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下堂妾 卷四 第六章
  梁太夫人坐了许久,有些累了,腿有些酸,就叫了丫鬟来捶捶,却被梁明月拦住了。
  梁明月上前给梁太夫人捶着腿,聊了几句闲话,忽然话锋一转道:「祖母,我和二妹今日去了丞相府,武家那几个妮子一直在我面前提武旭深,可是我不喜欢他……」
  梁太夫人示意侍候的丫鬟们都退下去,这才低声道:「你祖父去见端懿郡王,端懿郡王当着你祖父的面,说你冒犯了郡王妃,不希望再看到你,你祖父这才想着另外给你议亲。」
  梁明月听了,小脸热辣辣的,涨得通红,泪盈於眶。「祖母,定是秦氏这贱人在郡王面前说我坏话!」
  梁太夫人默然半晌,才又道:「你祖父如今的意思是要把你嫁入武家。」
  梁明月含着泪仰首看向梁太夫人。「祖母,那端懿郡王……先前祖父明明说让我做端懿郡王妃的……」
  梁太夫人不忍心告诉她,梁启宗如今打算改把梁朗星送入郡王府。
  她想了想,道:「那时候端懿郡王毫不起眼,不过一个闲散郡王,谁知竟有今日之势,那秦氏倒是有眼光……」
  梁明月仰首看向梁太夫人,轻轻道:「那秦氏若是死了呢?那叫赵臻的小崽子也死了呢?」
  她明明有机会进端懿郡王府做侧妃的,都是秦氏害她的,她必须报复。
  梁太夫人看着梁明月。「明月,你……有什麽想法?」

  梁明月眨了眨眼睛,一滴晶莹的泪珠子滴了下来。「祖母,八月初一是庆嘉长公主的寿辰,长公主府预备大宴宾客,长公主是端懿郡王的嫡亲姑母,长公主的三个儿子又个个与端懿郡王交好,那秦氏为了讨好端懿郡王,一定会去赴宴,对咱们来说,这可是个好机会。」
  梁太夫人沉吟良久,道:「那咱们得好好筹划筹划……」
  梁明月低声道:「关嬷嬷今日不是提到江州知州的孩子得了天花死了吗?您叫关嬷嬷走一趟,想办法把那小儿穿过的贴身衣物都拿来……」
  这次阿犬在宫里住的时间确实有些长,连赵郁都有些受不了了,於是亲自出马去延福宫接阿犬。
  庆和帝眼看着再也留不住阿犬了,便抱着阿犬,连连吩咐白文怡,「把阿犬的奶娘带上,还有那四个牧工……对了,还有青衣卫选送来的那两个小子。」
  阿犬在宫里住了一段时间,除了天天遛庆和帝,还养成了一个习惯——每日早晚要吃用酥油白糖熬的牛乳。
  他这次出宫,跟着他回家的就有两头奶牛和四个专门养牛的太监,另有两个专门陪伴他的十二岁少年。
  这两个少年是青衣卫培养出来的,一个叫唐文,一个叫唐辞。
  白文怡立即吩咐人去安排。
  庆和帝抱着阿犬,一直叹气,越看杵在一边要接走阿犬的赵郁越不顺眼。「唉,阿郁,你和秦氏快些再生一个吧,别老是和朕抢阿犬了。」
  赵郁今日穿着藏青交领袍子,腰围白玉带,更显英挺,笑的时候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又煞是可爱。「皇伯父,我还在孝期呢。」
  倒是阿犬,听到皇爷爷提到「秦氏」,知道是自己的娘亲,忙挣儿着道:「娘!娘!」
  庆和帝知道阿犬这是想他娘了,便吩咐一边侍候的女官,「把那匣子明珠和那匣子宝石拿过来,赐给端懿郡王妃。」
  赵郁拱手行礼。「多谢皇伯父。」
  赵郁抱了阿犬离开,庆和帝亲自去送。
  阿犬趴在爹爹肩头,对着皇爷爷摆了摆手,然後便揽着爹爹的脖颈,只顾和爹爹说话。
  庆和帝眼睁睁看着赵郁和阿犬这对没心没肺的父子俩毫无离情别绪地扬长而去,心里真是难受,立在那里看了良久。
  白文怡见了,低声劝解道:「陛下,端懿郡王和小公子就是这样洒脱的性子,这是做大事的人才有的真性情。如今已是八月初一,距离重阳节不远了,到时候您再把阿犬小公子接进宫里吧。」
  庆和帝一听,点了点头,怅然道:「重阳节倒是一个好理由,只是朕要一个多月见不着阿犬了……」
  阿犬还没到家,跟他的两个伴当、四个养牛太监和两头奶牛倒是先到了。
  恰好月光湖东边有一大片草地,原先是阿犬和阿青散步玩耍的地方,秦兰芝让四个管奶牛的太监看了看,得知这草正是上好的牧草,便把四个太监安排在草地旁的木屋居住,又吩咐人在木屋旁搭建牛棚,好让两头奶牛住。
  至於唐文和唐辞,秦兰芝则把他们安顿在内书房後面的小院里。葡萄架後面正好有三间房,原本是赵郁为阿犬读书准备的小书房,如今阿犬还小,正好让阿犬的这两个亲随住进去,每日来後院接阿犬过去就是了。
  忙完这些,秦兰芝便在正房里殷殷期盼着。
  阿犬一进门,她就上前抱过了他,先亲了好几下。
  阿犬也想娘亲了,抱着娘亲亲了又亲,依偎在娘亲怀里撒娇。
  这时候蜀芳用酥油白糖熬好了牛乳,用水晶盏盛了送了过来。
  赵郁端起水晶盏看了看,白潋潋鹅脂一般的酥油浮在盏内,散发着香甜的奶香,摸了摸盏身,温度适当,但他还是不放心,便尝了一点,确实香甜可口又不烫口,便抱了阿犬过来,要亲自喂阿犬喝。
  阿犬喝了一盏,还有些不够,双手捧着水晶盏,眸光忽闪忽闪的,奶声奶气道:「爹爹,阿犬还喝!」
  「咦?阿犬,你会说句子了?」赵郁惊奇又惊喜地看向秦兰芝。「秦兰芝,阿犬会说句子了!」
  阿犬得意洋洋地笑着。
  这些时候在宫里,皇爷爷一直在教他说话。
  秦兰芝从托盘上又拿了一盏,小心地递给了阿犬。
  阿犬喝了几口之後,实在喝不下了,便笑咪咪把水晶盏送到爹爹嘴边,非要喂爹爹喝。「爹爹,喝!」
  赵郁被儿子的孝顺感动了,就着阿犬的手,把剩余的牛乳全喝了。
  阿犬把空水晶盏递给了娘亲,得意地对着娘亲眨了眨眼睛。
  阿犬这孩子可真是人小鬼大!秦兰芝忍住笑,问赵郁,「阿郁,阿犬给你喝的牛乳是什麽味道呀?」
  赵郁想了想,回道:「好像挺甜的,阿犬这孩子还真孝顺。」
  他只顾着感动,根本没好好品尝味道。
  看着赵郁老实的样子,秦兰芝不禁笑了起来。
  翡翠这些日子是跟着阿犬在宫里的,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郡王,在宫里的时候,小公子也是这样孝顺陛下的。」
  赵郁瞅了儿子一眼,见儿子正对着自己笑,跟小奶狗似的温润可爱,心里就软绵绵的,一句狠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兰芝正要说话,珍珠进来禀报,「王妃,白大太太、冯大奶奶、冯姑娘和甄夫人到了。」
  秦兰芝忙交代赵郁,「你带着阿犬去外书房吧,我去迎客人,出发时让唐文、唐辞把阿犬送到我马车上就行。」
  赵郁答应一声,见丫鬟侍候着阿犬用淡盐水漱了口,伸手抱过阿犬,父子俩一起出去了。
  唐文和唐辞正和孙秋、孙冬一起在外面候着,见郡王抱了小公子出来,恭敬行礼。
  秦兰芝刚在丫鬟簇拥下走到月亮门外,韩香绫正巧带着绿竹和养心过来了。
  秦兰芝一把拉住了韩香绫的手,笑吟吟道:「你不是想见甄夫人吗?走吧,陪我去迎吧。」
  韩香绫笑着与秦兰芝携手去迎接女客。
  白大太太是专门来接端懿郡王妃的,文氏、冯琳和甄夫人则是要陪着郡王妃去的。
  她们扶着丫鬟下了马车,见到一群穿着天青色褙子、白绫窄袖衫的丫鬟簇拥着两个身材高?的女子迎了出来,其中略矮些、生得更美的那个正是端懿郡王妃,另一个美得英气的是端懿郡王的表姊韩香绫,便齐齐上前行礼。
  待甄夫人起身,韩香绫看了过去,发现是一个妩媚娇俏的少妇,一张小圆脸,大眼睛内双,眼尾上挑,很是妩媚甜净,心中不由喜欢,便又多看了一眼,恰巧那甄夫人也看了过来,两人视线相对,甄夫人抿嘴一笑,微微颔首。
  韩香绫福了福身,回以一笑。
  秦兰芝陪着众女眷在东客室坐着说话,「冯大人、甄大人和林守备如今都在外书房,待会儿和王爷一起护送咱们去庆嘉长公主的府邸。」
  冯琳听到林荫也要一起去,心下欢喜,轻轻问道:「郡王妃,阿犬小公子呢?也一起去吗?」
  秦兰芝笑着点点头。「庆嘉长公主是长辈,自然要带着阿犬去给长辈请安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