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贵不可言 卷二 第六章
  京城的天冷得早,丫鬟们冬天的衣裳已经提前做好,大夫人正派人送到各院,重霄院向来是如意负责,她便先往这儿跑了一趟。
  如意瞧见殷红豆手上的伤痕,拉着她的手问了一句,「怎麽回事?」
  殷红豆扯了笑,道:「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摔了。」多说无益的事情她不会说。
  如意揉了揉殷红豆冰冷的手,温和笑道:「这还没到冬天呢,倒是没想到你这样畏寒,我那儿有些红糖和乾红枣,你得空了来拿,或是我叫丫鬟送来也行。」
  「谢谢如意姊姊了,我有空再去拿吧。」
  翠微她们也都走到院子里,殷红豆吩咐她们从如意带来的丫鬟手中接过衣裳。
  如意牵着殷红豆的手走到一边,问了几句傅慎时的近况,殷红豆只说和往常差不多。
  两人还没说上几句,时砚跑过来道:「红豆,六爷喊你。」
  如意笑了笑,温柔道:「不耽误你了,伺候六爷要紧。」
  殷红豆也来不及送如意,便跟着时砚一道进屋去了。
  傅慎时问了如意过来什麽事儿,殷红豆如实告知,他又问她,「往年霜降廖嬷嬷可有别的赏?」

  「各赏六斤棉花和十尺的素绸布匹。」
  傅慎时没再问了。
  当天,傅慎时便叫时砚将东西赏了下去,每个人还多了一钱银子,独独殷红豆没有。
  後来的几天,丫鬟们都赶着将新衣服做起来穿了,只有殷红豆还穿着旧衣裳,在院子里尤其显眼,丫鬟们少不得在背後议论,殷红豆倒不在乎这个,即便翠微来问,她也依旧闭口不言。
  没过多久,翠叶和翠竹就一致认为殷红豆失宠了。
  殷红豆还和往常一样在书房里当值,傅慎时虽然变着法儿刁难她,却还保留贵公子的风度,只是打压,从未碰过她一根手指头。
  进重霄院之後,殷红豆又不是没吃过苦头,眼下这些她倒还能忍,傅慎时也看得出殷红豆丝毫没有怕的意思,因此连着几日脸色都难看至极。
  霜降後的几天下了场细密的雨,天儿越发冷了,从屋子里出去,任谁都要哆嗦一下,傅慎时的书房里已经开始放铜脚盆,夜里太冷的时候,便点着没有烟的银屑炭取暖。
  殷红豆换茶也换得越发勤了,晚膳过後,她倒了杯热茶进去,傅慎时端起来抿了一口便眉头紧锁,砸了茶杯,扔了手里的书,面色阴郁地看着她,不满地沉声问:「不耐烦伺候我了?泡个茶都不肯上心是吗?」
  茶水打湿地面,泼在地上的茶水热气腾腾,似燃着袅袅青烟。
  殷红豆摇了摇头,低声道:「奴婢这就去重泡,泡到六爷满意为止。」
  「站住。」殷红豆刚一转身,傅慎时便叫住了她,「你不想伺候,有的是人伺候,滚出去换个人来。」
  他说对了,有的是人伺候,殷红豆还没来得及出去,翠竹便站在门外,手里端着茶盘,朗声道:「六爷,奴婢泡了茶。」
  殷红豆握紧了拳头,她屏气凝神,眼角余光落在傅慎时的脸上,竖着耳朵听书房里的动静,却见傅慎时眉眼一抬,声音缓了几分,道:「进来。」
  她心头一紧,转身朝门外看去,翠竹笑吟吟地站在那儿,一脚跨进来後随即敛起笑容,稳步走到傅慎时跟前,放下了热茶。
  她还记得查墨锭指纹,翠烟快要暴露那会儿,就数翠竹叫嚣得最厉害,这样的丫鬟是有野心的,在暗处伺机而动。
  殷红豆倒也不意外,内宅就是这样,稍有机会,丫鬟们绝对不会放过,何况她早就以身试法,聪明的丫鬟便晓得,在傅慎时身边不是完全没有出路的。
  翠竹放下了茶,正要出去,傅慎时看着她,淡声道:「以後就你来送茶。」
  翠竹嘴边扬起了一丝得意的笑。
  殷红豆抿了抿唇,他是主子,他说什麽都行,他的喜好就是天,他想捧谁就捧谁,他想摔死谁就摔死谁,甚至傅慎时想亲手捏死她都易如反掌,合乎律法。
  她沉住气,仔细地收拾好残渣碎片,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净过手,进屋垂手而立,而翠竹也还在屋子里站着。
  傅慎时冷冷扫了一眼殷红豆,道:「房里有一个丫鬟伺候就行了,你站在这儿碍什麽眼?」
  殷红豆低着头瞪了瞪眼睛,便旋身出去站到门口。
  初冬将至,长兴侯府的夜晚已经非常冻人,殷红豆穿着好几件衣裳,却还是显得单薄,寒风一刮犹如刀子割在身上。
  她搓了搓手,终於暖和了些许,只盼着傅慎时早些看完书,回房歇息。
  可哪儿有那麽容易,傅慎时到了平常就寝的时候,叫翠竹出去换了热茶,似乎还问了殷红豆是否站在外边儿,得知她还在,就又拖了足足半个时辰。
  殷红豆在廊下跺跺脚,牙关都在打颤,傅慎时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她整个人缩成一团,双手都冻僵了。
  不过好歹是能回房歇息了,一想到热水和暖被窝,殷红豆也觉得不那麽冷了。
  翠竹从书房出来,锁上门,并未对殷红豆扬武扬威,只是问她,「红豆姊姊要不要热水?我一会儿就去给你烧。」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聪明的丫鬟不会立刻就得罪前辈,将来指不定什麽时候还要相互照应。
  殷红豆摇了摇头,道:「不用,翠微应该给我烧好了,你早点儿回去歇着吧。」
  翠竹应了一声,便去了厨房。
  殷红豆回房之後,翠微立刻送了热水过来给她洗漱饮用。
  在廊下站了那麽久,真的是冻坏了,殷红豆用热水洗手泡脚,喝了两杯略烫的生姜片泡的水,才觉得身子暖了一些。
  翠微陪她坐在床沿,给她盖了一张毯子,替她暖手,什麽也没问,只道:「你好好睡,明儿早起我喊你,以後你的水我都替你烧好,明天我再抽空给你做一个暖手套和昭君套,这样你就不会冻脑袋冻手,不会生病了。」
  贴身伺候的丫鬟是不能生病的,生了病主子未必给你治,倘若一直不好,当病秧子打发到哪个庄子上去,这样拖拉下去,落下病根或是死了都有可能。
  殷红豆根本不敢病,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辛辣刺激的生姜水,她谢了翠微,道:「明儿你早两刻钟喊我起来,我给你做好吃的。」
  大家都是下人,也没有任何特殊关系,翠微照顾她全凭情分,然而情分这个东西不会自己永生不灭的,需得有去有回方能长久。
  翠微摆摆手,憨憨一笑,道:「不用,你好好睡觉,等你……有功夫了再给我做。」
  谁也不知道喜怒无常的傅慎时什麽时候才会心情好转,目前殷红豆的苦日子还不是到头的时候。
  两人沉默了一阵,最後还是殷红豆先开口,「反正我早上也吃腻了粥,想换个口味,肉馅韭盒,用油锅煎,还加酥油,你不吃?」
  翠微咽了咽口水,咧嘴大笑,「吃!那我明天早点叫你。」
  殷红豆点点头,「翠微,还有事儿请你帮忙,你看能不能抽空给我做一、两套厚点儿的长袄,我那儿有好几匹布还没用,针线我也有,一匹布做完一套衣裳,剩下的都给你,你看成吗?」
  她说的布是傅慎时赏赐下来的,都是好料子,而且殷红豆瘦,耗费不了多少布料,给她做完了衣裳,翠微还能用剩下的布料再给自己做一套衣裳。
  对丫鬟们来说,做一套衣裳费什麽事,这简直就是捡便宜,翠微乐意之至。
  两人商量过了,殷红豆便道:「你睡去吧,一会儿我自己收拾。」
  翠微见殷红豆脸上泪痕淡了,脸上又带着笑色,这才放心走了。
  夜里,殷红豆窝在暖和的被窝,才觉得自己的心得到了些许慰藉。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