  聿邦彦吸气,看似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来。
  「你不能哭,因为你必须照顾其他人。」关茜替他说了。「我也不能哭,因为希人最担心的是我,我不想让他放心不下我,不能安心的走。」
  聿邦彦似乎有点意外,深深凝视她片刻。
  「那么,你愿意放弃他的财产吗?」
  聿邦婷张嘴又想抗议,聿爷爷却拍拍她的手阻止她,他知道,不管其他人如何为关茜辩护,聿邦彦始终会怀疑她是别有企图的女人--毕竟那种人他们聿家看太多了,包括他自己的父亲在内,如果不让他释怀,他永远不会接受关茜是自己人。
  聿邦彦只是想保护聿家。
  「我是个医生,自己养活得了自己。」关茜不以为意地说,再补一句,「还有孩子。」跟他老妈一样,她也是个好战,不,好强分子,请别太看不起她了。
  天下女人何其多,可不只他老妈一个女人拥有不输男人的自尊心。
  聿邦彦鄙夷地上下打量她那稚嫩的外表,轻蔑的停了哼。「你说你是个医生,我很怀疑。更何况,你明明知道外公不会让你自己一个人抚养孩子,而我们聿家也不可能让希人的孩子流落在外不管,说这种话,的确很聪明!」
  傲慢的猪头!
  关茜在心中开骂,慢吞吞做好最后一份三明冶,再慢吞吞地洗干净手,慢吞吞地转过身来,慢吞吞地抬起双臂环胸,神态倨傲地面对聿邦彦。
  「不然你想怎样?杀了我?」
  「别以为我不敢!」为了聿家,任何事他都敢!「不过如果你愿意放弃孩子的监护权,把孩子交给我们的话,聿家不曾亏待你的。」
  眉梢儿一扬,关茜突然笑了。「希腊也有八点档吗?你看太多了!」
  聿邦彦呆了呆。「八点档?什么八点档?」
  翻了翻眼,没再理会他,关茜兀自走到聿爷爷和聿姑姑面前,双手叉腰,一副老师教训叛逆学生的跩样。
  「两位,你们真要等到来不及时才来后悔吗?你们应该很清楚,要说希人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他看不到两位和好的时候,真想让他开开心心的走,你们就不能低低头吗?」
  聿爷爷和聿姑姑在同一瞬间僵住。
  「说真的,自尊实在值不了几毛钱,」关茜慢条斯理地说。「好强的代价可能是一辈子的懊悔,何苦非要顽固到死?真要计较那种事,去跟外人计较吧,对自己至亲的亲人,实在没必要,不是吗?」
  聿爷爷和聿姑姑的脸上同时出现挣扎的表情。
  「希人安心的笑,就不值得你们牺牲一点什么吗?」见他们还在做垂死挣扎,关茜的语气里多了几分恼怒。「我真的很怀疑,你们是不是真的爱希人?」
  两人不约而同震了震,终于,他们倔强的硬壳崩溃了,好胜心,融化了。
  聿爷爷和聿姑姑,这对三十年不曾讲过半句话,甚至面对面也装作没看到对方的父女,终于正面望住彼此。
  聿姑姑的嘴唇嗫嚅了半晌,到底还是出声了。
  「对不起,爸爸!」
  轻轻的几个字,刹那间化解了父女俩三十年来的怨怼。
  聿爷爷叹息,伸臂将女儿抱入怀里,就像小时候那样,紧紧地拥住,默默传达他对女儿的爱。
  血缘紧紧牵系着他们,只要有爱,没有化解不了的怨。
  扬起一抹快慰的笑,关茜悄悄回到聿希人的卧室里,要替换杨頵和石翰,好让他们出来吃东西。
  聿邦彦望着她的背影,眼神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清晨七点多,天候格外阴暗,满天乌云沉重得好像随时会掉下来压扁人,空气不热,却闷得可以,风,有气无力的飘拂。
  唰一下拉上窗帘,关茜低头继续做早餐,不想被不重要的事影响她的心情,但隐隐的恐惧,一波波的不安,依然悄悄啃噬着她的心,使她的手若有似无的微微颤抖着,仿佛某种不祥的预兆……
  「少奶奶!」
  蓦地,一道惊恐的呼唤传来,关茜心头一阵战栗,旋即拔腿就跑,一头冲入卧室里,只见聿希人瞪大痛苦的眼,好像无法呼吸到空气似的不断鼓动孱弱的胸腔用力吸气,用力得额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却还是吸不到空气。
  更骇人的是,他的嘴里也冒出血来。
  「吗啡!」
  她飞快地吩咐杨頵为聿希人做注射,同时动作迅速地扶起聿希人的上半身,在他身后用枕头叠成靠背,好让他维持半坐半靠的姿势。
  「嘘,嘘,不要害怕,希人,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她一边替他拭去嘴里冒出来的血,一边用催眠般的低柔语声在他耳际呢喃。「来,现在按照我说的话做,放轻松一点,慢慢的深呼吸……慢慢的,慢慢的,深呼吸……对,慢慢的……深呼吸……」
  片刻后,吗啡起作用了,聿希人慢慢平稳下来,然后,又昏睡过去了。
  关茜吐出一口长长的气,徐徐转头看,大家都挤在卧室门口,一双双惊惧的眼畏怯地望着她,胆战心惊地想问什么,却没有人敢问出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