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贵不可言 卷四 第六章
  殷红豆垂眸道:「那时想不到这些关联,就没往心里去,只以为她是恨我恨极了,这样的疯子世上也不是没有。」
  傅慎时把她从椅子上抱下来,放在自己腿上,牢牢地环着她的腰,道:「你别怕,以後你就住这里,我一直陪着你,再多叫些人守着院子。」
  殷红豆靠在他的肩头,眉头还蹙着,道:「我现在不怎麽怕了……紫晴想方设法将我引去二房,你说要加害我的人,是不是就在二房?」
  傅慎时表情严肃道:「我今天回去一趟,仔细查一查。」
  殷红豆感叹道:「如此说来,我跟了你,还真是误打误撞捡了条性命,否则还在二房待下去,都不知道什麽时候死的。幸好我跟着你之後很少独自出院子,後来我俩又一起出了侯府,我才活这麽久。」说到这儿,她又想起来了,皱眉道:「上次袭击我们的真定人和去仁庄投毒的真定人,会不会是冲着我来的?」
  傅慎时面色凝重,他不希望是的,殷红豆一个普普通通的丫鬟,怎麽可能会惹上这样的人?
  要是这样,他这辈子都没法放心叫她走了。
  傅慎时问她,「你以前可得罪过什麽人没有?」
  殷红豆不自觉地揪着他的袖子口,抿了抿唇,道:「……这根本不像是侯府的人干的,也不像京里的人,我又没去过真定,哪里会招惹那边的人?」
  傅慎时搂了搂她的肩膀,道:「等人回来再说。」
  武馆的兄弟下午才回来,说追出去之後,那些人抛了紫晴,紫晴没气了,那些人出了城就骑马分散奔走,追不上。

  他们又回到牙婆那里去查,买主留的是假身分,查不着有用的消息。
  这些人的手段太缜密了,傅慎时心情沉重,越发想查清楚到底是怎麽一回事,他立刻叫人去通知王文,多送十几个人手过来。
  殷红豆忙道:「我不想一个人留这里,我先与你一起回去亲自查。」
  傅慎时颔首道:「也好……留你一个人,我始终不放心。」
  两人当下坐上马车,回了长兴侯府。
  傅慎时要查此事,便叫了傅三过去。
  傅三正好也有事要与他说,兄弟俩在重霄院书房里密谈,殷红豆在一旁奉茶。
  傅三跟傅慎时说了分家的事,「傅二找的人、办的事我都揪出来了,人证物证都在,老夫人无话可说,自觉提出了分家,父母亲正在拟定家财怎麽分割。侯府的宅子不会动,正好侯府名下还有两间旧宅,大的给二房,小的给三房,他们也没得争……」
  二房要分出去,紫晴的事就不好查了,傅慎时也不拖泥带水,乾脆地把事情说了。
  傅三一听说有人这样对付殷红豆,大大吃了一惊,半信半疑地问傅慎时,「你别是哄我的吧?」
  傅慎时摇头,道:「谁哄你……三哥你明儿就替我查清楚。」
  傅三当然要查,外面人的手都伸到长兴侯府里头来了,偏偏他们一点都没有察觉,能不查吗?
  他当夜离开後,叫护院多往重霄院来巡逻。
  傅慎时和殷红豆两人一起睡了个安稳觉。
  次日上午,傅三就带来了消息,他告诉傅慎时和殷红豆,紫晴被发卖得很突然,潘氏没有对外说一个字,还是苏氏的丫鬟去潘氏院子里打听,才知道紫晴好像曾为了男人动过潘氏的库房。
  这样大的事,潘氏哪里会容忍?她一捏到证据就迅速把人发卖了。至於她是怎麽知道的,一时打听不出来。
  毫无疑问,让潘氏知道这件事的人,就是威胁紫晴的人。
  苏氏悄悄花了很多银子买通潘氏身边的另一个丫鬟,终於得到了一些消息,原来不是有人告发紫晴,是潘氏自己发现的。
  但潘氏不是在自己院子里发现的,而是在傅二的院子里发现紫晴私用她金库的事。
  潘氏从前很信任紫晴,库房的钥匙都交给她掌管,库房的东西紫晴自然也有机会随意挪用,但潘氏信任紫晴,一直未曾往她身上怀疑。
  紫晴犯事之前,潘氏照例要跟薛氏核对一些二房的用度。她们两人偶尔会相互借用一些东西,因是临时借用,便不上册或者下册,只做个登记,又或者记也不记,用完了就立刻还回来。
  薛氏身子不便,紫晴当时不知道出去做什麽了,潘氏就亲自去了一趟薛氏的院子里,这一核对,就看出了端倪。
  潘氏发现有些东西根本对不上,比如一些没下册的小东西不见了,还有一些登记过借给薛氏的东西,薛氏却说她没有收到。
  薛氏不会说谎,潘氏当然开始怀疑自己的身边人,暗中着手去库房按册核对,一下子就捏到了紫晴的把柄,紫晴私自挪用过她的嫁妆给二老爷和傅二。
  不光如此,库房现银数量对不上,少了几百两,这几百两紫晴自己是不敢动的,必然是替那两位爷们儿拿了,爷们儿许诺会还回来,她才敢动。
  紫晴身为潘氏身边的大丫鬟,偶尔替爷们儿周全一下也是有的,但她竟然动用潘氏的银子给家里的男人,说明她和这两个男人都不乾净!
  这就超出潘氏的底线了,她容不得身边的丫鬟和自己的男人勾结在一起,更不许长兴侯府这个关头上,有丫鬟得罪薛氏和其娘家。
  潘氏搜集了证据打紫晴的脸,狠狠地教训了她一顿,便避着人迅速将人发卖了,没对外透露一个字。
  潘氏理应打死紫晴,但她念着往昔情分,放了她一马,才叫殷红豆与傅慎时两人恰好给撞上了。
  这些消息都是苏氏花钱买来的,现在侯府江河日下,人人自危,一笔不少的银子足以让丫鬟偷偷地出卖主子。
  傅慎时和殷红豆从傅三口中知道了这事儿之後,都琢磨了起来。
  紫晴做的事算是家丑,和两个辈分的男主子勾搭,难怪潘氏要隐瞒起来。
  殷红豆对傅慎时道:「若真是这样……那就有两种可能了。」
  傅慎时眯了眯眼,亦认为如此。
  薛氏是媳妇,该是她主动去潘氏的院子里,便是潘氏有事要找薛氏,也该是派紫晴过去,紫晴却正好有事儿不在院子里,致使潘氏要亲自去一趟薛氏的院子里,说明紫晴很可能是被人刻意支走的。
  要支走紫晴的人,必然是为了算计她,让她被潘氏处理。
  那人既能让薛氏正好身体不适,还让这事儿发生在薛氏的院子里,可以肯定她就是薛氏或者薛氏身边的人。
  若是薛氏身边的人,那就是要害殷红豆的人;若是薛氏本人,那就说明她发现了傅二曾经和紫晴有苟且。
  薛氏发现自己的丈夫被丫鬟勾搭了,要除掉丫鬟也是理所应当的,然而紫晴是潘氏的丫鬟,她当然不能直接找上门去打潘氏的脸,所以才要想法子让潘氏主动找她,好除掉这个丫鬟。
  紫晴的事儿能被旁人拿住做把柄,也能被薛氏拿住,这并不奇怪。
  就是不知道此事到底是薛氏自己所为,还是她身边的人借她之手所为。
  傅三道:「只有一种可能。」见傅慎时与殷红豆望过来,他接着道:「老二近来阴晴不定,老发邪火,二嫂正要给他纳妾,若是二嫂知道紫晴服侍过老二,估摸着巴不得把人要过来伺候他,怎麽会想着下这麽难的圈套设计一个丫鬟?」
  他又道:「我夫人还说了,二嫂虽看着娇娇弱弱的,却是个直肠子的人,不会玩这些,定是有人借她的手除掉紫晴。」
  傅慎时皱了皱眉,道:「三哥,那还要麻烦你去查查二嫂身边的人。」
  薛氏从娘家带来的人肯定不会干这种事,只有可能是後来侯府新拨去她房里的人,傅三为了侯府安全,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今儿能害丫鬟,明儿就能害主子。
  傅三很快便去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