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亲剪刀手 第二十六章
  「爹地又不是非要你不可。」她昧着良心说。
  「是吗?」他眯起黑眸,微透危险气息。
  面对他凶恶的嘴脸,她无惧地别开眼。「谁要你想不起香水的意义?」
  「重要吗?」拜托,不就是一瓶香水?为什么他的人生得靠一瓶香水?
  「当然重要,这个香水最原始的香料,是你配的。」
  「我?」连伯凯微讶。
  「那时候我从意大利带了很多香料来,原本是自己的兴趣,但看你好像很无聊似的,老是看着窗外,所以让你从里头胡乱搭配的。」却没想到他居然搭配出这么清香永弥的香气。
  「……我还是不记得。」记不记得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和她的想法吧?
  「想也是。」翁书雅勾唇轻笑着,拿起香水坠子。「你看得出来瓶身上头的镂空K金是在雕镂什么字吗?」
  他拿起来,很仔细地端详,却总觉得K金的部份不过是顺着羽毛状的瓶身雕出了羽毛构造罢了。
  「仔细看,上头写着中文的『自由』。」

  「真的耶。」这么一说,倒有几分像,只是字体看起来有点抽象。
  「那是因为我要给你自由。」她看着造型优美的瓶身,雾气泛出眼眶。「我原本打算要把你带回意大利的,但是看你老是看着窗外,像只被囚住的鸟儿,感觉像是渴望自由,所以,我就送你回家。」
  连伯凯不发一语地看着她。
  「但因为我想要自由,所以我去找你。」她的心被囚在那年的夏天,不解相思,她就得不到自由。
  在她的想法里,原本就是两种方案——若是他愿意接受她,当然是皆大欢喜,但他要是不愿意接受,她就会努力忘了他。
  现在,她是不是可以不要忘了他?
  「那么,我的自由呢?」他从口袋里掏出时空胶囊。「我的记忆被锁在时光胶囊里,你要是不说给我听,我要怎么得到自由?」
  翁书雅看见遗失好久的时光胶囊,怔愣半晌,盈在眸底的泪如雨水般滴滴滑落。
  「天啊,原来它在你那里。」她拿在手心里,紧紧握住。「我找了好久好久,终于找到它了。」
  她的宝贝啊,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找到的!
  看着她喜极而泣的脸,他不禁也微微感染了她的快乐。「这是你最宝贝的记忆,很遗憾的是,我居然记不得了,不过,庆幸的是,有你在身旁,你可以把一切都告诉我,填补我的记忆。」
  她眨了眨眼,泪水让她看不清眼前的他。「你想知道吗?」
  「那当然,那是我们之间最棒的记忆了,不是吗?」连伯凯笑吻去她的泪水,随即起身。「你等我一下。」
  她看着他跳下床,关上了灯,摸黑回到她的身旁,拿起他预藏的手电筒,准备朝底部投射光源。
  「不对,这个是要这样放的。」她拿着手电筒,起身到床边的柜子拿出一座雕工极为细致的灯座,将时光胶囊放在灯座上头,打开电源。
  霎时间,整个天花板上都是他俩的照片,照片中的两人笑得令人也想分享他们的愉悦。
  「好了,麻烦你慢慢告诉我,那两个月里,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事吧。」他拥着她往床上一倒。
  「你真的不恨我了?」她好怕眼前只是一场梦。
  「说什么恨呢?母亲的死让我很痛苦,但就如沈伯伯说的,我不该把母亲的死揽在身上。」他想了很多很多,最后的结论是——「我唯一确定的是,如果没有你,我这一辈子肯定是无法完整了。」
  「真的吗?」泪水掉得欲罢不能。
  「就是这种感觉才促使我厚着脸皮来找你啊。」连伯凯轻轻吻去她的泪。「别哭了,先告诉我,那两个月我们是怎么过的。」
  「你想听吗?」
  「我很想知道,麻烦你务必告诉我,尤其是你怎么有帝诺的那一段。」他笑得坏心眼。
  「你!」粉颜羞红,翁书雅抬起手作势要打他。
  「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很爱你?」他接住她的手,满足的吻上她的唇。
  「你说你不爱我……」唇角略微扭曲。
  「是吗?」只见他的手在她的额头上不断擦拭着。
  「你在干么?」
  「擦掉你的记忆,一切都从现在开始。」他随即坐起身,必恭必敬地打招呼。「你好,初次见面,我叫连伯凯,该怎么称呼你?」
  「……翁书雅。」她哭着,也笑了。
  「我爱你,请嫁给我吧。」他拉起她的手,在手背上烙下一吻。「也许我找不回记忆,但是我已经找到心动的原因了,就算忘了你千百遍,只要再相见,我还是一样会再爱上你的,不好的记忆,求你忘了吧,从现在开始,只要记住我很爱你,真的很爱很爱你,不要怀疑我对你的爱。」
  她听得满脸羞红,又是哭又是笑,不知道该拿他如何是好。
  「好了,继续刚才未完的事。」他动手脱去上衣。
  「什么事?」
  「帝诺的第三个愿望啊!」他性感地在她面前拉掉皮带,解开裤头,十足十的诱惑状。「你不觉得只有帝诺一个小孩太孤单了吗?」
  「但我想……第三个愿望应该已经实现了。」她小声嗫嚅。
  「我都还没动手……」顿了下,他突地意会。「难道说,你已经怀孕了?!」
  「大概吧。」还不是很确定,但应该是。「我也是今天才发觉的。」
  「要是我不赶紧化解误会,你该不会打算又偷偷把孩子生下来,然后过个六年再来找我吧?」老天啊,怎么会有这种事?!
  「……不知道。」她只是想看他的表现再做打算。
  「你!」他扑上她,发火地啃着她的肩。「你要怎么赔我啦?」
  他都欲火焚身了,她才告诉他这个消息,根本是故意的,这绝对是报复!
  「我们来说故事吧。」她想了下,笑得有点恶劣。「我告诉你,我是怎么有帝诺的好了。」
  连伯凯抬眼怒瞪着她,不敢相信她脸上还流着泪水,就对他说出这么挑衅的话。
  「原来这才是你的本性!」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她嘟起嘴,耍点小坏。
  「错了,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他开始动手褪去她的衣服。
  「喂,我可能怀孕了。」翁书雅羞涩地阻止,但不过是转眼间的时间,他便已经褪去了彼此的衣物,感觉着对方的体温,发出满足的低吟。
  「谁说怀孕了就不能?」别傻了!
  「可是……」
  「嘘。」
  「啊,坏蛋……」
  夜静寂,只余情人间教人脸红心跳的呻吟细细回荡。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男人泪之一《亲亲剪刀手》;
  02、男人泪之二《火爆冷皇》;
  03、男人泪之三《卖身管家公》。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