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漾女人 第二十八章
  倒是杨珊珊那个矛盾怪人,实在看不下去陆家二老无药可救的心态,发起了飙,说了一大长篇重话,直说得陆父面红耳赤。
  「像她这样用心,就算木雕泥塑的人,都要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唯独你们竟执意装聋作哑,这是做人的道理吗?」火大了,她一气返回台湾去了。
  她的仗义执言并没有立即发挥效果,等到三个月后,陆昊的四肢灵活度让医院人员大感意外,奇迹似回复到近九成,陆家二老的态度才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那是一个冬日云雾艨胧的黄昏,充满灰涩与绝望的医院大楼外是喜悦热闹的圣诞气氛。没有阳光,没有蔚蓝流云的天空,飘着淡淡如雨似雪的冷冰冰寒意。
  陆父对着医疗大楼外一株高达十余尺的圣诞树凝望甚久,才徐徐转过身来,面向谷予轩。
  「这是一个艰难的时刻,要我这一大把年纪的人向你承认我错了。我把你圣洁的爱,鄙视为卑微的贪求,用粗劣的眼光批判你无瑕的情感,真是……我不敢请求你原谅,因为连我自己都没办法原谅我自己。无论你愿不愿意相信,我和你陆妈妈打从心里高兴有你这样一位儿媳妇,请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让我们为你和陆昊补办一个婚礼,如果你,不是……太恨我们的话。」
  谷予轩首度在他眸中找到陌生的慈爱眼神,不是没有感慨,只是那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我和你陆妈妈送你们的结婚礼物。」
  谷予轩打开包装精致的红色丝绒盒,里面是一只光彩夺目的钻戒。
  努力挤出自相识以来难得一见的笑容,陆父颤然地握住她的手。
  「欢迎你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

  是迟来的幸福吗?这幸福的感觉真是百味杂陈呵!
  「妈妈说,今年伦敦的春天来得特别早。」陆昊和谷予轩双双伫立在一座庭园前,仰望着平凡却无比净美的长空。「我想是因为有你,你是永远的春风。」
  她赧然地一笑,低头将自己的小手放进他的大掌,与他十指交缠。
  「我不在乎是为什么,我只在乎你,我的夫、我的爱。」换作以前,打死她也不可能说出这么恶心肉麻的话,但经过这些风风雨雨之后,她刚硬的心变柔软了,犀利冷冽的性子也萌生了浪漫的情怀。
  陆昊激动的搂紧她。「你怎么也不想想,万一我的伤好不了了,万一我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万一……」
  「就因为路上有失策,所以人生才更美好呀。」这是一个日本作家的名句。这段日子,她就是靠着这两句话熬过最艰困的时刻。
  「我何其有幸。」
  「我何尝不是?」她踮起脚尖,献上一记香吻,「为何带我到这里来?」
  「来看看我们的新住家。」陆昊领着她,从一道马可波罗门进入园内,迎面是四个造型可爱的小水池。「那天急忙赶回台湾,就是为带你到这儿来,没想到一场车祸,打乱了一切。」
  「你打算今后长住英国?」谷予轩忧心的问。
  「两头跑吧,台北的公司才开不久,总不能放着不管。」走过南侧的喷泉,他指着旁边两相对望的奇特雕像,要她特别留意右边那尊手臂倾斜的女神。
  天,她长得跟她还真俾!
  「这是我当初第一眼就决定买下这座古老庭园的主要原因。」
  「送给我的?」如此厚重的礼物,她怎能接受?
  「喜欢吗?’他顺手摘下蛇形湖旁初绽的粉红玫瑰花苞,插在她耳畔。「我现在终于明白何谓闭月羞花了。」
  「贫嘴。」穿过蔓草攀藤的崎岖回廊,来到屋子的宏伟正门,谷予轩立即被那股慑人的气势给震住。 「快进去看看。」
  随着陆昊踩上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时,她约莫有十秒钟的屏气提神,深恐一不小心就亵渎了华屋内的雍容典雅。
  「不要被它吓住,它只是一栋房子,你才是这里的主人。」他抓着她的手.快步拾级而上。
  幽谧的走道,顶级的浮雕壁纸,缀以似锦的繁花盆栽,简直可以和童话故事里的皇宫相比拟。
  「以后我们就要住在这里吗?」才两个人会不会太冷清,也太浪费了?
  「除了我们,还有芳姨。杨珊珊大概偶尔也会来叨扰几天,你知道的,她是个麻烦大王,哪会那么轻易放过我们。」
  「爸妈呢?」
  「他们嫌伦敦太冷,决定搬回台湾住。」他打开其中一扇巨型木门,房内正中央有一张大床,三面窗台纱缦轻扬,梨花木地板上铺着两块厚柔的地毯,令宽敞得惊人的卧房,添上一股舒心的暖意。
  谷予轩乡巴佬似的,望着房内的各式古董家具喷喷称奇。
  「过来。」陆昊目光中如炽的烈焰挟着澎湃的情潮。
  「什么?」她的神魂仍在虚无缥缈的幻境中游荡,反应迟顿地睇向他。
  「我要。」他如狼般地褪去她的衣裳,将她推倒在床上,焦躁的渴望像疾闪的火光,燎烧至她身上的每个细胞,每根血管。
  脱去上衣,陆昊一把提起她,让她与自己紧密贴合。这晚,他俩彻夜不眠,长久的疲惫和煎熬化为无尽的饥渴,他迫切探寻她的所有。
  她满足了,一切都是值得的。
  心中只觉暖洋洋,海阔天空,幸福绵长。
  窗外的阳光照耀在谷予轩雪白的肌肤上,无限诱惑地,令陆昊久久不忍稍离她美丽的胴体。
  「下个礼拜就开学了。」她睁大眼睛,急喘的说。
  「我会陪你一起回去。」从没发觉她是这么的妖魅,几乎看傻了眼。
  「还要陪我回家一趟,否则我妈妈要拿刀子杀过来了。」她咬着下唇,一个一个地在他胸前画圈圈。
  「要我怎么跟她解释?」舌头挑逗地轻拂过她的唇,他贪婪的要求另一次蚀骨的热吻。
  「你不需要解释,」谷予轩指着自己依然平滑的肚皮,「他会解释。」
  「他?你是指……老天,原来你……哈哈哈,什么时候的事,你怎么没告诉我?」陆昊跟中了头彩一样,兴奋得活像个大孩子手舞足蹈。
  「昨天晚上才检查出来。」
  「那你就不用回去念书了嘛,我这趟回去先帮你办休学。」
  「不行,我非把大学念完不可。」
  「你要挺着大肚子去上课?」他马上现出当丈夫的霸气,口气非常差。
  「有何不可?」人家她又不是未婚妈妈。
  「不行!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得了?我不同意。」
  他的声量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不可理喻。
  唔,一般夫妻争吵,泰半始于有了孩子以后。谷予轩静静望着陆昊那张喜怒交织的俊脸,暗暗祈祷上苍,千万不要让她头一胎就生儿子,更不要遗传到他老爸的专制跋扈,以及她这个做妈的火爆脾性,否则就麻烦大了。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