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贵不可言 卷三 第六章
  殷红豆福一福身子,目送胡御医走了,她才折返回去。
  傅慎时瞧见了殷红豆追着胡御医走了一段儿,便问她:「你跟胡御医说什么?」
  殷红豆知道傅慎时不耐烦提这个,就道:「奴婢上次不是请胡御医诊脉吗?就是那事儿呗。」
  傅慎时嘴角微动,扫了殷红豆一眼,这才发现,这丫头这几个月已经长开了一些,下巴微尖,脸上稚气渐脱,脖子往下……也越来越有个姑娘家的样子了。
  殷红豆回望过去,理直气壮地问道:「六爷您看什么呢!」
  傅慎时道:「怎么不裁新衣裳穿?大过年还穿旧的。」
  殷红豆更加理直气壮道:「没钱!」
  「……」
  傅慎时抬头冷幽幽地看着她,道:「那我叫人去搜一搜,搜出来都赏赐给她们。」
  殷红豆赶紧跑过去讨好地笑着:「别啊!奴婢这不是忙,没工夫么!过两日就让翠微给我裁衣裳穿。」
  傅慎时轻哼一声,翠微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六爷,三爷来了。」

  殷红豆赶出去迎,随后去厨房泡茶。
  傅三穿着厚厚的夹棉直裰,笑着走进来,问傅慎时:「老六,打猎你去不去?小围场,捉了猎物围起来,你也能打。」
  「哪些人?」
  「我看大哥的意思,应该就自家人。」
  「好。」
  长兴侯府的人去了之后,和方家人撞上了,方素月也跟着家里的堂兄弟姐妹们出来了。
  未婚夫妻在成婚之前,为了避嫌,应当避免见面。
  傅慎时与方素月在京中小围场上若是撞见了,倒是有些不妥,他听说方家女眷都在暖棚里避寒,他便坐着轮椅,跟傅慎明和傅三两个,在围场里打猎去了。
  外边寒风呼啸,冷风吹在脸上像刀子刮,傅慎时倒是不多怕冷,殷红豆一个姑娘家,身子单薄,从暖棚里走出来没两步,便瑟缩着脖子,牙齿都在打颤。
  傅慎时见殷红豆缩着脑袋跟小鸡仔似的,嘴边抿下淡笑,道:「你回去吧,替我守着衣裳。」
  他脱下来的大氅还在暖棚里搁着。
  殷红豆搓了搓手,担忧地看着傅慎时,嘱咐道:「那您玩一玩就回来,别较真儿了,冰天雪地的,伤着了难受。」
  傅慎时淡淡地「嗯」了一声,便拿着弓箭走了。
  殷红豆捂着耳朵,扭头就进了暖棚。
  围场这边本就搭着暖棚,长兴侯和方家的人也就没有再临时搭建一个,两家女眷都坐在一处说话。
  方素月性子静,她的弟弟妹妹在旁边说说闹闹,独独她在方夫人身边,不言不语地剥着瓜子跟核桃,喂几个弟弟妹妹吃。
  方家的小孩子很活泼,也很亲方素月,丫鬟们剥的东西他们不大吃,都争着抢着要吃方素月手边小碟子的零嘴。争着争着,就吵闹了起来,他们扯着方素月的袖子,叫她把东西给自己。
  方夫人低声斥了两句,哥儿姐儿们才消停。
  长兴侯府的女眷们都在旁边看着,世子夫人姜氏和三太太苏氏对视一眼,便主动方夫人说着话,姜氏又让丫鬟领着孩子去暖棚门口外边看雪,方家的几个小孩子也都要去,十岁以下的孩子们,呼啦啦全出去了,丫鬟们也半数跟了出去,暖棚里登时清净了不少。
  方素月眉目温柔,还是坐在桌前仔细地剥瓜子,也不说话,若有人问,便轻声答一句,答完了又把头低头下去,举止倒也还算得体,就是太内敛羞涩了些。
  殷红豆时不时悄悄地扫方素月一眼,她抱着傅慎时的大氅,忍不住想,这两种性子的人成了亲,只怕以后根本没话说,一个赛一个的闷。
  她又撇撇嘴,怪自己想太多,亲事定都定了,傅慎时他都没反对,她又操哪门子心。
  天儿太冷,殷红豆听着夫人太太们说话,打了个哈切。
  过了一会子,就有丫鬟满面笑色地进来禀苏氏道:「三太太,三爷打了一只鹿,叫您过去瞧瞧。」
  苏氏眼睛一亮,放下手里的柑橘,拿帕子擦了擦手,蹙眉问道:「射死了没有?死了我不敢去看。」
  丫鬟笑道:「就伤了腿。」
  苏氏松了口气,打过招呼就去了,暖棚里其他女眷都望着她的背影,方素月也看着她。
  方夫人拿帕子掩着口,没把哈切打出来,只道:「这里边太暖和了些,坐着有些困倦,孩子们都还在外面,咱们也都出去瞧一瞧吧。」
  萧山伯夫人的大女儿,也就是长兴侯府的五太太,她怕冷,除了她没去,其他人都去了。
  殷红豆瞧见方素月也去了,暖棚里又还有人守着,她便放下大氅,拿着暖炉跟了出去。
  傅三和傅六好,殷红豆出去之后,便找到了三太太,远远地跟在她身边,顺便看一看方素月。
  女眷们不敢往深处走,都站在一排光秃秃的树底下往远处望,地上都是枯黄的草,覆盖了一层雪,踩上去很松软。
  苏氏已经看了小鹿回来,方素月站在人群里看着围场上。
  殷红豆也站在这附近,她抱着暖炉,朝远处的轮椅那边看过去,傅三骑在马上,傅三离他有些远,两人大声说着话,手上还比划着,看样子是在商量着什么。
  苏氏披着狐毛大氅,头上带着帽子,双手拢在袖子里,笑着解释道:「老三和六弟下了赌注呢,多一个猎物一百两银子,我刚去看的时候,老三比六弟少两只兔子,但是比六弟多一只野鸡。」
  姜氏笑着接苏氏的话:「六弟还是厉害。」
  她说完这话,殷红豆就看见方夫人笑了笑,方素月也望着围场,笑而不语,白皙的面颊上,浮上一抹浅红,莹亮的双眼里,第一次覆上了一层炽热。
  殷红豆还是第一次看见方素月这样子笑,她又看向傅慎时,只见他将弓拉成满月,羽箭飞出去,正中一只傍地走的灰兔,那兔子很胖,快比得上京巴狗那么大。他又连续射了三箭,箭无虚发,射中了三只猎物。
  她感受过傅慎时的双臂,劲瘦,很有力气。
  傅慎时若非是腿不好……这围场上,应当没有人能抢了他的风头吧。
  方素月现在好像开始发现傅慎时的好了。
  围场上,傅三追咬得很紧,他骑马追进动物群里,也连中了三箭。
  苏氏脸上喜色溢于言表,一时笑出了声,她的丫鬟也跟着笑。
  殷红豆被笑声吸引过去,略瞥了一眼,便又继续看围场上的情况,方素月也淡笑地看着苏氏。
  约莫过了一刻钟,已经记不清围场上谁输谁赢,女眷们也都站累了,冷了,姜氏提议回暖棚去。
  方夫人和五太太都跟着走了,苏氏最后看了几眼,也领着丫鬟往暖棚里去,她一边走,一边同丫鬟两个在那儿掰着手指头算,谁赢得多,她说傅三好像多一只兔子,丫鬟低声道:「好像是六爷多一只兔子,奴婢方才看得真真儿的呢。」
  苏氏摇头道:「不对,三爷一共射了六只兔子,六爷才五只吧?是三爷多一只。」
  丫鬟笃定道:「三爷是五只,六爷有六只,您记反了。」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