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斗不如安太座 第七章
  卓韵雅垂敛长睫掩饰心思,好一会才道:「嗯,到时候再麻烦嫂嫂带我一道去。」徐家商会她是年年到,知道除了男人聚在一起聊商道之外,也会携家带眷前往,有几分相看的意思。
  雷持言注视她良久,才道:「徐鼎必定是有许多事在忙。」他一直派人注意着徐鼎,自然知道徐鼎早在半年前就回大凉,甚至也回来京城待上几天,可那几天他却没有见小雅一面,甚至连消息都没捎上。
  而这些事她既然不知道,他就不打算告诉她。
  「嗯,我知道。」卓韵雅轻点个头,抬脸粲笑着。「鼎哥哥那麽努力,我也不能输给他。」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扮演什麽角色,她是卓家的女儿,既是有工艺方面的天赋,她自然得要替卓家攒口气,也为了日後成为鼎哥哥的助力,所以她什麽都能忍,只要她能做到的,她都不会落下。
  雷持言张了张口,最终咽下了叹息,伸手想轻抚她的头,却想到她已经十三了,寻常姑娘在她这年纪已经开始谈亲事,他们也到了无法随意见面的时刻了。
  但只要有端玉阁这个地方,他与她终究是有所羁绊的。
  【第三章 鼎哥哥爱吃醋】
  「嫂子,真的不等大哥吗?」偏厅里,卓韵雅轻声问。
  雷持音走向前,替她将发上的丝带系得再端正些,漫不经心地道:「你大哥忙,咱们先走。」
  「你跟大哥吵架了?」

  「我看起来是那般闲的人吗?」雷持音没好气地笑问。
  「会不会是你笑他笑得太过火了?」她记得前一阵子嫂子一直拿端玉阁的事嘲笑大哥,说大哥眼光短,她大哥是个爱面子的人,一旦嘲笑过头,恼羞成怒也正常。
  雷持音笑意不减。「也许。」她想,有些事实在是没必要让小雅知道。
  她不想在小雅面前下她大哥的面子,也不想让小雅知道她的大哥其实是个扶不起又妒心极重的阿斗。
  端玉阁的窜起她是和卓景麟笑闹过一次,後来再提起他便翻脸了,那次他变得像是另一个人,陌生得教她不敢再多说。
  一个时辰前,她在书房外亲耳听见公爹低斥他毫无建树,比不上小雅,回房後,他气得砸了一些玉器摆设,嘴里骂着将小雅贬低至极的话语。
  那是个度量狭小又善於隐藏黑暗面的男人,她知道就好,没必要告诉小雅。
  「嫂子,给我大哥一点面子吧。」卓韵雅小声劝着。
  男人啊,没有一个能容忍面子一再被挑战的。
  雷持音挑了挑眉,没正面回应她,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徐家一年一期的商会向来是入夏时举办,适婚的姑娘都会盛装出席,衣料都是较轻薄的纱,虽然无法一睹身材曲线,但绝对会教男子瞧直了眼。
  而眼前,别说男子瞧直了眼,就连卓韵雅的眼都快要瞪直了。
  「……真不敢相信,她一个姑娘竟穿成这样。」雷持音在她耳边低语,甚至还颇为嫌弃地移开目光,像是怕弄脏了眼。
  卓韵雅眨了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後,垂眼瞧了瞧自己这身缠枝月季绉纱衣裙,觉得自己真的输得惨惨,可也不能怪她,她真没想到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穿蝉翼纱,站在穿堂里接待客人。
  大凉的民风向来开放,在穿着上更是邻近几个国家中最无禁忌的,可这穿堂处迎接的可不只有女眷还有男客,薛小七身穿蝉翼纱坦领襦衫裙……卓韵雅不禁想,她脑袋是坏了吗?
  「她至少也该穿暗花纱,穿这样……里头的诃子都被人瞧得一清二楚了。」雷持音站在徐家大门外低声骂着,要不是今日是陪小雅来,她都打算掉头回家了,省得看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儿丢人现眼。
  卓韵雅挠了挠脸,转移了话题。「不过既是徐家的商会,大薛氏怎会让薛小七接待客人?」她一直以为大薛氏是打算要薛小七当她的媳妇的,可瞧她今日这打扮,代表大薛氏根本是看不上薛小七。
  「咱们这种聪明人怎会明白那蠢笨之人的心思。」雷持音皮笑肉不笑地道。
  卓韵雅被她逗笑,亲热地挽着她。「说不准她是打算去色诱鼎哥哥。」她们谁都知道薛小七对徐鼎是青睐有加。
  「唷,你这说法是压根不担心未婚夫被人抢?」雷持音睨她一眼。
  「我要的男人,谁抢得走?」卓韵雅朝她笑得妩媚,那张狂又艳丽的笑,让从她身旁经过的男客不由驻足多看几眼。
  雷持音一阵无言以对。
  真不知道小雅这自信到底是打哪来的,也不想想她和她的鼎哥哥已经一年没有书信往来,更别提见面了,她怎能认为他还是她的男人?
  唉,她这一心一意的心思要是扑到她大哥身上,不知道有多好。
  「快走吧,这儿是男宾女眷都能走的,咱们先往花厅去,一会逮住时机,你就去见你的鼎哥哥吧。」明明是很想让她和大哥凑成一对的,偏偏只要小雅一张口拜托,她还是点头了。
  说白点,今儿个要不是为了小雅一解相思需要她掩护,她才不来呢。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薛娴犹如当家主母般地迎向前来。
  「薛七姑娘,」雷持音收整心底的不屑,噙笑寒暄。「今儿个看起来可真是美得不可方物。」
  「可不是吗?薛七姑娘一笑起来就是一整个风光明媚呀,教人都不敢往你身边站。」卓韵雅笑容可掬地将薛娴给捧上了天,明着褒暗着贬。
  薛娴笑眯眼。「瞧你们姑嫂说的,是要我把脸给藏到哪去,多羞人。」
  会觉得羞,就不会穿这样吧。卓韵雅心里损着,面上笑意不减。「说的是实话,哪里需要觉得羞?」
  薛娴表面谦虚,心里乐得很,可就算如此,也不会改变她今天的计画。
  三人又不着边际地聊上几句,薛娴便让丫鬟领着两人前往花厅。
  两人一进花厅,霎时成了焦点,不少商家女眷都主动与她俩攀谈,折腾了好一段时间,眼看着差不多要开席了,卓韵雅给了雷持音一个眼神,雷持音虽无奈却还是照办,谁要她就疼这小丫头呢。
  「大夥瞧瞧,这紫灵玉可是咱们王朝最上等的紫玉了,还是皇上开了口,咱们才能留下一点毛料打磨。」雷持音取下发上的玉簪,顿时女眷们都围了过来,想要瞧瞧难得一见的珍宝。
  卓韵雅见状,留下丫鬟偷偷地跑到渡廊,熟门熟路地朝徐鼎的陶竹轩而去。
  古怪的是,陶竹轩外竟没有随从留值,踏进院门里头也没有半个人影,她不禁疑惑地挑起眉。
  有问题,陶竹轩不可能完全没有人留守,而且能在陶竹轩里当差的都是鼎哥哥的心腹。
  她原本是打算先到这儿跟留守的人打声招呼,顺便请他们将鼎哥哥找来。
  她心生戒备地环顾四周,改朝园子的假山流水而去,就见跨桥上有抹人影,是她熟悉的身形穿着熟悉的玄色锦袍,她脱口喊道:「鼎哥哥。」喊人的同时,她已经走上跨桥,可当她走近,见那人转过身时,她不由顿住脚步。
  「小雅,咱们好久没见了。」徐爵慵懒地倚在白玉桥栏上。
  「徐大哥怎麽会在这里?」对於徐爵她并不讨厌,除了因为徐爵的身形面貌和徐鼎有几分相似,更因为徐爵向来待她不错,就跟自家大哥差不多,可是徐鼎是视他为敌的,所以她也自然而然地避开他。
  「嗯……自然是有一些原因。」徐爵轻吟着,目光穿过她落在院门外,转了话题问:「是说,不知道你信不信我?」
  「信。」她不假思索地道。
  徐爵怔住,像是难以置信极了,一会才徐徐扬笑。「小雅,你怎麽敢信我?」笑完又忍不住叹气。
  这麽好拐,真的教他为二弟担心。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