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宅在家 下 第七章
  周月上有些无语,远远看到外面候着的肖玉留,摇了摇头。转头瞧见房间里出来的人,笑了一下。
  「送上门的肥肉,也不知那肖玉留会不会手下留情?」
  「他得不了手。」
  晏桓眼神淡淡,看着那跟在胡思身后的燕不为。
  几人跟着下楼,前面的胡思故意大声地与肖玉留说着话,眼神不停往他们这边瞄。那肖玉留极尽奉承,把她夸得成了一朵花。
  胡思越发得意,睇着周月上。
  周月上失笑,这有什么可得意的?
  眼看着对方上了马车,她对着马车吐糟一句,「真当自己是香饽饽,吃香的可不一定是好东西,粪坑也爱招蝇子。」
  晏桓回头,看了她一眼。
  她立马板着脸,在他转过头去后,调皮地做一个鬼脸。
  前面的人没有再回头,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眉眼柔和。

  胡家的马车往灵州的方向驶去,而晏桓他们则是走另一个方向。他们直接绕过灵州,转而从水路迂回过江东,经麻城再绕出来转入官道。
  两个月后,天气已经很暖和。从秋衫穿到薄衣,他们终于到了邺京城外。
  周月上原以为他们会直接入京,不想却在一间农庄停了下来。
  农庄之中,顾安赵显忠正在等候他们。
  顾安与晏少瑜两行人早半个月到达,晏少瑜和鲁晋元进了城。他与赵显忠在此候着晏桓一行。简短寒暄后,他们进屋子里商议大事。
  周月上见到五丫七丫秋华,不由有些感慨。一段时间不见,五丫和七丫都变化很大。皮肤都养白了些,身体也长高长胖了。
  或许是知道自己不是她们亲姐的缘故,两人都有些拘谨,唯有秋华怯怯地站在她的身边,一副想亲近的模样。
  她伸手,摸了摸秋华的头发,只见秋华眼睛一亮,立马靠过来。见她没有生气,靠得更近,眼睛里全是欢喜。
  「路上可还顺利?」她问宋嬷嬷。
  宋嬷嬷细细交待了一路上发生的事情,末了还问了他们一路怎么样。她自是回答顺利,他们路绕得远,倒是见到许多不一样的景致。
  江景如画,青山如翠。
  她说话的时候,那种闲适和舒畅不自觉就带了出来。因为着了男装,另有一番倜傥的韵味,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
  日日相见的人或许看不出来,但分别两个多月,宋嬷嬷甫一见她时,心惊了又惊。若说她以前只有三分像沁妃,现在像了六分。
  五丫七丫之所以不敢靠近她,除了知道她不是自家真正的四姐外,另一重要的原因就是现在的周月上,与她们认识的周四丫,差别太大。
  宋嬷嬷深深吸着气,拼命压住心里的慌乱。
  如果说现在的少夫人和沁妃没有关系,那是谁都不会相信的。但凡是见过沁妃的人,只要不瞎都能看出两人之间的相似。
  她不担心往事被重提,先皇已经驾崩,娘娘也已仙去。唯一要可以交待的是主子,自己也与主子坦白过。
  现在仅有的问题是,主子对少夫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周月上见对方一直盯着自己看,也低头打量着,心里有些满意。不错,这两个月,某些地方总算是长了些肉。
  放在从前,她可能觉察不到。可这两个月来,她扮成男子,刚开始准备的布条能缠四圈,到现在已是三圈多。
  几次在路上姑娘们搭讪,小公子小公子里唤着,个个羞答答的,让她分外开心。
  不过得意不了多久,因为一山还比一山高,人外有人。
  只要自家相公一露脸,那些姑娘们就立马两眼放光,恨不得贴上去。自己长得是不错,扮成男儿也算是翩翩佳公子。但与天人之姿的晏桓一比,不□□势低一截,身高也低了一截。
  她眼睛转了转,看到一旁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五丫七丫。
  「你们可还适应?」
  「适应的…少夫人。」五丫嚅嚅。
  周月上轻轻叹口气,对于周家的这几个姐妹,她的心里是没有什么偏见的。因为原主的遭遇,对于同样受苦的人,她是很愿意帮助的。那柳氏可恨,不光对外人心狠,对自家几个女儿同样不当人。
  「别叫我少夫人,我们到底做了多年的姐妹。要是不便唤我四姐,就叫我月上姐吧。」
  「是,月上姐。」
  秋华看看五丫,又看看周月上,也跟着唤了一声,「月上姐。」
  「乖。」
  周月上摸着她细软的头发,捏了捏她长了不少肉的脸颊。
  宋嬷嬷有意想问周月上这几个孩子怎么安排,按理说端王府多养几个人不在话下。问题是那周氏夫妇那般对少夫人,少夫人还让几人住进王府,享着富贵似乎太过好性了些。
  周月上到底在宫里呆过几年,凭着一个欲言又止的眼神就知道宋嬷嬷在想什么。她愿意做好人,供她们吃穿,但绝不会做烂好人。
  她朝宋嬷嬷递个眼色,两人走到一边商议。
  「宋嬷嬷,我初来京中,连相公家的门都未进。若是此时带着她们几人上门,恐怕引出一些是非。不如你帮我寻个宅子,将她们几人安置着。」
  宋嬷嬷也正有此事,当下应承。
  周月上微笑着,对方是心窍玲珑之人。不消自己再吩咐,余下的事情定然会安排得好好的。无论是五丫还是七丫,拟或是秋华。既然把人带到京中,她就会管到底。
  世事难料,至于以后的事情,顺其自然吧。
  她眼神看向屋子,里面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不知几人到底有什么决策,进京后要如何行事?前世里,百城王是几年后回的京。
  这一世提前这么多,也不知有没有安排妥当。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祥泰视晏桓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他们此番进京,必定凶险万分。且不说明刀明枪,还有那些黑暗中阴谋,全部都会冲着他来。
  但愿他计划周详,和前世一样顺利。
  约摸半个时辰后,赵显忠和耿今来出来。两人对周朋上行礼,耿今来带着话,说主子有请。她心下了然,微低着头进去。
  晏桓会与她说什么呢?
  无非是他的身份。
  周月上知道他的身份,而他呢,也知道她认识自己。两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彼此不揭穿,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
  「相公,你找我?」
  她进来时,晏桓的眼神不自觉地眯了眯。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他仿佛看到万千辉芒涌进屋子里。浮尘日光中,是她钟灵毓秀的身姿。虽着男装,亦不掩其玉色。
  这般长相,放眼京中,也是不多见的。
  她的眉宇神情,皆似沁妃,那个独得帝宠的女人。
  他心中的一根弦似乎断了,「铮」地一声在胸腔间弹开,打在心上。她是自己的皇妹吗?不,不一定是的。
  沁妃出宫与情郎相聚,她兴许是那情郎的孩子。
  可是她出生的日子算起来,与沁妃离宫的日子往前推九个月,竟是不差什么。他由着那断裂的琴弦在心里左右飘荡着,渐起荒凉。
  周月上关好门,站到他的身边。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