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天经地义 第二十二章
  她的手腕被人拉住,力道之大,迫使她不得不回眸,男人一脸“你不用再做任何无益之举”的无奈表情。
  “除非师父在这儿,否则一刻钟之后,一切都将回天乏术。”
  师父?他口中的师父是谁?
  只想找人帮忙,姚尔尔混乱的脑子无法思考,整个人动弹不得。
  华自芳又笑了,“我说的是此刻正在云游天下的江南第一名医阮江阮老先生。”
  她猛地扬首,“你骗人!”
  他敛起笑容,“端看你信不信我。”
  姚尔尔捂住了耳朵,整个人抱成一团球,不寒而栗。
  “我不信!我才不要相信!”
  她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不明白为何愈努力就愈错,她好乱好乱呀!
  华自芳的笑声触及了耳贝,穿透了她如经兵荒马乱般支离破碎的脑子,透着一股苦涩,她无意识地抬起头。

  “无论我做什么,你还是不信我吗?你真的就那么希望我永永远远消失在你生命之中,即便我想留下,你也不允许吗?”哀莫大于心死,他淡淡地说着,“算了。”
  怔怔望着男人经过身旁,姚尔尔的目光跟着他移动。
  但他没有灵魂,失去一切的背影,令她好想要尖叫,她用力拍打什么都挤不出来的喉咙。
  “等……”
  她已经什么都不能想。
  华自芳的脚步顿住了。
  “你说什么?”
  不要用温柔的背影拒绝她!
  姚尔尔泪流成河。
  “等等……”
  华自芳没有回头。
  “听不见。”
  她什么都不管了,除了他的背影,他决绝的话语,她什么也听不见、看不见了。
  或许,她疯了,彻底的疯了。
  这是错的,理智知道不该这么要求,但情感随即将残存的理智给用力推到一边。
  “等等,回来。”泪眼婆娑,什么都看不清了,姚尔尔伸长手臂道。
  忽地,一阵香气拥紧了她,紧得她浑身疼痛,她用力地拍打着那个她看不清,却爱疯了的男人。
  “你怎么能这么做,你怎么可以!你不可以,你不可以!”她胡言乱语着,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我当然可以,因为我是一个要把你骗走的拐子,所以我再下流的手段都可以使得出来。”
  男人似乎在说什么,耳边也好吵,但姚尔尔已经什么都不在意了。
  华自芳散发的沉浓七世不忘之香,如同七生不灭之情席卷了她的神智,汹涌巨大的海浪一口将她完全吞噬。
  七个月后,扬州。
  相较于北方的天气,即便过完了七夕,南方这里的天气还热得很,幽幽转醒的姚尔尔却只感到微微的热,倒是右手臂上压了个物事,让她醒睡之间不禁有些不解。
  才一睁开眼,印入眼帘的是一张仍旧让她一看到,便会心跳加速的俊美容颜。
  虽然近来已经比较习惯在一醒来就看到他,可是她还是会有一点淡淡的羞怯,目光柔柔调开。
  眸光一扫,才发现压在她臂上的原来是团扇,她不由得笑了。
  突地,团扇像有了生命的蝶翅扬起,上下拍舞,舞出阵阵清风,而男人略微低沉的迷人声音,也传入耳际。
  “我怎么也跟着睡着了?”
  华自芳揉着眼撑起额,神态更加柔情万千,能为怀中心爱妻子摇扇助眠,仿佛是他重要的职守。
  她阻止不了他要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温柔霸道,加上他那还有点困的倦样也好迷人,姚尔尔不禁羞红了脸。
  “这屋子里很凉,真的不用打扇了。”她没有移开眸光,只是非常不好意思地说着。
  打从回到扬州,生活起居大小琐事就以她的舒服为原则,立夏还没到就先收拾了宅里临塘边最凉爽的屋子,整个夏季在三面有水的降温下,倒也不如她原本以为会有的炎热。
  男人闻言浅笑了下,四目相对之际,迅雷不及掩耳偷香了下,本就脸色红润的娇羞人儿,几乎羞红成大红朱槿。
  “我也会热呀,顺便而已。”华自芳笑道,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今天早上来了封姊夫的信,今年的夏茶,还有一坛‘忘功名’。”
  每一个字都有听进去,但他口中的“姊夫”二字,代表她姊姊的丈夫,令姚尔尔还是很不知所措。
  “娃娃出生了吗?是男是女?”她柔声问,但声线提高了几度。
  华自芳摇头,“是特地来感谢你寄过去的小衣裳的,信上说大姊的娃娃挺刁钻的,硬是不出世,我接到信后,就差人再送了些花露过去。”
  姚尔尔闻言自然很开心,但不禁又有点小小的失落。
  娃娃,她这一生是注定无缘,但她却不是为了自己感到惋惜。
  察觉爱妻的神情有异,华自芳连忙低下头,迎上她的双眸,语气里有着浓浓的担忧。
  “怎么,还疼吗?今儿个不是不怎么疼了吗?”
  姚尔尔诚实地摇头,“昨儿个只有一点点疼,今天一点都不疼的。”
  闻言,华自芳松了口大气。
  “女人真辛苦,月事好磨人。”
  是的,正是月事令人不胜欷吁。
  华家人不知道为什么对她非常的疼爱,她只能猜华自芳铁定背着自己做了什么,她们才会爱屋及乌。
  不可能不愧疚,她其实没资格让她们对她那么好的。
  但在全家人齐心协力的调养之下,她的身体一天好过一天,更令人意外的,大前天,她在祖婆婆房里痛弯了腰,华家众人登时吓得鸡飞狗跳,后来才发现是她的月事来了。
  惊喜的同时,她不免也感到扼腕。
  情缘永不尽,是是非非都已成过去,不要再想,是他告诉她的,所以她就一心一意只看他以为回报地活在他的身边。
  “如果我不要那么自以为是,或许,咱们也能有自己的娃娃的。”她怅然道。
  闻言,华自芳打扇的手不自然地震了下。
  姚尔尔抬起头,想表达自己有多抱歉时,却看到他脸上一抹不同以往的笑容,只能用诡色来形容的笑容里,好似掺杂了分阴险。
  那种心机深沉的模样,从来不曾出现在华自芳脸上,但现在确确实实出现,不容她错认。
  来了。
  早晚得面对此事,男人从容一笑。
  “如果你身体支撑得住,想要娃娃的话,那咱们就来生娃娃吧!”华自芳自然不过的说,轻松得如同呼吸一般。
  好似没理解男人的言下之意,姚尔尔秀眉深锁。
  那决绝的一幕,她不敢或忘啊!
  “可是──”
  “师父说行医不可害人,所以不教我害人的药,从来没有。”不给她说话的机会,他一口气说完。
  仔细想了想他的话后,姚尔尔倏地瞪大了双眼。
  “那、那你喝的那碗五安汤──”
  “当然是胡诌的。”只知道药名的华自芳坦白地承认撒谎。
  事实上那是黄莲加黄柏,助他压制心火,好沉着应付这一局纷纷乱乱用的。
  “欸?!”
  “是的,我说谎。”
  “欸──”
  姚尔尔惊得拉了长音,比起自己月事来了,她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会骗人,而且还是骗她!
  笑着抛了团扇,一把拢住吓得浑身僵直的,但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小人儿,为了拥抱她的权利,华自芳毫不在乎他的人格蒙上污点。
  两情相悦却不能相守,天底下哪有这种歪理啊!
  “尔尔,我知道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他说什么?
  款款勒索着谅解,但惊吓过度,加上铺天盖地的浓香紧紧包围着自己,心醉神迷的姚尔尔哑口无言,完全无法反应。
  耳边又响起男人带着一点孩子气,让人气不起来的讨疼叹息。
  “哎,抱着你真的好幸福哪!”
  或许会融化吧!
  姚尔尔脑海自行浮现这个莫名想法的同时,好昏好昏,心神也酥麻无力的软至没有半分硬度的境界。
  他这个坏透了的坏拐子……
  算了。
  她有一丝恨恨地弃守疆城,让他一块又一块的攻占她,她从来都抵抗不了他,也撼动不了他。
  幸福呀,原来就是心爱男人不能自己的笑叹。
  今儿个只能傻眼的姚尔尔,又多了解了幸福一点点。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一个肚子几门亲之一《温柔天经地义》;
  02、一个肚子几门亲之二《着魔不由自主》。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