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贵不可言 卷四 第六章
  殷红豆无意救人,各人有各人的命,但她好奇,紫晴一个大丫鬟,到底做了什么事,至于被发卖处理吗?
  这也太不体面了些。
  难道紫晴栽在潘氏手里了?
  紫晴见殷红豆丝毫没有跟她说话的意思,目露惊恐,哭着喊出了能救她命的话。
  紫晴被人绑着,远远地冲殷红豆喊叫:「红豆,有人推你下水……有人要害你!」
  可她没命说完,很快就被几个壮汉给捂住口鼻,掐住脖子,扭上了车。
  殷红豆脑子嗡嗡作响,很想追上去问个明白,却不敢轻举妄动,傅慎时拉着她的手腕子,冷声道:「她死了,先上车。」
  跟来的兄弟解释道:「那些人摁断了她的气门。」
  殷红豆头皮发凉,便上了车。
  傅慎时吩咐了人去追,他先带着殷红豆回了殷家。
  路上,傅慎时就在问殷红豆从前落水的事。

  殷红豆就记得落水昏迷之后的事,落水前的事,基本上不太清楚,更不记得「死前」发生的事。
  傅慎时以为她吓坏了,就没急着追问,回到家,叫人给她沏了茶,才仔细问她可记得一星半点。
  殷红豆摇摇头,终于想起她第一次见到紫晴的时候,紫晴跟她说的话——以后可要离湖边远点儿,你明知道自己不会水,水边的花儿开的再好,也别再往水边走了!
  不会水的人,为什么要往水边去摘花。
  当时她就怀疑有人动手脚,她以为是内宅斗争导致原主死亡,根据后来的一切事情判断,她以为想杀她的人就是紫晴,可今日看来,好像不是这样。
  殷红豆断断续续地道:「……落水前的事其实我都不太记得了,我以为是她要害我……」
  傅慎时也是拧紧了眉头,殷红豆来他身边之前,竟就有人要杀她,她一个内宅小丫鬟,值得谁这么大动干戈?
  殷红豆没想到,原来自她苏醒,就一直有人像毒蛇一样盯着她,而且并不是她猜测的紫晴,实在是太可怕了,她手掌心冒出冷汗,道:「会不会是紫晴不想被发卖,所以拿这个来唬我……」
  傅慎时见她吓坏了,握着她的双手,掏出帕子,给她擦了擦掌心,道:「不会。若是她,那些人不至于杀她。」他捧着她的手亲吻一下,道:「别怕,不是有我吗?」
  殷红豆双手恢复温暖,渐渐冷静下来,道:「紫晴若是没有说谎,那从前就说得通了。」
  傅慎时抬眉问她:「还有什么事?」
  殷红豆道:「傅二欺负我的事你还记得吧?最开始是紫晴来找我说和,让我给二老爷当妾侍,可是后来二老爷似乎并没有像傅二那样执着与纳我,我甚至怀疑这事是不是紫晴自己编的,二老爷从未有主动有过纳我的意思。
  过了很久,他们一个入狱,一个断了手不在家,二老爷和傅二对我的心思再怎么样都该了了,紫晴跟我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可她看见你我在甬道上牵手,还无端地跑去同夫人告状,恨不得夫人处死我。」
  她语气一顿,道:「我当时就想不明白,她怎么会那么恨我,她是二夫人的大丫鬟,好好过她的日子,要么给二老爷或者二爷、五爷做妾,要么将来放出去给人做正头妻子,不知道多好的前途等着她,和我死较劲儿,她脑子坏了吗?而且咱们回侯府的时候,二夫人还让她去二太太院子里送东西,证明还是看重她的,她却一副心事重重又憔悴的样子,我就觉得有鬼。」
  傅慎时接着道:「也不会是她家里有事,她这样得脸的丫鬟,没被发落之前,做主子的再怎么样也会厚待她。」
  殷红豆点了点头,道:「肯定的,估摸着就是从前授意她害我的人,捏着她的把柄呢,她迟迟取不到我的性命,怕是那人把她逼疯了,才那副鬼样子。」
  傅慎时握紧了殷红豆的手,道:「她想让你做二房的姨娘,估摸着是想把你引去那边好下手。」
  殷红豆浑身一僵,道:「我刚落水的时候,她急不可耐要赶我走,那时候应该还没被人威胁,估摸着后来我走了,那人对我下不了手,才想利用紫晴害我。」
  她刚醒来那会儿,要是没有日日谨小慎微提防着……要是她没到傅慎时身边,是不是命就没了。
  傅慎时还抱着她,问:「你早发现端倪,怎么早没跟我说?」
  殷红豆垂眸道:「那时想不到这些关联,就没往心里去,只以为她是恨我恨极了,这样的疯子世上也不是没有。」
  傅慎时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放在自己腿上,牢牢地环着她的腰,道:「你别怕,以后你就住这里,我一直陪着你,再多叫些人守着院子。」
  殷红豆靠在他肩头,眉头还蹙着,道:「我现在不多怕了……紫晴想方设法将我引去二房,你说要加害我的人,是不是就在二房?」
  傅慎时表情严肃道:「我今天回去一趟,仔细查一查。」
  殷红豆感叹道:「如此说来,我跟了你,还真是误打误撞捡了条性命,否则还在二房待下去,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死的。也幸好我跟着你之后,很少独自出过院子,后来我俩又一起出了侯府,我才活这么久。」
  说到这儿,她又想起来了,锁眉道:「上次袭击我们的真定人和去仁庄投毒的真定人,会不会是冲着我来的?」
  傅慎时面色凝重,他不希望是的,殷红豆一个普普通通的丫鬟,怎么可能会惹上这样的人?
  要是这样,他这辈子都没法放心叫她走了。
  傅慎时问她:「你以前可得罪过什么人没有?」
  殷红豆不自觉地揪着他的袖子口,抿了抿唇,道:「……这根本不像是侯府的人干的,也不像京里的人,我又没去过真定,哪里会招惹那边的人?」
  傅慎时搂了搂她的肩膀,道:「等人回来再说。」
  武馆的兄弟半下午才回来,说追出去之后,那些人抛了紫晴,紫晴没气儿了,那些人出了城就骑马,分散奔走,追不上。
  他们又回到了牙婆那里去查,买主留的是假身份,查不着有用的消息。
  这些人的手段太缜密了,傅慎时心情沉重,愈发想查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立刻叫了人去通知王文,多送十几个人手过来。
  殷红豆忙道:「我不想一个人留这里,我先与你一起回去亲自查。」
  傅慎时颔首道:「也好……留你一个人,我始终不放心。」
  二人当下坐上马车,回了长兴侯府。
  傅慎时要查此事,便叫了傅三过去。
  傅三正好也有事与他说,兄弟二人便在重霄院书房里密谈,殷红豆在一旁奉茶。
  傅三跟傅慎时说了分家的事,他道:「傅二找的什么人办的事我都揪出来了,人证物证都在,老夫人无话可说,自觉提出了分家,父母亲正在拟定家财怎么分割。侯府的宅子不会动,正好侯府名下还有两间旧宅,大的给二房,小的给三房,他们也没得争……」
  二房要分出去,紫晴的事就不好查了,傅慎时也不拖泥带水,干脆地把事情说了。
  傅三一听说有人这样对付殷红豆,很是吃了一惊,半信半疑地问傅慎时:「你别是哄我吧?」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