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理直气壮 第二十三章
  「衣衣,把手伸过来。」他粗壮的手臂如初见时一般,伸了出去。
  大雪之中,红牡丹是美得不可方物,可是姚衣衣却不乖地摇了摇头,抱着自个儿的肚子。
  「不要,你刚才不理我,我一离开冰上,万一你再不理我怎么办呢?」
  「威胁」两个大黑字浮现在水寒脑海里,可他没得选择。
  上辈子欠了她,他这辈子肯定是来还债的。
  「我不会忽视你了,快把手伸出来啊!」心上人危在旦夕,他实在无法冷静。
  姚衣衣还是笑,「可我想在这里唱曲耶!」
  别再闹了!水寒一脸铁青,「你过来,我慢慢听你唱!」
  「我现在就要唱!」姚衣衣才不依呢!
  水寒没把握自己这么大个人跟进,会不会反而把冰给压裂,只好妥协。
  「要唱就唱吧!」

  呵呵,心想事成的感觉还真不坏。
  姚衣衣轻启唇齿,悦耳如铃的声音在雪中摇荡,「娃娃亲,娃娃妻,当年一块冰,生是你的妻!娃娃亲,娃娃妻,今日一块冰,我是你的妻!」
  水寒愣住了。她是为了这事而来的吗?
  「那……尔尔呢?」他承认自己很不大气,但实在受不了再一次因为她而心碎了,他要一次问个清楚。
  姚衣衣歪了歪小脑袋,「我不知道耶,尔尔或许在拜堂吧,或许被人拐到江南去了,反正不归我管!」
  该死的!她这个抱暖炉歪头的动作,真是可爱到让人无法抗拒啊!
  但水寒更为了姚衣衣话语中的含意而想笑。
  「她的幸福……」
  姚衣衣柔美一笑。为了她而担心受怕的男人,真令她心动!
  「我不管了,但是我的幸福是要和你在一起!」
  水寒再也无法保持理智,他向前踏了一步,踩上了冰。
  所有围观的人全都倒抽了口大气。
  若能和她同生共死,男人的心中再无畏惧。
  「那……乐逍遥呢?」他只想快点弄清楚一切,然后拥她入怀,其余的伤痛,就交给大雪埋葬吧!
  姚衣衣换边歪头,她的小手揉着肚子,努力的想了想,「我实在不清楚耶!不过,他也和我无关,不是吗?」
  水寒正一步步向她走来,天皇老子的重要性都要往后靠去,更何况是乐逍遥呢?
  男人无法控制,唇角微扬,「你还敢说要嫁他吗?」
  水寒问得口气阴阴狠狠,同时间,扣住了小女人的肩膀,而女人则是笑得人畜无害。
  「呵呵呵……」姚衣衣笑而不答。
  水寒全盘皆输,他抵在女人肩上。
  「你知道我为什么送你冰?」既然女人不回答,那他也跟着发问。
  这个问题倒有些难倒了姚衣衣。
  「那不是你最重视的东西吗?」
  水寒的笑声从女人的颈窝传来,「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凝于水而寒于水。」
  和她打哑谜啊?姚衣衣歪着脑袋瓜子,忽然,无预警地想起了什么。
  「水寒为冰,冰即是你,你将自己送给我?」这是她曾经说过的话。
  水寒缓缓抬起头来,笑而不答。「你不答,我不答,咱们就这样耗着。」
  姚衣衣圆圆大眼怒瞪,可其中光芒不只是愤,还有些娇,更多了点野。
  水寒明白,他真的深爱着她,她的一切都好爱、好爱啊!姚衣衣是他一个人的火爆娘子。
  女人自然有办法治他!
  姚衣衣不停的摸着肚子,不多久,沉浸在自己思潮中的男人也感觉到不太对劲。
  她早就不拿暖炉了,这会儿她在摸什么?
  在他的眼中,姚衣衣的笑容像是赤色修罗一般。
  「你这是在……」水寒有点心惊胆战的问着。
  姚衣衣微微一笑,要赌狠,大家来赌吧!
  「我只是在想,穿雪骑了五十里路,兼站在这阴冷的雪地上,不知道我肚子里这个冰娃娃耐不耐得住而已?」
  闻言,水寒的从容全都消失得一滴不剩。
  冰娃娃……冰的娃娃……他的娃娃……她怀了娃娃!
  「你有娃娃了!」
  姚依衣伸出两根手指,代表月份。
  「你要敢问这娃娃是谁的种,我情愿跳河,也不帮你生下来!」
  轰!水寒的脑子里在放烟火!
  他急得想将姚衣衣抱起来,赶快离开这冰天雪地,怎知小女人左闪右躲,拿准了他在冰上不敢动作过猛而拚命挣扎着。
  「衣衣,你不要闹了!」
  「快说,告诉我,你是不是将自己送给了我?」姚衣衣巧笑嫣然。
  水寒没能多想,硬生生的点了下头。
  姚衣衣在放心绽笑的同时,被男人打横抱起,无视于众人的视线,往水家大宅飞奔。
  姚衣衣抱紧了男人,她抓紧了属于她一个人的冰冷郎君。
  七个月后。
  再冷的雪也有融化的一天,酷热的夏天再讨厌也会到来。
  长日将尽,水寒打京里回到城郊水家,冰冷冷的男人提着几件物事,快步在大大的宅院里走着。
  直到推开一扇房门,他阴冷的脸色才抒缓一些。
  放着大块、大块冰块降温的房里,有一朵睡牡丹正在憨眠。
  他走上前去,轻轻吻着女人的额心。
  姚衣衣最近很嗜睡,但一感觉到水寒的气息,便努力的睁开大眼,伸出双手。
  男人拖着女人的手,将她抱坐起来。
  于是姚衣衣抱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而水寒抱着她,以一个抱一个的姿态坐在床上。
  女人有些迷糊的看着外面的天色。
  「多晚了?」姚衣衣低低的问着。
  水寒揉着她的背脊。「快天黑了,准备吃饭,起床好不好?」
  姚衣衣点了点头,她知道不可以镇日昏睡,可是就是累得很。
  「天啊,我不可以再睡了,真的不能再睡了,万一娃娃养得太大,生不下来怎么办?」
  听着女人老以为自己会像青蛙一样胀破肚子,水寒就忍不住笑意。
  若真那样,可就糟糕啰!
  「不行,这娃娃一定要生下来的!」
  姚衣衣当然也想啊!她才不要当只青蛙,最后肚子爆炸而死咧!
  「我也想赶快生下来啊!」
  婆婆疼她、丈夫宠她,将要临盆,肚子是别的妇人两倍大,她肿得哪里都去不了,也想快点能自由行动啊!
  水寒轻轻抚着姚衣衣的肚子,感觉里头的小家伙正在蹦蹦跳呢!
  「这小子泰半是个男孩,这么皮!」
  姚衣衣也有同感,正要点头的时候,目光瞄到案上。
  「那是什么?」联手都举不起来,女人嘟着嘴问。
  水寒微微一笑,「老样子,花露、香茶和好酒。」
  姚衣衣点了点头,娇软无力的偎进丈夫的怀里。
  幸福啊,原来就是老样子。
  她今天又多明白了幸福一点点。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娘子躲猫猫之一《狡猾无法自拔》;
  02、娘子躲猫猫之二《叛逆顺理成章》;
  03、娘子躲猫猫之三《撒野理直气壮》;
  04、娘子躲猫猫之四《磨人心甘情愿》。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