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缘 上 第十章
  好,他知道了,可是,从头到尾他半声都没吭,不是他五音不全,也不是不好意思,而是没有一首歌曲是他会的,不管是国语歌、闽南语歌,或是日文歌、英文歌,他统统都不会,因为他--只听古典音乐!
  好好好,他有气质、他有水准,行了吧!
  结果,只有玛丽一个人在那边吃麦克风做个人独秀,左唱一条「青花瓷」,右哼一曲「海海人生」,亚历山大静坐一旁纯欣赏、喝饮料、吃蛋糕。
  然后,玛丽注意到,整整三个钟头,他的态度都不曾改变过,总是那副悠然自适的神态,浅笑勾着兴味,眼神透着欣赏,虽然他半首歌都不会唱,虽然她唱得也不怎么样,但他显然很享受这段和她相处的时光。
  于是,她豁然顿悟,她喜欢他,并不仅仅是因为他有多好看,或者他是个极品新好男人,更因为他是个能够包容她一切的男人,不管是好的一面或恶劣的一面,他总是用一种体贴的、体谅的、温柔的、宽厚的角度来包容她,进而欣赏她。
  一个宛似柔水般能够包容她所有的男人,她怎能不喜欢!
  啪达!
  没有任何前言或序论,那份聿家大少爷的病历表就这样直接扔到她面前来了,关茜连翻也懒得翻一下,慢条斯理的推了一下眼镜,再面无表情的扫视其他医生。
  「你们都去过了?」
  没有任何回应,只有两根或三根手指头,一个个都举起了手,表示他们不但去过了,而且去了不只一次,然后大家一起放下手,一起用眼珠子瞪死她。
  也该轮到你去「死」一次了吧?

  「去就去!」关茜起身欲待离去,准备先去交代一下她的病患。
  「现在!」
  僵了一秒,猛然回身,「现在?」关茜讶异地惊呼。
  庞东启领首。「聿家的车子已经在等了。」
  关茜原想再抗议,眼波一转,忽又改变主意,「现在就现在!」旋即转身大步离开会议室。
  反正她顶多几个钟头后就会回来了!
  【第四章】
  穿过了铁栏杆大门,轿车又继续往里开了将近半个钟头,竟然还看不到任何建筑物,关茜终于真正感受到何谓豪富。
  以前关家也算是有钱人,可也没有钱到这种没天理的地步。
  这里应该是阳明山,或是七星山,亦或是……管他是什么山,总之,就是某座山,而聿家就坐落于这座山里头,看样子,说不定这整座山都是属于聿家的也说不定,果然是天皇级富豪。
  哼!简直是在炫耀,在耍富嘛,难怪会制造出一个恶魔级少爷!
  不过,哼哼哼,她噙着粗暴的狠笑,双手轮流按压着指关节,看她两三下就拔掉那只恶魔的恶魔角,让他吱吱叫着逃回地狱去,再也没胆子作怪了!
  正思忖间,眼前终于出现一座双层楼建筑,不是金光闪闪、富丽堂皇,努力显示财富的那种豪宅华邸,而是典雅淳朴,极具乡土风味的欧式乡间建筑,静静地伫立在绿林溪水间,恍惚竟似已来到欧洲的田野间。
  「酷!我喜欢!」关茜喃喃道。
  轿车停下,一位管家打扮的五十多岁男人立刻趋前帮她开车门,然后是两位美女,一位高雅大方、一位端庄娴静,双双迎上前来,不过两人一看清关茜的模样就不约而同顿住了脚步,疑惑地互觑一眼。
  不是留美博士吗?怎会冒出一个骨董老处女来?
  关茜哪里会看不出她们的疑惑,不过,她表面上依旧气定神闲地拉平窄裙上看不见的摺痕,再扶了一下黑框大眼镜,一派古板严肃的姿态,简直就像是欧洲中古世纪的修道院院长--有点心理变态,专门折磨人的那种。
  「我是关茜。」
  「呃,当然,是关大夫!我……」高雅大方的美女有点失措。「呃,我是聿邦婷,是聿希人的表妹……」
  表妹?
  既然是表兄妹,怎会同姓?
  关茜有点疑惑,但没有说出来。
  「还有她……」介绍完自己,聿邦婷再介绍身旁那位端庄娴静的美女。「她是温静秋,是我的大学同学。」
  表妹在这里,理所当然,亲人嘛,但,同学,你在这里干嘛?
  关茜暗忖,扶着眼镜好奇的打量温静秋。
  「关大夫,请先到起居室里坐一下好吗?表哥他现在……」聿邦婷一边领路,一边解释。「呃,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太好?
  是恶魔又在发挥魔力制造狂风暴雨了吧?
  关茜一脸不以为然地跟着聿邦婷两人到起居室,待佣人奉上茶后,门一关上,聿邦婷立刻倾身向关茜,试图向她解释。
  「关大夫,请你谅解,表哥以前不是这样的,真的,以前他是个没脾气的好好先生,这次发病之后,他的脾气才开始变得,呃,不太好,所以……」聿邦婷以央求的眼神瞅住关茜。「能不能请你多包容一点?毕竟,他是病人啊!」
  包容一个魔鬼?
  不过,算了,有时候家人是比病患更辛苦的。
  「我尽量。」这句话的正解是,她能做到的就做,能包容的就包容,但若超过底线,她还是会飙回去的,她是医生,可不是外卖受气包。
  「谢谢,那……」
  「滚开!」
  冷不防地,一声暴烈的怒吼破空而至,聿邦婷抽了口气噎住刚起头的话,三个人动作一致地朝起居室的门望去。
  一双眸子瞪得圆滚滚的,被吓到了,另两双眼尴尬而不知所措。
  门的另一边,彗星正在撞击地球,山崩地裂,雷声隆隆,乖张暴戾的怒骂混杂着砸烂东西的声音,尖锐又凌厉地穿透门板轰进来。
  「希人,你不要生气,王妈只是……」
  铿锵!砰锵锵!
  「住口!老头子,最让我生气的就是你,叫你不要管我,你……」
  「对不起,少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咚锵!铿锵!
  「闭嘴、闭嘴!你这老太婆……」
  下面骂什么听不清楚,因为被一连串的物品摔碎声压过去了,还有怒叫滚开的推人声,有人跌倒的惊呼声,媲美斯巴达三百壮士和波斯大军的最后决战,热闹非凡强强滚,关茜听得目瞪口呆,下巴掉到肚子上,刚好用两手捧着。
  哇靠,那只魔鬼还真不是普通的猖狂耶!
  聿邦婷和温静秋同时起身,从她们的表情上来研判,她们好像不是要去劝架,而是要去安抚那只已经嚣张到阿嬷家的魔鬼,于是,关茜也兴致勃勃的起身跟在后面,想看看那只恶魔到底长了几支角?
  她踏出起居室一步就停住了脚步,因为外头已经闹烘烘一大票人了,她不想去参一卡,只想客串过路人甲「参观」一下就好。
  她第一眼看到的是那位高大健朗的白发老先生,没有企业钜子的精明凌厉,只有一脸的忧心忡忡;接着是那位替她开车门的管家和一位福敦敦的中年女人--也是管家打扮,以及两位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其中一位好像在哪里见过。
  还有聿邦婷、温静秋和好几位女佣,所有人都围在那个依然在咆哮,依然在怒吼,狂妄霸道、嚣张至极的魔鬼身边,低声下气的安抚他……他……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