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过后 第二十七章
  「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想死我了!原谅我在纽奥良对你的出言不逊,对你的轻蔑之语,那全不是真心的,我是因为生气,所以才——」
  他迫不及待地以灼热的唇印上她的,一双几乎要吞噬她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此刻他那双炯利深邃的眼眸仿佛充满了魔咒,一寸寸将史兰坚韧的心给融化了,那狂野的吻也如有太阳般的热能,霸气地攻占她娇柔丰润的舌尖,不停地与她缠绕纠结,把他压抑多日的狂烈欲望灌注进她体内,这种炽烈又霸气的需索,几乎令史兰瘫倒在他身上,在颤抖的激情中酥软如棉。
  「漠伦……你……」她双颊微醺,娇喘连连地说不出话来。
  「我爱你,兰兰——」他再次紧紧地拥住她,两人间不留丝毫空隙,是如此地亲昵接近。
  她轻轻推开他,颤着声问:「你什么时候来台湾的?你怎么找到我?又——」
  他立即以吻来堵住她一连串如连珠炮的问句,绽放出一丝迷人的微笑。「你提出一大堆问题,要我怎么回答你?」
  「那就一个一个回答啊!」她眼底闪着黠光。
  「我昨天晚上就到台湾了。我一直期待着与你相聚,我甚至还派人跟踪你,硬是要人把你带来这里。」他咧开嘴俊逸的一笑,「你的事当然逃不过我的调查了,既然有心,你又怎么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呢?」
  史兰甜甜的一笑,回视着他那双灿烂又深黝的双眸,「你的眼睛全好了?」
  他点点头,「为了你,我天天警告它得赶快好起来,你想它敢不快点好吗?」
  他的话逗笑了史兰,突然,她脑子里灵光乍现,以一双询问的眼神凝视着他,「既然你调查过,就应该了解我目前的状况,今天早上那笔意外之财是你汇进来的?」

  展摸伦一愣,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只能坦然地点点头。
  「你哪来那么多钱?你娶了刘敏莹是不是?」她急退一步,神情中充满了恐慌。
  她那副惊恐的神情,让他明白她是在意他的,于是他释然的一笑,「没有,我怎么可能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我展漠伦早已认定这辈子唯一的新娘就是一个名叫史兰的女孩,不管她愿不愿意,我都娶定她了。这船上我已请来了许多见证人,这回她是怎么也溜不掉了。」
  史兰是惊喜,更是不解,「你没娶她?那你哪来那么多钱?你的公司又怎么办?」
  他拧拧她的小鼻尖,「你爱问问题的毛病仍是不改,让我坦白告诉你吧!其实『远阳』那个空壳,我根本就不在意。近三年来,我私下成立了一家公司,请了几位好友帮我负责。自从明白自己是被陷害后,我就告诉自己不能倒下,于是我排除万难,重建信心,要让打倒我的那人后悔自己的所做所为。」
  他俯身轻舔着她细嫩的耳垂,在她耳畔低语,「不怪我没把实情告诉你吧?因为薛耀文太狡猾,我答应我那些伙伴在未将他绳之以法前,不把公司曝露出来的。还好这三年来我们创业有成,赚了不少钱,相信我,我不是蓄意要欺瞒你的。」
  她愈听愈震惊,望着他的眼里满溢着感激与动容的泪光,「不怪你,我怎么会怪你!除了爱你之外,我已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那么就答应嫁给我。」他已按捺不住地将她扑倒在舱内的一张大床上。
  「伯父同意吗?他心目中的媳妇人选并不是我。」她双手抵住他,星眸含带着一丝雾气。
  「放心,你绝对是他最中意的媳妇,其实他也不喜欢刘敏莹,只是为了挽救『远阳』,他不得不逼我妥协。前阵子薛耀文闹出大事,两年前的事也一并抖出,现在他已伏法,『远阳』已从回我们手上,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笑意盎然地拨开她的手,大手掳住她的身躯,在她敏感的身侧游走。「唯一不满足的大概是还没有孙子可以抱抱吧!所以,今天我得加紧努力……」
  她忍不住酥痒的道:「嗯——可是我还没和我爸……」
  「放心,这世上已找不到像我这么好的女婿了。」
  他荡肆一笑,迅速褪掉她一身高级套装,让她一丝不挂地躺在他身下。
  「伦……我……」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她仍无法置信。
  「什么都别说,我只要你答应嫁给我。」
  他已用全身的重量压缚住她,滚烫的唇舌又一步步攻陷她身上每一处敏感带。
  ……
  *本书内容略有删减,请谅解*
  「你真的令我疯狂!」他拂去她颊上湿透的发丝。
  「你也是……」她酥软地回应,浑身仍像处在敏锐的边际,稍一触碰又会升起欲念。
  她从不知自己也有像极了荡妇的一天,真是羞死人了!
  不知他会怎么想她?他会不会取笑她?
  「漠伦……我——」她想知道他的感觉,却又不知该如何启口?
  「什么?尽管说。」他竟发现自己才刚发泄的玩意儿又开始作祟了!
  天!再这么下去,她将会榨得他一滴不剩。
  「你会不会嫌我……」他的身子突然一动,让她深吸了一口气。
  「嫌你什么?」
  「嫌我过于放……放浪?」她羞怯地撇过头。
  那抹娇羞惹得他心痒气躁,他的男性在瞬间又勃起,再次准备冲锋陷阵——
  「你真傻,我喜欢你这样都来不及了,但你只能在我的床上、我的身下放浪懂吗?」话语间,他的腰杆已开始移动。
  史兰吓了一跳,他怎么那么快?「别!你不是说这船上有许多人帮我们见证吗?他们呢?」
  「正在顶层的临时礼堂等着我们去举行婚礼。」他漾出了一抹邪笑。
  「啊?你说什么?」礼堂?等着他们?那他们还在这儿……
  「我父亲也己经到了,我还叫林管家亲自去接令尊过来。」他不管她的错愕,抓住她抵制的小手,狠狠地又抽动了起来。
  「你怎么……嗯……不可以了……」
  连他父亲都来了,看来她全被蒙在鼓,好生气喔!
  可是,他放肆孟浪的冲击又让她无从生气,只能随着呐减发泄怨气。
  「现在你是我的,别管人家,就让他们等吧!反正现在游轮己离开基隆港正往那霸行驶,他们是一个也走不掉的。
  他笑得更加魅惑,一字一句震惊着她,一抽一送更酥麻了她……
  「你……好坏……」她娇喘连连。
  「让我更坏给你看?
  他叭猛地捣进她的紧窒中,随着波潮阵阵荡漾、次次缠绵。
  舱房内不时逸出低吼与沉重的喘息声,配合着海浪狂啸的音律,激荡地飘扬在太平洋上。
  不久,礼堂的结婚进行曲响起,仿似在催促这两位新人。
  亦让这艘爱之船传遍喜气洋洋的乐章……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偿情债之一《冷情转炽》;
  02、偿情债之二《薄情茧锁》;
  03、偿情债之三《激情过后》。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