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开煮饭公 第十一章
  「于涵,主厨叫你下班去找他耶。」快接近下班时间时,曾佩璇突然兴匆匆的跑上前拉着她,转达柯书培交代的话。
  「真的吗?他有说要跟我说什么吗?」白于涵紧张的扯着她的手问。
  摇摇头,曾佩璇耸耸肩,「除了叫你去找他之外,没有再多说别的了。」
  「我知道了,谢谢。」他要跟她说什么呢?会不会是被她感动了?
  一大堆的疑问跟猜测在她的脑袋里转啊转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度过剩下的工作时间的,一等到下班,她就直接冲到柯书培的办公室找他。
  「请进。」好听的醇厚声音在她敲门后接着传来。
  深吸了口气,她转动门把,开门走了进去。
  「你找我?」她怯怯的瞄向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
  今天的他穿着灰色线衫,搭配一条水洗牛仔裤,轻松有型,简直就是帅呆了,哪里会像一个整天与油烟为伍的厨师呢。
  「这些你拿回去吧。」他自抽屉内拿出一叠用夹子夹好的小纸条,扔在桌上。
  看着躺在桌上的小纸条,白于涵原本期待的心情立时低落了下来。

  「你这样只是造成我的困扰,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看着她可爱的脸上浮现受伤的神情,柯书培几乎有种将话吞回肚子内的冲动。
  可是他不能心软,否则只是害了她而已。
  「为什么,我只是喜欢你,并没有要求你回报什么。」就算他不能喜欢她,也不能阻止她的心意啊。
  「你并不是喜欢我。」他凝视着她,强迫自己因为她的直接告白而心悸的心脏恢复平稳。
  「不,我是认真的。」年轻甜美的脸蛋上布满了坚持。
  「你就像只雏鸟一样,只是把我当成可以依靠的鸟妈妈而已,那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情感。」他试图打消她的热情。
  白于涵的眸底闪过一丝困惑,不过很快又清澈莹亮的望向他,「我知道我自己的情感,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你不知道,或许是那一吻让你产生了错觉,你太单纯,以为这样就会有爱情。」到现在他还记得那一吻的滋味,那是他从未尝过的甜美。
  该死,光这样想像,他就有了想要再吻她一次的冲动。
  「不是这样的,我的确青涩,可是不是花痴,不是随便谁吻我我就会爱上谁。」她有种被羞辱的感觉。
  难道承认她对他的认真是这么困难吗?
  回视着她认真的眼神,柯书培几乎要被她眸底的纯粹情感淹没。
  不行,他不能放纵自己。
  赶紧回神,他站起身,淡淡的道:「总之,不管你怎么做,我都不可能喜欢上你这个小丫头,所以请你不要再骚扰我了。」
  骚扰?她满怀期盼跟情意的纸条竟然被说成了骚扰?
  这比拒绝她还要让她难受跟心痛。
  「还有,如果你无法好好收拾你的感情,我们就不太适合继续共事。」他继续道。
  「你希望我离职?」他的意思是,从今天开始,他不想再看到她了吗?
  「我没意见。」撇开视线,站起身走向她,将纸条塞回她的手上,「很晚了,你快回家吧。」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再烦你。」白于涵颤抖着声音,随即头也不回的冲出门外。
  「该死!」一等她的身影离开,柯书培就忍不住低咒出声。
  他应该要很高兴她终于愿意放弃对他的莫名迷恋才对,可为什么他的心情却是一片乌云遍布,怎么都开心不起来,甚至还有许多不舍?
  是因为她离开前那双闪着泪光的瞳眸吗?
  在位置上坐下,乌黑的浓眉紧紧纠结,而那份失落的情绪,久久都无法平复。
  既然说了不再烦他,白于涵就真的说到做到,现在根本轮不到柯书培躲她,反而是她严格的避免跟他碰上面。
  其实若是不想碰到他,辞职是一劳永逸的方法,但是偏偏她就是舍不得,就算他们之间形同陌路,只要能够跟他相处在同一个空间,她就心满意足了。
  躺在床上,拿着钥匙圈看着,这个幸运四叶草造型的钥匙圈是他送她的第一个礼物,也许也将是唯一的礼物。
  这个钥匙圈,不只外表是用白金做成的四叶草模样,甚至还有一片真实的幸运草存封在澄如水晶的介质中,牢牢镶在白金四叶草的中心。
  好特别的一个钥匙圈。
  她有上网查过关于四叶幸运草的含意——第一瓣的幸运草叶是「信仰」,第二瓣的是「希望」,第三瓣是「爱情」,第四瓣是「幸福」。
  他或许不知道自己送了个富含这么多意义的礼物给她,但是对她来说,这却是她这辈子收过最重要,最有意义的东西了。
  她希望可以得到信仰,得到希望,得到爱情,得到幸福。
  可是……将这个钥匙圈送给她的人,却吝啬的不愿意成为她所寄望的人。
  臭柯书培,她不要再喜欢他了啦!
  赌气的将钥匙圈丢在床上,可才没一秒,她又迅速将它捧在手心上,像捧着什么宝贝似的呵护着。
  唉,若是真的能讨厌他就好了。
  轻叹口气,她将钥匙圈小心翼翼的收回抽屉,才转过身,就发现姊姊站在身后。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不先敲门?」她拍拍胸口,吓了一大跳。
  「我进你的房间什么时候要敲门了?」白依婷的眼睛在她身上转了一圈,「你鬼鬼祟祟的在干么?是不是在做什么坏事?」她的视线落在妹妹身后的抽屉上。
  「没、没有啊,我哪有。」心虚的将身子往抽屉靠,就怕她会发现那个钥匙圈。
  「还说没有?你这阵子每天早出晚归,还学人家烫头发画眉毛的,是不是在外头认识什么坏朋友了?」看见自己的妹妹由一个不起眼的丑小鸭变成现在的偶像剧女主角,她心里早就赌烂极了。
  「姊,我没有。」白于涵用力的摇头。
  「你不说是吗?好,我去跟爸妈说。」白依婷扭头就往外走。
  「不要,姊,我说就是了。」她知道如果不跟姊姊说清楚,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满意的停下脚步,白依婷又转回身子走进房内,在妹妹的床上坐了下来,「快说,你是不是吃什么禁药才变瘦的?」
  抿抿唇,她好半晌才缓缓开口,「我没有交什么坏朋友,每天早出晚归都是去打工。」
  「打工?!」白依婷狐疑的看着她。
  「嗯……」
  「白于涵,你丢不丢脸啊?我们白家的小孩也需要打工赚钱吗?被别人知道,还以为爸妈虐待你,不给你饭吃咧!」她尖声责备。
  反正不管她是去干么,她总有理由可以将她骂得狗血淋头。
  低垂下头,她知道要避免姊姊漫无止境辱骂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吭声。
  得不到回应,白依婷果然稍微收敛起那个尖锐的声音,继续问:「你是去什么地方打工?把自己搞成这副野孩子的德行。」要她承认自己的妹妹变美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说实话吗?不行,若是被她知道地点,她一定会找机会去找碴的。
  「我去同学家的自助餐店打工。」她随便胡诌了个地点。
  「哪个同学?我为什么没听你提过?」白依婷怀疑的蹙起眉。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