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差陪睡 第二十四章
  徐子颐傻愣地瞅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没料到他就是她寻找了十年的救命恩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缘份?
  「请你相信我吧,这一切真的不是我捏造的,而是我记忆的一部份,还有,我在电视上的告白,也都是真的,我很爱你,真的很爱你。」他趴在她身上,无力地埋在她的颈窝处。
  啊啊,就是这样的香气,才能让他整个人放松下来。
  「真的?」心头在抖颤着,犹豫着到底要不要相信他。
  但他说的一切是那么真实,唤醒深镂在心版深处的记忆。
  「我可以发誓。」要他做什么都可以。「你也爱着我的,对不?既然两个人明明是相爱的,为什么却要因为一则误会而坏了彼此一生的幸福?那太不值得了。」
  「我真的可以再相信你?」她好怕,过了今晚,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以,请你务必要相信我,因为我认为,依我的救命之恩,讨个以身相许,应该是可以被允许的。」他抬眼,轻笑着。
  她也跟着笑了。
  「你瘦了。」他轻抚着她的颊。
  「你也瘦了。」

  「因为我想你啊,我一直在想,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的无心之过。」他以颊轻摩挲过她的。「不管要我做什么都愿意,只求你相信我、爱我,也保证住后绝对别再赶我走。」
  闻言,她笑得连眼都眯了。「只要你不骗我,我又怎么会赶你走呢?」
  「你说的。」尽管病着,但他的眉梢、眼底都是浓得化不开的笑意。「还有,你要记住,往后,要是你再误会我的时候,请你务必先想想看我这个人是不是真会做出那等事,然后再找机会问我,把事情摊开,别让误会横亘在我们之间。」
  再来一次,他会崩溃的。
  「我知道了。」她顿了顿。「只是,你能告诉我,你在救了我之后,临走前对我做了什么吗?」
  「你想考我?」他微怔。
  「不是,只是想确定。」
  华元靖忍着严重的头昏,努力地思忖着,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到底最后对她做了什么,却突地听到一旁有人喊着,「笨蛋,你吻了她,还要我们帮你提词啊!」有人不耐地在旁吆喝着。
  听到声音,徐子颐才意识到,尽管大哥不知道跑到哪去,但他身后还有三剑客啊,而她竟如入无人之地地跟他磨蹭起来,简直是丢死人了。
  她羞得想要爬起身,却被他结实地压在底下。
  「起来。」
  他非但没起身,还住她唇上偷了个香吻。「我想起来了,我确实是吻了你,但只是淡淡地掠过而已,对不对?」
  她满脸红晕地点了点头,确定每个细节皆如她的记忆一样。
  「只是你现在的声音怎会跟先前听见的有些不同?」要是他当初就是以这个声音出现的话,她绝对能够认出他来。
  华元靖全身无力地趴在她身上,近乎喃喃自语地道:「那是因为我感冒了,当年我救你的时候也感冒了,所以声音会有落差就在因为这样,而你能够分辨得这么清楚,我真的是很佩服。」
  「你感冒了?」她一愣,伸出手触摸着他的身体,突觉他身上包覆着异样的热。「天啊,你在发高烧!」
  「还好啦,只是头有点昏。」他拚着最后一口气,翻过身子躺在她身边。
  「喂,你们快过来,他正在发高烧,赶快送他去医院啊。」徐子颐惊喊着。
  「等等,你还没告诉我,你到底原谅我了没有。」他扣住她的手,执意要问出答案。
  「我早就原谅你了!」在看过他的专访,听过他的告白,她便很犹豫了,如今再知道他就是当年救她的人,要她怎么能不原谅他?
  「真的?」他喜出望外。「那你愿不愿意嫁给我?」
  太好了,他抱病而来,真是太有价值了。
  「你要不要先去医院?」她羞赧着。
  「你先回答我,我再去医院。」他逮住机会跟她讨价还价。
  「你不是没有取消婚约吗?」她粉颜涨红,令人分不清到底发高烧的人是谁。
  「是没有,但是我要亲耳听到你答应,而不是我单方面地压迫。」
  她干涩地咬了咬下唇,左顾右盼,确定那三个人还站在一段距离之后,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真是太好了!」他惊呼了一声,随即无力地闭上眼。
  「你还好吧?」
  「我很好、很好……」他喃着笑着,却失去了意识。
  「华元靖?华元靖!」发觉不对劲,她尖叫着。「你们快点过来,他昏倒了!」
  三剑客闻言,立即向前,吧台上方的雅座却突地传来熟悉的咆哮声,「搞什么鬼?男主角都昏了,今天的文定之喜还要不要办下去?这算是哪门子的?」
  徐子颐怔愣了下,缓缓抬眼瞪着那块遮住视线的布帘。
  「月姐?!」
  上头噤若寒蝉。
  「月姊,你在上面对不对?!」她恼极吼着。「哥,你是不是也在上面?还说你不会把我的泄露出去,结果呢?」
  文定之喜?根本就是在算计她!
  倏地,楼上悬挂的红色布帘滑落,上头提着的是她和华元靖的名字,一旁还写着文定之喜。
  「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不是想要,你要相信我。」杜心月自楼上露脸。
  「我们只是看你闷闷不乐,所以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徐照廷也很不自然地轻咳两声。
  「他也知道吗?」她指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华元靖。
  「是他要我们这么做的。」两人异口同声地把罪名推到他身上。
  徐子颐怒瞪他一眼,随即怒不可遏地走出店外,压根忘了不久前,华元靖才跟她说过,别轻易地误会他。
  「子颐!」徐照廷立即跟上。
  「女主角也跑了,收工了!」杜心月从楼上喊着,各个定点的摄影机立即停止运作,准备收工。
  而三剑客蹲在华元靖身旁,犹豫着要怎么处理。
  「元靖的老婆跑了,等他醒了,要怎么跟他交代?」宣清凡好笑地问着。「他会不会怪我们没有帮他留下老婆?」
  「有什么好交代的,又不关我们的事。」艾英立刻将责任撇清。「我们穿上这俗气的衣服来帮他,他就应该要感谢我们了。」
  「有道理。」宣清凡颇为认同地道。
  「只是,这家伙怎么办?」郑威邦指了指依旧昏迷的华元靖。
  「不管他,反正时霖在里头打电话,他待会会处理。」
  「那我们走喽。」
  「走了、走了,散会了。」
  三剑客非常狠心地离开,而一干新闻台的工作人员在他身旁走来走去,没一会也撤光了,只剩下他依旧勾着笑意深沉昏睡。
  在梦里,他还在作极为美妙的梦。
  而胜负,则在梦醒后决战。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女人我最大之一《付费床伴》;
  02、女人我最大之二《兼差陪睡》;
  03、女人我最大之三《解聘玩伴》;
  04、女人我最大之四《客串冤家》。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