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聘玩伴 第二十五章
  「他不是伤得很重吗?」难道是夕罗加油添醋?
  「是伤得很重,可是他很想你,硬是逼着医生让他出院。」绮阳哭笑不得地抚着额。「他们前脚走,你后脚就回来,这是有缘还是无缘?对了,我赶快打手机要他们回来。」
  「不急,他们在飞机上,应该已经关机了。」她苦笑着,没料到事情居然会这么地巧合。
  绮阳闻言,紧抓着她。「你不会打算要搞失踪吧?」
  「我干么搞失踪?」她好笑道,「我如果要走,也是再回纽约而已,又还能去哪?」
  「那你先别走,既然你是回来看千谋的,你就在这里等着,不要再飞来飞去,老是擦身而过。」
  「念恩?」
  欸,还有谁叫她?她一回头,瞧见华时霖。「嗨!」
  「你怎么会在这里?千谋他……」
  「我知道,绮阳跟我说了。」原来他也是来送机的。「我是听夕罗说千谋伤的不轻,所以回来看他,没想到却错过了。」
  「没关系,你回来就好,顺便帮我处理一下。」华时霖扣着她的手就走。

  「什么事?」
  「千谋住院好几天,尔康整个乱七八糟,新秘书根本应付不了,你回来最好,你最清楚业务,应该可以先挡一下。」
  「我才刚下飞机耶。」时差都还没调整。
  「我会给你时间慢慢来的。」
  三天后——
  「念恩!」砰的一声,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被打开。
  华千谋瞪大眼,眨也不眨地直视着坐在他办公桌前的那抹倩影,喉头的一阵酸意直袭上他的眸底。
  接到绮阳的电话时,他还不敢相信,没想到一切都是真的。
  可恶,他居然孬得想哭。
  白念恩抬眼打量着他手上的三角绷带,还有腿上的石膏,还有架在腋窝底下的拐杖。看起来似乎是挺严重的,夕罗果然没骗她。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居然让公司的业务乱成一团?」她瞪着他。
  凝在眸底的感动瞬间消失,他一脸冤枉地道:「我住院啊。」
  「既然伤得很重,不能到公司上班,却能够搭飞机到纽约?」
  「我想你啊。」他满嘴甜蜜地道,「我只想见你,硬是拜托医生让我出院,所以我就马上到纽约找你,谁知道你刚好回来了。」
  他想她想得心都疼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色极差,像是不爽着什么。
  白念恩上下打量着他,才淡淡撇嘴道:「怎么会今天才回来?」都已经下午了耶,她整整等了三天。
  「你没看新闻吗?机场疑有恐怖炸弹,所有的班次都因此而Delay了,我能够这么快就回来,算很幸运了。」
  白念恩闻言,有些心虚地敛下眼。「我这几天累得跟狗一样,哪有时间看新闻?也不看是托谁的福,让我被二哥给逮回来做苦工,你倒是在纽约玩得尽兴。」害她还以为他跟夕罗怎么了。
  华千谋注视着她的表情,「你以为我跟夕罗在纽约缠绵完了才回来的吗?你居然不信任我?」她不是最放心他的吗?
  「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在异国情调里,男人总是比较把持不住。」意外他竟看穿她的心思,她有些恼羞成怒。
  「你说这句话对我是不公平的,你不是最相信我的吗?」他瞪着她。「看看我,你以为我还能干什么?」
  脚上的石膏还没拆耶,手上还吊着三角绷带,他能做什么好事?
  她强词夺理地道:「这下子你就知道不被信任的感觉有多难受了吧?」
  华千谋撇唇原本想说些什么,一道灵光突地闪过脑际,他勾起笑意。「嗯哼,你也总算尝到醋味了吧?你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占有欲了吧?」
  白念恩不语,算是间接默认了。
  「也许你认为被误会的感觉很难受,但是我却觉得很甜蜜,因为这正代表着你非常在乎我。」他轻轻地将她拥进怀里。「不要单方面地以为怎么做比较好,你也要问问我的感受。」
  「是吗?」满嘴的甜言蜜语。「那么,你也得要顾及我的感受,不要老是对我又拐又骗的。」
  「遵命。」尽管一只手受伤,他还是紧紧地搂住她,不余半丝空隙。
  「不过你似乎忘了,你玩伴一职已经被我给开除了。」她突道。
  「嗄?」他拉开些许距离。「你不要我?」
  心在颤栗着,恐惧感化为绳索缠绕上他的喉头,让他顿时呼吸困难。
  「我不要你当我的玩伴,而是荣升情人一职,不好吗?」见他脸色惨白,她才笑道。「玩伴的身份不先解聘,怎么变成情人?」
  他松了一大口气。「念恩,不要吓我……」
  「这是回报你的,谁要你老是耍我?」哼。
  华千谋闻言笑了,且更加用力地圈抱住她。「信任的问题,我们慢慢再沟通,至于我们的婚期,这一次是绝对不容你再逃走,可惜的是,我要送给你的婚戒在车祸中挤坏了,我请二哥送回处理,还没拿回来。」
  「没关系,不急。」时间很多,可以让他们慢慢来。
  他的怀抱犹如铜墙铁壁般地将她环顾,不给她半点自由呼吸的权利。
  算了、算了,她懒得跟他计较,只因她也觉得他的怀抱很舒服。
  只是,小腹上有着异样的触感。
  「咳咳,你该松开了。」她轻咳两声。
  「不要。」低沉的嗓音竟掺杂了某种压抑的低吟。
  「松开!」她咬牙道。「现在是大白天耶。」
  「爱情是没有时间观念的。」男人是很感官的生物,加上两人许久未见,还有她爱的告白,让他的心早已蠢蠢欲动。
  「你不是不能吗?」她恼道。
  「谁不能?」他大吼,且瞪着她,「男人最忌讳人家说他不能,你不知道吗?」
  「我说的是你受伤了。」
  「那不碍事,有志者,事竟成。」只要他真的想,没有办不到的。
  「那你还敢说你跟夕罗在纽约没发生什么事?」她轻眯眸子。
  「我对她没兴趣啊。」老天为证啊。
  「天晓得呢?」她一把将他推开,也不想想她的力道是不是大得会将他推倒在地,或者是狼狈地跌个狗吃屎。
  「念恩!」他吃痛地跌坐在地。「你给我回来,不准你误会我!」
  「你不是说,被误会对你而言是最甜蜜的?」她回头笑睇着他,粉颜泛着淡淡的红晕。
  他见状立即明白。「可恶,你耍我!」她只是想趁机逃跑而已。
  「我是好心给你个空间冷静。」话落,她关起门就走了。
  「混蛋,你好歹也扶我到厕所啊!」
  董事长办公室里断断续续传来他的低吼声,但他还是很幸福,就算被整,他也心甘情愿啊!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女人我最大之一《付费床伴》;
  02、女人我最大之二《兼差陪睡》;
  03、女人我最大之三《解聘玩伴》;
  04、女人我最大之四《客串冤家》。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