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实习记者 尾声
  一年后。
  维也纳的秋天是银杏的季节,满地遍野的金黄在薄阳下撒野,
  谨言漫步在一座校园里,银杏叶从树梢飘下来,形成一副浪漫的金色图画。
  这里是容格拜佛洛伊德为师时,一同待过的校园,放眼所及美得连全世界最好的画家也画不出来,让她怀疑容格拜佛洛伊德为师,是被这美丽的景色迷失心窍。
  屋美、树美、街美,人走在这里也不禁觉得自己美了起来,而唯一的缺点是——情侣太多。
  离开台湾已经一年多了,她还是每看见情侣就想起华慎行,真是糟糕啊!
  这一年多来,她刻意保持一种愉快的心情,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视觉上,而不去管脑海里翻搅的东西,可是,效果并不理想。
  只要她稍有疏忽,记忆便有如秋风扫落叶,把她刻意假扮的愉快和洒脱,一扫而空。
  她还是想念华慎行,只要脑海中一浮起他,她的心就痛不可挡,就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想。
  一年多了,他应该早就康复了吧?
  白天时,她会想:他现在在做什么?努力工作吗?还是带著新女伴到处剪彩?又变成媒体界的麻烦大总裁?

  夜晚来临,大脑则自动臆想:现在谁在他的床上?他以亲吻她的方式亲吻新女伴吗?
  结果,不管白天或夜晚,他都令她痛苦。
  想不到要从一份爱里抽身这么难。
  容格的足迹之旅已经是最后一站了,她却还没有忘记他,看来,只好继续流浪下去。
  她走在落叶翻飞的银杏道上,假装耳里听到了音乐,旁若无人的跳起舞来。
  唯有跳舞能替她驱离盘据在心头的痛苦,唯有把所有精力消耗一空,才能不再想他。
  跳舞的感觉很好,尤其当身边还有落叶陪伴时。
  她并没有刻意去踩什么舞步,只是不停的旋转著,像要把烦恼抖光般旋转著。
  跳了好一会儿,她发现身边有人加入,跟她一样只为旋转而旋转。
  然后,她的脚拐了一下,那个人随即接住了她。
  西方男子性感、温柔又多情,这将是一场浪漫而美丽的邂逅——如果她心中没有华慎行的话。
  “没事吧?”
  正要以德语道谢,她耳边飘过了中文。
  “你的头发长了,人却瘦了,谨言。”
  这语调熟悉得像午夜梦回时的温哝软语。
  谨言惊讶的挣脱那只手臂,不敢置信的看著那个男人。
  那男人留著落腮胡,穿著简单的呢绒单衣和泛白的牛仔裤,背著破旧的背包,看起来像刚入行的流浪汉。
  只有那双眼炯炯发亮,昭示他不是等闲之辈的事实。
  “我找了你一年。”华慎行轻轻的说,怕惊扰了蛰居在这句话里的浓烈思念。
  这一年来,他带著姚教授给的资料,跑遍了欧、亚、美各大陆,尝尽了千辛万苦。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在这最后一站,让他找到了她。
  水雾迅速占据谨言的眼,世界变成一片汪洋。
  她不敢稍动,怕这是美梦一场,一不小心便幻化成云烟,
  华慎行轻轻拉起她的手,轻轻握在温热的手心,“我可以,再追求你一次吗?”
  谨言看著他,滚烫的泪终于潸然而下。
  ♂〓♀  www.  xiting.org  〓  ♀  〓  www.  xiting.org  ♀〓♂
  “有她万事足”正是华慎行这半年以来最大的感慨,早知谨言对他这么重要,何苦绕这么大圈?  
  既然签证还没过期,他们就利用这段时间,手牵手心连心,环游世界去。
  华慎行一扫流浪汉的颓废模样,又变成个英俊飒爽的翩翩公子。
  “你确定要把胡子刮掉?”变装前,他问谨言。
  “干干净净的比较好看。”谨言不喜欢他的流浪汉造型,看起来有点狼狈。
  “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困扰耶。因为不管走到先进国家,还是落后国家,都有一堆女人来搭讪,我才留些胡子来挡。对了,如果有人来跟你抢男人,你怎么办?”他故意这么问,看她怎么回答。
  “我会告诉她,你已经名草有主。”
  “这个答案不错。”他笑起来,“但你可以更明白的说——他是我的男人!”
  “我会记住的。”
  两人相视而笑,连这种平凡至极的对话,都会让他们心里溢满幸福感。
  谨言也一扫先前的单薄落寞,变得健康红润又活泼,两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令人艳羡嫉妒。
  在世界各地游玩了半年,他们携手回到台湾。
  华慎行想第一时间带谨言去见父母,谨言心里却有几分迟疑。
  “别太紧张,我会站在你这边的。”华慎行紧紧地拉著她的手。
  “我们可不可以改天再去?”一下飞机就要面临这么可怕的考验,她怕因自己表现不理想,毁了他们两人的未来。
  “可以,但是你得给我一个日期,而且不可以更改。”这段时间以来,他已经慢慢改掉勉强别人的坏习惯了。
  飞机降落在桃园机场,他们一办好入境手续走到机场大厅,就看到久违的特助。
  “总裁,您回来了。”特助很恭敬的上来迎接,“姚小姐,辛苦了,”并接过他们手中的行李。
  “谁让你来的?”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今天回来。
  “自从您出国后,世界各地每家航空公司,都会将乘客名单传真到公司。”特助回答,“两位请这边走。”
  自从一年多前,华慎行出国后,阅读每家航空公司的乘客名单,成为他额外的沉重负担——他只能将它当作是当初没看好姚谨言的报应。
  华慎行拉著谨言跟在特助身后。
  根本不用多问,特助来接,当然是去公司。
  事到如今,谨言也不好坚持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她也算是见过风浪的人了。
  加长型豪华轿车一路开到华霙财团的办公大楼,穿越楼下那堆记者的采访车,才进入地下停车场。
  “开记者会?华霙出了问题?”华慎行心中开始忐忑,他老爸该不会把公司弄倒了吧?
  “两位请。”特助不答反笑,请他们上七楼,带他们进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记者的镁光灯开始闪动,SNG摄影机开始运转。
  华慎行和姚谨言并没有安排座位,他们只好站在一旁。
  “好了,主角到了,现在这个记者招待会正式开始。”华老总裁宣布。
  “华慎行,生于民国……”
  “爸,你在干嘛?”华慎行惊讶的阻止父亲,他老人家的行止太奇怪了,干嘛公布他的生辰八字?
  “姚谨言,生于民国……”儿子抗议,他就跳过去,继续念下一行。
  “爸,你在开什么玩笑?”干嘛调查谨言的生辰八字?
  “好吧,既然你们都不想听这部分,我们就自动跳过了,现在,华慎行先生,请你认真回答以下的问题。”
  华慎行啼笑皆非,他老爸在玩什么花样?
  “华慎行先生,你愿意收敛过去的花心和荒唐,从此只对姚谨言小姐一人忠贞,不管将来发生任何误会或冲突,都陪在身边照顾她,不弃不离吗?”
  华慎行呆若木鸡。老爸在做什么?他问这些的意思是?
  谨言也愣住,他老人家……
  “好,答案是不愿意。”华老总裁自作结论。
  “不,我愿意!”华慎行立即大喊。
  “好,记者们都听到了。以后请用十二万分的热忱和做善事的心情,来监督这个男人。”
  记者们莞尔一笑。
  “现在,请姚小姐认真回答以下的问题。”
  谨言眼中有水雾流转。
  “姚谨言小姐,你愿意原谅华慎行先生过去的花心荒唐,和他父母的判断错误,不管将来发生什么误会、冲突,都以华家的媳妇为荣吗?”
  谨言泣不成声。
  “华慎行先生,很遗憾,我必须宣布你被抛弃了……”
  “她愿意!”
  “我愿意!”
  在谨言回答之前,华慎行已经抢著替她回答。
  漫长的情路终于开花结果,两人泪眼相对,万千感触尽在不言中。
  “好的,那么,我就正式宣布,华霙财团开始筹备婚礼!”
  现场一阵欢声雷动,彼此追逐了近两年,这真是值得普天同庆的天大喜事呀!
  编注:别忘了,《爱情实习生》还有“爱情实习老师”、“爱情实习讲师”、“爱情实习律师”、“爱情实习医生”。
 
 
CopyRight © 2017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