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妻有蜜方 下 第六章
  楚瑜听了简直无语,她倒不信朱墨的酒量好到这种程度,多半和那酒馆的老板联起手来做了某些手脚,说不定酒坛子里装的都是白水呢,也只有楚蒙这莽大个傻乎乎的受骗罢了。
  不过前面那段想必是真的,怪道楚蒙进门时衣衫破烂不整,两人跌落山崖,不知道有没有事。楚瑜想着,在灯影下瞧了瞧,果然看到朱墨唇畔有一线鲜红痕迹,想来是沁出的血丝。
  她不由惊道:「你受伤了?」
  「没事,一点小伤而已。」朱墨掩饰着侧过头。
  楚瑜常听人说,无故吐血,多半是脏腑受损所致,这可不能小觑。她忙扳着朱墨的头,语气里也多出几分迫切来,「快让我瞧瞧。」
  朱墨见她专注查看自己的伤势,心中一暖,那嘴便不听使唤起来,吧唧一声,印上了楚瑜的唇廓。
  楚瑜忙擦了擦嘴,因为心口不一,责怪的语气亦是软绵绵的,「你这是做什么……」声音忽然一顿,她将手背放到鼻下嗅了嗅,眼中顿时起了狐疑,「怎么会有一股香味?」
  朱墨躲闪的眼色披露了他。
  楚瑜按着他的肩膀,用力朝他唇上搵去,指腹上立刻印上薄薄的一层红色。果不其然,这坏蛋竟敢用胭脂膏子冒充血迹来哄骗她!
  楚瑜的肺几乎气炸,怒目相向道:「你从哪弄来的胭脂?」
  朱墨朝床屉左侧的梳妆箱努了努嘴,楚瑜瞧见,牙关不禁咯咯作响,怪道她前日发现少了一盒胭脂,还以为是哪个没长眼的丫鬟偷去了,不好声张,没想到却真是家贼难防。

  既然血迹是假,那么……楚瑜牢牢的盯住他,义正言辞质问道:「我哥哥的马,是不是你也在其中做了手脚?」
  就不信会有这样巧。
  朱墨见无可推诿,只得老实承认了。原来楚蒙那匹马是从胡商手里买来的,与本地的品种大不相同,朱墨事先打听清楚,不知从何处弄来一种生长西域的异草,马儿闻见其气味便会兴奋不能自抑。朱墨在下山途中悄悄将香囊散开,因此楚蒙的坐骑才会突然发狂,而朱墨才能趁机得到救人乃至邀买人心的机会。
  这人为了达到目的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楚瑜恨恨望着他,恨不得踢他还是捶他两脚才解气。可是说也奇怪,她发现自己并不如预期中那样愤恨,按说朱墨用这样下作的伎俩设计她哥哥,她应该扯下他一片肉才好,不过从另一方面而言,朱墨也是因为她才煞费苦心——她迟迟不肯回去,朱墨少不得和她家里人多往来了。
  想到此,楚瑜不免有些许自惭,见朱墨留神窥探她的反应,她又觉得不能就这样算了,遂佯装出一副凶悍模样来,死命往他背上捶起,「没良心的!连亲戚你都算计,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她下手力道并不足,朱墨却被她打得连声呼痛,连求饶的话都叫了出来。
  楚瑜起初不信,见他眉心攒起,不像是假装的模样,这才慌了神,将他衣裳一掀,果不其然,后背上有几处密布的淤青,想是在滚落山崖途中撞上了石块。
  想到自己方才的动作可能加重伤势,楚瑜不免有些慌乱,但这本就是朱墨自己胡来的结果,遂将他往床里一推,嗔道:「谁叫你自作自受!」
  朱墨似乎没力气和她辩了,语气微弱的道:「就让我在这里躺一躺吧,我想歇歇。」
  装这副可怜模样给谁看,楚瑜撇了撇嘴,偏偏她就很吃这一套,因故作嫌弃的道:「随便你吧。」
  朱墨笑了笑,似乎看穿楚瑜嘴硬心软。他静静躺下去,过了半晌,眨巴眨巴眼又问道:「阿瑜,你是否还在为那件事记恨我?其实我本意是为了你好,只是一时糊涂,才忘了和你商榷。」
  楚瑜这时已经想明白了,只是拉不下脸承认,遂哼了一声,「我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可你不该欺瞒我,夫妇之道贵乎坦诚,你是怎么待我的?」
  朱墨不说话,似乎默然了自己的错处。
  他偃旗息鼓,楚瑜却战意正盛,追问道:「还有谢兰的事,你也没有告诉我,若非偶然得知,恐怕我这辈子都被蒙在鼓里呢!」
  「你都知道了?」朱墨脸上有些惊讶。
  他赧然笑了笑,「你才救了她,若立刻揭穿谢兰的真面目,我恐怕你会心寒。再说了,若我俩同时到你面前对质,你未必会深信不疑,兴许还会被那人找到可趁之机,离间咱们夫妻。」
  「我是那种识人不明的人吗?」楚瑜气咻咻的反问道,「你未免太瞧不起我了。你与我之间,我自然是偏向你的,怎会相信外人的一面之词?」
  她这也是事后诸葛,话说得漂亮。朱墨明知事实未必如此,依旧迁就了她的说法,安慰般的笑道:「是,你当然是分得清的,是我自己小人之心,以为你未必肯听。」
  楚瑜的自尊心得到满足,心情大悦,也就不纠缠许多了,这桩事本来就该她感激朱墨才是,毕竟谢兰那蹄子选择下手的对象是她。
  趁着她此刻宽宏大量,朱墨悄悄将手指插到她散开的发鬓中,把玩起那些柔亮的头发来,一壁说道:「今日去下山之前,我命人将玲珑送回了林尚书家。」
  他只说了这一句,便再无下文,似乎等着楚瑜提问似的。
  楚瑜果然直起身来,怪模怪样的看着他,「你送走她干什么,这与我有何干系?」
  朱墨歪躺在枕上,丢给她一个「我不说你也懂」的眼神。
  楚瑜一听这话,分明意指她不能容人,朱墨才将玲珑打发走的。楚瑜不由恼羞成怒,吹胡子瞪眼睛的看着他,「你以为我是那种争风吃醋的人吗?玲珑算什么,不过是个丫头,我何必与她计较,你即便将她收房也没什么。倒是你,真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以为我会因此感激你不成?」
  她这番话可谓酣畅淋漓,至于其中包含几句真意,就只有她自己晓得。
  朱墨对这只炸毛小猫的性子摸得可谓透里透,安抚起来也得心应手,他笑吟吟的应道:「是,都怪我擅作主张,辱没了夫人你贤良的名声。以后再有人往我府里送美人来,我只管笑纳便是了。」
  这人可真会蹬鼻子上脸,楚瑜发性又要捶他,却被他大手一抄,顺势揽入怀中,任凭楚瑜怎么挣扎也不放开。
  怀中的小兽停止反抗,似乎是认命了——这辈子她都逃不脱此人的魔爪。
  朱墨轻刮了刮她的鼻子,偏过头,与她正面相视,认真说道:「阿瑜,随我回家去吧,好吗?」
  楚瑜没有言语,只往他怀里拱了拱,片刻之后才往他怀里拱了拱,「你可得想个合适的由头,不然我是不会乖乖跟你走的。」
  这话就是变相的应允了,朱墨心胸舒畅,粲然道:「那是自然。」
  小夫妻的别扭至此似乎宣告一段落,朱墨之后便躺倒下来。而南嬷嬷也老着脸又往楚家一趟,说是卫尉大人身染微恙,夫人若是得空,还请回去探视一番。
  这一回楚瑜没等何氏下逐客令,自己便露面了,虽没有明白应允,南嬷嬷一去,她便命盼春等两个丫头收拾起东西来。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