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情画意 第十章
  她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内心莫名的疼痛,身上唯一一件他的睡衣,在他俐落的解开钮扣后滑落在床上……
  他温柔的让她躺下,一双大掌早已抚遍她丝绒般滑嫩白晰的身子,他的吻离开她的唇,滑下她细长的玉颈,忽轻忽重的细碎的吻,缓缓侵向她纤瘦的雪白的香肩,亲吻向她丰盈柔软的胸部,温暖的手不时安慰她颤抖不已的身子……
  一轮银辉拉长了影,温柔地包围床上深情缠绵的两人……
  「啊……啊……」
  窗纱轻轻飞起,卷入了热情的呻吟里。
  这晚的夜,且短且长,春宵不尽。
  蝉唧唧叫个不停,偶尔传来几声不知名的虫鸣附和。她趴在床上,听了好久,就是没力气爬起来,身子仿佛虚脱了,连眼皮都掀不动。
  又不知过了多久,唧唧声少了,虫也不唱了,但室内依然维持着清凉的舒适的温度和适眠的幽暗,不曾有阳光倾泄进来过……什么时候了?
  「嗯……厉风……」眼睛张不开,她慵懒地翻个身依偎过去……空的?她倏地惊醒,爬了起来,猛一动,全身酸痛……「厉风?」
  房内一片清暗,原来是挡阳光的窗帘拉上了,舒适的温度也是因为空调打开了的关系。
  一股暖意上心头,融化了她脸上的慌张表情,她坐在床上,又呆了会儿,又趴倒在柔软的被子上安静了好半晌,又抱着被子翻了一圈傻傻地笑着。

  在床上赖了半天,直到有说话声进入耳里,她才重新坐了起来,狐疑地望着那扇关着的房门……
  「……特地给你们送午餐来了,放冷了不好吃耶,我去叫她起来。」是湛炘元故意放大的声音。
  方知画吐了吐舌头,赶紧爬起来。
  「少多事!快点吃,吃完了快滚!」雷厉风似乎相当火大,听得出来,大概有人不请自来。
  「我说你这个雷禽兽,想也知道给你逮到机会了,你果然狠狠折腾了人家一整个晚上吧?可怜的我的小知画哦。」
  「鬼是你的,你给我闭嘴!」
  方知画拉开一点光线,脱下睡衣,换回带来的衣服,一张脸儿红通通地,双手在抖……完蛋了,她不敢出去了。
  「你适可而止了,我可不想在这里医你。」何名儒淡淡的扔下话,「厉风,我带这只回去,你们也别太晚下山,下午可能有雷阵雨。」
  「多谢了。」
  「喂!你说这只是什么意思?别把我和这只的等级——等等,别拉我啊!知画,亲爱的,我买了你最爱的水饺来了,好歹出来亲我一下……呜!你这只没品的死禽兽,你敢踢我——」
  「不送。」
  砰、砰、砰……有下楼的声音,不过好像是滚下去的。
  没多久,听见车声,车子扬长而去。
  「呼……」真的,松了口气。是很喜欢他们,但是这个时候见他们她会脸红呢。
  走进浴室,重新洗了一个澡,换了一件花色无袖洋装,她打开房门。
  有水饺啊……
  她住的地方,是以前舅舅单身时候买的小套房,只有十坪大,不过卫浴、厨房一应俱全,还有一个小阳台,使用起来也很方便。
  她舅舅和舅妈都相当疼她,舅妈以前就经常带一些自己煮的东西过来给她,深怕她饿着了。她住在这儿,他们也不收房租,她只支付水电费而已,实在很幸福。
  太幸福了,所以,当雷厉风在餐厅自信满满、自以为她会答应的提出要帮她搬东西到他那儿,以后他们就一起住时,她马上一口回绝。
  「不行!」吃饭耶,提这种问题会害她消化不良的……还好她现在很饿,不要紧。
  他停住动作,扔下了刀叉,森冷的目光瞪向对面——
  「……不行?」都是他的人了,她还敢连考虑一下都没有就悍然摇头,她这是什么意思!
  「对啊,不行,跟你住在一起,我就没有机会了。」她撇头看了看,还好刚才送餐点进来的服务生已经出去了。
  「什么机会?」他不吃,也不许她吃,从她面前端走了餐盘,害她的叉子落空。
  她撅嘴瞪住他,本来还可以把话说得婉转一点,现在不了……不用修饰了,她放下刀叉,直接跟他挑明,「我还年轻,当然是不能放弃下一个男人会更好的机会了。」
  「你想都别想!」他毫不留情的吼过去。
  害她闪了闪,擦了擦脸……不知道有没有他的口水?怎么那么容易生气啊,那她还是当作开玩笑好了。她端起一脸笑,「唉,你别生气嘛,人家说有梦最美,你也希望我一直都美美的吧?」
  「敢再说一句,我就叫人去厕所拿盐酸!」
  要毁她的容?她睁圆了眼,两手捧住脸颊,「雷厉风,你这种行为是恐吓耶,小朋友不可以学哦。」
  「不准嘻皮笑脸!给我正经解释清楚!」不跟他一起住,她是以为他的女人还有人敢追?
  「唔……可是你提出这么不正经的要求,要人家怎么正经得起来啊?」真是的,他这个人只要火气一大,就又变成那个唯我独尊,只对自己宽容,特别苛求别人的霸王了。
  只不过她柔柔的声音,教雷厉风很难维持火气,只维持住一张恶狠狠的脸皮,「你少给我装疯卖傻哦,方知画!」
  「哪有?不然你说,未婚同居是很正经的行为吗?」
  呃……这个……他抱起胸膛,一脸困扰。不过,反正不说出去……
  方知画瞋他一眼,故意甜甜的喊他,「亲爱的,你也知道我现在住的是舅舅的房子,舅妈也三不五时给我送吃的,如果和你同居,他们迟早会知道,那他们会很心疼我耶,乡下的爸妈如果知道了……那后果我就更……不想说了。」因为说出来他会乐死,而她会哭死。
  不难想像她妈一定丢一句「好好享受人生」,就从此把她给「踢出家门」,她忍不住全身发颤。
  见她抱着自己一身冷颤,他赶紧起身过去环住她,语气里充满歉意,「我知道了,我不再提了……」
  她眨了眨眼,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缓缓扬起笑容,把他抱住,「厉风,不可以让舅舅知道我们交往的事哦,他也是我们公司的人,你和我约定过的,对吧?」
  哪里对了?他放开了她,又抱起胸膛睇视她。
  「那是一开始吧?为什么现在还得遵守?」他刚刚才想起他还可以去拉拢她舅舅,哪可能听她的,笨蛋。
  听他冷冷的语气,是打算反悔不成?她眯起眼,回过头去把她的餐盘端回来,拿起她的刀叉,她若无其事的说:「那,我也可以陪同事去吃饭喝酒……联谊啰?」
  「你敢!」他扳过她的肩膀。
  「那你要不要遵守嘛?」她颦眉晃着叉子对他指指点点。别干扰她吃饭嘛,她很饿耶。
  心里闷到不行,他磨牙切齿几乎把她给瞪死,如果他没有遵守约定,他敢肯定她一定每天和他玩捉迷藏了……胃部微微抽疼。
  「真搞不懂……我为什么会喜欢上你?」明明外头多的是任他挑选,不会和他唱反调的女人。他放过她,坐回对面去。
  「这你怎么能问我,那是你自己的问题耶。」她叉了一块鱼排放进嘴里,总算可以好好吃东西了。
  「……那你又为什么喜欢我?」他贼兮兮地笑着探问。一定是他俊俏迷人的外表吧?
  她脸一红,随即甩过头去,「这是我自己的问题,没有必要告诉你。」
  他扯起眉头,「你这是什么口气?方知画,你今天很不乖哦。」
  「是你才奇怪好不好?吃饭时间耶,老是提一些消化不良的问题。」居然说她不乖,哼。
  「消化不良?我看你很吃得下嘛,再来一只烤乳猪够不够啊?」像她这样囫囵吞枣的吃法,才是消化不良的主因,少推卸责任了。
  「好啊,我外带去孝敬舅妈。」借花献佛,她是不介意的。
  唉,拿她很没辙,不过没关系,一会儿回家她就知道了……
 
 
CopyRight © 2018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