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旁人来说媒 第三十一章
  若尘的确不在台湾。
  说来讽刺,如果那天他在机场肯多陪雪莉一会儿,而不是焦急的赶着回家,那么他就会看见若尘了。
  又或者如果若尘早一刻到达机场,那么现在她也就不会一个人独坐在公园里。
  自从离开谷正凡后,若尘发现自己最常做的事就是发呆。
  就好像她身体的一半还留在他身边一样,明明是她受不了心里疯狂的嫉妒和恐惧,才会逃也似的离开他,现在却又像个傻瓜一样,满脑子都是他。
  就连空气里都充满了他的影子,不管她做什么,很难不想起他。
  就连洗澡、吹头发,这种理所当然自己可以做的事,对习惯了由他来做的她,就像是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寂寞感。
  好几次,她几乎想不顾一切的奔回他身边,她不在乎他虚情假意,只希望能够待在他身边。
  若尘对这样的自己感到悲哀极了,她变得和她母亲完全一样,或许她心里早就明白,所以潜意识里才会一直逃避。
  结果,命运还是无法逃开。
  又或许不是命运,而是曼琳。

  如果不是因为曼琳,她就不会遇见谷正凡,也就不会了解爱情的酸楚,不会了解心碎的痛苦,她还是会像从前一样麻木的过日子。
  振作一点吧,若尘,忘了他吧,忘掉对他的爱,忘掉对他的渴望,彻底的将他从记忆中拔除吧。
  若尘哀痛的闭上眼睛,他的脸却依然鲜明的从黑暗中浮了上来。
  她用手臂紧紧的环绕自己瘦弱的身躯,却更加感到空虚和孤独,是她自己放弃的不是吗?
  是她懦弱的选择逃开的不是吗?而现在,再也没有强壮的手臂可以拥抱她了。
  每当想起这时候的他或许正拥抱着别人,她就感到极度的悲伤和愤怒,他是不是会像给予她一样的热情去爱抚对方?他是不是会用同样的温柔在对方耳边细语?
  她平空想像的画面一直折磨着她,心中翻搅的妒火让她痛苦不已。
  之前她一言不谅解母亲抛下她自杀,但现在她了解了,母亲并不是不爱她,只是没有勇气面对失去爱情的悲痛和绝望。
  而现在,她深切的了解到,那种痛楚有多么的深刻了。若尘绝望又哀戚的想。
  突然,一道人影遮住阳光,若尘惊讶的抬起头来,站在她面前的居然是那张日日夜夜折磨着她的脸孔。
  这是幻影还是梦?
  若尘失神的看着他的脸,一直朝思暮想的他就在眼前,她多想伸手触碰他,多想要告诉他她爱他,多想要他永远陪在她身边,她不想再孤孤单单的过日子了,可是她的手却有如千斤般沉重。
  距离她不告而别,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她的眼圈浮着淡淡的黑影,脸色苍白,看来她并不比他好过。
  「你这样逃,到底想逃到哪里去?你就不能老实一点的面对现实吗?」他压抑着想拥她入怀的冲动,柔声质问道。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她恍惚的呢喃。
  「就和你逃避的理由一样。」他蹲下身,一手轻抚上她的颊。
  他的低语让若尘因过度的冲击而僵住,她逃走是因为她爱他……他追她的理由,难道是因为他爱她吗?
  「不可能……」若尘无法置信的喃喃自语。「你不可能知道我为什么要逃。」
  「爱上我有这么恐怖吗?吓得你非得逃得这么远?」
  看到她惊愕的表情,谷正凡忍不住笑了。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爱我吗?小傻瓜,我那么「费尽心思」的让你爱上我,你怎么可能还逃得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让我爱上你?」
  「既然我无法自拔的爱上你这个高傲的美人,当然也得让你爱上我才公平,不是吗?」
  她不敢相信,她作梦也没想到会从他口中听到这句话,自从离开他之后,她的泪腺一直呈现松弛的状态,而现在,她再也没有办法用任何矫情的话来掩饰她脆弱的泪腺了。
  若尘轻轻的啜泣了起来,可是她不在乎。
  他说他爱她……
  他真的爱她吗?为什么她觉得那么难以相信?
  「雪莉……」
  「雪莉?」谷正凡惊讶的问道。「你见过雪莉?」
  「在你公司。」
  啊,原来她看见了……所以才会误会。
  「她对我说她是你的爱人。」
  她脸上的痛苦让他心疼。唉,这个雪莉。「你为什么不问我?」
  若尘咬着唇默默不语,她不问是因为她不敢,她怕从他口中听见他爱雪莉的话。
  谷正凡叹口气,柔声说道:「雪莉是我养父母的女儿,她永远都只是我的妹妹,要不是你逃得那么快,让我连解释的机会也没有,你也就不用白流这么多眼泪了。」
  「雪莉只是你的妹妹……」
  「是啊,谁教你迟钝得一点都没有感受到我的爱,亏我还用「火热的行动」表达了那么多次。」他心疼的揶揄道。「可恶,下次我要爱你爱到你下不了床!」
  望着她霎时羞红的美丽容颜,他温柔的用灼热的唇摩娑着她诱人的唇线。
  「我想我一定是在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你了,所以才会和你订下合约,你不知道我的失常举动可让魏理取笑了许久,还让雪莉哭着一路回美国,她从来没有看到我气到爆过,不过经过这次教训,雪莉的恋兄情结应该已经不药而愈了。」
  若尘的脸上露出了多日不见的笑容,眼泪仍不停的滑落。
  其实她不是没有感受到他的爱,而是不敢相信罢了,可是现在,她相信了,并不是因为她有被他爱的自信,而是因为没有他的日子太痛苦了。
  她或许一辈子都无法摆脱心中的恐惧和不安,但那再也不会阻止自己爱他了。
  「我爱你,我以为我绝对不会爱上你,没想到不知不觉中却被你吸引了,那就像陷入无底沼泽般让我几乎忘了所有的事,只想和你在一起。」她勇敢而羞怯的表达爱意。
  「再也不准你离开我了!」
  他为若尘终于肯直率的表达感情而松了一口气,紧紧拥住她,就像要把她融入自己体内般用力,直到她喘不过气,在他胸前挣扎,他才松开了手臂。
  若尘深深吸了口气后笑道:「你想杀了我吗?」
  他用双手捧住她泪光盈盈的笑脸,心疼的亲吻她。
  「这是你从我身边逃走的惩罚。」
  他深情的吻住她那犹如玫瑰般颤动不已的柔唇,炽热而缠绵的吮吻着她。
  一种温柔麻痹的感觉,从彼此交缠的唇上化成一道暖流,流进彼此的心中。
  他们都感受到了,一种比言语、比深情的对望更深切的真情。
  若尘终于体会到了千古不断歌颂爱情的威力和热情,它解救了她干涸的感情世界。
  而她也终于了解在自己爱的人面前,无聊的自尊和骄傲都是多余的。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