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床伴 第二十五章
  斜躺在床上的姚丽言穿着清凉的性感睡衣,脚上穿着绑绳罗马高跟凉鞋,一头波浪长发难得垂放在身侧,向来只轻妆着底的粉颜如今经过粉雕玉琢,更显得惊为天人。
  呼之欲出的酥胸,凝脂般的肌肤,修长匀称的大腿,若隐若现的镂花睡衣,依稀可见里头末着衣物。
  而她适时地变换动作,大胆刺激着他薄弱的理智。
  「你……」他惊诧得说不出话。
  「喜欢吗?」她笑眯了水眸。
  岂只是喜欢?他都快要扑过去了。「等、等等等一下,到底是怎么了?你明明跟我求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可以把这种状况解释成,她正在挑逗他吗?
  「不这么做,我怕请不动你这尊大佛啊。」非常时期就得用非常手段。
  「嘎?」
  「你应该知道那晚我跟范姜远之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吧?」她稍早已经接到了范姜远的电话。
  华百岳闻言,恍然大悟。「你是要跟我谈这一件事吗?」如果只是要谈这件事,她也不需要刻意展露出教人血脉偾张的性感吧?
  「不是我要跟你谈这件事,而是你应该怎么跟我道歉。「姚丽言缓缓坐起身,大眼直瞅着他。

  「我道歉?」他不禁发噱,「好,就算你跟他真的没发生什么事,但是你的衣服被扒光是事实吧?你不应该让人有机可趁,尤其是你早知道范姜远那个人对你心怀不轨。」
  「关于这一点,我确实是比较理亏,但是话说回来,依我的酒量,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只喝几杯就醉,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前一晚破坏了约定,偷爬到我的床上,折腾了我一夜。」她眯起潋滟水眸,清丽的脸带点微嗔。
  华百岳闻言有些赧然,但是随即又道:「好,那件事,可能是我间接造成的,除此之外,你想提早拿到设计图,是为了让这个案子告一段落,好让你可以调回原本的工作岗位,这一点我没误会你吧。」他没料到那一晚的事,会间接影响到她隔天的精神,以致发生那件事,他要是早知道的话,那么那一晚他会节制一点。
  但,这也怪不得他啊。
  「确实是没误会我,但是……」姚丽言顿了顿,又道:「受惠者,可不只有我。」
  「怎么说?」
  「我要是不回到岗位,床伴的关系要怎么恢复?」
  华百岳微愣,显示他压根没想到这一点。
  原来在她的心里,他早已站稳了床伴这个缺了?
  不自觉地,他偷偷朝她靠近了一点点。
  「当然,除去那一点之外,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关系而使你受范姜远刁难,不管怎么说,整个购物商城不只是华东的,还有其他股东,不能因为这起事件而提高了不必要的成本,更不能因此而让你蒙受其害。」
  哦哦,说到底,她都是为了他?
  「原来你是为我好?」华百岳有些歉疚地道。
  「你现在才知道?」姚丽言冷哼一声,「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对我的,不听我解释,还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好像我是人尽可夫的女人,到了公司也不理我,随便指派我打杂的工作,还跟我冷战……哼,你的胆子还真是不小。」
  「那是因为我……我吃醋嘛,那是人之常情,要是我们的角色互换,相信你会比我更无理取闹。」他偷偷地再靠近一点。
  一我才不会。」不是她自夸,她向来以冷静着称。
  一可是,范姜远跟我说,你说我们正在交往中,通常交往中的男女,一定会为了这种事而烦躁不安的,要不然怎么称为情侣?」
  啧,那家伙连多馀的事都说了。「那是随口说说而已,我第一步只是先恢复床伴关系。」
  「只是床伴关系?」原本打算扑上去的动作突地打住,「难道就不能当知己吗?」
  「你干么老是要当我的知己啊?」这男人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总比床伴好。」
  「知己会比情人好吗?」她不解地问。
  他一愣。「情人?」
  「不要吗?那就当我没说。」
  「要要要要要,我要!」华百岳飞扑而去,「那家伙果然没骗我。」
  啊啊,好软,好柔,更令人迷醉。大手不安分地滑入她的睡衣底下,以慰劳他犹若洗过三温暖般的心情。
  「若是没有证明我的清白,你大概也不会再来找我了吧。」姚丽言适时地挡住他的攻势。
  刚才看他一头凌乱发丝再配上只扣上两颗扣子的衬衫,她就知道他在第一时间便冲到这里。
  现在闻到他身上的酒味,她更可以确定,她昨天故意接受范姜远的邀约,让他结实地喝了一夜闷酒。
  受到这样的处罚,她决定原谅了。
  「那种事我可以不在意,但叫我在意到不行的,是你在我面前承认你喜欢范姜远。」精神上的忠诚是永远不容侵犯的。
  「还不是被你激的?」
  「是,我知道我错了,我的女王陛下。」他很好哄的,就像向日葵一样,适时地给他水份和阳光,他就会跟着她转动。
  「谁是你的女王陛下?」她抬腿要踢他,他却趁机挤入她的两腿之间,将头埋进她赛雪的颈项,沉入她精心设下的温柔网里。
  一抬眼,瞧见她笑得柔媚,他不由得将她紧拥入怀,忘我地张口封住她的唇,加深她身上每一寸的诱惑。
  身上的衣物在不知不觉中逐一褪去,温热的身躯在贴覆的瞬间,两人都发出满足的低吟。
  他温柔地在浅啄着她的唇、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粗哑低喃着,「我觉得我现在像是在作梦。」昨天明明掉进地狱里头,怎么今天一醒,他又回到天堂了?
  「要不要我捏你一把?」她没好气地道,粉颊透着就连妆也掩盖不了的红晕。
  「我只是纳闷范姜远怎么会特地帮我们两人牵线?」他的举动似乎于理不合,他明明对她那么有企图心,怎么会放弃得这么潇洒?
  「那是因为我手上有他的把柄啊,我说过了,我手上有许多大老板的把柄,只要不得罪我,这些通常是不会派上用场的。」姚丽言浅笑。
  华百岳闻言,蓦地明白范姜远临走前,拍拍他的肩膀时所流露的意思了。
  「要是不想被我控制,想要抽手现在还来得及。」
  他扬起大大的笑容。「请控制我吧。」他心悦诚服啊。
  「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完事之后,我不会忘了该给你的夜度资。」
  「嘎?」他一愣,「我们不是情人吗?」
  「情人一样要付费啊,还是你想拒绝?」
  箭在弦上,要他如何拒绝?
  天啊,他好可怜。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女人我最大之一《付费床伴》;
  02、女人我最大之二《兼差陪睡》;
  03、女人我最大之三《解聘玩伴》;
  04、女人我最大之四《客串冤家》。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