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险女人心 第二十八章
  「能瞒一天是一天,她对阮月宜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我担心她一旦知道真相,会承受不住。」
  「她,和阮月宜的父母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她老早就想问了。
  「有些复杂。」他思量着。「那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阮月宜的父亲同时爱上了两个女人……」
  这是萧子琳到柏林来遇上的第一个圣诞节。
  早前几天,她就打了电话,要台北的好友帮她寄来上好的白毫乌龙,今儿个用过晚饭,她特地泡上三亚热茶,加上四碟糕点,端到魏母房里。
  两人才聊上几句,魏怀轩和魏怀玉也闻香上楼了。一家四口,围着暖炉,天南地北,有说有笑。「快十二点了,」魏母说:「现在大家来谈谈对新一年的期望。」
  「又来了。」魏怀玉似乎很不喜欢这个每年照例要来上一次的提议。「我知道,我会加紧努力,务必让自己在明年底以前嫁掉,好了了您的一桩心愿。可以了吧?」
  魏母虽不满意她的口气,仍浅笑着点点头。
  「怀轩呢?」
  「我?」魏怀轩回眸滕向萧子琳,眼中泛满水漾的笑。
  「干吗看我?妈在问你呢。」那样的眼神令她没来由的心慌意乱。真是的,在别人面前也不收敛点。

  「傻瓜,」魏怀玉不说话就怕人家当她是哑巴。「因为他的心愿必须靠你共同完成。」见萧子琳愣兮兮的,她马上补充说明,「生孩子懂吧?妈想抱孙子想疯了,要你们日夜匪懈,快马加鞭。」
  「怀玉,你就不能含蓄点?」
  「唉,这里又没外人。」老大不悦地白了魏母一眼,魏怀玉窝到一旁啃瓜子去。
  尴尬的耶诞夜,大伙瞬间话题一转,竟绕着她的肚皮说个没完没了。
  魏母为了奖励她,把压箱的十二件宝贝都拿出来了,那是各式制作精巧,质地上乘的珍珠、玛瑙和翡翠等昂贵且希罕的饰物。
  「收下来,」魏母笑眯着眼,说:「等你帮魏家添了孙子,我还有更棒的礼物给你。」
  魏母虽在柏林住了七千多个日子,骨子里仍是百分之百的中国八股老思想。
  萧子琳压力沉重的欣赏着手中的一条珍珠项链,随口问:「当初为什么搬到柏林来?」这里既没有他们的亲戚,又没有他们家的产业呀。
  「为了逃开一场纠葛的情爱。」魏母打开盖碗,轻啜一口茶,缓缓咽进肚子里,才说:「当初我和你爸爸原是一对情侣,和你妈妈是好朋友,要不是命运的捉弄,不会落得离乡背井。」
  萧子琳吃惊于她的直接和坦白,手中的珍珠项链差点掉下。
  「人生真的很讽刺。」她接着说:「当年我们痛恨极了你祖父母干预我们的婚事,而今,我却又固执的左右你们择偶的自由。告诉我,我错了吗?」
  「不,妈,您千万别自责,我……」
  萧子琳话声未竭,魏怀轩已起身抱住魏母,用温情抚慰她的不安和内疚。
  萧子琳得承认,这招比她支支吾吾的解释要有效多了。见魏母激动啜泣的痛苦模样,她这才恍然明白,为什么魏怀轩希望她能瞒住真相。
  「老太太,」周嫂拿着无线话筒走了进来,先朝魏母欠了欠身,继之将话筒交给萧子琳。「有位叫茱儿·克利的小姐打电话找你。」
  接过电话,萧子琳尚来不及出声呢,电话那头已迫不及待问:「琳达吗?可不可以出来一趟,我现在在……」
  「她好像喝醉了,」她向一旁的魏怀轩解释。「急着见我,不知什么事?」
  魏怀轩不放心她一个人前去,坚持送她到茱儿说的那家小酒馆。
  酒馆里相当嘈杂,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喝得半醉的茱儿。
  「你怎么醉成这样?」萧子琳扯开喉咙连续问了两次,她才抬起头来。
  「喔,你来了。」偏头一见魏怀轩她马上把嘴扁成一长条。「担心我诱拐了你的娇妻,非跟来不可?」
  「一个人在这儿过耶诞夜?」魏怀轩看了看四下,没见到任何熟悉的人。「到我家去吧。」
  「不要,我没脸见你妈。」茱儿站起来,把一纸大信封塞给魏怀轩,整个人又倒回椅子上。「你的全部家当,我帮你劫回来了。」
  「你做了什么?」魏怀轩连信封也没打开,就平静的转交给萧子琳。
  「没什么,只是想还你一份情。」茱儿醉得太凶了,讲起话来已经有些大舌头。「上回陈建良扯的烂污,我没来得及阻止,这回,我总算中途拦截成功。」
  魏怀轩刚想开口道谢,她又抢白道:「知道你的缺点在哪里吗?你太容易相信人了,我从来就不苟同你那套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混账原则。偷偷告诉你一件事,你这个老婆也是个骗子。」
  茱儿转头望向萧子琳。
  「对,不过这其中的原由我可以解释,但在这之前,你能不能先答应我一件事?喂,茱儿!」
  睡着了?
  萧子琳和魏怀轩合力将她送回她的住处时,已近天明。
  「替我宰了他,求你,绝不能让他死得太痛快。」茱儿从被窝里紧紧握住萧子琳的手,她说:「弄死陈建良这个人渣之后,打电话给我,我到台北跟你一起庆祝。」
  她不知道茱儿是怎么帮忙把那一大笔公款「抢」回来的,只有一件事她非常清楚,茱儿至今仍爱着魏怀轩。
  寒风中,他们驱车返回家中,魏怀轩把车子停在一处绿湖边,侧身将她抱个满怀,热烈的吻随之如雨点般落在她的眼脸、颈项,他的舌尖纠缠着她的。即使是他们最初的那一夜,他都没像此刻这般倾心狂爱着她。
  「你有话跟我说?」娇喘着紊乱的气息,她轻轻推开他,柔声问。
  魏怀轩汪洋也似的眼,有了一丝迟疑和闪烁,良久才开口。
  「不要报仇,不要去弄死谁,我……我愿意原谅他,以换取我们的一生一世。」
  萧子琳心口一恸,悲戚地偎进他的胸膛。那一夜,是她姐姐过世以后,她哭得最肝肠寸断的一回,哭到不能言语,不能呼吸。
  「如果姐姐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这样疼我,她一定非常非常安慰。」
  「如果她知道你为了她,做了糊涂事,她一定非常非常难过。」轻柔地为她拭去脸颊上的泪水,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两腮,他再度恳求,「答应我好吗?」
  「那……」用力把鼻涕吸回鼻子里,她孩子气的说:「你也答应我一件事,我们不要回台北请客,直接到澳洲度蜜月好吗?」
  「为什么?」
  「因为、因为……」
  她的吞吞吐吐实在启人疑窦。「因为花账太多,怕被追杀?」
  「不是啦,哪是那样,我只是……」再多的解释也化解不了他心中的疑虑,但他并不在乎,因为他已经拥有她的全部。
  在情爱的世界里,他已获得最终的胜利,并且下定决心,今后要当个无上的君主,狂妄的将她据为己有,直到天荒地老。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