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鬟贵不可言 卷一 第七章
  殷红豆可从未见过真正价值连城的古董,便生了好奇之心,问道:「嬷嬷,我可否细看一会儿?这些物件真是精美华贵!」
  大到白玉翡翠百鸟朝凤的檀木屏风、嵌青玉雕夔龙纹插屏,小到润瓷浮纹茶碗、青白玉镂空螭纹杯,样样精致华美,放眼望去,齐整陈列的物品琳琅满目,倒不像库房,而像个展览馆!
  廖嬷嬷笑了笑,道:「放置东西的时候,我带你看一些便是。」
  收下一套柳青芙蓉遍彩茶盏,仔仔细细地放在雕花的楠木盒子里,廖嬷嬷道:「这些东西,有些是家里主子给的,还有许多是宫里的贵人赏赐的。」
  殷红豆了然,难怪这般雅致考究,原来从宫里来的。不过傅慎时小小年纪便得了这许多御赐之物,倒是怪得很。
  廖嬷嬷打开另一套斗彩茶杯,眼睛闪着微光,道:「这样的恩宠,别说在长兴侯府,即便是在京城,咱们六爷还是独一份。」
  「为何?」殷红豆不解,若皇帝宠爱,受赏最多的应该是长兴侯或者嫡长子,如何会落到傅慎时头上?
  廖嬷嬷却不愿再说,转而问道:「你可识字?」
  「勉强认得一些。」虽然殷红豆不知道大业到底是哪个朝代,但毕竟自带繁体字翻译功能,磕磕巴巴读下来,倒是没问题。
  廖嬷嬷笑说:「那以後你跟时砚学一学字,若能写得几个就好了,以後东西再入库,我就轻省了。上了年纪,眼睛越发不行了。」
  古人寿命短,而且女人操劳,女红尤其费眼,廖嬷嬷虽然才四十岁,但做这种活儿,已经觉得费神。

  殷红豆殷勤地走过去,道:「我能用炭笔写几个,不如先记下来,等时砚有空,让他誊写,省得您伤眼。」
  廖嬷嬷摇头道:「不行,你认得的不多,复杂的又记不住,有些东西差一个字,材质就变了,到时候核对起来出了错,要受罚的。」
  遇到复杂的字,用拼音代替就是。材质问题,时砚肯定比殷红豆熟悉,只要发音对了,她想应该是不会出错的,便笑说:「廖嬷嬷信我,我真能记下来,等写好了再给您过目一遍。」
  廖嬷嬷将信将疑,道:「那我可就信你了。」
  殷红豆拚命点头,倒不是她想给自己找事做,而是越有用,生存价值才越大,到了关键时刻,廖嬷嬷才越愿意护着她。
  揽着这项差事後,殷红豆做晚膳便刻意烧了一些细木棍,做木炭笔之用。
  不过半个时辰,事情还真的办妥帖了,廖嬷嬷越发欢喜。
  但忧愁的事又来了,傅慎时自世安堂的人送了东西来,一直待在书房里,晚上没进米饭,一口菜都没尝。
  时砚把凉了的饭菜端到厨房,殷红豆和廖嬷嬷还有翠微围在一起,把剩菜剩饭赶到另外的碗里,轮流尝了,都说好吃。
  翠微舔舔嘴唇,恨不得再夹几筷子,不过碍於大家都严肃地讨论主子的状况,虽蠢蠢欲动,并不敢真的动手。
  廖嬷嬷叹了口气,无奈道:「这又是怎麽吃不下饭了,不吃可怎麽行……红豆,你再把乾净的菜热一热,我去劝劝。」
  时砚摇头,声音细软道:「廖嬷嬷别去了,六爷吃不下,谁劝也没用,您就别惹六爷发脾气了。」
  傅慎时发起疯来,谁都劝不住,廖嬷嬷去了,恐怕还会被误伤。
  廖嬷嬷束手无策,坐在杌子上发了会儿呆。
  时砚道:「廖嬷嬷,我去伺候了,六爷不吃就不吃吧。」
  廖嬷嬷忙道:「我叫红豆备些糕点,夜里要是六爷饿了,你来小厨房取。」
  时砚匆忙应下一声便走了。
  看着冷菜,殷红豆道:「翠微你热一热再吃。」
  翠微早饿了,还热什麽呀,端起自己的碗筷就吃。
  廖嬷嬷也没了胃口,便出了厨房。
  殷红豆跟了出去,问道:「廖嬷嬷可知道那丫鬟最後怎麽样了?」
  眼神一滞,廖嬷嬷这才反应过来,殷红豆问的是二太太的丫鬟。她回道:「人已经疯了,送到庄子上看管,再不会闹事儿了。」
  双眸微瞪,殷红豆略感诧异,这就疯了,看来虎口脱险,她当真吓的不轻。
  殷红豆又问:「若是不疯,嬷嬷觉得大夫人该如何处置她?」
  相处了这麽一段时间,廖嬷嬷很喜欢殷红豆,而且这丫头的卖身契也到了秦氏手里,她也就没太避讳着,直言道:「若是不疯,勾引主子,也该发卖或者打死。大夫人不过是看在二夫人的面上,又念着侯府的名声,才饶过她。」
  不过动些歪心思就要被打死,殷红豆心里毛毛的,她又问:「若是该打死,主子可否能亲自动手?」
  廖嬷嬷道:「自然是能的,不过大夫人是长兴侯府宗妇,自不会去干这等丢份儿的事。你难道没见过丫鬟受处置?那都是粗使的婆子们动的手。」
  如此说来,傅慎时此举竟然还是合法行为!殷红豆不死心又问:「嬷嬷,这可是依律来的?」
  廖嬷嬷回道:「自然是的,大业律法有载『婢女辱骂主子,当处以绞刑』,便是死罪,何况那丫鬟那般冒犯六爷。」说罢,她瞋了殷红豆一眼,道:「你这丫头,怎麽这也记不清,小心哪日犯了错要吃苦头的。」
  殷红豆粲然一笑道:「记是记得,却记不得这般清楚。嬷嬷倒是厉害,竟记得一字不差。」
  廖嬷嬷笑而不语,她已经脱了奴籍,这些律法用不到她身上,不过从前要管束下人,规矩自然不能忘。
  闲聊之间,廖嬷嬷心情好了些,殷红豆要去厨房做糕点以备不时之需,她跟着一块儿在厨房用了晚膳。
  殷红豆一边忙活,一边琢磨着傅慎时不吃饭的事,她想,六爷应该是觉得委屈吧,毕竟大夫人为了给二夫人做人情,轻易就放过了侮辱他的丫鬟,给二夫人留了脸面。
  殷红豆不禁设想,若是大夫人知道丫鬟不仅勾引傅慎时,还无意之间凌辱了他一番,不知大夫人会不会重重发落那丫鬟,狠狠地打二太太和二夫人的脸,给儿子出气?
  到底是别人的事,殷红豆便没有继续多想,她总不可能去大夫人身边多嘴告状。
  小厨房的锅里还在烧着底汤,殷红豆快速捏着馄饨馅儿,准备做一碗馄饨和一份沙糕。
  馄饨包的是鱼肉馅,新鲜打捞上来的清江鮰鱼,走水路运到京城,侯府厨房采买的婆子清早去菜市买的,处理得乾乾净净。
  片了肉,殷红豆把鱼肉剁成馅,等汤开了,便把馄饨扔下去煮。
  翠微吃了晚饭,闻到底汤的香味忍不住凑过来,下巴磕在殷红豆的肩头,憨笑道:「红豆……」
  「放心,包了你的分,等我煮好了,嬷嬷给六爷送了去,剩下的就是你的。」
  翠微紧紧地抱住她的腰,兴高采烈道:「红豆,谢谢你!」
  吸着气儿收腹,殷红豆道:「翠微,你先放开我,腰都给你捏断了。」
  翠微慌忙松开,肉嘟嘟的手在殷红豆腰上比划了两下,惊奇道:「红豆,你这腰怎麽这麽……这麽细啊!」
  殷红豆抿笑不语,总不能说,因为她平日里吃的算少吧。
  廖嬷嬷闻言指着翠微这胖丫头,笑得弯了腰。
  没一会儿馄饨就熟了,起了锅,殷红豆盛好了放在托盘上。
  廖嬷嬷却道:「红豆,要不你送去吧,我看你很得六爷的心,也许你送去他就肯吃了。」
  「咚」的一声,殷红豆手里的锅铲掉了,她乾笑两声,道:「怎麽可能,六爷今儿还要罚我呢,还是嬷嬷您去吧,六爷还是比较听您的。」
  「这不是没罚吗?」廖嬷嬷又道:「我去叫时砚过来问问。」
  等时砚过来了,他一双漆黑温润的眼睛直盯着殷红豆看了看,同廖嬷嬷道:「让她去试试。」
  翠微也说:「红豆妹妹,你去试试。」
  「……」
  真的是,关键时刻出卖她的一群好队友,殷红豆欲哭无泪,她还犹自挣扎一句,「嬷嬷,我……」
  「快去快去。」端起托盘,廖嬷嬷送到殷红豆手上,笑着催她。
  「……那我、那我就去了。」
  厨房中的三人同时点头,目送她前去。
  殷红豆还没来得及做好英勇就义的准备,便已进去傅慎时的书房……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