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人出租 第十章
  严格说来,纠缠孟轩昂的女人,到目前为止都还好解决,采瑶婚姻爱情顾问公司的成员都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在大家良好默契的配合下,采瑶一直工作得很顺利。
  目前孟轩昂身边两个最难缠的女人,一是罗莎,一是山田贞子。
  罗莎是轩昂在美国公司的合伙人之一,外形冷艳,个性强悍。据调查,这女人工作表现十分出色,眼光独到,只要是可以赚钱的生意,下手绝不手软,是个标准的女强人,而且一旦订下目标,就非达到不可。
  谢采瑶一直没解决掉她,就是顾虑到她合伙人的身分,怕牵一发动全身,影响到孟氏企业在美国的营运,所以不能用一般的方式草率行事。再者,罗莎人在美国,至少对轩昂没有直接的干扰,也就暂时压下这件事了。
  谢采瑶并不讶异罗莎会找上门来,就跟其它纠缠孟轩昂的女人一样,她们就是不相信轩昂会放弃她们,选择别的女人。
  依据小筝的心理分析,像罗莎这种个性的女子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她的出现,代表了会有一场龙争虎斗。
  「我是罗莎。」站在门口的她很自信地报出自己的名号。
  「妳好。」谢采瑶回以礼貌客气的微笑。
  那对锐利的美眸很快地上下打量她,虽然没明说,但那眼神已经表示了「不怎么样」的评价。
  她心下窃笑,如果美丽的外貌可以代表一切,孟轩昂老早选别的女人了,不会等到她出现。
  「轩昂不在。」

  「我知道。」不待邀请,罗莎径自进入,高傲的态度就像这里是她家似的,不把谢采瑶放在眼里。
  采瑶耸耸肩,跟这种女人计较只会显得自个儿器量狭小,两军对战最忌军心浮动,沈不住气是大忌,先看看对方出什么招。
  「Coffee? Tea?』or Man?她好笑地想。
  「就Coffee吧!」罗莎丢了句,用着对佣人的口气。
  嘿,她还真当自己是这儿的女主人啊!
  谢采瑶美眸一瞇,闪过一抹灿光,本来想开口纠正她客气点,不过最后由顽皮的笑容所取代。
  「那么妳要 Doppio Danesi 极品咖啡豆呢?或是 Emerald 顶级咖啡豆呢?还是要--」
  「意大利 Danesi 百年名店的极品咖啡豆?」罗莎惊讶地问。
  谢采瑶故作胡涂地回答。「是呀!」
  罗莎冲过来,一副没亲眼见到就不信的表情。「这些不是轩昂珍藏的咖啡豆吗?」
  「是呀,这可是选用巴西及中南美洲最上等的咖啡豆,依传统意大利 Espresso 配方混合而成,口感温润醇厚、浓郁香纯、不酸不涩、回甘特佳喔!」
  谢采瑶故意装不知道,还流利地叙述这些咖啡豆的产地及特色,只为了提醒罗莎一件事,自己平常不单是喝轩昂的咖啡,也从轩昂那里了解这些咖啡的特色。
  罗莎脸色极为难看,她知道轩昂向来有收藏顶级咖啡豆的习惯,并且视这些咖啡豆为宝贝,从不准人动他的咖啡豆,甚至连让人闻一下都舍不得。
  记得有一次,轩昂在办公室喝着自己的收藏,她以为自己是他亲密的合伙人,可以用这层特殊关系与他共享咖啡,谁知轩昂拒绝了,而且非常坚持。
  那是好脾气的他第一次展现出执拗,原本她很在意,后来发现被拒绝的人不她,山田贞子也是,所有朋友都是,就连他自己的亲弟弟也不给喝。
  既然没人例外,代表没人是特别的,并非只针对她,因此也就不在意了,想想不过是个咖啡豆而已,何苦计较。
  想不到,他竟然让这女人开他的咖啡罐,还任意享用。
  罗莎嫉妒又难看的脸色尽收谢采瑶带笑的眼底,她拿出这些咖啡,并详尽地叙述产地及特色,目的是提醒罗莎一件事,她谢采瑶才是这儿的女主人。
  「很棒对不对?」期盼赞美的大眼睛对罗莎眨呀眨的。
  她越这样,罗莎越不如她的意,硬是批评。
  「难闻死了!一点都不香,我平常喝的比这要高级多了。」其实她哈得要死,那扑鼻的咖啡香,一闻便知是极品。
  「降子啊,好吧,妳不喝,我就收起来好了。」她故意装出很可惜的样子,偷瞄到罗莎因为她要把咖啡收起来而脸色愈加难看。
  哈!活该!谢采瑶真想立刻跑到厕所去偷笑个够,这女人真的很爱面子耶!也幸好这样,不然把轩昂心爱的咖啡豆给她喝,真是糟蹋了。
  最后,谢采瑶为她泡了杯速溶咖啡,还是便利商店随便都可以买到的那种。至于自己,当然是喝轩昂的典藏极品,最好香到可以气死对方,而喝这么香的咖啡,当然要保持愉快的心情,每喝一口,她就停顿一下,感受那热热的液体在口中散开的浓郁气息,果真如轩昂所说的,有回甘的滋味哪!
  罗莎在一旁干瞪眼,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是她自己说不要喝的,见对方完全沈醉在咖啡香里,也不问她为什么来这里,令她又气又嫉妒。
  「妳不问我来此的目的?」终究她还是沈不住气。
  「啊,对厚,瞧,我居然喝得出神,都怪这咖啡太香了。」
  这话教罗莎听得更加咬牙切齿,不过一想到对方即将面临的命运,她反而扬起幸灾乐祸的得意笑容。
  「酒店上班的小姐,也懂得讲究喝咖啡的格调?」
  谢采瑶端着咖啡的手倏然停住,眼底闪过一丝震惊,但外表依然保持冷静,不带情绪的问:「酒店小姐?」
  「妳以前专门陪客人喝酒,据说还是酒店红牌不是吗?」
  谢采瑶轻笑道:「妳在说什么呀?」
  罗莎冷笑一声,即使对方装得再镇定,演技完美得无可挑剔,也骗不了她,有照片为证。
  她从名牌皮包里拿出一张相片晃了晃,啧啧称奇。「真厉害,十三岁就在酒店里混了,因为酒量好,又是幼齿,十八岁就成为店内红牌。」她故作佩服道:「看不出浓妆艳抹之后的妳,这么骚。」
  谢采瑶没了笑意,只是冷眼盯着罗莎,保持沉默。
  罗莎继续叙述她的光荣事迹。「交往过的男人无数,我算算,哇~~有五十几个耶,妳是花痴吗?」
  原来这就是对方来此的目的。谢采瑶端起咖啡继续品味,唇角微勾,无须猜测也知道罗莎会提出什么要求了,不外乎是用此要挟她离开轩昂。
  「不用念了,我的过去我比妳还清楚。」谢采瑶淡道,表情无一丝慌色。
  「呵呵~~妳满镇定的嘛,还是被吓得不知要做何反应了?」
  「一点也不,我不后悔我的过去。」
  对方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她?别忘了,她可是见过世面的呀,哪里这么容易就慌了。
  「妳不怕轩昂知道?」
  「我本来就打算找机会告诉他,只不过忙得没有时间,光是要帮他打发那些厚脸皮纠缠不清的女人就忙不过来了。」
  这指桑骂槐的话让罗莎羞愤交加,挂不住面子,既然话挑明了,也懒得拐弯抹角。
  「我劝妳识相点自动退出,轩昂在外面可是有头有脸的男人,要是让人知道他娶一个在酒店混过的女人,人家会怎么看他?何况出入酒店的大都是商场上的生意人,万一哪天在轩昂的商界朋友中遇到妳的老相好,自己的老婆居然曾经是朋友们的玩物,叫轩昂的脸往哪摆啊?尊严都被妳糟蹋光了。」
  谢采瑶淡淡说道:「这件事不劳妳操心。」
  「我是轩昂的合伙人,事业的共同体,轩昂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不准妳伤害他。」
  呵,说得慷慨激昂、义正辞严的,总归一句话,就是要她退出就对了,可惜她不是连续剧里会轻易受威胁的苦情女主角,为了怕男主角成为大众的笑柄,甘愿牺牲自己成全所有人,把自己搞得很可怜。
  歹谢厚,她没有当悲情女主角的兴趣,也绝不会为那段不光彩的过去感到羞耻,她的字典里没有「自卑」两个字,不管是好或不好的,都是她人生的一部分,做人最可悲的是活在别人的目光下而不懂得爱自己,她谢采瑶行得正坐得稳,自认对得起良心,才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她呢!
  「如果轩昂爱我,就会接受我的全部,若不能,我便离开他,这得由轩昂来决定。」
  罗莎气愤道:「这只是妳的借口,说穿了妳根本就不肯离开他,看准了轩昂好欺负是吧?这也难怪,凭妳没学历又没背景,还曾经是个酒家女,能钓到像轩昂这种有钱有外貌又老实的企业家,当然不可能放过了!」
  笑死人了,她谢采瑶根本不缺钱好不好!轩昂也不会这么肤浅。
  像罗莎这种女人,永远不懂真爱的定义,只会以金钱衡量价值,跟这种人解释只是浪费口水。
  「如果妳要说的是这些,我已经听够了,妳请回吧,不送。」
  对罗莎而言当然不够,她今天可是有备而来,先来通知一声是要对方自己懂得进退,不过看样子这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么也别怪她要狠招了。
  「妳不肯退出?好,我倒要看看,当妳那酒鬼父亲跑到孟家要聘金时,伯父伯母的脸色会有多难看。」
  谢采瑶一震,而罗莎则装模作样地收起桌上的皮包准备离开,当走到门口时,谢采瑶终于开口。
  「慢着。」
  门口傲慢的身影停下脚步,嘴角扯出得逞的笑,等着她下一句话。
  谢采瑶心情出奇的沉重,罗莎已经找到她的致命伤了,父亲是她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打从母亲在她十八岁时去世后,她便决定离开家,离开暴力的父亲,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
  这些年来,她一直躲避父亲的追寻,不想跟他有任何牵扯,因为父亲的存在只会一再伤害她,也伤害她周遭的人。为了跟父亲划清界线,她改了名字,也换了地址,没想到仍是被罗莎查出她的过去。
  遇到再大的阻碍,她都可以努力克服,但是一旦牵扯上父亲,事情便没那么简单了。她想象得到父亲为了要钱,会做出多不堪的事,她不能让父亲伤害轩昂的家人,这种痛苦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不需要拖其它人下水……
  「好,我答应妳的条件。」
  罗莎双目一亮,心喜道:「算妳聪明,先说好,妳可别反悔哪。」
  「我也要声明,我离开,是因为不希望我父亲纠缠孟家的人。」
  「我知道,我也不愿意轩昂的家人被妳那好赌的酒鬼父亲给打扰,所以才要求妳放过轩昂,我这么做完全是出自一片用心良苦。」
  这个死女人,说的比唱的好听,把自己的卑劣手段解释成做功德,搞不好杀人放火都会被她说成帮助人早日投胎的善行。也罢,只要父亲不找上门就好。
  「妳走吧,不送。」
  罗莎对她的逐客令不以为意,能达到目的比什么都高兴,临走前不忘刻薄一句。「好好享受妳短暂女主人的时光吧,希望今天过后,不要让我再看到妳出现在孟轩昂的面前。」语毕,带着胜利的微笑离去。
  客厅里,谢采瑶一个人静静地思考良久,想清楚了今后的方向后,便回房整理行李,留下一张字条,离开了孟轩昂的住处。
                
  采瑶走了,对孟轩昂无疑是一大晴天霹雳。
  第一个月,他疯狂地寻找她,但是她的住处空无一人,连家具都不见;到她公司去,员工说她交代完一些公事后,便说要办私事而离开了。
  她的离开令他恍如世界末日来临,深受打击。
  他终究还是拴不住她的心吗?努力了这么久后,她还是选择了离开他?!
  从她消失的那一天起,他脸上不再有笑容,性格一天比一天阴沈。
  第二个月,他开始自暴自弃,有时候把自己关在家里好几天不出门,有时候疯狂地工作,连觉也不睡,糟蹋自己的健康。
  第三个月,他借酒浇愁,头发不理,胡子也不刮。没有她的世界,活着有若行尸走肉,人都不像人了。
  他的改变令所有人吓到,也令家人担忧,谁来劝都没用。
  安慰脆弱的他,这时候是最佳时机。
  趁他在家里酒醉神智不清的时候,罗莎逮住了亲近他的机会,这时候男人通常最需要女人的安慰,也许她有机会可以和他发展进一步的关系,例如酒后乱性,她已经准备好了当他「乱性」的对象了。
  「轩昂,别喝了,瞧你醉的,都快站不起来了~~」罗莎放柔了语气,故意穿着一身低胸性感的衣服,倚偎着他的臂膀,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只要点着火苗,不怕他事后不认帐。
  孟轩昂躺在沙发上,闭着眼一点反应也没有,身旁堆着空酒瓶,一手还拿着喝剩的酒瓶。
  「轩昂?」她推了推他,只得到他一个翻身的反应后,再无动作,彷佛梦周公去了。
  「嗯!要睡也乱性之后再睡好不好,亏我等了这么久,还穿得这么性感,却给我醉得不省人事。那女人有什么好,身边有肉吃偏要捡菜根,真不懂得惜福!」她扁扁嘴低斥,而后灵光一闪,心想不如拖他上床,扒光他的衣服,隔天一样可以清算总帐。
  打定主意后,她便立刻执行,好不容易把人扶上床后,迫不及待宽衣解带,全然一副色女的模样,坐在他身上开始扒他的皮带,扯他的上衣,当要脱他的长裤时,突然一声轻笑传来,令罗莎大惊失色。
  「谁!」她喝问,门突然被打开,进来的不是别人,居然是山田贞子,以及她几名手下。
  罗莎脸色铁青地抓起地上的衣服,在慌忙中穿回身上,以湮灭证据。
  「堂堂罗氏企业的负责人,居然是一个乘人之危的女色狼,这事要是传了出去,恐怕会上各大报纸的新闻头条。」山田贞子讪笑道。
  「妳进来干么!」
  「这里又不是妳的地方,凭什么妳来,我就不能来?」
  该死!一定是孟家仆人放她进来的,早知道应该事先叮咛仆人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破坏她的好事。
  「我和轩昂是两情相悦,才不是妳说的那样!」摆明了抵死不认帐,反正没人看到。
  「忘了告诉妳,这里每个房间我都装了迷你摄影机,刚才妳所做的事从头到尾都被我的人拍下来了,过程真是香艳刺激,我很期待,当轩昂看到妳对他所做的事情后,会有什么反应?」
  罗莎听得刷白了脸,恍然大悟,原来山田贞子早就来了,却躲在暗处等她掉入陷阱,好卑鄙的女人啊!但是……她又怎么预料到自己打算做这些事呢?
  山田贞子邪笑道:「如果让轩昂晓得谢采瑶的离开是妳搞的鬼,那一定非常有趣。」
  她一听,大惊之下,立即领悟这一切都是山田贞子的计谋。
  「妳早知道我派人去妳那儿偷谢采瑶的资料?……不对!是妳故意将谢采瑶的资料泄漏给我的人!」
  「妳还不算笨嘛。」山田贞子不否认,甚至大方地承认。
  「妳好卑鄙!」
  「卑鄙的不是我忘了,别忘了,要脱轩昂衣服的可是妳,如果妳不做这种下流的事,我又怎么有机会录下来呢?」
  「妳想干什么!」
  「当然是威胁妳喽,咱们也斗了这么多年了,该有个胜负才是,轩昂是我的,请妳退出,不然我就公布录像带。」
  「妳--妳下流!无耻!」罗莎突然冲过去扑打她,歇斯底里的举动令山田贞子始料未及,也因此来不及躲开,被她狠狠甩了一巴掌。
  「贱女人!妳敢打我!」
  「我打妳怎么样,我还踢妳呢!」一脚再踹去。
  两个女人即刻扭打在一起,连山田贞子的属下都来不及阻止。
  「哼,我跟妳拚了!」
  「死丑八怪,我要抓花妳的脸!」
  「我才要毁妳的容,臭日本鬼子!」
  两个女人又抓头发又扯衣服的,人前的淑女形象全没了,说她们是疯女人一点也不为过。
  山田贞子气急败坏的,那些手下看她被欺负也不来帮忙,养他们真是白养了,搞不好养只獒犬都比养他们有用,才正要开口大骂,突然颈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掐住。
  现场叫骂声停了,她和罗莎惊恐地相视,因为彼此的脖子都被一只手掌狠狠掐住,并往上举高,力量大到让两人双腿都离了地。
  「轩……」
  「昂……?」
  脖子被掐紧,连出声都有问题,她们的表情恐惧更胜于惊讶,无法置信地瞪着那位掐她们像掐死鸡的男子--孟轩昂。
  孟轩昂凌厉的眸子来回瞪着两人,低沈冷凛的嗓音一字一字地自齿缝间进出。
  「原来是妳们两个搞的鬼。」
  原来他没喝醉?
  「把我的采瑶给逼走。」
  天!他的力气有这么大?
  「害她离我而去。」哇!好恐怖的表情!
  「失去了她,我怎么活下去?」他生气时有这么可怕?
  「没有她,活着也没意义。」简直变成另一个人了。
  「都是妳们两个害的。」
  跟平常的孟轩昂不一样。
  「我杀了妳们。」
  什么!!
  「唔……」
  「救……」
  恐惧挣扎的两个女人,痛苦得发不出声音,只能无助地惨白着一张脸,感觉掐住脖子的手正逐渐缩紧。
  他不是开玩笑的!原本那个温柔老实的孟轩昂跑哪去了?现在的他彷佛是恶魔的化身,让她们打从心底恐惧,袭身的寒意令全身颤抖不已。
  完了完了,她们真的会死掉!救命呀!!
  「大哥!」
  一进门就见到此景的孟轩辙,立刻飞也似地冲上前。
  「大哥!住手!你会杀了她们!」
  「死了最好,嘿嘿……」紧抿的嘴角扬起邪恶的笑容。
  「惨了!大哥老毛病犯了,根本听不进任何人的话,嫂子,妳快来阻止呀!」他对门口的谢采瑶叫道。
  谢采瑶傻愣愣地站在门口,若非亲眼所见,她还真不敢相信,本来还以为轩辙说得太夸大,没想到亲眼见到,连她都看呆了。
  「嫂子,妳还杵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阻止大哥呀!」
  「他……真的力气好大耶……」采瑶惊叹道。
  「我早跟妳说过了,大哥被惹毛后是六亲不认的,所以父亲一直告诫大哥不准用暴力,也不准他随便发脾气,就是怕他在盛怒下做出无法挽回的事。大哥失去妳后已经变了个人,现在更是疯狂了!只有妳能唤回他呀!」
  「好厉害喔,好像绿巨人耶,平常斯文弱不禁风的,一发飙起来就变了一个人,连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他……」
  「天呀,嫂子!现在不是叹为观止的时候好不好!会出人命的呀!!」
  「哈--妳们也有今天啊。」她忍不住坏坏地幸灾乐祸一下。
  「嫂子!」
  「好啦好啦,别叫魂了,我来帮忙就是了。」她走到轩昂面前,清清喉咙,说道:「喂,死鬼,我回来了,放她们下来吧。」
  没反应。
  「耶?他耳聋吗?」她疑惑地问向一旁忙得团团转的轩辙,一下子要扳开大哥的左手,一下子又扳开右手,都不知该先救哪一个。
  「再大声点,这时候他被怒气冲昏头,回不了神智呀!」
  这样啊,好吧。
  谢采瑶又大声叫了几次,但孟轩昂都没反应,彷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听不到她的话,害她十分苦恼,看来他深受打击哪!
  忽尔灵机一动,有了!
  她走向饭厅,搬了张椅子过来,爬上椅子,先做个深呼吸,然后将嘴巴附在轩昂的耳朵旁,轻声细语。
  「我爱你,老公。」说完,在他脸庞啾一个。
  孟轩昂全身一震,恍若石像被魔法点了一下便可以动了,他讷讷地转过头,盯着她的脸。
  「采瑶?」
  「厚!你终于有反应了!耳朵频率跟别人不一样是不是,大喊听不到,小声说反而听到了,真服了你,还不给我把人放下,不然不理你了!」
  孟轩昂立刻两手一松,丢人像丢东西一样地将她们放开,同时激动地抱紧采瑶。
  「妳回来了?妳真的回来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妳了!」
  「你是笨蛋还是国文造诣太差啊?我纸条上明明写说去办事情不用找我,你是看不懂喔!」
  「我以为妳不告而别……三个月都没妳的消息。」绿巨人的表情不见了,他恢复成原来那个老实好欺负的面孔,还可怜兮兮的说。
  「因为我在忙呀,我去办很重要的事,为了解决我那臭老爸,花了我好多时间呢,要先计划,然后布局,还有很多很多麻烦的过程要处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辛苦……唉,一时说不清,反正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现在你先告诉我,你干么掐住那两人的脖子不放啊?还有你为什么衣衫不整?」她指着地上,被孟轩辙轮流急救的罗莎及山田贞子。
  老婆问话,他乖乖地叙述一遍刚才发生的事。原来喝完酒后,他不想动,也不想理人,虽然知道罗莎和山田贞子都出现在他房里,但他一点都不想理会,直到无意中听见她们陷害她的阴谋,这才导致自己盛怒之下失控。其实他酒量好得很,根本千杯不醉,只因为怕喝酒容易情绪激动,所以从来不在人前喝,让人误以为他酒量差所以不敢喝酒。
  「笨蛋!我是那么容易被陷害的人吗?那是骗她们的好不好?免得她们拿这要挟你及你的家人,一方面也让我有充裕的时间去处理我爸爸的事,我可是十三岁就出来混,又一手创立婚姻爱情顾问公司的女强人耶!向来只有我设计别人的分,哪轮得到别人来设计我,笨!」
  听到她骂他就倍感亲切,只要她肯回来,随她要打要骂都没关系。
  「妳不会再离开我了?」
  「想得美喔!别忘了我们可是有签契约的,你想违约,小心我让你付出代价。」
  他欣喜若狂,搂着她的手劲更收紧了,靠近她的脸,深邃的目光又出现那种想占她便宜时才会有的狡黠光芒。
  「那……我想重拟一份新的合约,时间是一辈子,内容是可以亲亲、抱抱,还有随时随地可以做爱做的事--」
  「干么?想乘机勒索啊!」她气焰嚣张地质问。
  他的额抵着她的,又开始摆出他那出招便灵、屡试不爽的楚楚可怜表情,向她撒娇。
  「好不好嘛……老婆……我知道我给妳添了好多麻烦,也让妳受了很多委屈,可是人家就是不能没有妳嘛……刚才人家又差点被那两个魔女给设计,『小弟弟』差点就被欺负了……」
  「你在说我吗?大哥。」孟轩辙问。
  砰!
  一脚将那个杀风景的二弟给踢飞,省得破坏他向老婆灌迷汤的好事。
  见到那张忧郁无敌、可怜有余的表情,虽然明知是装的,但她就是抵抗不了。
  是上天注定吧,这家伙生来专门克她。唉,也罢!反正她也没差,要找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任由她欺凌的老公也不容易,何况若不待在他身边,怕哪天这家伙又给她惹出一堆麻烦,干脆就近看管省得麻烦。
  「好啦,看你可怜就答应你吧。」
  「耶!万岁!妳对我最好了!那我们现在先去公证好不好?」搂着未婚妻,打铁要趁热,他迫不及待有个名分好安心。
  「那么急做什么?我要先休息。」她命令。
  「好呀,先『办事』也不错。」
  「猪头!谁跟你说这个!」她脸都红了。
  「不如我做盘炒饭给妳吃?」
  哇……听起来好、心动。
  「然后妳脱光光,换我吃。」
  「……」
  听起来也不错……算了,就随他吧。
                
  路上尖叫连连,女人拔腿就逃。
  现在他看到对他抛媚眼的女人就想扁,遇到对他示爱的女人就想踹,再也不当乖乖牌了。
  敢对他发春,他就让对方「花轰」!
  敢对他放电,他就插对方双眼!
  一旦惹怒他,就要有亡命天涯的准备,例如现在。
  「救……救命啊……」衣衫不整的女人抱着衣服惊恐地逃跑,却被逼入了死巷,进退不得。
  「敢摸上我的床?妳活得不耐烦了!」青筋毕露的面孔无比狰狞,说他是魔鬼的化身一点也不为过。
  「我、我错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见你就忍不住勾引……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请你……原谅我!」
  「嘿嘿嘿--这些话到了阴曹地府去跟阎王说吧!」他已被魔鬼上身,不见血誓不罢休!
  「不!不要……救命呀!!」
  「孟轩昂!你又被鬼附身到哪里去了,别玩了!给我滚回来!」身后一声传唤,瞬间化去他全身的戾气。
  啊咧?
  他呆呆地瞪着手上掐住的女人,完全没印象自己做了什么。
  「喂,我干么抓着妳挤青春痘?」他问。
  被吓得脸色苍白的女人,吞吞吐吐地道:「你说……不见血……不罢休……」
  他皱眉,看看她的青春痘,果然被他挤出一滴血来。
  「死鬼,你还在蘑菇什么!快来帮我洗马桶!」
  双手一松,女人掉在地上,他则转身跑回去,漾开笑脸的俊容一片无辜纯真。
  「老婆~~我来了~~」
  【全书完】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