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偷偷爱着你 第十章
  「总裁,罗小姐电话。」自从安婷离开后,又是约翰代替她秘书的工作。
  他本来想请关任东另外物色新任秘书,但关任东并不同意,他明白这是因为关任东心里还在等着安婷回来,既是如此,那他也只好辛劳点了。
  「转进来。」关任东应道。
  「是。」
  电话一转进去后,罗卿便说:「怎么?安婷还没回来?」刚刚是约翰接的电话。
  「要她回来可能还得再熬一段时间,但我有信心,她一定会回来。」他扯唇一笑,但笑得有些无力,「对了,有事吗?」
  「是这样的,警方已经藉由目击者提供的线索,抓到当初撞死正浩的人。」说起这事她便感到欣慰,所以一得到消息,她第一个就想到要联络关任东。
  「是谁?」他想知道是哪个缺德鬼。
  「我只知道他叫徐益丰。」
  「徐益丰!」关任东猛抬头,眼神凶狠地瞇起,「是他……他还真是可恶啊!」
  「你认识他?」

  「他是安婷的继父,一直欺负她和她母亲;也是因为他的挑拨,才让我怀疑起安婷亲近我的用心。」关任东重重吐了口气,「没想到我还真的上当了。」
  「那你可万万不要受到他的影响,这种会蓄意撞死人偷钱的恶人所说的话,怎么可以相信?你别上当了。」罗卿急切地说。
  「可惜我就是信了。」他真傻,那卷录音带已经这么多年了,这些年来安婷的改变他不是感觉不出来,为何他还会放在心上?
  妈说得对,他确实没用心去了解她,更没有用智慧去分析整件事。
  「那怎么办?」这男人怎么搞的,好不容易找到所爱,还这么不小心。
  「我也不知道。」他苦恼地揉着脸孔,「我会想办法,只是还没想到。」
  「那好吧!我就不吵你了,只是要告诉你,正浩的事已告一段落,我终于能放宽心、走出来了。」罗卿笑了笑便挂上电话。
  关任东心忖:罗卿都能为正浩的事如此用心,那他为何不能为所爱的女人放下身段呢?
                
  这天因为张玉英身体不舒服,便由安婷代替她打扫女厕。
  她拖好地才转身,就见一双高跟鞋站在她刚刚拖好的地方。她轻吐了口气,忍不住说:「小姐,地上还湿湿的,请妳绕过那边行吗?」
  说完后一抬头,蓦然愣住。「罗小姐!」
  「叫我罗卿就行了。」她笑望着安婷。瞧她一身清洁工打扮,还是无法将她亮眼的外貌隐藏住,反倒像绿丛中的一朵鲜花,更是引人注目。
  「妳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安婷看她打量自己的眼神,再看看自己的打扮,显然有些不好意思。
  「我是听任东提起的。」
  「他还真多话。」她鼓起腮。
  「不要怪他,他也是无意中说出口的。」罗卿望着她,「重要的是,我希望妳别误会他,他最爱的是妳。」
  「妳说什么?」安婷皱起眉,「妳不爱他吗?」
  「哈……我只爱我老公,对他只是欣赏,当然还有感激,感激他在我老公去世后,一直很照顾我的生意。」罗卿依旧笑得妩媚又多情。
  「可是他--」
  「他真的只是为了演戏给妳看,我可以想象得到,这么做他比妳还痛苦。」
  「可是他……他怀疑我接近他的意图。」安婷无力地说。
  「就是因为他爱上妳,才这么患得患失的,懂吗?」罗卿拍拍她的肩,「好啦!我该说的也都说了,不打扰妳了。」
  看着她怔忡的表情,罗卿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这才安心的离开。
  走到女厕门边,她又回头看了她一眼,「妳这样的穿著真的很可爱,不过地不是这样拖的,妳从没做过家事吧?」
  「啥?」安婷被她这一说给弄傻了眼。
  罗卿离开后,她忍不住喃喃自语,「我是没做过家事,那又怎么样?以前没家,哪来的家事好做?」再看看自己这身打扮,「这样又丑又俗,连工友都看不上眼,哪可爱了?」
  拎起水桶走出女厕,才往前走了几步,却又听见有人说:「我就满喜欢妳这样的打扮。」
  她定住身,回头看着关任东,「喂!你和罗卿轮番上阵喔!」
  「我不知道她会来,刚刚也没跟她碰面。」关任东双臂抱胸,再看看她手提水桶和拖把的模样,「回来我身边吧!」
  「你不是说喜欢看我这样打扮?如果我回到你身边,你就看不到了。」她咬着唇,闷闷不乐地说。
  「怎会看不到?妳一样可以穿成这样上班。」他笑说。
  「你……你还真无聊。」她还是被他逗笑了。
  看见她的笑容,他的心突然一跃,「妳不怪我了?」
  「我没说『不怪你』这句话。」她头一偏,继续朝前走,直到清洁室内,她将工具摆好,换回自己的衣服,再走出来时,发现他竟还在那儿等着她。
  「徐益丰已经落网了。」他看着她,「以后他不会再来纠缠妳和伯母。」
  「你说什么?」安婷不懂。
  「当初蓄意撞死罗卿的先生的凶手就是他,而且目的只为了他身上的钱和一台笔记型电脑。」他紧皱着眉,一字一句、恨意满满的说着。
  「我就说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东西,我妈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改嫁给他。」
  回忆起以往,她忍不住握紧拳、发着抖说:「那段日子真的很辛苦也很可怕,他夜夜都想非礼我,吓得我逃家,害我妈不谅解我。」
  「妳说他曾用这种手段对付妳?」他双眸紧紧一瞇。
  「我高中时他才来我家,从此我就在紧张与惊吓中度过每一夜,所以我发誓一定要找到一个极爱我,又可以保护我的男人,他一定要能给我一个真正的家,给我从未有过的家庭温暖。」
  说着说着,她竟哭了出来,「老天真的有眼,让那男人被抓进牢里,我妈不必再受他威胁,真的是太好了。」
  关任东立刻上前搂住她,轻抚着她的背脊,「我给妳,妳要的我都给妳……全部都给妳。」
  「真的吗?」她吸吸鼻子,嘟着嘴儿睨着他,「你该不会跟上次一样,给了我之后又要回去?」
  「不会了,我不会再因任何人的一句话、或任何一样东西,就断然评定一个人。」他从口袋拿出那卷录音带交给她。
  「当初我真的只是半开玩笑的录下那段话,真的!」她颤抖着手接过它。
  「我知道、我知道,把它给忘了吧!」关任东索性拿过它,用力将它抽开毁坏,「知道吗?这是我第二次毁掉这种东西。」
  「我知道。」她哭着笑了。
  「当时我真的被妳给气坏了。」他也笑了出来。
  「是气坏了,还是爱死了?」她对自己向来有自信,也就因为如此,当年她才敢以小太妹的姿态挑衅班上资优生。
  「妳还真皮呢!」他点了下她的额头。
  「你还欺负我?你知不知道我还在生气,生气得不得了?所有人都误会我没关系,就是不许你这么对我。」她轻吐了口气,「不过,谁教我没事录那卷带子,只好自食恶果了,我--」
  「妳的话未免太多了吧?」他突然俯身咬住她的鼻尖。
  「啊!你这是做什么?」她揉揉鼻子。
  「没什么,只是想把妳这个多话的小女人带回家关起来。」关任东轻轻扯笑。
  「关起来?」她皱起眉。
  「是呀!既然妳这么喜欢拖地,我就把妳关在家里做家事,不是挺好?」他饶富兴味地望着她。
  「你要我待在家里干活?」
  「有何不可?做我一辈子的家佣。」他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白了,他要娶她,留她在家里一生一世。
  安婷暗地抿唇一笑,瞅着他故意说:「可是罗卿说我不会做家事,我也确实不会,每次我打扫过的地方我妈都得重做一次。像我这样的家佣,你还敢要吗?」
  「只要妳愿意签卖身契给我,我就敢要。」他瞇起一双深黝的眼,里头闪着的是说不出的宠溺。
  「任东!」她突觉胸腔漾满热流,鼻根也酸了,「我真的爱你……除了你,我从没想过选择别人。」
  「我知道。」他将她揽进怀里,「是我不对,我一时间被徐益丰的挑拨给乱了心。」
  「其实我一直在等。」她窝在他怀里轻声说。
  「等什么?」
  「等你第二次来找我。我告诉自己,你来第二次我才要原谅你。」她一脸慧黠地继续说:「要不然我干嘛窝在这里?就是方便你来找我呀!」
  「天!这么说来,我又中计了?!」关任东抚额。
  「没错!」朝他吐吐舌,她推开他,后退一步,「给你一个机会,要不要我,一句话。」
  关任东瞧着她那张挂着诡笑的脸孔,不得不认栽了。「算了,从以前我就一直被妳算计在手掌心里,我若说不,岂不是辜负了妳一片苦心?」
  「什么!你点头只是为了不让我失望?哇靠--唔……」
  他迅速捂住她的嘴,在她耳边小声地说:「嘘,乖女孩是不说粗话的。既然爱我,我只求妳改改这一点,行吗?」
  他承认她有许多缺点,可一旦爱上了,那些缺点反而全成了吸引他的地方;但唯独这一点,他一定要她改掉。毕竟以后身为「关氏」的总裁夫人,绝不能因为一个说错话,就落入媒体的包围,成为被攻讦的目标。
  「那你爱我是吗?」她反问他。
  「嗯嗯。」他直点头。
  「有多爱?」小女人尝到甜头,开始得寸进尺了。
  「妳想呢?」关任东左右张望了下,这才附在她耳边说:「这种事不要在这里说,我们上车后再说。」
  「呵!现在才害羞呀!那上次在大街上你怎么敢……敢吻我?」安婷说着,耳根居然也泛红了。
  「天!我怎么不知道陶安婷也会有脸红的时候?」关任东夸张地笑着,蓄意逗弄着她。
  「要不然你一直以为我的脸皮很厚啰?」她双手扠腰。
  「ㄟ……我怎么敢在泼妇面前自找苦吃。」一说完,关任东便快速奔向停车场。开玩笑!如果不快点闪人,肯定会被分尸。
  「泼妇?」安婷一咬牙,立刻狂追过去,「关任东!你给我站住!」
                
  关克宇六十岁生日当晚,安婷被关任东拐回家一同庆贺。可以想见关家两老心情有多愉悦。
  「安婷,这么久没见到妳,知不知道我和妳关伯父有多想妳?」
  「对不起,让您和伯父为我操心。」安婷垂下脑袋,赧颜说。
  「今天似乎很容易看见妳脸红,可见妳的脸皮并不厚。」坐在她身侧的关任东不时搞怪逗她。
  「你……你……」这男人欠骂啊!难道忘了上回她气得开着快车追他好几公里的事吗?虽然她的烂车追不上他的跑车,但仍成功地让他的宝贝车留下几处小刮伤。
  「我怎么样?」他还嬉皮笑脸的。
  「你就会找我麻烦。」如果不是两位老人家在座,她一定马上翻脸。
  「是吗?以前都是妳找我麻烦,论程度,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事实上,他只是想用这样的办法让她放轻松些。
  「哇ㄎ--」说到一半赶紧打住,她转而说:「原来你这么会记恨。好吧!你出招,我接就是。」
  「真的?」他抿紧唇,笑得有些不怀好意,对关母说:「妈,安婷跟我说了,她以后要帮我们处理家里的事务。」
  「处理家里事务?」关母不懂。
  「就是帮我们做家事。您不知道,她拖地、扫地、做家事的功夫有多厉害!」他边说边憋笑。
  「真的呀!安婷,妳实在是太能干了。」关母直用佩服的眼神看着她。
  「当然了,这阵子她都在帮她母亲打扫百货公司呢!」他没说的是,那段期间也是该公司清洁评比指数最低的时候。
  安婷瞇起眸直瞪着关任东--这男人居然敢这样陷害她!
  「那真是了不起。想妳关伯母年纪一大把了,家事还做得七零八落的呢!我想任东将来一定比我有福气。」关父羡慕地说。
  「你的意思是我没带给你福气了?」关母望向老伴。
  「我……我没这意思,我的意思是有了安婷,我们会更有福气。」关克宇赶紧傻笑补救道。
  「这还差不多。」关母笑望着安婷,「我知道妳一定比我行,就拿打毛线来说,妳不就比我高明多了?」
  「呵、呵……」安婷傻笑着。其实说穿了,她大概也只有这项才艺可以搬得上台面。
  「所以妈,我想请安婷来我们家做一辈子的扫地婆,到时您就可以亲自验证了。」关任东笑望着安婷那张尴尬的脸。
  「你这孩子,老婆就老婆,什么扫地婆?」关母瞪了他一眼,又对安婷笑了笑,「妳放心,我们哪舍得让妳扫地?」
  见他们这么疼自己,安婷猛地站起,很认真很认真地说:「伯父、伯母,我根本没有任东说的这么厉害,他是在挖苦我,其实我根本不会做家事。」
  「我只是开开玩笑,妳不必这么认真吧?」关任东没想到她这么禁不起玩笑。
  「我不想欺骗伯父、伯母。」她有点儿委屈加无奈加伤心地说:「不知道这样的我,还有没有资格嫁给任东?」
  关任东不禁动容,关父关母则笑了,「傻孩子,我刚刚就说了,关家娶媳妇又不是要她做家事,而是要和任东做一辈子的伴侣,愿意的话,或许再替我们生个孙子或孙女,况且没女儿的我们,也一直希望有个女儿可以疼。」
  说完,关母朝儿子眨眨眼,鼓励他该有所行动了。「我看他们两个有话要说,你吃饱了吧?」
  关克宇立即说:「吃饱了、吃饱了。」
  「咱们好久没去张佬家走走,我看就现在去吧!」关母又建议道。
  「对对,好一阵子没去探望他老人家,是该去看看了。」
  关母说一句,关父就应一声,两人还真是默契十足。
  「那么走吧!」关母笑着勾住老公的手,在儿子和安婷面前展现出最亲热的一面离开。
  「你爸和你妈真的很有意思,他们看起来好幸福。」安婷瞇起眸注视着他们,内心有一丝丝温柔的暖流掠过。
  「放心吧!我也会给妳最大的幸福。」他搂住她的纤腰,热唇抵在她嘴角轻轻吟道。
  「那你刚刚还取笑我?」她微噘着红唇。
  「妳是指『家事』这档事?」
  「没错。」安婷鼓着腮。
  「天!我根本无意取笑妳,只是希望能让我父母更加喜欢妳。」
  「怎么说?」骗了他们,他们还会喜欢?真怪了。
  「我是想藉由开玩笑,让妳表现出最轻松正常的一面,我父母喜欢妳,就是因为妳的大方。」他对她眨眨眼。
  「原来如此。」她这才懂得,笑意盎然地问:「这么说,你巴不得我赶紧成为你的扫地婆啰?」
  「那妳说,到底愿不愿意嫁我?这个答案我还要等多久?」他眸光深沉似井般地望着她。
  「嗯……我也不知道。」她朝他一吐舌,然后就想逃开。
  「妳要跑哪儿去?」他身材颀长,长臂一展就牢牢箝住她的身子。
  「吃饱了、喝足了,就回家呀!」她弯起漂亮的唇线,笑得好艳美。
  「这里以后就是妳的家。」
  「难道你要我在这儿过夜?可是我困了。」她夸张地打个呵欠。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可以让他求她的机会,怎么可以这么早就满足他?她还没玩够呢!
  「要过夜是吗?行,这里随时欢迎妳。」说着,关任东竟然就这么抱起她,快步奔上二楼。
  一进房间内,安婷便挣扎地下了地,看着这问她头一次跨进的地方。
  她好奇的到处看、到处摸,看着屋里特有的摆设,以及让人心旷神怡的大空间布置,「这里就是你的房间?」
  「没错,怎么了?」
  「好大喔!比我租的地方还大呢!」她深吸一口气,接着又说:「屋里满满都是你的味道。」
  「这里从今以后也是妳的房间,妳爱怎么布置就怎么布置。」他柔笑地轻拂她的发至耳后,然后吻舔着她的耳窝。
  「嗯……任东……」安婷闭上眼,感受着他唇舌所带来的酥麻感,还有那湿滑的煽情。
  「喜欢这房间吗?」他的唇徐徐往下。
  「喜欢。」好麻、好痒,她受不了地笑了出来。
  「那妳是答应我的求婚了?」关任东勾起一边嘴角,诡魅地笑问。
  「嗯,不过我要你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她瞇眼笑了。
  「条件?说说看吧!」他知道他的难题来了。
  「还记得当初我跟全班同学的约法三章吗?我要你请他们全部来喝我们的喜酒。」她好不容易才捉住幸福,一定要让大家分享她的喜悦。
  「妳还真会捉弄我。好是好,不过今晚妳得任我宰割。」他嘿嘿一笑,用力箍住她娇软的身子,热唇再次贴向她,索求着她口中每一分的美好。
  她也专注地回吻着他,不一会儿,两人身上的衣物已散落在地上,而他的吻也由狂肆转为温柔,又从温柔转为霸气,唇舌所到之处都点燃了巨大的火焰……
  热,焚满全身,让她香汗淋漓,令他汗流浃背。
  关任东的每一次进攻都挟带着似火的狂涛,他用力地捣进,哑着嗓问:「舒服吗?」
  他喜悦地攻进她的身体,每一次的强力摩擦都让她着迷。
  安婷羞怯地点点头,眼底满载着爱意,忍不住问:「你知道我缠你这么久是为了什么吗?不就是要嫁给你?其实你不用求婚我就是你的了。」
  「安婷!」他心一热,需索得更狂野了。
  关任东相信他们的未来也将如此,在充满热情的挑逗中,每一次的交集都是崭新、充满刺激的。
  他该庆幸她早在高中时期就慧眼识英雄,对他有着「穷追不舍」的坚定执着。这世上有哪个男人能有他这样的福气,可以得到一个女孩如此的真情对待?
  而他对她的爱呢?
  或许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发生了。
  【全书完】
  编注:欲知「爱情出招」其他三本故事,请看「天使鱼」系列--
     1天使鱼169《只想慢慢喜欢你》
     2天使鱼171《好想大声说想你》
     3天使鱼172《很想现在嫁给你》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