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星绣娘 卷二 第八章
  余榕拿了十两银子给张氏,「您拿着买点地,我听哥哥说如今生计艰难,我们家地又少,您买点良田也好做打算。」
  张氏坚决不要。
  「娘就拿着吧,日後女儿回来也吃得心安理得。」余榕强迫地塞到张氏手上。
  张氏接过钱,又对余榕道:「你明年开春若是要去临安的话,我让你哥哥跟你送点东西去,你别老在外面吃东西,对身体也不好。」
  自家女儿的厨艺,张氏是知道的,她喜欢做点花样,但是大菜就有点拿不出手,纵然有秋桐,但秋桐也才学了几天,年纪还小,并不顶用,还不知道女儿的日子过得怎麽样,若不是女儿家里人太多,她是肯定会上门多教女儿点东西。
  告辞後,余榕跟吴襄坐着马车回去,吴襄一看就知道余榕哭过了,因为她的睫毛上还有未乾的泪珠儿,小圆脸似乎还有几丝严肃。
  吴襄突然发现,其实自家的娘子平时不太爱笑,只是长得软乎一些,所以看上去很是和气,这大概是胖一点的人的优势。
  「榕榕,你先回去吧,我有个朋友要找我喝酒……」他试探地问道。
  他看过吴坤跟钱氏两口子掐架,大多都是为了这些琐事,比如吴坤要出去,钱氏就不让,两人总是为了这些事情吵得人尽皆知。
  余榕本来就想清点一下嫁妆,还有刚刚成亲,对家里的情况也还没摸熟,得理一下家里家外的事务。吴襄虽然重要,但她也不会一味缠着他,因而欣然同意,「可以啊,不过不要回来得太晚。」
  她这样快就放人,吴襄顿时轻松许多,他本来还准备了一套说辞的。

  於是,吴襄送余榕回去後,自己骑马出门了。
  晚上吃饭都是各房自己用,余榕让秋桐把小姑子吴怜柔叫过来,其实吴怜柔年纪也不小,只比余榕小两岁,明年就要及笄,但是尚未听说许了人家。
  吴怜柔来得很快,她身後只跟着一个小丫头,余榕见她穿着半新不旧的衣裳,不禁道:「本来我是打算过门之前给你做套衣裳,可也不知道你的喜好,我们是姑嫂,年纪又差不多,合该多亲近,再者也是想问问你喜欢什麽样式,你也知道我只有这个能拿得出手。」
  吴怜柔带的这个丫头叫槐花,一向忠心,正在给她们布菜,一听余榕这样说,便道:「劳三奶奶费心,小姐平日穿的都是家里婆子们或者随意请裁缝做的,早就听说三奶奶在这方面厉害着,这下我们小姐就有福了。」
  「三嫂,这是你特意让厨房做的菜吗?」吴怜柔看桌上多了一道炖鱼头,就知道肯定是加的菜。
  吴家虽然是大地主,可论起吃饭来,除了老太太跟太太们,他们这些小辈吃的都是大锅饭。钱氏管家,所以她那里的伙食最好,其他如林氏那里吃的最差,苗秋纹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慾,就提出了这个办法,要加菜的直接出钱,但是吴怜柔这个小姑娘手里怎麽会有钱?
  刘氏也不管她,明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吴怜柔却常常吃得不好。
  余榕点头,「你三哥今天不在家用晚餐,索性我就喊了你来,我听说炖鱼头汤喝了对身体好,你多喝些。」
  吴怜柔笑着接过余榕给她盛的汤喝了起来,余榕又让秋桐跟槐花两人下去吃饭。
  姑嫂二人吃完饭,余榕亲自把软尺拿出来给她量身量,又把服装册子拿出来让她选一套。
  「这套好看,这套也不错。」吴怜柔是个很懂事的小女孩,於是选了一套水蓝色的襦裙,绣的是白色黄蕊的小花,很符合她的性格,素雅中带些俏皮。
  「那行吧,过几天做好了就给你送过去。」
  余榕话音刚落,吴怜柔就道:「我过来陪嫂子做,反正我也没事。」
  吴怜柔主动换了称呼,亲近地喊嫂子。
  余榕笑着答应了,这个小姑娘才心满意足地带着丫头走。
  主仆俩回到房里,见杏花不在,槐花大胆道:「小姐,或许您的心事可以跟三奶奶说说。她又是您的亲嫂子,奴婢今天见她对您十分亲近。」
  女儿家的心事无非是婚姻大事,但凡爹娘上点心,吴怜柔也不会想着靠哥哥、嫂子。她红着脸道:「这事我慢慢说,这段时间五嫂也要进门,那麽三嫂跟我都是闲人,我去得勤一些,到时候三哥跟三嫂就知道了。」
  余榕让秋桐把饭碗撤到厨房後就开始整理东西,她吩咐秋桐把喜幛撤下,换成湖绿色的帐子,看上去清新一些,她平时就爱做些田园风的垫子,比如茶杯垫、还有桌椅的垫子,还绣了花边。两人忙里忙外的,弄了半天才把家里收拾好。
  小风铃挂在门上,屋里没挂名人字画,只有一张余榕自己绣的花鸟图放在堂屋中央。外间放了一只大花瓶,插着应季的腊梅,其余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收纳得整整齐齐,煞是好看。
  忙到一个段落,余榕见天色晚了,先打发秋桐下去,「你先去休息,明日早点来叫我。」
  秋桐检查了一下,看暖瓶有热水,小炉子上火也烧得旺,这才放心地走了。
  这就是伺候余榕的好处,晚上从来不需要守夜,不像伺候苗秋纹的两个小丫头,每日还要在主子榻边端茶送水。
  吴襄还未回来,余榕也不担心,她跟吴襄成亲不久,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贸然插手也不太好。
  晚上,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她披了衣服去开门,就见吴襄回来了。
  他人倒是清醒,就是揉着胸口说不舒服,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幸好余榕早有准备,把小炉子上温着的解酒汤端过来。
  因那味道很冲,吴襄喝下不久就全部吐了,贵儿一看吓得半死。
  余榕跟贵儿道:「天也晚了,你快回去睡,这里有我就成。」
  贵儿撒丫子就跑了。
  吴襄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喊不舒服,余榕哄他,「你先喝点汤,我去弄点水来给你擦一下。」
  吴襄吐过之後感觉舒服多了,见余榕把地上的秽物弄乾净,又朝地上不知道撒了一些什麽东西。
  以前贵儿伺候他可没这麽仔细,只是把他弄到床上,地上清理乾净便算好,现在这个娘子却这麽无微不至的照顾他,让他有些感动。
  「快把里衣换上,我专门让浆洗的婆子洗过。」余榕帮他擦了手脸,就让他赶紧换衣服,自己还想睡个回笼觉。
  余榕一上床就睡着了,吴襄换了衣裳才上床,看了看她的睡颜,在她额头轻轻吻了一下。他的心突然就满足了,娶妻大概就是让自己永远有一处温暖的地方吧。
  隔日早上起来,吴襄就说下午要去临安,余榕早上在吴老太太那里吃完早餐就开始准备行囊。
  「我觉得这几件衣裳厚实的得带上,内里全是灰鼠绒,相当保暖,你看怎麽样呢?」余榕问道。
  她男人长得确实十分出众,合该打扮得好一些,她可不像别人,生怕男人打扮好看招蜂引蝶。
  吴襄当然没什麽意见。
  余榕也是出过门的,知道带的东西不用太繁杂,她准备了一大箱衣服,其中里衣五件,袜子至少十双,外面的像斗篷一件就够了,裤子则大概三四条,夹袄也做得多。
  她又拿钱去厨房,让厨房的人卤了牛肉跟鸡肉,做了十几个包有咸肉馅儿的饼。
  吴襄看她忙来忙去的,心里又是说不出来的满足滋味儿。
  另一边,吴老太太身边的葫芦看厨房都在忙,觉得稀奇,「你们这群老货,平日里都在磕牙,怎地今日倒是忙了起来?」
  「葫芦姑娘,哪里是我们要忙的,是三爷今天要启程去临安。这不,三奶奶拿了钱来让我们做饼的。」说话的是厨房的管事吴嬷嬷。
  葫芦倒觉得稀奇,「这余家也不是什麽有钱人家,怎麽做起吃食来毫不手软,那饼我看还包了牛肉呢。」牛肉可不便宜,即便她跟在老太太身边,也就逢年过节吃那麽几回。
  吴嬷嬷陪笑,「卤料和肉都是另外给了钱的,出手确实大方得紧。」
  要是太小气,这些人未必会把这件事放在眼里。葫芦心想,可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只把吴老太太的汤端走。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