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出手富满门 第七章
  呃,不是,是莲藕般的小腿肚,倒着贴墙。
  又过了一会儿,孟家小女娃躺在床上,两手扶腰,双脚往上踩呀踩的,像在走路,又似踩着什麽,一下一下地踩得规律。
  接着她又做了好几个古怪的动作,盘腿、下腰、双腿往後折……最後把腿往颈後盘……
  莫长欢看得瞠目结舌,他将邻居家的六岁小女童列为「观察」对象,每日一得空便往墙头钻,看看她做了什麽,又想出什麽新花样捉弄人,谁是下一个倒楣鬼。
  一日复一日,一年又一年,几个春秋过去了,孩子自是有长大的一天,日积月累,看着看着生出兴趣的小少年有了别样情怀,他把人家的女儿当成自家的,想占为己有。
  「那是你眼瞎了,只看见牛老二家的大蜜桃。」孟淼淼暗讽他眼睛长歪了,眼中只有波涛汹涌。
  「大蜜桃?」什麽意思。
  「牛月桃呀!你不觉得她胸脯很鼓吗?而且她还在村头放话,说她是你未过门的媳妇,让其他女的离你远一点。」没修没臊的牛月桃还说了一句羞人的话,叫他洗乾净等她,她好奸他。
  言下之意他是她的囊中物,仗着胸前那两坨沉手的肉团,哪个男人不手到擒来,拜倒在她的巨峰之下。
  牛月桃是牛老二唯一的孩子,他和老婆努力了多年才得她一个,因此将她宠上天,有求必应。
  以村里的女子而言,她算是长得不错,有些微胖,眼睛偏狭长,扁鼻、润嘴,肤色稍微黑了点。

  牛老二是赶车的,家里种了五亩田,生活上还过得去,家有盈余供得起女儿花枝招展的打扮,涂红抹绿好不吓人,半两银子一盒的胭脂水粉全被糟蹋了,抹出一张花脸。
  不知丑的她还自以为美如天仙,常常顶着惨白墙面向人炫耀,逢人便自夸生不逢时,投错了胎,若能生在高门大户,她好歹是一品皇妃的命,哪瞧得上在黄土上讨生活的粗人。
  「噗!他和牛月桃……」嗯!嗯!绝配。
  正在喝汤的孟明鑫噗地一喷,忍着不笑出声。
  而某人的脸黑了一半。
  「咳!咳!姑娘家说话要斟酌,不可随意说出有损他人名节的话。」故作冷静的孟二元口头上数落了女儿两句,实则忍俊不禁。
  牛月桃是众所皆知的「桃花女」,见到谁家儿郎俊俏就想插花,要人家做上门女婿。前两年孟明森也有这种困扰,被牛月桃追得无处可逃,恨嫁的她大喊「非君不嫁」,让十分头痛的孟二元赶紧把人往县城送,离得远了总不好再纠缠吧!他还真不想有这样的媳妇。
  好在莫长欢越长越俊俏,的确是招蜂引蝶的面容,花儿开、蜂儿来,牛月桃终於「移情别恋」了,庆幸、庆幸。
  「喔!我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这是好话了吧!孟淼淼眼底闪过一丝淘气。
  莫长欢的脸全黑了,一箸子夹走她最爱吃的鱼腹,「百年之後我再来找你吃炒兔肉。」
  「那时你还咬得动吗?」已是一堆白骨。
  「咬不动就咬你。」她肯定在他身边。
  闻言,她一瞪眼,「我不是兔子。」
  「一样美味可口。」都是肉,他不介意。
  她红唇一噘,气得粉颊酡红,「不给吃。」
  「偏要。」他要吃一辈子。
  「我敲碎你一口牙。」看你如何下口。
  「我煮成肉糜。」照吃不误。
  「长欢哥哥,人肉不好吃。」她咬牙切齿。
  「你吃过?」细皮嫩肉的,从哪里吃起好呢?
  「酸的。」她说得慎重。
  莫长欢又快她一步夹起她要的扁豆,看她一脸不甘的扁嘴,本来要放进碗里的扁豆转了个弯落入她碗中,这才有个令人心花一开的笑脸,「多吃点才长得高,小豆芽。」
  「你一天不损我会嘴破呀!」好时如春风,恶似六月雪。
  「我是盼着你好,不识好人心,瞧你葱、姜、蒜不吃,还特意挑出来,个头不高事出有因。」他蔑视的看了看她尚未抽条的身形,早年的亏损导致她较常人发育得晚。
  孟淼淼同龄的玩伴中,有不少已来了癸水,甚至有年纪比她还小的,而她却毫无动静,身材也是众人中最娇小的。
  偏偏她几个哥哥都长得很高大,连爹娘也是高?的,全家人就她一颗冬瓜,让人很不是滋味。
  「莫爷爷,我要告状。」人长得不高,有脑子就好。
  正在和孟二元行酒令的莫放野乐呵呵的转头,「告什麽状呀,小淼儿。」
  让孙子吃苦头他向来乐此不疲,这熊孩子常气得他跳脚,不让他挨几回闷棍不知姜是老的辣。
  淼儿就淼儿,为什麽要加个「小」字,她有那麽小吗?真教人沮丧,「您孙子欺负人。」
  「喔?怎麽欺负人?」他好脾气的配合。
  「嘴贱。」欠抽。
  「嘴贱?」嗯!是贱了点。
  「他说话伤人。」她受伤了,心灵。
  孟淼淼考虑要跳跳绳把身子拉长些,发育晚的身体老被人取笑,她也是一肚子不甘心。
  她穿越前身高有一米七五,是模特儿身段,偶而接几个平面拍摄的工作,在业界小有名气,集美貌与智慧於一身。
  可惜人美易遭妒,连老天爷都容不下,搞什麽穿越,让她带着前一世的记忆,附在手小脚短的三岁女童身上,有一段时日几乎是以汤药为饭,苦得舌头都麻了。
  「他欺负谁了?」莫放野笑开怀。
  「我。」她指着自己的鼻头。
  「那你想要怎麽罚他?」他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彷佛孙子不是自家子嗣,而是路边捡来的假货。
  「不准他吃饭……」饿他几顿。
  「我吃饱了。」饿不着。
  莫长欢风卷残云的吃光了桌上的剩菜,还非常张狂的打了个饱嗝,重重地打脸,好像孟淼淼刚刚说的那句话是屁话,听过就算了,用不着当真。
  莫家祖孙在村子里算是很神秘的大宅主人,看来很随意、好相处,可是嘴上功夫再厉害的妇人也问不出他们的来历,家里有几个人、做什麽生意的、以後有什麽打算等等,口风比死结还紧,完全撬不出话来。
  唯一能与之往来的大概只有孟家了。
  这一家人从来不问东问西,探人隐私,君子之交淡如水,以礼相待,你来我好酒好菜上桌,你不来我也不趋炎附势,当一般邻里有来有往。
  莫放野啜了口黄山汾酒,「你看,没得罚了,过两天我叫人弄些野物来赔礼。」
  「蛇鼠一窝……」孟淼淼小声嘀咕。
  「嗯?你说什麽?」想吃蛇羹?
  明天多捉一些蛇来。
  她心口一跳,忙打马虎眼,「没说什麽,我是咕哝这天不知道能晴几天,我们过两天要打谷了。」
  秋雨烦人,一下雨便无法晒谷,打下来的粮食都发霉了,她想吃新打的白米饭,特香糯。
  说到秋收,莫放野转头看向孟家的一家之主,「孟夫子,你需要人手帮忙吗?我那边还有几个手脚勤快的下人。」
  孟二元想了一下,「也好,就劳烦老爷子了,早点收割完早点收拾出土地,好给我家二儿挪出地,让他试种二期稻。」
  「二期稻?」是一年种两次稻吗?那可是利民利国。
  「是我家淼姐儿说南方有些地方天儿热,稻米早熟,能有二获、三获收成,老二听了心就热了,您也晓得他喜欢弄稻种地,反正我们不缺口吃的,就让他捣鼓看看。」
  最多一年无收,晚秋洒点麦种也有白面吃,包谷磨成粉做成大饼,一样饿不死人,孩子有想做的事就放手让他们去做,为人父母者只希望儿女一生顺畅、平平安安。
  「哎!你真疼孩子,民生大事也敢由着他们。」果然是个好爹爹呀!对孩子的疼爱形於外,不像他那孽子,对待亲生儿子像捡来的,不假辞色,从没一句好话。
  孟二元笑着给女儿剥花生吃,「他们也是吃过苦的,如今日子好过了,就想宠宠他们……」
  注:版权原因,继续阅读请加QQ:375296448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