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舟钓情 番外篇二
  咕噜、咕噜、咕噜……
  好半晌,言芹终在右手边三尺处发现一连串的气泡。
  「云发?」他该不会不会泅水吧?言芹念往目标处游去。
  没错,匡云发的确不会泅水,因此他正在水里挣扎得像条濒死的狗。
  「云发!」言芹发现他的窘境,一张俊脸吓得都黑了。
  他忙不迭地游到匡云发的身边,一手抓住他的腰带,将他覆在背上。「你放轻松,我带你上岸。」说是这么说啦!可言芹光是抓住他就很吃力了,又哪来的力气救人呢?!
  匡云发忍不住苦笑。「算了,言芹,你背不动我的,还是放弃,自己逃命吧!」
  「开什么玩笑?」言芹怒吼。「你把我言芹当什么人了?我是那种见死不救的家伙吗?我们两个一起来,就要两个人一起回去,少一个都不行。」
  明知是他读书人的鼓气发作了,但匡云发就是感动!两手攀住言芹瘦小的背,一颗心暖洋洋的,好像有某种东西正在融化。
  言芹游得全身发抖、几乎要没力,还是拼了命地想救他。
  匡云发眼眶一阵酸。「言芹,你又救了我一次,但我怎能连累你呢?」

  「你敢乱来,我就不游了,一起沉下去。」他咬牙,摆明了就是死也不放弃。
  「言芹!」匡云发绝不准他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我说到做到。」他却万分坚持。
  匡云发不得不妥协,只能焦急地望着那看似不远、却又屡游不到的河岸。
  盲芹的脸色越来越白。
  匡云发心惊胆战。
  言芹泅水的速度明显减缓了,他的力气即将用尽。
  匡云发默数着离岸边的距离,三十尺、二十九尺、二十八尺……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个五尺,他就可以用轻功带他上岸,不须再拖累他……
  「言芹!」还不到目标,言芹忽然昏厥,笔直往河底沉落。匡云发不敢再迟疑,大掌紧揽他腰身,深吸口气,拔身出河面。
  怀里的人儿好沉,而对面的河岸好远。匡云发几乎绝望,那距离大大地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飞不到的,他和他终将成为水底腐尸两具。可是--
  一想到言芹温柔的双眼不再睁开、这副纤弱的身躯将永还失去温度,他的心脏就像要爆炸。
  「别开玩笑--」一声想喝似龙吟直冲九霄。匡云发鼓动体内全部的其气,在即将落河的瞬间,又硬生生地拔身飞起,终于跃过了河流,但却也失力地自半空中坠落。
  「砰」地一声,满天烟尘乍起,匡云发在跌了个五体投地后,不急着检视身上是否带伤,使忙着寻找言芹。
  「言芹、言芹……」终于在不远处找到他,匡云发松下一口气,连滚带爬冲到他身边。「言芹,你怎么样?」
  他没有反应,一张脸惨白恍若死人。
  匡云发忧心加焚,慌忙压出他腹内的积水,再探他的气息。「没有,他……」
  言芹不可能会死的,就算阎王想抢,他也不准。
  他仰天吸足一口长气后,俯下唇、度气进言芹嘴里。
  四方唇瓣方接触,一阵激电打进他心坎。「这是怎么一回事?」他喘着,手指摸向唇瓣,好热。
  但言芹根本毫无知觉,依旧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
  「难不成是我太紧张了。」匡云发觎着他发青的唇,不敢再迟疑,又是一口气渡过去。然后……「啊!」又被烫到了。
  「真诡异!」他不解地摸着头,却也不敢停下救人的动作,而且还因为屡被烫到而频频变换渡气的角度与方法。
  他渡得非常认真,以至连夕阳西沉、甚至言芹由昏迷中醒转都不知道。
  「唔……」言芹甫睁眼,便瞧见他一张大脸凑近算尖,大吃一惊。「你……」才想问他在做什么,他的唇又贴上来--。
  一股热气吹进言芹嘴里,他恍然大悟,原来匡云系是在为他渡气。
  他是加此地专注若想教活自己,言芹心头闪过一丝感动,伸出手指轻敲了敲他的腰。
  匡云发亳无所觉,持续为他渡气。
  「嗯……唔……」言芹终于受不了,在他不知第几度覆上他的唇时,手下微一使劲握上他的腰。
  「啊!」匡云发总算察觉,瞠大的眼瞪着地。
  本来只是渡气救人,也没什么,但当那四只眼相对时,两人突然发现他们目前的姿势有多嗳昧。
  随即,不可抑制的潮红在他两人脸上爆开。
  「哇!」他两人同声惊喊,却让原本只是轻贴在一起的唇,换了个更深切的角度紧紧密合,他的唇压住他的唇、他的齿撞着他的齿、他的舌勾动他的舌……
  然后,一阵尴尬的沉默开始蔓延,他们心跳加擂豉……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淘金系列之一《当街买夫》;
  02、淘金系列之二《临舟钓情》;
  03、淘金系列之三《凭栏诱君》;
  04、淘金系列之四《晓园偷欢》;
  05、淘金系列之五《情楼窃玉》。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