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星绣娘 卷三 第五章
  余榕微红着脸,捶了他一下,「这麽多人看着,说什麽浑话。」
  成亲几年,吴襄觉得妻子还像个青涩的姑娘家,他不禁轻笑道:「阿榕,你怎麽还是这麽害羞?」
  余榕撇过头,懒得理他了。
  吴襄也不逗她了,深吸一口气,「自从来了神女县後,我好像就没有这麽放松过了。」
  突然来到这麽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语言不通,生活习惯也不一样,却要担任整个县的父母官,做得好了那是应该的,做得不好那就是他的罪过了。
  尤其神女县各民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那麽和睦,苗人在这里占的分量很重,不少官员如杨主簿就是苗人,可朝廷现在鼓励的是汉人当家,甚至吴襄去州府的时候,知州都有意无意说到这一点,要他多多提拔汉人。
  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这个地方还存有很多陋习,比如说巫女祭天,有时候依然要用活人祭祀,吴襄很想阻止,却阻止不了。
  这些余榕了解的不多,可她看得出吴襄很心烦,秉持着想为他分担烦忧的心情,她才会拖着他出来,毕竟这个能为她遮风挡雨的男人其实也不过二十多岁,放在现代也才刚刚大学毕业,还算是孩子呢。
  余榕温柔地道:「平时我们有空就多出来走走,你记得,我们永远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要吴襄别那麽努力这话她说不出来,只能让他工作之余放松身心,不要太过苦闷,这样工作起来也更有干劲。
  吴襄笑着拉过余榕的手道:「我知道的。」
  他累了,她就会帮他捏肩捶背,他困了,她就会帮她点好安神香,就算他做错了什麽,她虽然嘴上会骂几句,可心里其实还是为他着想的。

  选秀之期就快到了,神女县此次选了三名秀女,要送入京城采选,州府派来教规矩的嬷嬷们都住在县衙,这些秀女自然也跟着住了进来。
  由於她们三人的北地官话讲的都不大好,余榕怕她们吃亏,特地教导她们一些北地官话,「京里的人都说官话,若是你们真的有幸选中,却连话都不会说,日後还怎麽讨贵人们喜欢?」
  余榕也只是教个大概,毕竟真到了京城还会再次进行调教,到时那些教习嬷嬷们说的都是北地官话,因此听得懂、会沟通是必要的。
  这三位姑娘既然能被县衙选中,不仅外貌姣好,头脑也都很好,他们知道这位县令夫人是为她们好,自然用心学习,不敢有一丝懈怠。
  教完这三人,余榕才回房,却看余娟等在外头,好奇问道:「你来是有什麽事吗?」
  余娟皱着眉头道:「三姊,你听过巫女祭天的事情吧?我听说要用大活人祭天,这等陋习能不能让姊夫去说说,最好禁止掉。」
  这事她是听吴荣提起的,她听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神女县果然都是些化外之民,居然有这麽野蛮的风俗,实在太残忍了。
  「禁不了的,苗人对此十分看重,以前有一任县令因为反对这件事情,被苗人给活活打死,可朝廷只惩治几个主犯就不了了之了。」余榕叹了口气。
  她也同情那些因祭天而死的人,但这件事情不是他们想制止就可以制止的,那毕竟是苗人长久以来的习俗,想要改变是难上加难。
  余娟对余榕乃至於吴襄的不作为感到不满,可她到底还记得自己没有资格插手县衙事务,只能悻悻地回到房里,却越想越不舒服。
  吴荣看她一脸不悦,便多嘴问了一句:「你这是怎麽了?」
  余娟气愤地道:「就那巫女祭天的事情,三哥他们也不管管,为官者不能为百姓伸张正义,不如回家卖红薯!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神情紧张的吴荣捂住了嘴,「你小点声儿,这些天三哥正为这个事情发愁呢,你干麽在这个时候触楣头?」
  「发愁?我看是根本就不想管吧。」余娟冷笑。
  这话吴荣可不爱听,「要怎麽管?连朝廷都不敢管的事情却让三哥去管,你知不知道这里之所以盛行巫女祭天,最根本的原因是此地太过贫穷,百姓没有盼望,只能依靠这些怪力乱神来增加活下去的信念。」
  他跟余娟的感情虽说好一点了,可是余娟那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莫名优越感还是让他喜欢不起来,而且她总喜欢把自己摆在道德高处,指责别人做的不好,却不会设身处地替旁人着想。
  余娟气急败坏地反驳,吴荣懒得跟她吵,乾脆离开。
  这消息很快传到余榕耳中,她只是面露微笑,没有多做表示。
  此时最让余榕担心的还是敬天的开蒙问题,儿子已经三岁了,虽然吴襄和她都有教他识字,可是正经开蒙还得另请先生,这个事情余榕自己没法做主,就跟吴襄商量。
  吴襄也很苦恼,「这种地方哪里有什麽像样的蒙学?」
  就在这时,杨婶提了一句,「杨主簿在家里办了家学,或许您可以去问问。」
  杨主簿年逾四十,品行看上去不错,吴襄觉得可行,去杨主簿家问了几句,便决定把儿子放在杨主簿家里读书,让张嬷嬷专门负责接送。
  敬天本来就聪明,又有余榕和吴襄的教导,虽然只有三岁,懂得却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多,刚去上学没几天就让杨主簿夸奖他是个好苗子。
  这天,余榕目送儿子去上学後,转头找到了秋桐,朝她招招手,秋桐立刻放下手里的活过来,余榕指了指前面的绣凳,秋桐有些不解,但还是侧着身子坐下。
  「前两天贵儿的娘说想替贵儿求娶你,你愿不愿意?」余榕笑着问道。
  秋桐猛地低下头,不敢多言,「但凭主子安排。」
  「我今日这麽问你,是因为你是我的贴身丫鬟,我尊重你的意见,你若愿意,我就同意,你若不愿意,咱们再慢慢寻。」
  秋桐认真想了想,重重点头。
  她是三奶奶的大丫鬟,日後的出路无非就是两条,一是跟杏儿一样做通房,可即便她愿意,三奶奶也不会愿意,三爷也不可能看上她,这点她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二就是嫁人,於她而言,嫁在府里是最好的,而既要嫁在府里,又要能继续在三奶奶身边伺候,最好的选择便是嫁给贵儿。
  更何况她对贵儿也不是没起过心思,虽然大夥儿都是下人,可贵儿懂的多,为人又幽默,秋桐平时就很喜欢跟他说话。
  见她答应,余榕也不吝啬,当即帮秋桐备了八抬嫁妆,吴襄那边又添了两抬,压箱底银子给了二十两,择了个吉日替他们完婚。
  余榕很是体贴的给贵儿和秋桐放了三天假,并且升她做了管事娘子,以後自己贴身的事务就由新买来的春草和芳草伺候。
  很快的,她就深觉自己当初的决定真是再正确也不过,因为她又怀孕了。
  这还是吴襄发现的,他记余榕的小日子记得很准,一发现晚了几天就找大夫过来把脉,果然是有了。
  吴襄高兴坏了,也开始管余榕了,这也不行那也不可,惹得余榕是啼笑皆非,心里也甜丝丝的。
  这天吴襄早早结束县衙事务,特地赶回来陪余榕,见她又不肯躺下,故意虎着脸,「既然怀孕了就在床上好好躺着,以前我们是没这个条件,可如今万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好好养胎便是。」
  「是是。」看吴襄坚持,余榕也只能乖乖躺好。
  只是吴襄看着妻子白皙的脸蛋,忍不住心痒痒的,眼神也越发炙热,无意识地伸出手……
  余榕一把拉起被子盖住自己,小声道:「你不跟我说话在干麽呢?」
  「没、没什麽。」吴襄讪讪的收回手。
  这时,敬天小团子回来了,直奔娘亲房间,他跑过来想要挤开吴襄,吴襄索性把他抱到怀里,生怕他冲撞了余榕。
  余榕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笑着问道:「今天学习的怎麽样?」
  敬天推开吴襄,依偎在余榕怀里,奶声奶气道:「娘,我今儿开始训练手腕的力量了,你看我的手腕可有劲了,以後我一定会写得一手好字。」说着就转动手腕给余榕看。
  余榕点点头,「你好好学,日後你就可以教弟弟妹妹了。」
  她一直担心若生了老二,敬天可能会不高兴,毕竟多年来他们就敬天这一个孩子,夫妻俩又一向重视他,乍然要把心力分给刚出生的弟妹,她怕敬天不能接受。
  谁知道敬天小朋友早早就以哥哥自居,他跟小大人一样摸摸余榕的头,认真地道:「娘要乖乖的给我生个小弟弟。」
  闻言,夫妻两人大笑出声。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