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的魔男 下 第十九章
  她在一个迷宫走不出去。
  四周都是花,漂亮的、柔美的波斯菊,天空很蓝,云朵白得像棉花糖,阳光普照但不刺眼,风凉凉的,很舒服。
  在这里她很快乐,没有什么烦忧,哼着歌,将各色波斯菊都摘一朵,成了一大束。
  “好漂亮哦!”知叶不知道在这里过了多久,久得让她没有时间概念,这里没有日落,还有永远的晴天,而她永远不会觉得累,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待在这里。
  可是突然,她听见迷宫深处有个声音,那声音她很熟悉,不断的叫着她的名。
  “知叶------”
  放下花,她循着那声音走,走过迷宫,拐了很多弯,但她不心急、不害怕,走了很久很久,才走到---迷宫的中央。
  在那里,她看见熟悉的菜园,爬满架子的绿色藤蔓,每一株菜苗都长得头好壮壮。
  而挑着扁担,正在菜园中施肥的那名老妇,让她眼睛一亮。
  “奶奶!”她开心的张开双臂,正要奔向那个气色红润的亲人。“奶奶----”
  “给我站住!”但是奶奶却脸一沉,对她吼,“你在这里做什么?”

  这问题让她一愣。
  “对啊,我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她应该......有事情要做的。
  她怎么会在这个迷宫深处呢?四周都是波斯菊,开得好漂亮。
  “好多波斯菊噢......”为什么是波斯菊呢?为什么?
  她忘了什么吗?为什么脑子一片空白?
  “该做的事情没做完,怎么可以来这里?白知叶,你这死丫头,奶奶很久没拿鞭子抽你,你忘了是不是?做人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吗?啊?!”
  “我不负责任?”她疑惑地皱眉。“我......哪里不负责任?”
  只见奶奶从绿色菜园中,突兀的拿出一颗红色苹果往她头上砸,发出好大的“叩”一声。
  “哦------”知叶,捂着头,接住那颗苹果。“奶奶,为什么你的菜园里会有苹果?”鲜红色硕大的五爪苹果,看起来好好吃。她在衣服上擦了两下,张嘴就咬。
  卡兹卡兹------好清脆的声音,但是为什么......没有味道?
  “苹果是没有味道的吗?”她思索着这个问题,但仍一口接一口,吃着没有味道的苹果,剩下的果核,她随手一丢。
  那果核很快在地上发了牙,突然长成大树,树上果实累累,结了很多苹果,每颗都跟她的脸差不多大,她忍不住想要摘下来。
  可一摘,果实离开树,就听见苹果在哀嚎,声音跟她一模一样。
  “如果上帝听见我的声音,求求你,不要对他残忍。”
  原本无忧无虑的心,突然扯了一下。
  “好痛......”她抚着胸口皱眉。“我怎么会说那句话?上帝对谁残忍?”
  而她......怎么会在这里呢?
  “苹果......”望着手中的苹果,不知为何,她脑中浮现一个金发男人带着坏笑啃苹果的画面。
  “他是谁?”为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我是白知叶,可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强烈的质疑。“我不应该在这里!”确定的语气。“我应该有未完的事情没有做完!可是......我不该在这里,那该在哪里?”她自问。“那个金发男人,又是谁啊?”
  心头蓦地涌现一个名字------
  贝雷特。
  “贝雷特?贝雷特......贝雷特......”她不断念着这个突然浮上心头的名字,四周的波斯菊也不约而同的开始移动。
  苹果、波斯菊、贝雷特......她突然很想哭。
  “我不该在这里!”她对着四周的美景哭喊,“放我出去!我不该在这里!”
  但诺大的迷宫中,只有她的回音。
  “我不该在这里,那该在哪里呢?”她再度自言自语。“贝雷特贝雷特贝雷特......”脑中不断的重复这个名字,只有这个名字。
  “在他身边......对!我应该在他身边,我不应该在这里!放我出去!我要去找他!放我出去!”她对着蓝色的天空放声大吼!
  湛蓝的天空突然出现了一道金色光芒往她投射而来,刺眼得令她无法直视,但当她睁开眼,却发现自己不再处于那奇怪的空间,而是在她熟悉的波斯菊花田。
  风,轻轻吹拂,激起波斯菊花田一片涟漪,小小的花朵迎风摇曳,在柔和的阳光下恣意生长。
  神秘的教堂豪宅,此时无声无息。
  厨房干净整洁得没有生气,摆在桌上的水果篮里装了数种新鲜的水果,红艳的五爪苹果表皮光滑,令人垂涎欲滴。
  “苹果、波斯菊、贝雷特,好你个王八蛋---”知叶气急败坏的咒骂。“这次我绝对不让你好过!”看着墙上的日历,日期距离她的同学会,已过了一个月。
  “竟然把我捆在那里一个月!你死定了!”握拳撂话。
  阳光穿透彩绘的玻璃窗,蓝的绿的红的各种颜色反射于客厅地面,有一种诡异的美感。
  顺着螺旋阶梯而上,廊上只有三个房间,左边两个,右边一个。
  一双麻雀停在走廊尽头的窗台,跳上天时雕像的头顶,张开翅膀顺着凌乱的羽毛。
  突地,右边那扇门发出很大的“砰”一声,小麻雀被这爆炸的声响吓得振翅高飞,厚重的门突然爆开,一个人形生物在雷光火焰中被丢出来,伴随阵阵白烟。
  “咳咳咳咳-------”那人形狼狈不堪的猛咳,全身有多处烧焦的痕迹,却仍不肯放弃的跑向那扇门,伸手欲探进门内无边无际的黑洞。
  只是那扇飞出去的门又突然出现,横在他眼前,死死的关上。
  “搞什么鬼啊!”他跳了起来,使出吃奶的力气拉着门,双脚抵在门上,硬是要将门给拉开。
  “放我进去!”最后,被轰出来一身焦黑的家伙,只能槌门咆哮。
  知叶目瞪口呆的站在走廊门口,看着眼前的“生物”。
  冒出银灰头发的尖耳朵,还有屁股后那条不断摇摆的尾巴,她只认识一个叫古罗的,跟眼前这生物特征相符,但这个......比古罗年轻很多,看起来只有二十岁上下,身材比较修长健壮,而且脸蛋嘛,也比古罗俊俏讨喜。
  可他们有相同的穿衣品位,虽然焦了,还是看得出来那是亚曼尼啊!
  “主人,你不能骗我啊!快开门!”年轻狼人还是槌门怒吼。
  “古、古罗?!”知叶震惊的指着年轻狼人大叫。
  回复原形的古罗侧过头,看见知叶突然出现,也愣住了,但现在要回复中年管家的形象也已经来不及了,何况他要战斗,需要年轻的肉体,所以......
  “知叶,你......走出来了?”
  她恢复记忆的事,主子知道了,才立刻将她送走,送到一个他为她制造出来,安全、无忧的环境,一直到主子战死,她才会从迷宫中出来,不会记得与主子有任何交集。
  “怎么可能?主子的咒术不可能破解......”他还在纳闷,就被她的喳呼声掩盖。
  “你怎么全身黑啊?贝雷特又欺负你?他咧?叫他出来,我要跟他算账!”她气得半死。“混蛋,竟然又让我忘了他,他怎么可以这么做?”
  她愤恨的把门打开,却看见完整的书房,那刚刚的爆炸是怎么回事?还有-----
  “贝雷特呢?他去哪?又躲起来了?”
  “知叶,主子他......”古罗抹了抹脸,叹息。“太危险了,才会把你送走。”
  知叶一愣。“什么意思?”
  “恶魔猎人来讨伐主子了,战斗会持续到有一方倒下,否则不会结束的,知叶,主子他......是不得已的。”他支支吾吾的告诉她,自她之后,主子就不拿主人的记忆,他拿灵魂。
  懊悔、痛苦、绝望,让他走向毁灭。
  “他们会杀了他......”她想起伊恩语重心长的对她说过,恶魔的宿命。
  除非战死,否则没有别的死法------他想死!贝雷特想死!
  “他干么这样?他在想什么?古罗,你叫他出来,我还没有把帐跟他算清楚!”知叶好害怕。“他怎么会去拿别人的灵魂?他在想什么?”
  “我也没办法,主子把我丢出来,不让我参战。”古罗也心怀怨怼。“主子的法术无法破解的。”
  他立下结界,只想自己毁灭也不愿拖别人下水-----怎么可以有这么呆的恶魔?!
  “我不相信。”知叶开始猛踹门板。“他拿我记忆两次,还把我困在迷宫里,我都记起来了!我明明就可以......只是一个门而已......”她握拳,猛敲。“我才不管里头有多危险,我要进去,敢挡我试试看!”
  她坚定地撂话,把门关上,再打开。
  只见黑色的、无边无际的空间,霍地在他们眼前呈现。
  古罗吓掉了下巴,不敢相信主子的禁制就这样被破解。
  “哼!”知叶一脚踩进那黑色大洞,结果却踩了个空。“咦?啊啊啊--------”
  黑暗里,大战一发不可收拾。
  无边无际的空间内,聚集了近百名恶魔猎人,由伊恩领军,讨伐贝雷特。
  贝雷特黑发黑眼,黑羽大张,手执人高的破杀镰,有如威风凛凛的战神,脚下的五芒星阵有足球场大,完全不把集结猎人们的阵式放在眼底。
  “伊恩,你就只有这么点能耐?”对那正欲向他发动的阵式哼了哼,他举起沉重的破杀镰,往那阵式中央一掷。
  破杀镰光速般飞驰,锐利的刀锋破坏了阵眼,没入地面,由没入的刀锋为中心,地表下沉、龟裂。
  再度哼了哼气,不屑的那种,他反手一招,将武器招回手中。
  伊恩扫了一眼被破坏的阵,以及遭到波及受伤的族人,叹了口气。“贝雷特,其实,我是很喜欢你的。”
  但是打了一个星期了,为什么这只恶魔还不会累啊?他都累毙了!
  而且战意高昂的族人们,多半伤重,重挫了自尊心,这还是贝雷特未使出全力的情况下。
  “我跟你?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贝雷特嫌恶地皱眉。
  “我也是这么想。”为了平抚族人们高扬的战意,伊恩只好同意他们使用灭魔阵。
  看着族人们倾巢而出,快速结出演练两年的庞大阵式-----他见识过这魔法阵的利害,入了阵中的恶魔几乎都会被毁灭,灰飞烟灭,但对贝雷特有没有用......他不敢肯定。
  但起码会让他受点伤吧?不然很难平抚大家的怒气。
  “咦?好久没见到小女佣了,放心,我会照顾她的。”伊恩没话找话说。
  提起知叶,就让贝雷特闪神、心虚。他把她......关在结界里,一直到他倒下那一刻,她才会走出迷宫......
  “不用你多嘴!”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啊啊------”
  才想着见不到,就听见熟悉的声音,贝雷特奇怪的摇摇头。
  是幻听吧?
  “快点接住我,救命啊啊啊------”
  没听错,是她的声音!猛然抬头,就看见暗空中有一个极小的点,以飞快的速度往下降。
  而眼前的灭魔阵已欲发动,他低咒一声,双脚一点,飞上天际接人。
  “你在这里做什么?”他的结界很完美,怎么可能......又被她破解了?!
  “我才要问你又拿走我的记忆做什么咧,混蛋!还有,你饿昏啦?灵魂这种东西可以乱吃吗?你白痴啊你!”一踏上地面,知叶就脱下脚上的高跟鞋往他头上砸。
  “还不快点吐出来!”
  要不是情况危险,贝雷特肯定会因为她这举动笑出来,但是......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他伸手一划,将黑色空中劈出白色裂缝,要把她塞进去。
  “你敢再对我下咒你试试看---小心!”看见远方有个红色火球朝他的背打了过来,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下意识把他推开。
  “不---”贝雷特急忙要将她拉走,却来不及了。
  火红的光球瞬间包覆住知叶全身,她只觉全身一松,便跌坐在地。
  “不!不!”他冲上前抱住她,黑翅大张,急速飞至半空中,离开猎人们的攻击范围,随着几根黑羽飘下的,还有几滴清透的水滴。
  他只是,因为她出现了,一时失神,却让敌人有机可乘,在他背后偷袭。
  那对他来说只会造成一点轻伤的火球,对一个人类,却是致命的啊!
  “知叶!知叶......睁开眼睛,拜托你......”贝雷特哑声叫唤,脸庞的两道泪泉落得汹涌。
  知叶缓缓睁开眼,现在的她全身无力,连睁开眼睛这么简单的事都要费尽力气才能张开一点缝,可是被贝雷特抱着,她一点也不害怕。
  看见她虚弱的模样,贝雷特的心剧烈揪痛,可底下的猎人们却还有几个好战分子,枉顾伊恩的命令,很不知死活的发动远距离攻击,他气得拔下一根黑羽掷下,只见黑羽瞬间化为数不清的黑色魔箭,迅急破空直落,当场将那些人射成重伤。
  “贝雷......特......不要......”知叶奋力挤出几个字,便已冷汗直冒。
  可恶,她感觉得到自己的体力和生命力都在迅速流失,虽然不会痛,但是每份每秒都在衰弱。
  听见她的话,贝雷特猛地收起还要再劈下的暴雷,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忙不迭道:“我可以救你,可以的!知叶,快点,我的心都给你也没有关系,求求你活下来......”说到最后,他已泣不成声,但仍没有停止动作。
  在她身上施下魔法,使她悬空漂浮,接着贝雷特伸手探入自己胸腔,拿出活跃跳动着的完整心脏。
  这是她唯一留给他的礼物,自她离开后,他便没有再让人见过他的心。
  这一定,是注定好的,不属于他的东西,一定得还回去,不过没关系,他还的心甘情愿。
  知叶看着他,明白的晓得,会让他做出这个举动,自己一定是没救了,泪水不禁滑落。
  他吻去她的泪,自己的却又印在她脸上,可他浑然未觉。“无论你变成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就算你不再是人,我都爱你,快,快吃下去!”她的脚已渐渐透明,再过不了几分钟,就会蔓延到大腿了!
  知叶突然觉得脚很轻,想偏头查看,却力不从心。“我......”
  “别说话,你只要吃就好了,快,时间不多......你......为什么?!”抓着心的那双手突地被一只小手握住,贝雷特先是惊讶她还有力气,后来看见她迅速变得透明的下半身,惶恐的发现她这奋力的举动更加速了她消失的速度。
  “我......不吃。”喘着气,知叶又用力摇了摇头,使得她透明化的部分蔓延至腹部。
  “不可以!不可以不吃,你不吃......我怎么办......怎么办......”泪水倏地模糊了视线,他迅速抬手抹去,就怕看不见心爱的女人。
  “不吃......怪东西。”她很用力的扯出一个笑,虽然那只是一个不细看压根看不出来的弧度,仍让她的消失部分来到了胸部。
  漫长的生命力,贝雷特从未明白眼泪是什么,但为了她,他好像把永生的泪水都流光了。“拜托你......就算是为了我......”他多想拥抱她,但现在他的翅膀能包覆住的,只剩她颈部以上的地方,除此之外,她的身体全成了空气,根本碰不到了。
  知叶好深情好深情的望着眼前人哭得一点恶魔样也没有,以最后的力气猛地抬头,吻上他的唇。
  对不起,这一次,连和你定薪契约的时间都没有了。
  怔怔地感觉着唇上的微温,手里还抓着刚才情急之下拉住的,她的一缕黑发,他的视线毫无焦距,只是傻傻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
  她,消失了。
  他的爱情,不见了。
  展开翅膀,呼呼的风声吹得他的心很冷,一望无际的暗空,让他不得不相信,自己有的,只剩孤单了。
  她消失的位置,空气中闪着金黄色的烟尘,但飘散得太快,他连施法都来不及就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手上这束发留下来。
  “你不该来的......你不该出现在这里......”望着手中的发,他喃喃自语起来。
  “什么都没有......我眼睁睁看着你......”
  连灵魂都被烧得什么也不剩。
  “啊----啊----”倏地俯冲,贝雷特猛然撞进猎人们的灭魔阵里,用尽恶魔之力的悲痛之吼,让闻者不禁捂起耳朵,连勉强能抵挡贝雷特的伊恩都忍不住掩耳,力量比较弱的猎人,甚至被震破了耳膜。
  “没有你,我活着要做什么?”
  跪在猎人们张结的灭魔阵中,他恍惚一笑,喝斥一声,将结阵到一半的猎人们全震飞,把自己的魔力投注在阵式里。
  “滚开,碍事!”原来的黑瞳居然转红,贝雷特将猎人的阵式结合自己的五芒星阵,注入十二道封印的力量。
  大地因此为之动摇,剧烈摇晃、震动,那股力量让所有猎人变了脸色。
  能令大地动摇的力量,这才是......恶魔贝雷特的真正实力,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毁灭他!
  “贝雷特,你住手!”伊恩不顾危险的飞身闯入阵中,企图阻止老友启动阵式。“你会真的消失!”他那些族人们的灵力不到火候,但贝雷特的魔力可是货真价实的!
  “这不就是你们所希望的吗?滚!”他发了狂的暴吼,黑发飘扬,黑翅大张,火红的眼闪着可怕的璨光,将伊恩弹出阵外。
  但令伊恩震撼的不是他的力量,而是------恶魔苍白英俊的脸,滑下两道血泪。
  恶魔的眼泪已属难得,但......血泪?!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贝雷特反手抹去脸上的血泪,任凭那泪凝成像红宝石般的晶状物,飘散空中。
  招来匕首,他正要在左右两手手腕划一下刀------
  “主子,住手!主子!”古罗情急之下大喊,知道划下那一刀会有什么结果。
  天摇地动,天崩地裂-----恶魔贝雷特的消散,力量的消失,铁定轰轰烈烈!
  “主子,你冷静点,你看一看前面,看一看啊!”他激动地喊着。
  贝雷特原本专注毁灭这件事,古罗的声音让他暂时抬头。
  映入眼帘的“东西”,却让活了数千年的他,疑惑的皱起眉。
  那一地蓝色、白色、红色的,像是宝石的东西,是他的眼泪,而那些眼泪这会竟像磁铁一样,吸住空间中的某种成份,缓缓凝聚,慢慢形成一团不知是什么的东西。
  而他手中沾上他无数泪水的头发,也缓缓凝聚,渐渐长长,最后与那团发着蓝光的物体连结。
  一双蓝色的手臂突地自蓝光中伸出,覆住他握着黑发的那手,触碰到他手的那一刻,那团蓝色物体也有了人类的指甲、蜜色的肌肤、手腕......手腕上还挂着一条皮绳制的心型手链。
  只见已该灰飞烟灭的知叶居然重新凝聚成形,躺在他面前。
  贝雷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一上前,幻影就会再度消失。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睁开眼,知叶只觉得自己全身像被马踢一样痛得不得了,但她没错过脸上带着血痕的恶魔错愕又小心翼翼的表情。
  所以这是......重生?
  没时间惊讶或掉泪,她只想赶紧安慰自己深爱的男人。“贝雷特......”
  她一开口,贝雷特就飞快地扑过去,但仍不敢碰她,只是傻傻的,看着她。
  “我回来了。”有些吃力的伸手捧住他的脸,知叶柔声说。
  她温热的掌心触在他脸上,贝雷特感动的闭眼,激动得不能言语。
  眼泪,又落下了,是透明清澈的。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冲动的将她纳入怀里,紧紧拥住。
  “我不能没有你,不能......”他害怕的颤抖,她灰飞烟灭的那一幕,深植他脑中,他永远都不可能忘掉那可怕的一幕。
  “贝雷特-------”虽然很感动,但当知叶眼角瞄到不远处的伊恩后,原本忘记踏进战场的目的就全数回来了。“我还没跟你算帐呢!不过,之后我再跟你算,现在要先处理你乱吃东西搞出来的麻烦!”
  周围一堆恶魔猎人等着对付他,都是因为契约惹的祸,如果没有契约的话......他不需要契约的话......
  她咬破自己的手指,让鲜血沾满手,然后握住他的,贝雷特惊讶地瞪她-----这是契约,她在搞什么?
  “我,用生命为代价召唤恶魔贝雷特,第一个愿望,我要恶魔贝雷特,释放所有吞噬的灵魂!”
  “你是笨蛋吗?”他忍不住骂她,又气又心疼。
  她明明怕痛,却忍痛为他受伤、流血......
  “你闭嘴!为什么......没有反应?”知叶焦急了。“为什么会这样?快点释放那些灵魂,你不可以死,快点拿出来啊,你这个笨蛋!我不要你死!”
  地面上的五芒星阵还是没有任何光芒,她更慌了,契约并为启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是她在情急之下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却不能用,该怎么办?
  “血不够吗?不够吗?匕首呢?拿出来,血都拿去,快点......你这个笨蛋,干么还傻在这里?”她急得哭了,苦得凄惨无比,趴在他胸膛上,任凭眼泪落下。“我救不了你......可恶、可恶......”捧着他的脸不停的吻,她哭着说:“我要用什么做为代价?生命?灵魂?还是记忆?求求你......任何代价我都愿意付......”
  是她太自私吗?所以契约没有成立,她得眼睁睁看着他,被讨伐消灭?
  不顾一切的冲进他怀里,她害怕他又把她送走,再一次把她送到看不见他的地方,她不要......
  “你的愿望我无法替你达成,我的主人。”
  她又为他哭了,又为他付出,这个女人......怎么可以笨成这样?
  知叶猛地抬头,脸上仍挂着泪。“为什么?”
  “因为,我吞不下去。”贝雷特皱眉。污秽的灵魂令他无法吞咽,所以他仅只是“拿走”别人的灵魂,并未吞噬。
  “你没吞?你没吞?那还不快点把人家的东西无归原主!”知叶生气的揍他。“你是笨蛋啊你!”
  当着近百名恶魔猎人面前被揍,贝雷特一点也不在意,还将她揽得更近,落下一串细吻。“被拿走的灵魂我能还?”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不是就把记忆还给我了?为什么不能还?”知叶反问。
  “灵魂和记忆,是不一样的,而且我没有还......”
  “少给我啰嗦,快点把东西还人啦!”她不断槌他,气得要死。“乱吃东西,小心拉肚子!”
  最后贝雷特没辙后,还真的听话的张手,就见一朵朵像小云般的灵魂,奔向四方,各自去找自己的主人。
  “OK,散会!”伊恩一弹指,抹去嘴角的血,刚才贝雷特把他震出来时,将他震伤。“收工了,兄弟们。”
  原来恶魔的眼泪,能让灰飞烟灭的人重新凝聚成形啊!
  “首领!”猎人们仍不甘心。
  “灵魂归位,我们已经失去讨伐的意义。”伊恩凉凉地道。
  “但是首领,恶魔贝雷特破坏人间平衡,不能容于世!”
  伊恩好笑的挑了挑眉。“是吗?贝雷特,接住。”他射出除魔刃。
  贝雷特反手接下,那把对付恶魔的最终兵器,并为对他产生任何作用。
  “大家都瞧见了,恶魔贝雷特对除魔刃没有反噬现象,你们去结除魔阵吧,反正是白费功夫,我们恶魔猎人的招式,对没有吞噬人类灵魂的恶魔无用。”
  但是一些等了一辈子,总算有机会讨伐恶魔的猎人,仍不愿就此善罢甘休。
  伊恩叹了口气。
  “吾友,我们打个商量。”
  从一开始,贝雷特就感觉到,伊恩并不想杀他,所以他搂着知叶,静听他的建议。
  “那些被你拿走过记忆的,你就好心点修改一下他们的记忆,至于你留在这里的那些东西,就让我们带回去,你说怎样?两手空空回去,会让人笑话的。”他看了眼地上散落的恶魔眼泪,再回头看向族人们,发现他们都噤声了。很好!看来大家也对恶魔眼泪这传说中的宝物很感兴趣。
  “随便!”贝雷特依旧不太明白是什么原因让知叶复活,也许真的是......他的眼泪的功用吧?
  “小叶,你现在可以放心了。贝雷特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伊恩望着一脸震惊的贝雷特,很坏心的笑开。“你们好好聊吧。”
  知叶点点头,猛地伸手推开身旁男人。“你出来,我要跟你算帐!”双手环胸,杀气腾腾等着他。
  不知道为什么,贝雷特这会居然觉得她......似乎比恶魔猎人还可怕。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