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如清风 外一章
  【外一章 巧宝宝石洞巧劝夫 花前月下成对成双】
  夜幕低垂,繁星如织。
  扬州柳月家,亭台楼阁错落其中,一眼望去便觉典雅。
  庭院里,重重石片屏风,条条弯曲小径,两侧并有各式各样花卉,整理得美不胜收。
  夜色中,忽有两道身影一前一后,轻巧来到一处假山石洞中,一人将披风铺在地上,拉着另一人并肩坐下。
  「这儿很隐密吧。」有一略低男声,语气轻轻。
  「嗯。」对方应了一声,但有些冷淡。
  「石洞不深,坐在这里,头一抬,刚好可以观星赏月。」
  听的人又是随意应一声,仍然不肯说话。
  星月映照下,隐约可见石洞里的是一对年轻男女,一粗布灰衫、一浅紫锦衣,男的不断丢出话来,女的却相应不理。
  「这个石洞,我小时候来过几次,十五岁开始帮着打理生意之后,就没空来了。成亲以来,我一直想找你到这儿聊天。」

  女的听了,神情略转温柔,可还是没说话,看起来正在生闷气。
  「花前月下,没人肯跟我说话,看来我只好自言自语了。」
  灰衫青年忽然以怨慰语气说着,他身边穿着紫衫的美貌少妇听了,忍不住笑出来,但又马上收住,故意扭开头不看他。
  「宝包?」青年拉住妻子的手。
  「刚才就不该跟你来这儿。」对方甩开夫婿的手,语气略恼火,「我要回房了,你自己看星星去。」
  「好吧,我晚上就睡这儿,反正回去也没人跟我说话。」青年也赌气起来。
  「你这人真可恶,存心要将身子搞坏,不按时吃饭已经够气人了,现在又说要在这儿吹整晚的风!」
  「我不是存心饿肚子的,只是忙忘了。再说,我刚不是已经吃了吗?」青年认真解释。
  「你一整天除了早,也就刚才喝了一碗汤,要不是新儿说溜嘴,我还不知道呢!也不想想是谁前几天闹胃疼,是谁答应了要按时用膳的!」
  对方一古脑儿说完,青年不吭声,片刻间,石洞里寂静无声。
  「怎么不说话?」
  「我在面壁反省。」青年语气认真。
  对方登时笑出来,但见他神色轻松、眼含笑意,又恼起来:「你不用敷衍,反正我已经决定,以后你少吃一顿,我就跟着少吃一顿,就从明天开始,明天早餐我不吃了……」
  「宝包我知错了,你要我吃什么都行。」青年忽然凑上前去,一把将她抱住,脸埋在她颈间,低语:「只求你别这样。」
  对方听他语气急了,也伸手回抱着他的腰。「穆清哥哥,你现在知道看着喜欢的人挨饿,心里有多难受了吧。」
  「宝包……」
  听他声音如此难过,她终究于心不忍。「穆清哥哥。」
  成亲一年多,夫婿样样皆好,偏就三餐不定让人大伤脑筋,每次总是被逮到了就安分一阵子,过后又故态复萌,然后每隔一阵子就闹胃疼,她思前想后,总算想出对策。
  「穆清哥哥,我前几日仔细计算过,若你按三餐饮食,每月花费大约不到十两,可是,若闹胃疾,你可知道上回抓药花了多少银两?」她刻意加重语气,「十几帖药总共三十两,你觉得这样合算吗?」
  见他脸色一正,凤宝宝知道此招奏效。她深知,柳穆清自幼学习做生意,谋划许多事情时,心中总有个算盘,会一一将数字套人。
  听大师兄说,柳穆清随口就能算出常记酒楼的每月开销,五总管也曾提过,少主查帐根本不用算盘,光用看的就能算出收支。
  「那些药居然这么贵,我得逐条查看帐册……」他故意蹙眉凝思,实则对于她提出的说法颇感新鲜有趣。
  「穆清哥哥!」她用力捧住他脸颊,与他对视,「我查过了,这已经是药材成本。」
  柳穆清看着她,露出笑意,对于她如此用心相劝,心中感到十分受用,当即搭着她的话回应:「宝包,多亏你告诉我,这样算起来的确太不合算,以后我还是三餐定时,这些药拿去卖给外人比较妥当。」
  「可不是吗,你知道就好。」为何他恍然大悟的模样,在月光下看来如此可爱?凤宝宝轻轻抚着他的脸。
  「宝包,以后我让新儿每日将三餐内容写下,晚上拿给你看,这样可好?」他主动提议。
  她轻轻应着,主动捧起他的脸,往唇上一亲。
  「宝包。」他低头轻啄她一口,发出清脆声音。
  「穆清哥哥。」她笑着,也学着清脆啄了一下他的唇。
  「宝包。」
  「穆清哥哥。」
  两人深吻,凤宝宝将手伸进他衣服里,正欲剥开时,忽感柳穆清身体一个轻颤。
  「怎么了?」她忙问。
  柳穆清眼神微微闪动,脸色流露一阵慌张尴尬,却又很快隐去,只是低声道:「咱们回房吧,我忽然有点饿了。」
  「太好了,我让厨房准备吃的。」
  两人手牵手,一前一后走出石洞,离开前,柳穆清眼睛余光扫了一下旁边假山,耳朵发红迅速离开。
  半晌,假山后方传来谈话声。
  「哎,你说清儿怎么回事,我都快把假山给推倒了,他才惊觉有人。」
  「他哪里想得到咱们老早就在这后头了。」
  月光下,柳月家家主夫妇从假山后方走出来。
  「难怪安和说这两人愈来愈肉麻,一个拼命喊宝包,另一个开口必喊哥哥。」他简直要头皮发麻了。
  「听起来,凤家丫头确实聪慧,一会儿闹说自己也不吃,一会儿又搬出银两仔细计算,这是动之以情、说之以理,高招啊。」柳月家家主不理会他的抱怨,却对凤宝宝的做法极为赞赏。
  「看来清儿被吃得死死的。」他夸张地叹口气。
  「这样也好。他这不按时吃饭的毛病,总得有人治治。」
  「也是。清儿被她亲热喊着哥哥,什么都乐意吃下肚了。」他笑着,忽拉着身边人问:「仔细一想,我年纪也比你大,怎么没听你喊我哥哥?」
  「又在胡说。」家主忍不住横他一眼,月光下,见他俊美一如初见,不由得涌起无限柔情。
  「想想,我们当年相识时,你约莫是清儿现在的岁数,而我则是宝宝的岁数。」
  「是啊,当年你才十九岁,第一次见面就对我一见钟情。」
  家主骂道:「又在搬弄是非!当年初相识,明明恨得对方牙痒痒。」
  「非也。」他转身正视着她,「在我心中,并非如此。」
  「那又是如何?」
  他认真回道:「我们两个是一见钟情、一拍即合、一试上瘾。」
  家主眼波流转,没否认,却又眼尾一扬,故作凶狠骂道:「此为柳月家最高机密,切莫泄漏出去。况且,你说漏了一句。」
  「哪句?还请家主赐教。」他满眼笑意。
  「一见钟情、一拍即合、一试上瘾,还得一生一世才行。」她牵起他的手。
  「柳月家最高机密,果然深得我心。」他朝她手背吻了一下。
  花前月下,一前一后两对美眷,一生一世双双对对。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