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香下堂妾 卷一 第八章
  第二天天不亮秦仲安就起身去州衙点卯了。
  用罢早饭,秦二嫂要去药铺子买草药,好制作专治产后出血的丸药和药香,想着兰芝昨晚说要跟她学医,便立在楼下叫兰芝:「兰芝,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她担心兰芝乍从王府出来,不好意思见外人。
  秦兰芝从栏杆上探出头来,眼睛亮晶晶:「我自然要跟着娘一起去了!」
  前世经历了在西北边疆的三年,她早就明白,靠山山倒,靠人人跑,即使是女子,也最好能学会一门能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的手艺。
  譬如如今的韩侧妃,兄长韩载是京兆尹,姐姐是宫中的韩德妃,家族显赫,性子要强,在福王府内宅,除了孟王妃就属她了。
  可是顷刻之间,韩载韩德妃巫蛊案发,韩家男流放女发卖,韩侧妃和赵郁也被牵连进去,韩侧妃被摘去头面,关入庵堂思过,不得见人,赵郁则被流放到了西北边疆……
  想到明年春末夏初韩家巫蛊案就要发作,赵郁就要被牵连,秦兰芝心里一悸——赵郁这次进京,不就是要去韩府?
  她心中一阵担忧,忙竭力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立在那里远眺了片刻,这才脚步轻盈下了楼,笑吟吟问秦二嫂:「娘,咱们去哪个药铺?」
  秦二嫂打量了兰芝一番,见她梳了简单的盘髻,穿了件白绫窄袖衫,系了条靛蓝松江布裙,正是兰芝未进福王府前的衣裙,却显得略有些宽大,不由一阵心疼:「我的儿,都说你进王府是去享福了,可是你看你却瘦了……」
  秦兰芝抿嘴笑了——堂堂亲王府邸,哪里是好呆的?别说她了,就连赵郁都不容易!

  福王是亲王爵位,内宅除了孟王妃、韩侧妃和姜侧妃,还有好几位夫人,姬妾更是无数,儿女自然也不少,处处勾心斗角,到处都是眼睛,动不动就会被人下绊子。
  她那样任性的性子,进了王府也不得不变得温柔和顺谨言慎行。
  秦兰芝走上前,亲热地挽住秦二嫂的胳膊:「娘,福王府内宅有上百个女人,可不是好地方,还是咱们自己家里更自在!」
  秦二嫂深以为然,连连点头。
  秦兰芝又问了一遍:「娘,咱们今日去哪个药铺?」
  秦二嫂抬手在兰芝额头轻轻弹了一下:「傻姑娘,一听就知道你以前根本没关心过你娘——咱们今日得去好几个药铺!」
  秦兰芝杏眼清澈,看向秦二嫂,眼中满是疑问。
  秦二嫂看了看,见翡翠和万儿都不在眼前,这才压低声音道:「娘这生意是宛州城的独门生意,药丸和药香的配料可不能让人知道,咱们除了多去几家药铺,还得去城西白练树岗那边采一种草药……」
  秦兰芝眼睛睁得圆溜溜看着秦二嫂,认真听着。
  见女儿这样可爱,跟小奶狗似的,秦二嫂「扑哧」一声笑了:「走吧,咱们先去南大街的裕和堂!」
  秦二嫂留下万儿看家,母女俩带着翡翠出了门,直奔南大街而去。
  路上遇到邻居借打招呼打探兰芝的事,兰芝一脸害羞低下头,秦二嫂则笑眯眯说兰芝从王府出来了,以后就呆在家里了,至于别的就一句不肯多说了。
  南大街是宛州城比较繁华的街道了,街边有不少挑着担子卖青菜卖果子的,还有不少卖点心的,甚至还有斯琅琅摇着惊闺叶的磨镜人和卖脂粉花翠的小贩。
  一路到了裕和堂外面,秦二嫂低声交代秦兰芝:「兰芝,等一会儿我买药材,你在一边好好看着,要记在心里!」
  秦兰芝点了点头,正要说话,一抬头却看到许江天从裕和堂内走了出来,不由一愣。
  许江天一眼看到了秦二嫂和秦兰芝,又惊又喜,忙上前唱了个喏:「见过干娘、姐姐!」
  秦二嫂笑着问道:「你这小厮来这里做什么?」
  许江天往后看了一眼,轻声道:「我是陪世子过来的……」
  秦兰芝一听,忙拉着秦二嫂低声道:「娘,我认识世子,彼此撞见不好,咱们等一会儿再过来吧!」
  恰在此时,一个穿着月白道袍布鞋净袜做书生打扮的青年从裕和堂里走了出来,凤眼朱唇,身材高挑,手里摇着洒金川扇,举止洒然,正是福王世子赵翎!
  赵翎看到秦兰芝,也是一愣,凤眼闪过一丝疑惑:秦氏怎么在这里?
  他停下脚步,打量了秦兰芝一番。
  赵郁刚去京城,这秦氏就在外面出现,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兰芝敛眉垂目,大大方方屈膝行了个礼,然后看了秦二嫂一眼,娘俩一起进了裕和堂。
  翡翠也跟了进去。
  赵翎略一思索,抬腿离开了。
  许江天落后半步跟着他。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赵翎开口问许江天:「你认识端懿郡王房里的秦姨娘?」
  许江天答了声「是」,解释道:「启禀世子,秦姨娘是属下干爹干娘的女儿,属下的姐姐。」
  赵翎脚步不停:「她怎么……在外面?」
  别人不知道,他却清楚得很,赵郁虽然既虚伪又心机重,却还挺稀罕这个秦氏,怎么可能把秦氏放出来?
  许江天恭谨道:「禀世子,属下的姐姐犯了错,触怒了韩侧妃,被赶出了王府。」
  赵翎闻言,看了许江天一眼,却没有说话,继续大步流星往前去了。
  他的小厮智勇正牵了两匹骏马在前面等着。
  赵翎低声吩咐了智勇几句,然后翻身上马,居高临下道:「智勇,你回府里一趟,禀报王妃,就说我有急事需要出一趟远门!」
  赵郁走陆路去京城,那他就走水路去京城。
  智勇答应了一声。
  许江天隐隐约约听到赵翎提到了「秦氏」这两个字,别的却没听清楚,他心里有些疑惑,打点起精神,骑着马紧紧追随着赵翎往前去了。
  秦二嫂在裕和堂买了凌霄花和山香圆,又买了些艾草,都用油纸包了,带着兰芝离开了。
  母女俩又去了距离这里有三四里地的一个小生药铺,秦二嫂又买了些人参。
  秦兰芝见了,不由一愣,却没有吭声。
  出了这小生药铺,又走了一段距离,秦兰芝这才低低问秦二嫂:「娘,我记得你说过人参活血化瘀,如何能用来治疗产后出血?」
  秦二嫂见兰芝如此用心,顿时眉开眼笑:「我的儿,回家娘再告诉你!」
  母女俩带着翡翠刚回到家里,官媒吴妈妈就骑着驴子过来了。
  秦二嫂陪着吴妈妈进了明间,在明间的杨木罗汉床上坐了下来。
  秦兰芝有条不紊安排待客,她吩咐万儿去灶屋烧水泡茶,又吩咐翡翠用攒盒盛了五香瓜子和猪油玫瑰糕送过来。
  安排罢,她这才也进了明间,在秦二嫂手边的圈椅上坐下了。
  吴妈妈知道秦兰芝自有主意,因此一直在正等着秦兰芝,见她到了,便笑着道:「秦姑娘,我这次过来,是有一件绝妙的好亲事,要来与姑娘说!」
  秦兰芝闻言,微微一笑,道:「吴妈妈且说说说吧!」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