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没行情 第二十八章
  果然天才想的比他们远,洞烛先机,早一步搜集资料,以防万一。
  她由金色双C提包取出一叠相片,以及医院的诊断书,众人偷瞄了一眼恍然大悟,明白她到底在笑什么。
  「两个月前才到玫瑰庄园的人怎么会有四个月身孕,你就不怕生出来的孩子不像父亲也不像儿子,反而像送牛奶的黑人尼伯?」
  掉落在地上的一张相片清楚地照出她全身赤裸地跨骑在一名黑人男孩身上,这叫尼伯的男孩每天都会来送牛乳,今年才十六岁。
  「你……你……」伊诺莉气得涨红脸,转身想找丈夫帮她出气,她的任性妄为的确是丈夫宠出来的。「亲爱的,他们都欺负我,你不能坐视不理,我……」
  「够了,伊诺莉,别再闹了,我已经为了你连儿子都不要了,你还要什么?!」他累了,没体力再应付她挑起的事端。
  「贾斯,你……你吼我……」看他不像以往地护着她,她顿感心慌。
  「不是吼你,而是希望你适可而止,你真的以为当我的面说你怀了我儿子的孩子,我会不痛心吗?」他再爱她也有个限度。
  「你……」她真的感到害怕了,担心他若是不要她,她会失去目前优渥的生活。
  就在此时,厨房的女仆依下午茶的时间送上茶点和伯爵奶茶,伊诺莉忽地不再开口,低下头似在忏侮自己不当的言行。
  但是她的嘴角微微扬起,以眼角斜视一杯杯奶茶被拿起,往上弯的唇线越扬越高、越扬越高,几乎要笑出声,只要喝下一口……

  「咦,老妈,有人在办喜事耶!」真是热闹滚滚,像庙里大拜拜。
  「老爸,别人在办喜事你高兴什么劲,又不是你儿子娶老婆。」对喔!好像听说也快要娶了。
  「哎呀!沾沾喜气嘛!顺便吃点流水席,不怕人家赶。」嗯!真香,有家乡味。
  「说得也是,肚子饿了,机上的餐点难吃死了。」怎么有炖猪脚的味道,香得让人肚子更饿了。
  一对风尘仆仆的中年夫妇一身简陋的卡其布衣裤,背了简单的行囊,好奇不已地朝城堡内探窥,活似贼一般偷偷摸摸。
  他们蹲在高墙边托着腮,两眼睁得大大地,十分羡慕,垂涎一道道送上的大餐,完全忘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非常。
  「呃,老妈,我们有没有走错地方,这里是我们的家,对吧?」虽然有一年……不,两年没回来了。
  「是我们的家没错。」她捧起笑着向他们跑来的杯子。
  「那我们蹲在这里干什么?」感觉很滑稽。
  她表情凶恶地往前走。「你该说是哪个孩子结婚却忘了通知我们。」
  其实人家通知了,只不过他们看过后顺手揉掉,压根不记得有这回事。
  他们是今天的新娘子江天枫的父母,悄悄地回家原本想给儿女一个惊喜,没想到反而被惊吓。
  不过和不久前发生的事比起来,这点小意外根本不算什么,至少他们不必面对与死神擦身而过的惊悚。
  话说那一天气氛有点难堪,大家为了化解尴尬,纷纷拿起温热的伯爵奶茶就口一饮,浑然不知里头加了料,只觉得口感很怪而未饮第二口。
  江天枫不喝含糖重的饮品,而杭特刚一举起杯子,精灵朵朵忽然气急败坏的现身,扬手一挥拍掉他的茶,不让他沾唇。
  后来才知茶里有毒,而且是剧毒,足以致命,但是毒素大多沉淀杯底,因此包含老夫人在内的一干长者才捡回一命。
  原来是伊诺莉的歹毒计谋,她心想若是不能得到杭特,不如一口气将所有人毒死,她也会喝一点毒假装中毒,别人就不会疑心到她身上。
  因为她怀孕了,将来所有的财产都会由她的孩子继承,而她是唯一的法定监护人,丹顿家的一切都是她的,她又何必事事算计地看人脸色,担心丈夫一死她什么也得不到。
  此事被英国警方查出来后,没人同情她的辱骂抨击,无法原谅她的恶毒手段。
  也因为她所毒害的人皆是社会上流人士,在压力下罪刑判得其重,即使怀有身孕也得入狱受刑,她的丈夫在同时诉请离婚成功,她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咦,你们是办外烩的大厨吧?你们走错了,厨房在右边。」担任招待的西恩看见陌生的东方面孔,以为是饭店派来的中烩师傅。
  「喔!走右边……」啊!不对,他们不是要去厨房。「这是我家耶!」
  「你家?」
  「对,我家,你又是谁?」居然跑到他家大开宴席。
  「男傧相。」兼挡酒部队,台湾人的饮酒文化真是可怕。
  江大统气冲冲地指着他鼻头。「谁结婚?」
  「罗妮娜……」啊!他干么老实的回答,万一他是混进来的记者呢!
  为了防止狗仔偷拍,婚礼选择在精灵城堡举行,宾客人数有所限制,并严选心脏强壮者,非极其亲近的亲友团不得参加。
  「谁是罗妮娜……」听起来好熟。
  胡美很生气地往丈夫后脑拍去。「你女儿啦!」
  「啊!对哦!是老二小枫……呵呵,她居然也有人要……」他一直以为老大闷,老二怪,老三邪,肯定乏人间津,没想到……
  「你该问的是她嫁给谁,而不是庆幸她终于嫁出去了。」虽然她也很纳闷,谁是那个牺牲者?
  两位当人父母的边吵边走进城堡,还互相指责不关心儿女,才会连他们嫁娶的事也不知晓,差点错过这场婚礼。
  而被两人丢在后头的西恩则啧啧称奇,有这样的父母才生得出那么奇怪的小
  孩,他现在还搞不懂长得完全不像的兄妹为什么是同一对父母所生,他们甚至连个性都不尽相同。
  「女儿呀!我的宝贝,你居然要嫁人,我……」哇……不舍得呀!他的小心肝。
  「老爸?!」
  久别重逢的父女肯定热泪盈眶,相拥而泣,飞奔而来的江家老爸张开双臂想拥住最美丽的新娘子,但新娘子却连连后退。
  突地,一只脚绊倒江大统,他的另一个女儿很没良心地踩了他一脚。
  「老爸,你刚从死人堆里回来是吧!」
  「小……小爱……」她变重了。
  「你最好不要靠近新娘子,保持三公尺距离。」
  「为……为什么?」真不贴心,也不扶他一把。
  「你知不知道古坟里通常有千年诅咒?」她边说边撒盐。
  「那又怎样。」
  江天爱笑得很欠揍地将整把盐往父亲头上倒下。「你不希望你的女儿们发生不幸吧!」
  「嗄?!」怎么会这样,他是父亲耶!为什么不能牵女儿的手走过红毯?
  江天枫结婚的这一天,她父亲哭得特别大声。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城堡有秘密之一《宅男欠料理》;
  02、城堡有秘密之二《金主没行情》;
  03、城堡有秘密之三《捡到色男人》。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