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下堂妾 卷二 第五章
  秦二嫂先还神情平静,听了一句,脸色就变了,拎着裙裾急急上楼去了。
  兰芝见母亲看罢脉息,犹自沉思,便故意道:「娘,你是不是不会看脉息啊!」
  秦二嫂抬眼看向兰芝,眼神复杂:「兰芝,若是真的有了身孕,你有什么打算?」
  兰芝一看母亲的眼神,就知道自己是真的有了身孕,脑子先是一片空白,接着「轰」的一声似烟火绽放烟花绚烂,一颗心麻酥酥似有万蚁啃咬,眼泪却瞬间夺眶而出。
  她一边抹泪,一边道:「娘,我好喜欢孩子,自然是要生出来好好养着了!」
  她是真的喜欢孩子。
  前世她就盼着能有自己的孩子,盼到一看到别人家的漂亮婴儿,眼神都要直了的地步!
  如今终于怀孕了!
  真好!
  兰芝扑进秦二嫂怀里,紧紧抱住了母亲:「娘,我要这个孩子!」
  秦二嫂见女儿如此欢喜,自然是要顺从女儿了,她一边轻抚着兰芝的背脊,一边道:「既如此,咱们娘们得好好合计个主意了!」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若是王府知道兰芝有了身孕,会不会把这个孩子抢走,因此得好好计议一番,商量个合适的法子。
  兰芝知道现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便用帕子拭去眼泪,道:「娘,我有几个主意,您听听怎么样。」
  秦二嫂揽着女儿,柔声道:「你说吧!」
  又看向翡翠:「翡翠也听听,看有没有合适的法子!」
  兰芝这会儿已经沉静了下来,唯有双手还放在腹部,既不敢用力,又舍不得离开。
  她低头思索片刻,这才开口道:「第一个法子,是咱们一家连夜远走他乡,搬到别的州县去,到时候就说我丈夫去世,怀的是墓生儿。」
  兰芝轻轻抚了抚自己的腹部:「还有一个法子,我如今才怀孕两个月,我拿出二百两银子做酬劳,尽快找个稳妥的男子假装成亲,待以后孩子生出来再和离。」
  秦二嫂想了想,道:「不如先试试第二个法子吧!」
  兰芝点了点头:「第二个更稳妥些,咱家不用背井离乡了。」
  秦二嫂登时坐不住了:「我这就去找你爹,让他请张嫂来家里!」
  到了如今时候,她们自家一时半会儿也难找到合适的人,只有找到张嫂,许以重利,让她做中人了!
  秦二嫂刚到楼下,秦仲安就回来了。
  一看见丈夫,秦二嫂心里一松,赶紧拉着秦仲安进了一楼明间,嘀嘀咕咕把兰芝有孕的事说了,又说了兰芝的法子。
  秦仲安听罢,思索良久,这才下定了决心:「就按兰芝说的办吧,我这就去找张嫂!」
  他两口就兰芝一个女儿,自然是想要女儿平平安安守在身边了,为了女儿,也得把这件事给办妥当了。
  秦二嫂忙道:「去车马行王四郎家雇个驴子吧,这样快一些!」
  秦仲安答应了一声,匆匆出去了。
  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秦二嫂失魂落魄立在明间里,双手合十喃喃祈祷着:「……这次信女若能心想事成,信女必去杏花山菩提寺还愿,印制五两银子的经书……」
  向佛祖祈祷罢,她还有些担心,怕不够周全,便又向道家上神昊天上帝祈祷了一番,喃喃许愿:「……若是我女儿能顺利生下外孙,信女必向五朵山青云观捐助钱米若干……」
  储秀见天黑了,便拿了火信,把院子里的灯笼点上,见明间开着门,却黑洞洞的,还没有点灯,便往明间走,却恰好听到里面秦二嫂的喃喃自语——「若是我女儿能顺利生下外孙,信女必向……」。
  她低头一想,趁人不注意,悄悄从后门出去了,没过多久,就又悄悄回来了。
  蜀芳瞧见了,却似没瞧见一般,自顾自做自己的事。
  兰芝心里欢喜得坐不住,起身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觉得脚步轻捷,浑身轻盈,若是此时有丝竹声传来,她定要随着丝竹声翩翩起舞了。
  翡翠也是欢喜,见兰芝只顾在屋子里走,忙拉住了兰芝:「姑娘,我去看看晚饭做好没有,您就别乱动了!」
  兰芝笑盈盈道:「你去吧,我走一走无碍的!」
  翡翠下去后,兰芝慢慢走出房门,趴在栏杆上,不由自主又微笑起来。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无论是东邻章家,还是西邻赵家,都亮起了灯火。
  星星点点的灯火在房屋树木的阴影中闪闪烁烁,静谧之极。
  微凉的夜风拂在她的脸上,凉阴阴的很舒服。
  在夜风的吹拂下,兰芝狂喜的心渐渐冷静了下来,不由思索起来——前世她为何会一直没有身孕?
  其实她和赵郁今世的轨迹一直和前世一样,直到那天早上她有了前世记忆,当天下午她就自请出府,离开了福王府。
  也就是说,她若是当时没有离开王府,必定和前世一样,一直到死都不能怀孕……
  难道是谁对她动了手脚?
  不可能是赵郁——赵郁和她一样盼着孩子,她能够感受到赵郁为了让她受孕所做的努力。
  兰芝趴在栏杆上,想起在西北的最后一年,赵郁有一段时间,在闺房之事上突然变了,不像以前那样花样繁多,而是老老实实男上女下,事毕还搂着她不让她动——现在想来,他其实也是想要孩子的啊……
  也不可能是福王——福王从来不管内宅之事,秦兰芝这样一个小小的郡王妾室,福王怕是都不知道有她这个人。
  更不可能是赵翎——赵翎从某一方面来说,是个君子,他不屑于对一个弱女子做这样的事。
  孟王妃也不可能——她看韩侧妃就像看妖怪,对韩侧妃和赵郁这边的人一向敬而远之,兰芝第一次去给孟王妃请安,孟王妃身边的大丫鬟直接让她以后不必过来请安。
  思来想去,兰芝发现最有可能动手害她的人竟是韩侧妃。
  王府内宅被韩侧妃害过的人可不止一个……
  只是一般人都讲究多子多福,一般母亲如何会下手害自己儿子的妾……
  想到成了太后的韩侧妃亲自动手毒死自己时的狠厉,兰芝不由打了个寒颤——有些恶毒之人的内心,是不能用常理忖度的。
  看来,离开王府是对的!
  兰芝悄悄握拳——这一世,若是韩侧妃打算对她的孩子动手,她就算是死,也要与韩侧妃同归于尽!
  翡翠一抬头,见兰芝趴在栏杆上,忙道:「姑娘,下来用饭吧,晚饭已经摆好了!」
  兰芝深吸一口气,竭力把刻骨的恨意和暴虐情绪压了下去,答应了一声,慢慢下了楼。
  如今晚上有些凉了,因此秦家的晚饭都摆在了一楼堂屋。
  秦二嫂正和蜀芳一起摆饭,见兰芝进来,她的嘴角不由自主往上翘,眼睛直往兰芝肚子上看:「我的儿,晚饭有你爱吃的小葱拌豆腐和炒河虾,汤是你喜欢的绿豆百合莲子粥!」
  翡翠小心翼翼扶着兰芝往里走,笑嘻嘻道:「娘子,您就说吧,哪一样菜肴是姑娘不爱吃的?」
  她自小和兰芝一起长大,对兰芝可是了解得很!
  秦二嫂一想——兰芝还真是从小不挑食——便也笑了起来:「翡翠,明日去买些牛肉炖汤,贵就贵吧,得给你们姑娘好好补补!」
  翡翠清脆地答应了一声,扶兰芝坐了下来。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