暧昧的捉弄 第十章
  培龄坐在办公室内发着呆,经过半个多月的努力,依旧枉然。
  商场真是现实呀!你发达的时候大家都把你给捧着,但是你一旦失势,可就没有人愿意理你了。
  也有啦!可那是种施舍,不是帮助,但毕竟十亿元不是小数目,谁又有这么多的闲钱可借人呢?况且,要回收也不是三年两年就能达到的事。
  今天已经是票据要兑现的日子,如果三点半轧不进去那些现金,她真不知道明天各大报头条会怎么刊登。
  天……该怎么办呢?
  从双手中抬起脸,她望着桌上的小时钟,已经三点二十分了,看来该是她面对命运的时刻了。
  “铃……”突然,桌上电话响起,她佣懒地拿起话筒,却没出声。
  “副总吗?”是秘书的声音。
  “嗯!有事吗?”培龄抚着额无力地问。
  “会计组长刚刚说--”
  “我知道了,跟她说我已经想尽办法,仍毫无头绪了,时间剩下五分钟,富亿大概没救了。”她闭上眼。

  “不是的,她是说我们的存帐户突然多了十亿现金。”秘书急促地说。
  “什么?”培龄从手心中抬头,震惊地问:“是谁汇来的?”
  “她说不知道,对方没有留下任何资料。”
  “那么大笔资金不可能用现金汇人,从银行帐户循线查回去,一定可以知道对方是谁。”培龄立即吩咐。
  “我知道,我马上去查。”
  “要快。”不知为什么,培龄心底有着说不出的急躁,彷似未查出是谁,她就无法宽心似的。
  “是的。”
  秘书挂了电话后便打去银行调查……经过一连串的转折,这才发现这十亿金额竟是从关劲东的私人帐户而来的。
  而当秘书将调查结果回报给培龄知情后,她竟然像傻了似的坐在椅子上,只剩下微微的呼吸声。
  他光私人帐户就有这么大的一笔钱,当初她还怀疑他是因为她是柳培村亲生女儿的身分才接近她的……
  想着,她立即站起奔出办公大楼,拦了辆计程车迅速前往关东集团。一到目的地她立即冲了进去,“我要找关总裁。”
  “总裁他在开会,能不能--”
  “那我知道了,谢谢。”
  她曾在这儿工作了好一阵子,当然知道会议室在哪儿。搭上电梯来到会议室楼层,她便等在外头,希望他开完会后她能立刻见到他。
  可不一会儿工夫,她就见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而走出来的人便是近两个月不见的男人。
  “听说你找我?”他表情依旧淡漠,就好像没事发生一般。
  “你为什么要帮我?”她哑着声问。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关劲东好不容易将黏在她脸上的视线给拉了回来,“我很忙,就不跟你闲扯淡了。”
  他才要转进会议室,却听见她说:“你的会议几点结束?”
  “不知道。”
  “那我等你,不见不散。”培龄哑着声说。
  关劲东的脚步顿了下,但随即说:“随便你。”
  见他又步进会议室,她只好坐在外头的长椅上等着他,但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班时间过去好久之后,她才看见有人陆续从里头走了出来,就是独独不见他。
  可她答应他会在外面等着他,所以她也不吵他,只是默默地一直等着……等着他出现。
  时钟一声又一声的响起,眼看墙上的钟已敲过九点,他居然还没出来,该不会会议室里有后门吧!
  一个人窝在漆暗的长廊上,她靠在墙边耐心等待着,好不容易会议室的大门又再度敞开,站在门口的男人与她四目相望。
  “你还没走?!”关劲东不敢置信地问。
  “我说过不见不散。”她直望着他那张依旧俊帅的脸孔。
  “你到底想干嘛?”原以为躲久一点儿,她早该回去了,没想到这女人还挺有“夙夜匪懈”的精神。
  培龄敛下眼,“对不起……我想我错怪你……”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看看天花板,“你喜欢在这里过夜是吗?那请便,我想回去了。”
  他旋身就要离开,可培龄却突然蹲了下来……紧抱着肚子。
  “你怎么了?”余光瞧见她突然蹲下的身影,关劲东立即转身走向她。
  “肚……肚子痛。”她的声音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饿了?你还没吃东西吧?”他一改刚才的冷漠,整个人忧心忡忡的。
  她摇摇头,撑着想站起,可胃部抽疼的感觉让她又垮了下来。
  “你真是……算了,先离开再说。”说着,他便抱起她,迅速离开这里。
  开着车在前往医院的途中,他看到一处卖消夜的地方,“我想你是饿了,吃点儿东西吧!可以走吗?”
  “我试试。”她跨下车,还好已经不这么疼了。
  关劲东叫了两碗面,很快地老板就端了过来,培龄边吃边瞧着他。
  “你是不是还很气我?”
  “我没必要气你,先填饱肚子,什么话都别说。”他说完,就开始吃起面来了。
  看他一迳地吃着,她也只好乖乖吃面不说话,吃饱后才说:“我等下能不能去你那儿坐一下?”
  “做什么?”他望了她一眼。
  “一定要做什么吗?找你聊聊不可以吗?”
  “我……”
  “别说你忙,明天周末,你唬不了我的。”她像是他肚里蛔虫,知道他会拒绝的理由。
  她的话让他不知该如何接续,只好说:“爱来就来,准怕谁?”
  培龄勾起嘴角,“那就走吧!”
  关劲东凝睇着她那张可爱俏脸,“你肚子不痛了?”
  “嗯!好像真是饿了,吃饱就好多了。”她拍拍肚子。
  见他虽然对她不苟言笑,但培龄心底却有了种说不出的喜悦,因为他并没有完全排斥她。
  到了他家里,看着熟悉的一切,心底陡升起一股感慨。坐在沙发上,两人却静默无语,气氛相当诡异。
  为化解这样的怪异因子,他索性拿起晚报看着--
  可突然,他眼睛瞠大,似乎对于上头所列的内容感到意外。
  培龄看见他的反应,起身走到他身边,偏过身子看过去--
  商界名嫒何嘉嘉近两年有精神异常倾向,行为过分偏激,四处招摇撞骗。
  甚至请征信社专门调查他人不为人知的过往,以为要胁,不少黄金单身漠被骗了金钱又被骗了感情,经众人指证,终于将她以诈欺罪逮捕。
  “天,她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培龄捂着嘴摇头道。
  “现在你该知道她对你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了?”他报纸递给她,“她所知道的一切全不是从我口中得知的。”
  她接过报纸,非常赧涩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她……”
  “后来我想了好久,为何她知道你是柳老女儿的事,终于被我想到了。”他眯起眸说。
  “那是怎么回事?”
  “有一次她突然跑来找我,说她人已在楼下,我不好不让她上来,当时我正在书房泡咖啡,突然咖啡机响起,我进去倒咖啡,她居然也跟着进来,极可能就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她偷看了我桌上的日记。”
  “你有写日记的习惯呀!”她很惊讶。
  “这是很多人都会有的习惯,你那是什么表情?”当发觉她眼底开始闪着诡谲的光影,他不禁皱起眉。
  “她都偷看了,我也想看。”她笑睨着他。
  “拜托,不行。”关劲东深吸口气。
  “我不管。”她眼珠子转了转,“你说是在书房是吧!我去找找看。”
  说着,她就趁他来不及防备之际便冲进了书房,还将房门反锁。
  “喂!你开门,我里面可是放满公司机密,你不能乱翻呀!”关劲东追到门外,对着她拔声喊着。
  “你放心,我对你们公司机密没兴趣,我只对你的日记有兴趣。”培龄动手翻起他的书桌,终于在角落找到那本看似有点年份的旧日记本。
  轻轻打开,才发现这应该算是心情记事本,并非每天都有记载,而第一页的时间竟是在十多年前,约国中时期,上头记载着他奶奶去世的心情,以及他从出生就父母双亡的苦涩、亲人对他的歧视与他本身对自己的苛责。
  接下来则是他辛苦工作的点滴,与她父亲相处的经过,还有自己奋斗过程中不为人知的艰辛。
  老天……这一切的一切她完全不知情,如今她终于能够体会他之所以不肯告诉她的原因与他内心所承载的挣扎了。
  说了,只是让他再疼一次;不说,又会让他觉得对不起她……
  培龄紧抓住自己的衣襟,情绪直在这些属于他的故事中流转……心头变得好沉重。
  “都怪我,我居然没有设身处地为他着想,还跟他计较这些小事做什么?”她沉痛的将日记本往桌上一放,窗外风起将它吹到其中一页,培龄正要合上,却瞧见其中几行字--
  培龄,我爱你……是出自真心的话,几次想说出口,总是卡在喉头,因为我怕……怕自己所爱的人总会离开我……
  你的误解让我心伤,我只好对你冷漠,让你冷静,可你依旧无法仔细深思,让我颓丧。希望有天你会懂我、能懂我。
  看到这里,她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放下日记,她立即去将大门拉开,却看见关劲东还站在门口等着她!
  “劲……劲东……”她满脸泪痕,急扑进他怀里。
  “培龄。”他心一动。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你可以什么都不说,你可以继续装酷、可以继续冷漠,我都不会介意,因为我都知道……”培龄抱得他好紧好紧,深怕一个不注意就会失去他一样。
  “你知道?!”他推开她走进书房,当看见桌角的日记本,眼神都恍惚了。
  “对不起,你可以打我,也可以骂我……但是不要不理我。”她像个日本小女子对他鞠了个九十度的躬。
  瞧这小女人没他允许都不敢挺直身,弯着腰已经超过三分钟了,他的眼眶都热了,“傻女孩,我如果一辈子不理你,你就不起身了吗?”
  “对,我就不起身。”她很用力地说,却依旧弯着腰。
  “好,那你继续弯着吧!”关劲东抿唇一笑,跟着快步绕过她。
  培龄心一惊,正慌着想转身找他,身子却被他从后猛地一揽,整个人贴在他怀里,“劲东!”
  “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他的热唇贴在她的耳后,不停轻啄她的耳垂。
  “你真笨,帮了我又不肯亮身分,如果我查不到,那该怎么办?”她转身捧着他的脑袋,轻轻在他唇上低喃。
  “我本就没意思要让你知道。”他拨开她脸上的细发,笑说。
  “为什么?”她不懂。
  “我不想用钱来买你的了解,这么做只是报恩,懂吗?”他疼惜地轻抚着她的脸,款款浓情地说:“至于你,我会等……无止境的等。”
  “你说这句话是想让我哭吗?”她听了心好酸,眼眶都热了。
  “对,故意的。”他柔魅一笑,眼底涌现的却是让她激动的柔沁光影。
  如今,她才发现,温柔多情的他有多么的让她疯狂爱恋呀!
  “难怪你一开始就不用我,让人家在会议室外等那么久。”想起下午的事,她就忍不住噘嘴薄嗔。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事来找我,我不想面对那样的你。”拧着她的小鼻尖,他嗓音微嘶,“我要的不足那个背负着感恩两个字来找我的女人。”
  “可是你这么不懂得积极争取我,不怕我跟人跑了?”
  “不会,因为我确信你爱我。”这男人就是该死的有自信。
  “讨厌,早知道我就随便找个男人移情别恋给你看。”她故意气他。
  “你敢。”他叹近她的小脸。
  “你不是很有自信吗?”她抬高下巴窃笑着。
  “遇到你这丫头,我的自信往往都得打折才行。”他勾起嘴角,“不过……我倒有个方法把你紧紧拴在身边。”
  瞧他笑得好诡异,她小声问:“什么方法?”
  “给你冠个姓。”眯起眸,他笑望着她微微泛红的脸,接着将她抱了起来。
  “啊--你要抱我去哪儿?”她尖叫,直到他将她放在书房长形的休闲倚上,才说:“我才不要呢!”
  “好,那你说,要怎么做才行?”关劲东霸道地掐住她的小下巴,灼灼利目根本不让她闪避他的问话。
  “嗯……我不冠夫姓。”她嘟囔着。
  “哦!那不就没人知道你是我老婆了?”他皱起眉。
  “看身分证就知道了嘛,笨!”
  “我没娶过老婆,请问一下,看哪儿?”关劲东眼底闪过促狭的光影。
  “配偶栏呀!”她瞪着他那张愈来愈靠近自己的性格脸孔。
  “那配偶栏该写什么?”
  “当然是关劲--”培龄这一说,突觉不对劲,再看向他表情里一道道吊诡的线条,她才明白自己上了大当。
  “你骗我!”小女人羞臊得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喂,你太过火了!”他一手抓住她的双腕,下半身则压紧她妄动的双腿,“小心我会教训你喔!”
  “你敢这么做,我就去告诉我妈。”她鼓着腮。
  “你妈爱死我这个女婿了。”他得意地弯起嘴角,“绝对愿意把她的女儿送给我,让我使唤一辈子。”
  “你太自大了。”她皱眉。
  “一点都不自大,要不要试试呢?”轻扬薄唇,带笑的眼底闪着一种阕沉的欲色光影。
  “你要轻点。”她瑟缩了下,小心翼冀地说。
  “我会的。”
  他勾情一笑,大手已绕自她身后,钻进上衣内轻巧俐落地解去她贴身的胸衣,跟着掀起上衣,热唇毫不迟滞地含住她的粉红娇软。
  “呃--”火辣的吸吮让培龄心口一麻。
  “我想了好久……好久……”他粗嗄低语,舌尖挑逗性地在那乳晕上撩绕。
  久未被探寻的秘境再次被捉弄,她的身子已控制不住地燃起沸腾的情火,双腿隐隐发着抖。
  “好痒。”脖子一缩,她回以一阵娇吟……
  关劲东亦同时感觉到那两蕊樱红已绷紧颤抖着,强烈的欲望主使着他,他狂野地占有了她,极尽温柔地给子她她所要的一切爱恋……
  qizon qizon qizon
  关劲东与培龄的感情一直顺利发展。
  今天轮到他将柳老与翁母两位请到他住处做客,而培龄当然是陪客罗!
  “柳老,我知道您不适合喝烈酒,这是薄红酒』、小一杯有益血液流畅,我敬您还有伯母。”关劲东举起酒杯向两位老人家敬酒。
  他们也赶紧拿起酒杯回敬他。
  培龄则在一旁帮着加冰块倒酒,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样子。
  “柳老、伯母,今天请你们来是有件事想向你们提出……本来是该我亲自登门拜访,可我觉得这样的气氛比较好。”关劲东言谈中始终带了股轩昂的气质。
  “好,你说。”他们似乎已猜得出来。
  “我想娶培龄,不知伯母相信我能给她幸福吗?”
  “我……”翁美龄还真是喜极而泣,她带着哽咽说:“相信,我当然相信了,也谢谢你愿意替我照顾她。”
  “不过我希望能有培龄父亲的祝福。”他又说。
  柳培村立即道:“劲东,我弟弟早已过世,这个可能办不到。”
  翁美龄当然知道他们小俩口的意思,想了一会儿,便做出决定地对他们笑了笑,“好,我答应你。”
  “什么?美龄这--”
  “其实你才是培龄的亲生父亲。”翁美龄这句话还真是狠狠震,住了柳培村。
  他的嗓音发着抖,“你说的……可是真的?”
  “爸,妈说的绝对是真的。”
  培龄很开心的喊了他一声“爸”,虽然对于他为何会成为自己的父亲仍有着疑问,可是她已经不想知道了,因为她已经学会不因为自己的好奇而扯痛他人的伤疤。
  “你喊我什么?”他好激动。
  “爸--”培龄含泪又喊了一遍。
  “爸。”关劲东也补了一句,跟着看向翁美龄,“妈,谢谢您,我会给培龄一辈子的爱。”
  “太好了、太好了……”柳培村知道这时候不该哭,但还是忍不住老泪纵横。
  “爸、妈,这是我和劲东亲自下厨做的菜,快吃,要不就凉了。”培龄吸吸鼻子,用心化解这样的气氛。
  直到这顿饭圆满结束,柳培村与翁美龄也在司机的接送下返回柳公馆,培龄终于可以开心地对着窗外大叫了声,“好棒……我终于有爸爸了。”
  关劲东来到她身后,也对着窗外大喊着,“真的好棒,我不但有了爸爸,也有妈妈。”
  “劲东!”她回过身,悸动地看着他,“有你真好。”
  “傻瓜。”揉揉她的发,他笑得很开心,“如今我终于相信自己是个很幸运的男人。”
  “因为我吗?”她俏皮地问。
  “嗯!因为你让我有了家的感觉,原来有爱包围是这么温馨,我不必害怕会失去什么。”微眯着眸光,他看着天上突然闪出流星,“有流星!”
  “赶紧许愿。”
  她立即低头默默念着一些话。
  “你在念什么?”关劲东低着头看着她那张含羞带怯的小脸。
  “不告诉你。”她抿紧唇就是不透露。
  “啊……真不说?”他眯起眸,就是要她说出来。
  “不说就不说,你要怎么样?杀我呀厂培龄对他吐吐舌头,接着转身就跑。
  可是关劲东更快地追上她,将她压在门板上,看着她红通通的小脸,“是不是在祈求上天要我一生一世只爱你?”
  她臊红着双肥别开脸,“你好不要脸,谁要你的一生一世?”
  “真不要?”他挑起眉肆笑。
  “不要。”她嘴硬。
  关劲东眼底闪过一道顽皮光点,连忙又道:“啊……又有流星了,你赶紧说要不要?要改还来得及。”
  “要、我要。”傻气的培龄转过身许愿,可低头却看见在他手心上一颗耀眼的闪亮钻戒!
  “这是我给你的流星……给你的爱。”说着,他便为她戴上。
  “劲东……”她感动得都哭了。
  “傻瓜,这有什么好哭的。我爱你……龄。”
  低首吮尽她咸湿的泪水,他的十指与她的交叠着,浓情蜜意地深深吻向她颤抖的红唇……
  此时,天际划下一道光影,似乎正为他俩得来不易的爱情献上无穷的祝福……
  ——完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