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家命里缺一位 第七章
  「何婶,签死契倒是不用,做到把银子还清为止便可,至於添麻烦,这你不用担心,我庄园里的人都是军旅出身,管理十分严格,若是何禧川不乖乖工作,怕是有苦头吃了。」
  季天佑要的不是何禧川的死契,何禧川若真能在季家庄被管教一阵子变了性子,那麽对何家是好事,他这个青梅竹马的妹妹未来日子也会好过一些,若真改不了何禧川的恶性,那至少他也争取到了时间,为唐珺瑶寻个更好的归宿。
  「娘,我不要去季家庄工作……」
  这一回花氏毫不犹豫,想把何禧川巴着她的腿的手扯开,但何禧川的力气大,花氏扯了几次都不能如愿,是赵东贵先由马背鞍袋里拿出绳子,上前把何禧川给扯开後,才把他的双腕綑了起来。
  「东家,我先把何禧川拉回庄园去,给他安排工作。」
  「嗯,就交给你吧!」
  连何禧川都被拉走,摊子前就安静下来,花氏上前来回的看了季天佑及唐珺瑶几眼,季天佑这才发现他还紧抓着唐珺瑶的手,立刻放了开来。
  「我听珺瑶喊东家『季大哥』,莫非你们之前就认识?」
  「珺瑶她是我娘的徒弟,我与珺瑶算是青梅竹马。」
  花氏听了心里便有了底,这就是珺瑶差点嫁了的夫婿啊!她之前见季天佑也没敢怎麽打量,如今才多看他几眼。这季东家生得高大英挺,容貌也俊,与珺瑶的确般配,她忍不住再次叹息……若不是当年为了给祈川冲喜,或许这两人真有可能成亲也说不一定,也不会累得珺瑶入了他们何家吃苦。
  「东家又帮了我们一回,这大恩大德叫我们何家上下该怎麽回报东家才好?」

  季天佑本不要他们的回报,但回眸看见身旁的唐珺瑶,便想着为她谋划。
  「珺瑶陪伴我娘多年,比我这个儿子还孝顺,一直到我娘过世前都是她照顾的,我很感谢她,若你们要回报我,就对她加倍的好,别再让何禧川伤害她。」
  花氏上前托起唐珺瑶的手,心疼地揉了又揉,「这事不用东家说,我们两老也会保护她,我知道她是怎麽孝顺季夫人的,毕竟她也十分孝顺我们两老。」
  「那麽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花氏见唐珺瑶还一直看着季天佑,知道这两人分离太久肯定有些话想说,於是转身走回摊子前,把几块面糊下了锅。「东家会带着人过来,定是正好要过来吃煎饼的吧!我现在就煎几块让珺瑶送去。珺瑶啊,你陪东家聊聊这些年来的事,不用急着回来,晚一些等你爹下工,再一起回家就好。」
  「我知道了。」
  季天佑的确有许多话要问唐珺瑶,也想立刻把她带回季家庄去,但想着赵东贵还念着何家煎饼的滋味,便留下多等了一会儿,又把巡视的事交给其他人,等花氏把饼煎好,才带着唐珺瑶一同回去季家庄。
  两人一骑步行在回季家庄的路上,生活在村子里的人,每日讨生活要紧,哪里会拘那些小节,所以不像城里人将男女大防看得重,季天佑牵着马与唐珺瑶同行倒没引起侧目,只是,对於季天佑关注的视线还是不少。
  季天佑为人神秘,村子里的人没少谈论过他,但知道的实在不多,所以唐珺瑶才会不知道这季家庄的东家就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季大哥。
  此时几名女子提着提篮走过,看来像是相偕去菜园摘菜正准备回家做饭的,虽然村子不大,但唐珺瑶与这几名女子并不相熟,因为偶尔在溪边洗衣时,总会听见她们道人长短,所以唐珺瑶并不想与她们深交。而这回,唐珺瑶发现她们因为季天佑而骚动,一个个眼波流转的,满满都是对季天佑遮也遮不住的倾慕。
  唉……唐珺瑶不禁同情起她们,如果季大哥还是过去那个季大哥的话……
  季天佑也发现自己被打量了,谁让那几名女子毫不遮掩的发出惊呼声,他的眼眸变得极为冷峻,周遭的气氛顿时凝结,像是走进难以消融的寒冷冰窖。
  几名女子被吓着了,虽然急急地离开,但唐珺瑶看得出来她们脸上的表情可不是惧怕,只是被冰山俊公子的气势给折服,避开了而已。
  过去唐珺瑶就觉得季天佑生得剑眉朗目,十分英俊,如今他经历了战场上的磨练,更是浑身散发着一股英气,虽不令人畏惧,但绝对夺人心魄。
  唐珺瑶看着,对季天佑绽放一记笑靥。
  季天佑方才还冷着的目光收起,薄唇微微勾出一抹笑意,「我凶着一张脸,你还能看着我笑?」
  「季大哥忘了珺瑶可是从小就认识你的,怎麽不知道季大哥这个表情是用来吓人的,不是真正的季大哥。」
  「这张脸是吓人,可从来吓不着你。」
  「谁叫我初见季大哥时,季大哥对我就是笑着的。」
  那是许久、许久、许久之前的过去了,季天佑记起当时他在後院听见女孩子的啜泣声,攀上了围墙,就看见躲在花架下哭泣的唐珺瑶,她说,今天是弟弟的洗三礼,没有人记得她还没吃饭。
  唐珺瑶也同时想起那回的初见,由於是冬日,花架没有太多的绿叶,她由稀疏的花架缝隙间看见了一个大哥哥趴在围墙上,露齿的笑问她为什麽哭泣。
  当她告诉他原因後,他翻过了围墙,二话不说的把她举起,让她跨坐在围墙上,才又翻过围墙,接着将她抱下,便拉着她说要让她饱餐一顿。
  那一天是她第一次吃到师傅做的菜,也从此开启了与季家的缘分,她因为在家里不受待见,师傅也为她的处境心疼,所以以邻居的身分上门,说与她有缘,想收她为徒。
  当时她的祖父母、爹亲及後娘一心都只在刚出生的弟弟身上,自然没有多管她,这反而让她过了好长一段舒心的日子。
  季天佑虽不好明目张胆的盯着她看,但方才由恶煞手中拯救她时,还是将她的脸看清了。她和从前一样有着一张小巧的脸蛋,肌肤或许不像过去养在深闺那般白皙,但反而透着健康的红润,那双似星光的双瞳依然清澈、依然不像其他女子畏畏缩缩,总是透出自信的光彩,唯有两个地方变了……她的双颊丰满了些许,像成熟桃子般让人垂涎欲滴,想咬上一口,还有那看来水嫩嫩的樱桃小口,同样精致的容貌会有如此的改变,是因为嫁做人妇後才有的韵味吗?
  虽然她的夫婿已经过世,但季天佑居然隐隐不快,只是他没有发现那股不快竟带着浓浓的酸意。
  「母亲过世後我决定从军,便与你少了连络,可我听说你的夫婿虽不是家财万贯,但也小有恒产,怎麽成了如此光景?」
  唐珺瑶守的是望门寡,因此未曾见过何祈川,对他自然也不会有所谓的感情,但终究名义上是他的妻子,对他短暂的生命还是觉得欷吁……
  「我夫君身子不好,家里为了给他治病花光积蓄,本来在赤水村还是有宅有田的,只是被我大伯偷了房地契卖了,才成如今境况。」
  何禧川所做的荒唐事他是听张士玮禀告过的,但何家是为了医治二儿子的病而散尽家财之事,倒是听唐珺瑶提起才知道,看来她已守了好些年的寡。
  「我没听何昆说过你有孩子。」
  「我夫君过世得早,我还没来得及——」「过门」两个字唐珺瑶还未出口,就有一熟识的邻居经过与她打招呼。
  那邻居也识得季天佑,跟他打招呼相对恭敬,因为村子里有不少人都在季家庄工作,对待东家自然恭敬。
  「这村子的人都太老实纯朴,这就是我不爱出门的原因,老是把我当大恩人一样我不习惯。」
  「季大哥给的工钱不错,又不苛待工人,几乎没几户就有人是在季家庄工作的,大夥儿感谢季大哥,你就放心接受村人们的崇拜吧!」
  看着她慧黠一笑,多少驱散了提起她过世夫君时的忧伤,季天佑想着话题既然已改,就别再提起那不愉快的往事了。
  「我方才听何婶说你想扩建摊子?」
  「是啊!如果能让路过的客人能有个地方歇歇脚,生意一定能更好些。」
  过去在唐家虽然不得宠,但至少不需要她抛头露面的养活自己,季天佑不由感到心疼,听她有这想法,心里也有了打算。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