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园偷欢 番外篇二
  「你敢对他用刑?」言芹一介书生怎受得了如此对待? 匡云发绝不容有人伤害他。
  那人轻声笑了起来。 「黑水牢里没有私刑,你忘了吗?我是不会对任何人动刑的,了不起……」他的声音突然变得阴毒。 「不晓得一个人可以受得了几天不喝水、不进一粒米?」
  匡云发猛然一掌打向铁栏杆。 「你敢对言芹不利,我发誓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人沉吟片刻,百无聊赖地低喟了口气。 「说实话,与其在这沉闷的世间无聊至死,我倒想试试什么叫死无葬身之地。」
  匡云发怔愣。
  那人的叹息声渐渐远了。
  匡云发急忙大叫。 「慢着,让我与言芹见面。」
  「我没阻止你们相见啊!」不过隔着两道铁栏杆而已。
  「我要过去另一边。」
  那人想了一会儿。 「随你。」他话一落,阻隔匡云发与言芹的两道铁栏杆同时缓缓没入地下。
  等不及铁栏杆尽数消失,匡云发一个鹞子翻身掠近言芹身边。 「言芹,你怎么样?」他试着将他解下,却发现捆住他的铁链与铁栏杆同一材质,凭他一双肉掌根本无能为力。

  「把言芹放下来。」匡云发叫道。
  「那你娶不娶我妹妹?」
  匡云发咬牙切齿。
  「再见。」脚步声又远了。
  匡云发火冒三丈。
  脚步声倏忽再近。 「哦,忘了提醒你,为了预防你逃跑,将你押送至此途中,下人们喂你吃了不少迷药,所以说……数数日子,你已经睡了两天两夜。」易言之,言芹也被吊在上头同等时间了。
  匡云发俊脸煞白。 「言芹。」他踮起脚尖摸上他的脸,热呼呼,他分明在发烧。 「他都病了,你居然还如此对待他?简直不是人。」
  「那又如何?我妹妹又不喜欢他,他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但言芹是他的心肝、他的生命啊! 匡云发几乎气炸心肺。 「你快放了他。」
  「你的答案呢?」
  匡云发恨恨地道:「好,我娶。你立刻放言芹下来。」
  「没问题。」口哨声再起,将言芹高吊在横梁上的铁链再次转动,言芹的身体缓缓降落匡云发怀中。
  「言芹。」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匡云发感动得差点涕泗纵横。
  「顺便提醒你一声,别以为我松了禁锢你们就逃得出去,这儿可是闻名大陆的黑水牢,你敢妄动,死了可别怪我事先没警告过你。」这一回,那人终于彻底离去了。
  匡云发怒哼一声,抱着言芹来到原先他睡卧的地方。
  小心翼翼将言芹放在软榻上,他倒了半杯参茶,试图喂进言芹嘴里,可惜言芹牙关咬得太紧,喂茶的动作始终不成功。
  末了,他不得不一咬牙,张嘴含进半口茶,再徐缓哺入言芹嘴里。
  一点一滴,他终于喂完半杯茶,汗水也湿了一身。
  「言芹。」他扶起榻上人儿,双手抵住他背心,一股浩然内力源源不断注入。
  直到言芹红艳得不正常的脸色终于恢复正常,匡云发也累得俊脸惨白了。
  「唔……呼……」若有似无的呻吟逸出言芹齿缝。
  匡云发惊喜交加。 「言芹?」
  听到呼唤,言芹艰难地睁关眼,对不准焦距的雾蒙水眸努力了好半晌,才瞧见匡云发。 「云发……」他的声音好微弱,像随时会消失。 「你没事就好,你突然摔下去,吓死我了。」
  安慰的言词全是为了匡云发,匡云发一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牢房外,袁青电和袁痴心不约而同对着一名形态慵懒、举止闲散的男子拱手道谢。 「今朝有劳严公子了。」
  严公子随意一挥手。 「你答应给我一件不会无聊的物事,别忘了。」他是为此才答应帮袁青电设计匡云发和言芹的,初始还觉有趣,可一路玩下来,打个呵欠,他又开始烦闷了。
  「当然。」袁青电邪笑。
  严公子看了他一眼,摇摇头,边走边说:「天天设计人不无聊吗?唉!这世间到底有没有一件事可以让我永保兴致不减的?」他真的很闷很闷,连活着都嫌闷啊!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淘金系列之一《当街买夫》;
  02、淘金系列之二《临舟钓情》;
  03、淘金系列之三《凭栏诱君》;
  04、淘金系列之四《晓园偷欢》;
  05、淘金系列之五《情楼窃玉》。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