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星绣娘 卷一 第六章
  李氏都差点晕倒,钱家在镇上开的绸缎店,虽不至于日进斗金,倒也生意不错,尤其是钱家只有两个闺女,那嫁妆肯定是十分丰厚的。李氏想着自家儿子,生的一表人才,又是年轻的童生,钱家不巴上来算了还敢这样对她的儿子。
  张氏心里冷笑,田氏便抱着余蓓到余老太跟前劝道:「总有她们后悔的时候,娘,蓓蓓离了您这几天可是想的不行。」余老太又心肝的叫起来,余榕看了一眼余蓓,七岁的女孩儿,生的唇红齿白的,倒不像是个乡下孩子,而且鞋子还是纳的千层底,一看就是十分用心的。别看这小姑娘年纪不大,可她身上穿的比余梅还好。
  余老太孙子孙女多的很,她不稀罕三房的人,见着张氏都不搭理。张氏也不说话,拉着余榕就回房了,并心里暗自发誓,一定要让子女出人头地。
  余老太把余蓓抱怀里,从怀里掏出一包点心递给余蓓,「蓓丫头快吃,你在你佬家咋样?」余蓓一边拿点心先塞给余老太嘴里,「奶,你吃。」余老太对田氏感叹道:「这么多孙子孙女,唯有蓓丫头记得我老婆子。」
  田氏在一旁与有荣焉,「您说的是,这丫头时时刻刻都惦记着您,在她佬家就吵着要回来,还是我估摸着您要回来了,这才带她回来的。」田氏家里穷,每次回去都偷偷的带点东西回去,余老太看在余蓓的面子上都忍了,谁让余蓓是她最喜欢的孙女呢?
  本来田氏生了个女儿都心灰意冷的,但没想到意外的是婆婆喜欢这个女儿,她也随之在妯娌中的地位高了不少。
  田氏随手把余蓓给的帕子递给余蓓擦嘴,余老太眼睛毒的很,立马就拿在手上:「你还有闲钱买这个?」
  「不是,不是,是三嫂家的榕榕回来了,她给我跟蓓蓓的。」田氏害怕的说道。
  余老太把那帕子攥在手里细细的看了看,越看越觉得是个好主意,余蓓则看着田氏不做声。田氏生的秀美,家里却十分清贫,又在清溪村那样的穷村,她们那里的姑娘都是被换亲的。她第一次见到余老五,又打听到余家家境殷实,便偷偷的和余老五成了事,余蓓是她进门六个月生的,不是早产,而是足月生的。
  余榕把余桃的盖头放一边,心里想着余松已经在他朋友家住了好几天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她正想着却看到余蓓进来了,丢下一句奶叫你就跑了。余榕则把做好的抹额这些拿了过去,正好去隔壁叫了张氏,张氏可不怕余老太,张氏还在路上嘱咐余榕:「你奶平日脾气很大,可别怕她,越是软她就越欺负。」
  「三儿媳,你和榕榕来了?」余老太少有的慈眉善目。

  张氏便道:「是啊,您让蓓蓓去叫我们,我们还准备多问一句,可蓓蓓这孩子跑了。您这是找我们什么事?」
  余老太笑道:「还不是听说榕榕回来了,也怪我们家太大,榕榕回来了我也不知道。」一边说着还把余榕拉到身边,「倒是生的圆润的很,你这绣活我看就很不错,平日我让你大姑多留意,也跟家里多添些进项。」张氏一听就急了,这死老婆子可真不要脸。
  余榕却笑道:「您说的是,我哥刚从山里回来,等过了年我想着多绣几年让我哥能弄个作坊也是可得的。说起来,奶,我哥这么大的人了回来都没地儿睡,您看能不能扒拉一间屋子出来给我哥住?」
  余榕虽然笑着,但整张脸威严必显,余老太也是家里的权威,哪里会理这般小娃,不过是觉得余榕面薄,跳起来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余榕骂道:「作死的小娼妇,这家都是老子的,你吃的也是老子的,穿的也是老子的,这会子跟老娘横起来了。」
  张氏哪里听得这个,马上跳起来,「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了,半截身子都要埋在土里的人还要受婆婆欺负,一家子做牛做马,明明是自个儿的家却被人当奴隶,好啊,我们都是余家的牛马……拼着我们不要命,我也不让我的儿女做牛马!」
  这样大的声响,李氏等人听的一清二楚,可李氏却稳如磐石,小李氏到底是年轻沉不住气,「姑妈,咱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出去,出去做什么,好的让你奶说我们一顿不是。如今奉儿正是用钱的时候,用得上她以后也必然有她的好处,现下偏跟咱们对着干……」李氏一脸漠然,在她心里,谁都没有余奉的前程重要。
  张氏跟余老太吵了一架出来,就叫余树去叫余松跟余老三回来,张氏便把这个哭诉给余松听,余松毕竟年轻气盛,被余榕拉住了,「哥哥这是去做什么?我知道你为我们不平,可是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这话说的对。」余老三附和,他是个懦弱性子,向来喜欢息事宁人。
  张氏却忍不了这口气,她都三十多的人了,余松跟余榕都是要成亲的年纪了,可按照余家这个情况,怎么准备婚事?难不成要她的女儿跟余香香一样熬成个老姑娘,就因为家里拖累嫁不出去不成。
  「你倒是会说,这次桃儿婚事办了,你就去找爹娘谈分家,要不然我们就天天闹。」
  古语虽然有说父母在不分家,可余家子弟众多不说,而且也四世同堂,张氏还可以用婆媳不和要求分家也完全是合理的。张氏暂时的平静反而让田氏不安起来,不过她这个时候有了身子,余蓓则被接到余老太房里。余老太则认为张氏只是,日后该干什么还不是由着她这个婆婆支配。
  余榕帮着余桃把盖头绣好了,余桃爱不释手。余娟也在一旁羡慕道:「榕姐手艺可真好。」她是真心觉得余榕手艺很好,但余榕并不放在心上,余香香则在旁边看着十分嫉妒,余桃多好啊,什么都是最好的,而她的未来又在哪儿?
  乡下没什么好吃的,而且余家除了房子大了点儿其他的过的还不如旁人,据说余桃也就两个箱子,装的也不过是些旧物。余柳突然进来哭着道:「香香姐,娟儿,快回去吧,佬跟舅母走后,娘就晕倒了。」
  余娟心里一惊,她对这位生身母亲感情很复杂,可她刚醒来的时候也是赵氏一直温柔的抚慰她,她急着拉余柳的手。余榕看余香香愣着,连忙推她一把:「香香姐,二伯母晕了,你去找奶拿钱找赤脚大夫?」
  余香香这才晃似雷击,娘今天要私下跟舅母说什么,她心里一清二楚。娘想让她嫁到舅母家,肯定是舅母不同意了。余桃则拉余榕坐下,小声道:「她们都走了,你也别过去了,大概是为了香香的事情。」
  平时余桃是一句话都不说,甚至好的有点假,所以大家并不真心亲近她,就连余榕也只是表面跟她好一点,也不会跟她交心,余桃能今天提醒一句,肯定也是看在她帮余桃做了盖头的份上,算是还了这份情了。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