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星绣娘 卷四 第六章
  随着产房里面「哇」的一声响,张嬷嬷出来跟吴大老爷和林氏报喜,「大老爷、大奶奶,我们奶奶又生了个儿子。」她知道余榕喜欢女儿,想生个女儿,可对老人家来说,难免觉得还是生儿子来的实在,女儿家再怎麽好都是别人家的。
  吴大老爷大手一挥赏钱,林氏心中肉痛,现在由她掌家,这支出的钱还不是由她出,真是的,吴襄发达了也不说把吴大老爷带去!可面上还得忍痛打赏。
  张嬷嬷似乎看出林氏的心思,连忙道:「大奶奶,我们三奶奶早准备了散钱,秋桐去库里让人拿钱了,不劳您破费。」
  林氏都不推辞一下,讪笑道:「还是三弟妹想的周到。」
  而余榕得知自己又生了个儿子後,心里还是有点失落,不过看到孩子的那一刻,她释怀了。男孩跟女孩都是自己的孩子,她跟吴襄的结晶。
  张氏过来帮余榕坐月子,她照顾得细致的很,一边让余榕喝鸡汤一边道:「你年纪也不小了,这次让你坐双月子也是为了你好,反正现在草埔坐船去京城也近,你坐你们家的船过去就行。」
  「嗯,还得走陆路,小树会安排好的,您放心吧。」余榕心情舒爽,只等着去直隶,知道吴襄得到这麽好的缺,她就放了一大半的心,如今孩子也平安生下来了,除了担心敬天之外,她再没有其他的想法了。
  女儿这边好了,可小儿子的婚事还是个大问题,张氏一边折衣服一边道:「你弟弟也老大不小了,这次跟你们去也不知道什麽时候才回来,我把他的事情交给你了。」
  「好,您放心,他自己欢喜就行,我见着好的肯定要介绍给他。」余榕同意,弟弟的婚事是应该放在心上了。
  等余榕出了月子後,袭人尾随其後生了一对龙凤胎,男孩子送给吴坤,女儿则留下了。
  余娟奇道:「先前也没看到她的肚子有多大,怎麽怀了两个?」

  鸳鸯小心翼翼的瞄了余娟一眼,这才道:「说是女娃儿太小,所以以为只有一位。」
  余娟苦笑,真是造化一场,前几天吴荣还跟她透了底,说袭人生了孩子就往外把她嫁了,可袭人运气好,竟然生了龙凤胎。
  钱氏跟吴坤如愿以偿,然後就开始催吴荣上京城,尤其吴坤还一脸愧疚的对吴荣道:「我们会好好待他,当亲儿子看待。你跟着老三在任上也别一股脑儿的往前冲,注意身体。」
  「好。」吴荣打小就服气吴坤,此时见吴坤这麽关心他,也深受感动。
  至於袭人,吴荣只好硬着头皮跟余娟道:「她就留下吧,要不然小的也可怜。」他知道余娟肯定不会好好对待袭人的女儿,尽管是女儿,还是跟在亲娘身边好一些,而且袭人性子懦弱,出去外面过的还不一定有府里好。
  同时间,吴大老爷最终被余榕劝着跟去了,俗话说的好,大儿子小孙子,老人家的命根子,这个小的名儿叫敬亭,也是吴大老爷取的,因为不想跟刚出生的小孙子分开,所以老爷子被一劝,还是跟着去了。
  这一路上有余树跟吴荣的安排,很是顺畅,而且越往京城去驿站越多,余榕休息的还不错,又因为马上可以见到丈夫,还有敬瑜在身边说说笑笑,余榕只觉得一路上很是顺利。
  余娟那边气氛就尴尬了,袭人胆小懦弱,带着孩子也不敢要求什麽,往往还是余榕见她跟自己一样带着孩子,会把下奶的汤分一点给她。
  若是余娟管一下也好,可余娟权当看不到,袭人就有点尴尬了。吴荣不方便插手内宅,只能拜托余榕看在孩子的分上照看一下袭人,余榕不置可否。
  凡事有舍有得,即使没有袭人也有别人,吴荣要过继儿子给吴坤,这些都是余娟本人同意的,有的事情一旦沾上了,哪里会这麽好摆脱?而且袭人的女儿也是吴荣的女儿,也许没有黛玉嫡出的身分,但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吴荣未必就不疼,但余榕也懒得管这些旁人的家务事。
  「敬瑜,今儿大字还是要写的,写了再跟你爷爷一起出去玩。」余榕帮敬瑜理了理衣领。
  他却摇头,「哥哥给我写信说让我陪弟弟玩,我还是跟弟弟玩吧,娘,您说我给弟弟读书还有打拳给他看,好不好?」
  余榕一喜,「当然好,有你这麽聪明的哥哥,你弟弟肯定会更聪明的。」
  不知不觉中敬瑜也长大了,余榕很是欣慰。孩子长大了,懂事了,她觉得小时候受的苦都值得了,那个时候在顾家绣坊做绣娘,每日都害怕自己会不会被别人比下去,直到做到首席弟子後,回到家仍得起早贪黑跟父母做生意、做绣活,苦尽甘来的她总算是过上好日子了,人的付出总是会有回报的,所以永远要对生活保持着热情。
  晚上余榕带敬亭睡觉,敬瑜也闹着要一起睡,她无法,只好一人一边。因为屋子里的芳草跟春草伺候得十分尽心,余榕倒也不担心应付不来。
  小敬亭晚上喝奶把敬瑜吵醒了,看弟弟匍匐在余榕怀里喝奶,敬瑜也要跟着喝,被余榕打了几下才睡下。
  「娘……」敬瑜在黑暗中喊着余榕。
  余榕打着哈欠道:「怎麽了?」
  敬瑜好奇道:「我可以喝一口奶吗?」他看小弟弟喝得太香了,而且好不容易今天跟娘睡,所以就想尝尝,就算方才被打了也不死心。
  可被余榕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不行,奶是给小娃娃喝的,你都是个大孩子了怎麽还要喝?你小的时候娘也是这麽喂你的,只是你大了就不行。」敬瑜跟敬天不同,敬天天生就早熟一些,而敬瑜虽然在人情世故很强,可有些方面还是不懂。
  敬瑜只好把被子蒙住头失落的睡着了。
  他醒来的时候,秋桐端了一碗牛乳给他,「二少爷,快喝吧,这是奶奶今天特意去跟隔壁住的官员讨来的。」因为现在分家了,大人一辈还是按照之前那麽排,可是小的一辈就按照自己房头去排。
  他以前还在武威的时候也是经常喝牛乳的,後来回老家後就没怎麽喝了,已经忘记什麽味道,可娘还为了他去跟别人讨,敬瑜小小的心灵很受感动,他小声对秋桐道:「我娘和我弟弟现在在哪儿啊?我想去找他们。」
  正说着话,余榕就抱着孩子进来,对敬瑜笑道:「怎麽不喝?是不是要娘喂你?」她一直都把孩子当做个体来看,并不因为他们是孩子就忽视他们的话,她用自己的方式去告诉他们对错。孩子想要喝母乳,其实也只是好奇,余榕就把牛乳弄来让他尝尝。
  敬瑜喝了後舔舔嘴,「原来小弟弟爱喝这个呀?」
  余榕摸摸他的头,不说话。
  【第六十四章 替吴怜柔撑腰】
  婆婆跟儿媳妇相处容易出事,公公跟儿媳妇可好相处多了,吴大老爷基本很配合余榕的话,余树见这老爷子还算上道,没欺负他姊,也放下心来。
  等到了直隶,一群人总算真正放下心来,吴襄今天还专门过来接他们。
  敬瑜立刻就扑到吴襄的怀中,「爹爹,我好想您啊!」
  吴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爹爹也想你啊!」随後又看到余榕手里抱着的小的,「这是敬亭?」
  吴大老爷笑道:「是他,路上听话的很,你媳妇照顾的也好。」
  同知府邸不小,吴荣夫妻住一个院子,余榕跟吴襄住主院,吴大老爷跟余树分别占一个院子,再有敬天兄弟几个的屋子吴襄也准备好了,不过都没整理完。现在当家主母来了就不同了,余榕带的下人尽够了,毕竟排场太大容易让别人以为自家腐败。
  学习方面,敬瑜直接到直隶官学读书,吴襄唯恐不足,还请了一位举子在家授学。
  吴荣便把宝玉送了过来,他这次不抗拒吴襄给他的官职了,吴襄也认为自己算是待他不错了,便推举他做了临县的主簿。
  吴荣也感激的很,他能有所作为全部靠吴襄,可真的要帮吴襄,就要自己也有所成绩才行。
  他们一家子走了後,府中的吃穿用度顿时少了不少,而吴大老爷闲着也是闲着,提前过上了老年人的生活,出去外边钓鱼或者种花养草,很是惬意。
  余娟一走,余榕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有这麽一个穿越者在身边,她只能更规矩一些,生怕自己也被余娟发现,好在她们隔得远了。
  「三奶奶,奴婢觉着四爷倒是谦虚多了,四奶奶却老是跟鸳鸯说要在任上怎麽样的做大事,奴婢看,她肯定办不成。」平时秋桐在外人面前对主子们都算恭敬,可私下跟余榕说话就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余榕便道:「她做的成,那吴荣这个主簿也不用做了,你放心,四爷会压住她的。」余娟现在连内宅都没有掌控住,基本都是吴荣的人,唯一的一个鸳鸯嘴也不严,说实话,她的地位其实岌岌可危,幸好吴荣不宠妾灭妻,算是很拎得清的人,可长此以往,余娟除了是吴荣的夫人之外,实际上什麽都没有。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