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下堂妾 卷四 第六章
  赵郁神情肃穆,专注地听着,不时用蘸了朱砂的笔在册子上做标注。
  在屏风后的兰芝听着甄素和的回禀,先是惊讶——这孟氏真真富可敌国,接着她又被巨大的悲凉笼罩——这些富可敌国的财宝,或是一点一点从百姓身上搜刮而得,或者是贪污国家财税而得,抑或是卖官鬻爵而得,这些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文物珍玩,无不浸透了罪恶和血腥……
  孟氏一族,必须严办,唯有如此,才可杀一儆百。
  最重要的是,大周得严格官员监察制度了。
  一直到了深夜子时,赵郁这才挽着兰芝的手,一起走回内院。
  这会儿夜已经深了,郡王府占地颇广,人口却少,四处亮堂堂静悄悄,只有不知名的小虫在草丛中鸣叫着。
  兰芝听着小虫的明间,轻轻道:「阿郁,单是查一个孟氏,明面上就查到了这么多,暗地里的产业更是不计其数,那其它世家呢?还有别的高官呢?大周贪腐真的很严重啊!大周的官员监察制度,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赵郁「嗯」了一声,道:「皇伯父这些年的宽政懒政,真是……唉……不过如今还不晚,哪里出了问题,就从哪里开始清理改变。」
  兰芝又道:「这些高官豪门,在家积存了这么多金银,那么民间流通的金银不够怎么办?我总觉得这样会有很不好的情形出现,阿郁,你还是延请专门的人士,好好研究研究吧!」
  赵郁也正担心此事,闻言笑了,道:「我身边的幕僚丁五岳,就是专门研究这个的,到时候他带着人来向我禀报,你也来听听吧!」
  他从来不觉得兰芝是女子,不该参与这些政务。

  兰芝很聪明,能够参与进来,会带给他很多启发。
  最重要的是,赵郁希望自己和兰芝能够尽可能多地相守在一起。
  他常常有一种时不我待的感觉……
  兰芝对此很感兴趣,当即笑着答应了下来。
  待两口子进了屋子,身边没有外人了,兰芝这才笑盈盈道:「阿郁,你怎么担心我怀孕了?咱们不是一直——」
  见兰芝眼睛水汪汪,粉脸微红,赵郁心里一动,道:「我瞧你有些累,想起上次你怀阿犬时的情形……」
  兰芝瞟了他一眼:「那我若是真的有孕了呢?」
  赵郁灿烂一笑:「反正我自有主意。」
  这次兰芝虽然没有怀孕,可是孝期毕竟还有一年多,万一哪一次兰芝就怀上了呢?须得加快过继进程了。
  皇伯父如今正让鸿胪寺和礼部操办这件事,估计最迟也在八月。
  接下来这段时日,阿犬不在郡王府,兰芝得了空,便和母亲一起忙碌着给韩香绫准备嫁妆。
  她先和母亲商量着写了个单子,然后请韩香绫过来看。
  韩香绫接过单子翻开看,见第一页便是各种木器家具:黄花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一张,黄花梨三屏风罗汉床一张,黄花梨美人榻一张,黄花梨木琴桌、书桌各式几案、八仙桌,黄花梨顶箱柜、立柜、书柜,樟木箱子两对,梳妆台一座……
  她忙道:「兰芝,这可使不得,太贵重了!」
  兰芝笑盈盈道:「你继续往后翻看!」
  韩香绫往后翻到了第二页,发现上面写着各种摆设:沉香木镶玉如意一柄、岫玉如意一柄,翠竹盆景一盆、白玉玛瑙梅花盆景一盆、素瓷茶具一套、紫砂茶具一套、水晶茶具一套、青瓷茶具一套……
  她又往后翻,见第三页写着各种梳妆匣日用品,连床上铺设的床帘、幔帐、彩缎衾褥、鸳鸯枕都准备齐全了,心中越发不安起来。
  兰芝揽着韩香绫,柔声道:「表姐,阿郁和我说了,既然要给你准备嫁妆,自然要齐齐全全的,你不必和我们见外,出嫁以后多回娘家走走就都有了。」
  她知道赵郁的想法,赵郁一直想回报林文怀,可是林文怀什么都不缺,因此便打算借韩香绫出嫁来表示一下。
  而兰芝又的确很看重韩香绫这个表姐,自然尽心尽力。
  韩香绫心中感动,眼睛湿润了,抬眼看向兰芝:「我知道你们不缺这些东西,我领的是你们两口的情!」
  兰芝笑了起来,和韩香绫一起翻看第四页:「第四页一直到第八页是四季衣服、鞋袜及其它穿戴物,你看看有没有需要添减的。」
  韩香绫继续翻看,却见记录的有春秋的纱夹衣、绸夹衣、缎夹衣,夏天穿的纱、麻、薄罗、绸衫子,冬天的银鼠皮、灰鼠皮和玄狐皮,后面还有各种氅衣,而且还记录了氅衣的图案,如凤穿牡丹、百蝶穿花等。
  她扑哧一声笑了:「你帮我准备了一次嫁妆,将来嫁女儿时可算是有经验了!」
  兰芝悠然向往:「我和阿郁说了,将来我们有了女儿,定要给她准备得齐齐全全,房子宅子都有,让男方如同入赘。」
  韩香绫笑了起来:「那你快些生女儿去呀!」
  兰芝有些沮丧:「还在孝期呢,这些臭规矩真烦人,朝廷若是能改了才好。」
  人都是不容易满足的。
  她有了阿犬,却又盼着再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女儿不管是像她,还是像赵郁,应该都是个可爱好看的小姑娘。
  韩香绫看着兰芝笑——赵郁是要做皇帝的人,兰芝只要愿意,将来总有法子改的。
  兰芝也想通了,顿时笑了起来。
  商定好嫁妆,两人又开始商议八月初一那日给庆嘉长公主的寿礼。
  兰芝把自己订好的礼单打开,让韩香绫帮她看看。
  韩香绫道:「我听说庆嘉长公主喜欢各种手串……」
  兰芝笑吟吟指给她看:「我备的有红宝石手串、珍珠手串、翡翠手串、蓝宝石手串、沉香手串、水晶手串各两串。」
  又道:「另外就是各种绫罗绸缎了,有大红金寿字缎五匹,
  大红金寿字绸五匹,各色闪缎五匹,各色堆花绫五匹。」
  韩香绫一一看了,道:「甚是喜庆齐全,可以了。」
  兰芝见一切妥当,也松了一口气,起身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道:「到了那日,白大太太,冯大奶奶,还有甄素和的夫人,都会先到郡王府,会合了咱们一起过去。」
  韩香绫还没见过新任大理寺卿甄素和的夫人,听了大感兴趣:「甄大人生得那样好,不知甄夫人怎样!」
  兰芝微笑:「甄夫人生得极美貌,八月初一那日她过来,你到时候瞧瞧就知道了!」
  韩香绫笑着答应了下来。
  这日梁明月梁朗星姐妹俩去丞相府参加武应文次女的生日宴,却恰巧遇到了武应文的幼子武旭深。
  梁明月见武旭深只是红着脸偷偷打量自己,周围武家的女孩们都是掩口笑,心里觉得有些怪异,趁着三道菜上罢,与梁朗星一起去后面换衣服匀脸,低声问梁朗星:「方才那武旭深只顾看我,好不尴尬,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么?」
  梁朗星倒是知道的。
  她看了看四周,见丫鬟们都是她和梁明月的贴身丫鬟,便凑近梁明月,轻轻道:「我倒是听到了些风声,似乎家里正在为你和武旭深议亲……」
  梁明月听了,脸一下子变得苍白——她想做的是母仪天下的皇后,谁耐烦做一个不知上进的纨绔子弟的妻子!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