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勺皇后 V第五章[08.08]
  「他们还有事,只有我一个过来。」这自然是谎话,尉迟濬根本就不打算让那两人跟来。
  煮了一桌子的菜,不能让更多人一起品尝,着实可惜,但是难得可以和尉迟大哥单独相处,易银芽欢喜得连脚步都轻快如云,每走一步都快飞起来似的。
  对了,刚才光顾着张罗酒席,她还没来得及换上干净的衣裳,不晓得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糟糕?
  易银芽赶紧放下端在手中的菜,顺了顺衣服,摸了摸头发。
  「尉迟大哥,你等我一下,不不,你先用膳吧,别等我了!我身上都是灶房的油污味,怕会熏着你,我还是先回房换件干净的衣裳。」
  「不用换了,我不觉得你身上有什么难闻的气味。」
  「不行,怎么能让尉迟大哥闻着我身上的油污味用膳。」况且,她都还没抹上胭脂呢!
  心下一急,易银芽转身就要回房,却被尉迟濬伸手拉住,一不小心踉跄了下,随后跌进一具温暖的胸膛。
  「尉迟大哥……」易银芽羞红着脸,始终不敢把头抬起。
  尉迟濬并没有松手,只是冲着她温柔的微笑,道:「银芽,忙了一整天,我们一块儿吃吧。」
  不成不成!她还没好好梳妆打扮,等会儿怎么向尉迟大哥诉说自己的心意。她要拿出自己最好的样子,尉迟大哥才不会将她当成是蓬头垢面的厨娘。

  尉迟濬自然晓得她的自卑,摸摸她的头,道:「银芽就是银芽,我不在乎银芽身上有什么油烟味,我闻到的都只有银芽准备的饭菜香。」
  这种味道让他感觉就像有家人等待着他回来,他喜爱都来不及了,又怎么会嫌弃她。
  「可是……」
  尉迟濬闻了闻怀里的易银芽,笑了笑,道:「你闻,多香啊!哪里有什么油烟味,你就别忙了,一起用膳吧。」
  「那好吧,我们一起用膳。」看着尉迟濬眼神真诚,易银芽也不好再多做坚持。「对了,尉迟大哥……」
  易银芽突然欲言又止,眼神带点不自在的尴尬。
  「嗯?」灰褐色眸子依然注视着她。
  「我们……」看着环在腰上的男人手臂,她脸上浮现两团羞赧的红晕。
  尉迟大哥还抱着她呀!
  顺着易银芽的目光,尉迟濬也看向她腰身,两人之间的暧昧氛围始终不散,然后他才将手臂拿开。
  那抹笑容看得易银芽心儿乱跳,脑中一片闹腾腾,过了好片刻才回得了神。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她恐怕会害羞的说不出话,还是快点用膳,让尉迟大哥尝尝她的心意。
  两人同坐一桌,面对满桌子的酒菜,着实是太过丰盛了些,毕竟易银芽原先以为霍予申、匡智深两人也会一块儿来,自然准备得多。
  「尉迟大哥,这些菜都是你平时爱吃的,你可千万不要客气。」她忙着替他张罗布菜,鼻尖都闷出几颗粉汗。
  她性子本就心细如发,每回都会特别留意他爱吃的菜色,或是偶尔旁敲侧击,査探他的口味。
  「银芽,谢谢你特意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尉迟濬对她微笑,那一笑足可倾城倾国。
  简单的一句话和那一抹笑容,让易银芽心跳好响,就像是有人在耳边敲锣打鼓,什么也听不见,双眼瞅得发直。
  她真爱尉迟大哥这样的笑容,一颗心彷佛快要被融化,如果尉迟大哥能永远这样对她笑该有多好?
  「怎么了?为什么那样看着我?」尉迟濬脸上始终挂着浅笑,察觉到易银芽走了神,问道。
  「我觉得好像在作梦,尉迟大哥竟然就坐在我面前。」她傻笑说傻话。
  「傻丫头,你特地为了我烧了一桌菜,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他的嘴角再次扬起轻浅的笑,摸摸她额头,像在哄小娘子。
  易银芽心下又惊又羞又喜。
  「让你挖空心思替我准备这桌好菜,真是辛苦你了。」他替她抹去薄薄的汗,又将几绺散落的发丝拢到耳后。
  易银芽傻傻的望着他,不敢相信他这么温柔的触碰着她的脸颊,简直就像相公在对待娘子一般……
  相公……真不知道哪家姑娘有这福气,能让尉迟大哥成为她的相公?
  不过,此刻能这样和尉迟大哥在一起,她就很心满意足了。
  被他摸过的地方酥麻热烫,她笑容甜灿,心儿也跳得飞快,良久说不出话来。
  啊,真的好喜欢尉迟大哥,每当他对她笑,摸摸她的头,她都毫无招架之力,实在不懂为什么会有人瞧轻尉迟大哥。
  像尉迟大哥这样完美无缺的男子,放眼当世想必也没几个。
  真希望……能够一辈子都看见尉迟大哥的笑容。
  一顿酒席吃下来,易银芽像个贴心的小娘子,不曾歇手地频频帮尉迟濬夹菜斟酒,就怕伺候得不够舒服。
  「你也吃。」尉迟濬不忘叮咛她吃食,几个月不见,她清减不少。
  「有哇,我吃得很多,成天待在灶房尝菜,整个人都圆了一圈。」就怕尉迟大哥会觉得她像头猪,近来她可是卯足了劲戒掉贪吃的习性。
  「我不觉得圆,倒是有点过瘦。」说完,又替她添了一碗小尖山的白饭。啊呀,莫非尉迟大哥真把她当成猪在养?
  「尉迟大哥,太多了,别再给我添饭了。」她在他心中,怕是已经留下贪食爱吃的形象,简直糟透了!
  易银芽好生懊恼,一方面又深觉可以吃到意中人亲手添的白饭,真是人间第一乐事。
  这可是尉迟大哥亲手帮她添的饭呢!呵,好幸福……
  不知不觉中,易银芽得意忘形的扒了好几口饭,吃着尉迟濬亲手夹给她的红烧八宝鸭,喜不自胜地呵呵傻笑。
  「我可以问尉迟大哥一个问题吗?」她试探性的问道。
  尉迟濬点头同意。
  「我想问的是……尉迟大哥心中可有喜欢的意中人?」呀!她当真问出口了!真是好羞人!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