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 第十章
  最大的意外之喜是,聘请店员的贴一粘出,即时有人应征,且多数是卑诗大学学生。
  如心选中一个红发绿眼的美术系毕业生史蔑夫。
  大妹一见,呆一会儿,“什么,是男生呀?”
  如心笑:“缘缘斋没有种族性别歧视。”
  二妹颔首,“姐姐做得对,阴盛阳衰,不是办法,现在多个男生担担抬抬,比较方便。”
  史蔑夫好学,像一块大海绵,吸收知识,又愿意学习粤语与普通话,如心庆幸找到了人。
  这时,有客人想出售藏品,“家父去世,留下几件器皿,能不能请你鉴定一下。”
  如心连忙推辞,“你拿到苏富比去吧。”
  “几件民间小摆设,大拍卖行才不屑抽这个佣,我打算搁贵店寄卖,四六分帐。”
  如心还来不及回答,只听得史蔑夫在身后说:“你四我六?”
  如心吓一跳,还没来得及阻止,那客人已经大声答好,欣然而去。

  如心吓一跳,这,缘缘斋可不就成了黑店吗?
  史蔑夫好像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笑道:“放心,人家还三七拆帐呢。”
  “那么厉害?”如心不置信。
  史蔑夫却甚有生意头脑,“我们需要负担铺租灯油、火蜡、伙计、人工,不算刻薄了。”
  如心笑,“你是我所认识唯一会计算成本的艺术家。”
  “我不想捱饿。”
  “你不会的。”
  “周小姐,你揶揄我?”
  “啐!我称赞你才真。”
  半年下来,不过不失,没有盈余,亦无亏蚀,打和。
  大妹怀疑,“姐,你有无支薪?”
  “有。”
  “支多少?”
  “同史蔑夫一样,支千二。”
  “史蔑夫有佣金,你有什么?”
  “这——”如心摸着额角赔笑。
  “一千二,吃西北风!”
  二妹也接着说:“叫许大哥来核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可是许仲智摇头兼摆手。
  “我才不管这盘闲帐,能做到收支平衡已经够好,周如心自有主张,我不好干涉。”
  如心就是欣赏许仲智这一点。
  两个妹妹哗然,“将来我们也要找这样宠女友的男朋友。”
  许仲智同如心说:“记得衣露申岛住客王先生吗?”
  如心答:“当然。”
  “他想见你。”
  “在岛上见面?”
  “是,原来这半年他一直在岛上居住。”
  “噫,我还以为他是个大忙人,衣岛只作度假用。”
  “本来是那样想,不知怎地,一住便舍不得离开。”
  如心讶异,“那么,他庞大的生意帝国又怎么办?”
  “据说已陆续发给子孙及亲信打理。”
  “呵,有这样的事,我愿意见他,一起喝下午茶吧。”
  “我帮你去约。”
  片刻回来,小许说:“他明日下午有空,你呢?”
  “我没有问题。”
  第二天,来接他们的仍是罗滋格斯与费南达斯。
  一见如心,热情地问好。
  见他们精神状况良好,如心知道王先生待他们不错。
  船到了,王先生已在码头附近等。
  如心一下船便说:“王先生,怎么敢当。”
  王老先生呵呵笑,“周小姐我好不想念你。”
  他与她一起走进屋内,如心一看,四周围陈设如旧,好不安慰。
  “王先生你一直一个人住这里?”
  “不,孙子们放暑假时才来过,我在泳池边置了个小小儿童游乐场,你不介意吧?”
  “王先生你别客气。”
  他为她斟茶。
  “原本我添了个苏州厨师,他过不惯岛上生活,请辞,只得放他走。”
  “吃用还惯吗?”
  “还可以,我很随便。”
  “越是大人物,越是随和。”
  “周小姐你真会说话。”
  如心连忙站起来欠欠身,“我是由衷的。”
  “看得出来,周小姐的热诚是时下年轻人少有的。”
  如心笑笑,“王先生叫我来,是有话同我说吧。”
  这时,马古丽满面笑容过来递上点心。
  王先生答道:“没有什么特别的话,只不过趁有时间与周小姐叙叙旧。”
  “那很好。”
  但是如心注意到他其实的确有话要说,他拿起杯子,喝一口茶,停了下来。
  如心耐心等他开口。
  是这一点耐心感动了所有老人吧。
  今日的年轻人总算学会尊重儿童,可是对老人仍像见到瘟疫。
  如心自觉幸运,她所认识的老年人都智慧、讲理、容忍。
  王先生终于开口了,“周小姐,你住在这岛上的时候,可有发觉什么异象?”
  如心不动声色,“异象?没有呀。”
  王先生笑笑,“也许迹象并不显著,你给疏忽掉了。”
  如心小心翼翼,“王先生你举个例子。”
  “好的,譬如说,周小姐,你可有听到音乐?”
  如心笑一笑,一本正经地答:“开了收音机,当然听得到音乐。”
  “不,”王先生放下茶杯站起来,他走到露台,看着蔚蓝色大海,“不是收音机里的音乐。”
  如心一凛,不出声。
  “下午、黄昏、深夜,我耳畔时时听到乐声,我心底知道,那并非出自我的想象。”
  明人跟前不打暗话,如心脱口而出,“可是听到一首叫‘天堂里陌生人’的歌?”
  王先生转过头来,十分诧异,“‘天堂里陌生人’?不不不,我听到的是苏州弹词琵琶声。”
  什么!
  “周小姐,你没有听过弹词吧?”
  如心不得不承认,“没有。”
  王先生笑了,“也难怪你。”
  “可是我知道它是一种地方戏曲,戏曲传诵的多数是民间故事,像庵堂认母,像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王先生鼓掌,“好得很,一点不错。”
  如心温柔地说:“王先生,你不可能在衣露申岛上听到苏州弹词。”
  “我也是那么想,其实我对弹词并不熟悉,只在童年时与大人参加庙会时听过。”
  如心问:“什么叫庙会?”
  “嗯,是乡下一种庆祝晚会,多数于节日选在祠堂或庙前空地举行,请来戏班表演,供村民欣赏。”
  如心点头,“啊。”
  那种温馨的记忆迄今犹新,依偎在大人怀中,吃炒青豆、豆酥糖,耳畔是歌声乐声,虽然不十分懂,也觉得如泣如诉,抬起头,看到满天星星,远处有流萤飞舞,大人用扇子替我赶蚊子,很快,头便枕在母亲膝上熟睡……那真是人生最快乐无忧的一段日子啊,每当我遭受挫折心烦意乱之际,我便想,假如时光永远停留在孩提不要前进便好了。
  如心微笑,王氏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富商了,几乎没有不可达成的愿望,只除出这项心愿。
  由此可知,金钱并非万能。
  “周小姐,没想到刹那间我便垂垂老矣,最近住在岛上,可能因为心静,耳畔老听到琵琶声,啊,我是多么怀念母亲。”
  “她一定非常慈祥。”
  “是,她爱穿雪青色褂子,梳髻,缠足,一张脸雪白……”
  一定是半个世纪以前的事了。
  王先生的声音低下去。
  过一刻他的精神又来了,“我还在岛上见到不应该见的人呢。”
  如心抬起头来,苗红!
  “我见到我爱慕的小表姐。”
  如心放下心来。
  “周小姐,我那小表姐是民国初年第一批上学的女学生,我看见那时候的她,她在泳池边向我招手。”
  周如心一直脸带微笑。
  “周小姐,你可会解释这是何种现象?”
  如心轻轻说:“王先生,这个岛,原本叫做衣露申。”
  “是,我知道。”
  “一切都是我们的衣露申。”
  王先生忽然说:“不,生命本身就是衣露申。”
  “在这个岛上,你想见什么人,你都可以见到。”
  王先生叹口气,“我累了,这么多年在商场的征战使我虚脱,我想见母亲与小表姐,她们会不会接我同去?”
  如心不动声色含笑按住王先生的手,“还早着呢。”
  王先生也笑了。
  这一谈,天色已经暗了。
  “周小姐,希望你可以常来看我。”
  “你若不怕我打扰,我每月可来一次。”
  “那最好不过。”
  “冬季将临,王先生会回台湾过年吧?”
  “那是一定的事,家人不会放过我。”
  他送如心到码头,身后跟着的仆人也向如心挥手道别。
  如心上船去。
  许仲智一直在舱内等她,他在看一本小说消遣。
  如心问:“是个好故事吗?”
  “还不错。”
  “说些什么?”
  “一个人成天生活在幻想中,根本不愿回到现实世界来。”
  如心点头,“我们都对现实不满,无论得到多少,我们都还有遗憾。”
  “王先生有何话要说?”
  “他难得有心静的时候,在岛上度假,回忆到幼时无忧无虑的时刻,向往甚深,乐而忘返,几乎沉湎。”
  “他有无见到黎子中与苗红?”
  “没有,他不认识他们,他想念的,自然也并非是这两个人。”
  “对,”小许笑,“各人的幻觉不一样。”
  如心温柔地问:“等了我那么久,不闷吗?”
  “我才接到一个好消息。”
  如心意外,“是何佳讯?”
  “出版社有通知来,你的原稿将予整理出版。”
  “啊!”
  “合同很快会寄到,请你签名授权。”
  “这真算是好消息。”
  “你若打算改写结局,让黎子中与苗红见到最后一面还来得及。”
  如心却说:“不不,我不想再改动情节。”
  许仲智颔首,这是她的故事,由她作主。
  他俩的故事,则由他们作主。
  船离开码头,往前直驶。
 
 
CopyRight ©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